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37)

第三十七章

 

我们从未被命运束缚。

他们上一世诸多遗憾,本以为被命运戏弄,阴阳相隔再无重逢之机,却又柳暗花明。他与裴元尚且能挣脱生死弥补遗憾,那么其他人呢?

洛风回头望向他的向导,心头蓦然升起微薄的希冀。

“阿元!我现在就去找师父,你……”

裴元将食指按在洛风唇上,止住了他下面的话语,只微笑道:“这一次你别想丢下我。”

洛风哑然。

敢情上辈子的债他是永远都偿不清了?

这样想着,洛风笑出了声,望着裴元的眼眸里雪光潋滟。他回握住裴元的手,转头吩咐萧孟:“小孟,这边你来接手,分出一艘轻舰给我。”

“师兄!”萧孟一惊,知晓师兄是想去支援师父,她想要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洛风没有多说,只拍了拍萧孟的肩膀以示安抚,随后拉着裴元匆匆往对接舱走去。

 

前线战事已经进入白恶化。

密集的火线,无声的炮火在宇宙中来回。在炮火的掩护下,印着联邦标识的轻舰已将敌对星舰拖住,距离跃迁点也不过十分钟的路程。紧要时刻,双方已经杀红了眼。不止军舰之间的战斗,更有数十架联邦机甲迎着炮火出战,誓要将侵犯联邦的敌人斩落。

谢云流坐在指挥室,一如既往沉着冷静地指挥着战事。

明明内心已经焦灼到极致,长时间缺少向导安抚的他神经已经绷成了弦,哪怕一点刺激都有可能陷入狂躁。

但是他必须坚持。

与李忘生沟通用的通讯器已经关闭,此前他们心中转过万千念头欲破此局,最后还是难寻万全之策。两人只能在最后的时刻看着彼此,画面消失前,只见他的爱人对他淡然微笑,浸着泪水的眼眸里含着脉脉温情。

他说:“云流,不要怕,你只是做了个梦,我还在……我很快就会回来。”

一如八年前。

不过一场噩梦。

即便知晓再无归途,自己也因为丧失精神力而无法真正安抚住哨兵,李忘生还是这样说了——仿佛催眠一般。

若能活着再见……若能活着再见……李忘生缓缓合目。

屏幕黑下的最后一秒,五感敏锐的哨兵瞬间捕捉到了向导紧闭的眼睫下垂落的泪珠,就这样落在了他的心尖上,瞬间烙下伤痕。

尽管痛的难以自持,谢云流仍然没有放弃,束手待毙向来不是谢司令的行事风格。

“尽全力拖住星盗。”只交代给猎鹰们这样一条命令,谢云流微勾唇角。如今他已年过不惑之年,却依然保持着恣意张扬的性格。身在上位多年,这份热血埋在稳重表象之下,终于在此刻沸腾起来。

虽然多年来他一直处在后方主持大局,但必要之时他仍可亲上战场。最后的命脉被人捏在手里,谢云流如今反而毫无顾忌——他的专属机甲渴血已久。

没有了后顾之忧,他相信他的向导会明白他的意图,他的向导也非柔弱之辈。他们赌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精神力抑制剂失效的机会。

不同于传说中的向导神经破坏剂,抑制剂固然能抑制向导的精神力,但存在时效性,往往效果越强时效越短。

如果他能拖住李重茂,便能给他的向导创造机会——虽非万全之策,而且成功率也很低,完全寄希望于运气,但已经是他们全部的希望了。

而另一边李忘生在黑暗中等待了漫长时间也无人问津之后,忽然明白了他的师兄做了什么。

精神力被抑制地彻底,但是并非刚醒来时的冷寂,0.7%的精神活力也只是看似精确,实际上S级向导的能力从不能被如此低估,现下便已恢复些许。

李忘生顺势合目,悄悄握紧拳头。合上的眼皮之下,瞳孔仿佛挣扎一般放大、竖起,原本琥珀色的眼眸里金光隐隐。

此刻的他虽然无法进入精神世界,也难以唤醒静流,但是哪怕只能恢复到5%,他都有机会。

 

浩瀚无垠的宇宙里,一艘轻舰在星球之间穿梭。

指挥室里,洛风沉着地看着监视器。他只带了两个排的哨兵出来支援,如今听着属下的汇报,洛风的眉头也逐渐皱紧。

帝国终于发起了进攻。

苏东军区虽为前线,帝国军团却一直未能突破第一道防线,甚至隐隐有转移战场的迹象。因为苏东军区领导班子多为同门师兄弟,彼此之间信赖有加,比起其他军区而言便如铁桶一般,故而此刻即便没有司令员和政委坐镇,却也没有慌乱。

至于里约星那里,洛风早已知晓他的师父打算将他往上提,同时一直在培养他的师弟楼彦,欲将一团交给楼彦,他自是乐见其成。此刻接到楼彦传来的汇报,他也只是回了一句“一团全体事务全凭楼副团做主”便只从旁关注。

裴元坐在他身边,一边监控洛风的精神状态,一边帮助洛风处理来自各方的消息。看着洛风紧皱的眉头,裴元有些心疼。对于当年纯阳那些风风雨雨,他自然是置身事外,从未刻意打听些什么——洛风在时他只关注洛风,而洛风走后,他对纯阳便再无兴趣。偶尔碰到入谷求医的纯阳弟子,尤其是静虚一脉,他虽然多有关照,却也多是避而不见,生怕触景伤情。

后来安史之乱爆发,他曾在太原偶遇当年的剑魔谢云流。即便是心上人最为尊敬的师父,他也是心存了怨怼。

宫中之事是是非非早已说不清,但是洛风何其无辜,为了陈年旧事牺牲至此,断了他们之间必然存在的未来——裴元怎能不恨。

但是看到谢云流的时候,他却有些茫然。也幸而两人并未多做交流,萍水相逢,故人不在,他也只得了对方怅惘一问:“我当初将风儿交给你,他……可还好?”

他是如何回复的?

“年年祭奠未敢或忘,谷外风雨如晦,而谷中岁月静然。元……多谢师父成全。”

当初洛风为谢云流挡了一剑就此殒命,谢云流本欲携其尸骨回昆仑安葬,却在最后交给了裴元:“罢了,昆仑毕竟过于苦寒,还是让他跟着你罢。”

这是前世他与谢云流仅有的交流,围绕着同一个人,他们珍之重之却从此阴阳相隔之人。所以到最后他发自肺腑称其为师,既是感谢他将洛风交给他,也是感谢四十多年前,他将被遗弃在风雪中的洛风收养抚育。

这一世故人重逢,洗去前世纷扰,存下的唯有感激之情。

于是他叹了一口气,旁若无人一般探身在洛风唇角落下一吻,垂眸望向洛风眼眸深处:“我虽无法安慰你说李政委平安无事,但是你也要相信他。李政委当年身为纯阳掌门,在安史之乱风雨飘摇之际依然持身自正,化解诸多危机,护佑一宫弟子,可见其人颇有手腕。至于你师父,他定然心中有数。不要去想结果如何,只要我们倾尽全力。”一如前世,他们从来初心未改。

听此,洛风短暂地闭了闭眼,知道裴元话语里的安慰之意,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伸手握住裴元的手轻轻揉了揉,叹息道:“谢谢你在我身边。”

易地而处,若是此刻换做他与裴元遭遇此等境地,洛风甚至觉得他会直接精神崩溃。

但是他的向导——他的爱人在他身边,他便能无所畏惧,无坚不摧。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短短数十分钟,被遗忘的李忘生终于被人想起。

或许是因为对抑制剂的信心,再加上战事激烈李重茂分身乏术,此刻便只有两个哨兵前来实验室,欲将其带往舰桥。

床上束缚带被打开,李忘生手脚酸软躺在床上无法动弹,而哨兵毫不心疼,粗鲁地将其硬生生架起。

两个哨兵身着黑色制式服装,戴着头盔面罩,只露出一双精明干练的眼睛。李忘生胳膊搭在冷硬的兵器之上,敏感的肌肤瞬间被激起一片疙瘩。

他不敢用刚刚恢复一点的精神力去试探两个哨兵。如果只有一人他还能赌一赌,但是就算是成功了,在没有摸清这艘星舰的底细之前他依然寸步难行。

挣扎着走过长长的通道,李忘生看似痛苦实则暗暗观察周遭情况。他已经很久不曾参与战斗,虽然会与师兄一起进训练场,然而于实战上已经有些生疏,更何况他的哨兵不在身边,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李重茂绑架。

想到那些拼死保护他的警卫队员,他只能在心中祭奠。

眼眸里浸了泪光,转眸之际对上了其中一位哨兵的目光,那位哨兵目光忽然微微闪了闪,随即偏过了头不去看他。

李忘生心头闪过一丝疑惑,只觉得哨兵这双眼睛很是熟悉。因为抑制剂的缘故,他的反应还有些迟钝,明明极其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路过一处舱门的时候,另一个哨兵刚录完权限等待开门,这时那位哨兵悄悄伸手在李忘生手心里画了一个圈,李忘生心头一震。

这是苏东军区警卫队暗号之一,意为……行动!

李忘生短短一秒内便做出了反应,将刚刚恢复的精神力瞬间凝聚成剑,狠狠地扎进等待开门的哨兵的意识海里。

哨兵痛苦地歪斜了身子,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只惊恐地瞪着向导和他的同伴,仿佛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监控死角,李忘生之前观察时就发现了,所以在哨兵暗示之后他才几乎没有犹豫就动手了。

而那位哨兵立即出手将地上挣扎的哨兵打晕捆起拖到打开的门后,又火速将李忘生束在手腕上的电子锁解开,拉下面罩,这才开口说出第一句话,语气激动而哽咽:“首长,您受苦了。”

李忘生这才明晓为何他会如此熟悉。

这分明是失踪多时、他本以为早已牺牲的廖成双!


——————————————————

沉迷小说不可自拔的我终于想起来更新【文荒了_(:з」∠)_

大纲应该走完三分之二了……

啊好想抱紧洛咩揉揉啊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