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1)

开个坑调节心情【???】

被好西皮催出来的校园恋爱文,带灵异,设定裴洛年岁相同【】大题目套小篇章形式……咳大题目我随便起的不排除以后会改_(:з」∠)_

本来想第一篇写完再发的,但是想试个水就先发第一章……如果大家喜欢我就继续写惹_(:з」∠)_

——————————————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自我接过那方胭脂盒之时起,就进入了一个我从未知晓的世界——如同奇迹。”

 

第一章

 

裴元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窗外明月皎皎。

窗帘未拉,月光似水倾泻而下,裴元起身喝了几口凉白开,回头目光落在了对面书橱上的一柄桃木剑上,心突然就安定下来。

“嗯?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上铺少年打着哈欠探出头,揉着眼睛看向裴元。

裴元忍住伸手去揉少年头的欲望,只轻轻咳嗽了声:“没事,做了个噩梦。”

床上人又躺了回去,迷迷糊糊道:“唔……煞南,兑卦中平……没事睡吧,明天给你烧个符水洗洗煞气……”话音渐弱,人又睡着了。

洛风。

躺上床,裴元将这个名字含在口里咀嚼片刻,忽而微微一笑,又闭上眼睛沉入梦中。

此时距他与洛风相识不过半月。

 

半月前。

电风扇在头顶“吱呀呀”转着,即便已经入秋,天气仍然炎热,窗外秋蝉鸣叫不止。过了开学兴奋期的高中生们终于开始想念起了暑假。

自习课上学生蠢蠢欲动,有偷摸手机的,有偷看小说的,还有偷吃零食的……一切小动作都在班主任沈剑心到来的那一刻终结。

裴元坐在教室后排,十七岁的少年手里握着钢笔,有条不紊做着完形填空,只是简单的ABCD都被他写出铁画银钩的感觉,淡定到班主任叫他名字之后仍然面色不改地写下最后一个A。

JX市第一中学高二第一学神无愧于其盛名。

而当他放下笔起身抬眼看去,便对上了一双澄澈的眼眸。

那人带着友好的微笑,略歪着头看他,整洁的白色校服衬衫穿在身上十分合适,落在裴元眼里不过一句“簌簌清清,朗月入怀”。

许多年后裴元想起今日,也不过一句“一见钟情”。

“各位同学,我身边这位名叫洛风,洛阳的洛,风月的风,大家认识一下,以后大家就是同学了,”沈老师风风火火,又对裴元说,“你跟我出来一趟,洛风也过来一下。”

裴元无可无不可的离开座位跟沈剑心走出去,路过洛风的时候又不动声色打量了一下,终于露出了微笑。

“裴元,你是班长,洛同学刚来就跟你同桌吧,以后就交给你多关照了。对了洛风家也不在市区,学校宿舍紧张,他就跟你住一起可以吧?”沈剑心努力做着裴元的思想工作,而裴元全副心思都在身边人身上,等反应过来时眉头便是一跳。

貌似商量的吩咐,裴元本想拒绝,但偏头看到洛风带着歉意的眼神时,他下意识就点了头:“好的。”

我该感谢还是撕了这张嘴?裴元面上淡定内心悲愤。

沈剑心内心长吁一口气。自家班长什么都好,学业优秀,团结同学,还多才多艺,带领一帮熊孩子为班级挣得不少荣誉。就是私人空间意识太强,家里又有背景。如果不是洛风插班实在不是时候,他也不想麻烦裴元……苦命。

“老师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回去继续做作业了。”说完,裴元很自然地拉过洛风的手带他走进教室。

沈剑心欲言又止,看着自家班长牵着少年头也不回地走进教室,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心塞。

怎么感觉如同吃了一波狗粮一样酸爽?

 

裴元对洛风的第一印象是乖巧,马克思主义乖巧。但后来发生的事完全洗刷了他的三观,甚至一度看到洛风都觉得这是被封建遗毒祸害的小媳妇,等着他带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去拯救。

学校宿舍一般是四人间,而裴元一直是一人住一间。JX市是一线城市,第一中学是重点中学,再加上是新校区,宿舍条件自然很好,甚至有空调和独立卫生间。

午饭后,裴元帮洛风一起将行李搬到宿舍,又去饮水机接了一杯纯净水递给洛风,转身开了空调。凉气丝丝逸出,驱散了暑气。

“你睡上铺可以吗?”裴元转头问洛风。

“我都可以,”洛风忙笑道,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麻烦你了。”

裴元摇摇头,端起脸盆就去卫生间打水,“下午两点上课,你可以休息一下。”

洛风“嗯嗯”了两声,将行李箱和包裹打开,拖出几大本厚重的书堆在书桌上,又将包裹里的一个小箱子取出放在衣柜深处。随后站起身,皱眉打量了一下宿舍布置,掐指算了算,又瞟了一眼罗盘,豁然开朗。

这个学校确实有点文章。

洛风想到临行前师叔跟他说的话,在午饭后随着裴元逛校园时也粗略看了布局,心中自有计较。

殊途同归,祸福相依,绝处逢生。

于是洛风掏出了一把桃木剑将之挂到书橱上,又取了一颗乒乓大小的水晶球摆在的阳台上。

刚做完这些,裴元便端着盆子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等会儿我带你去小卖部买点生活用品吧,现在先用我的,这是新毛巾你先将就用。”

洛风回头看去,裴元刚刚洗了脸,水珠从额发上滴落,带着细碎的头发黏在额头之上,少年清雅的面容顿时多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而洛风只是连声道谢上前接过脸盆放在架上,绞了毛巾擦了把脸抹去汗滴,空调风吹拂之下顿时清爽,洛风满足的不得了。

科技改变命运啊誓与空调共存亡!

“洛风,你以前是在哪里上学?也是本市吗?”裴元突然出口问道。

“嗯?嗯……”洛风猝不及防,将毛巾浸在水里洗了洗又绞干,挂在了毛巾架上。

裴元没有多问。他们学校出了名的难进,插班借读若非特殊情况是不可能的。洛风能这时候进来,大约走的路子不一般。此刻洛风模糊而过,以裴元的修养和体贴自然不会好奇追问。

对于这事,洛风确实难以启齿。

守则第二十八条,执行任务时,非特殊情况,不可主动暴露身份。

 

裴元对洛风挂在书橱上的桃木剑很好奇。明明只是一把木剑,却仿佛带了寒意,竟有种吹毛立断的错觉,让裴元想摸而不敢摸。

“这把桃木剑是我家祖传的,名叫湛兮,取自《老子》,”洛风笑道,“大约三百年前,X市所在位置的那片区因为雷击发生了森林大火。火灭之后有人在火场发现一棵未燃尽的桃树,我祖上重金求得,将其打磨成剑,便是这把了。”

裴元点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桃木辟邪我还是懂的。”

“桃木为五木之精,可以镇宅辟邪,做成桃木剑亦可除魔诛邪,是十分经用的法器……诶?”洛风惊讶地看着裴元猛然凑近的脸,随即裴元的掌心覆在洛风的额头上,宽大而温热。

“也就是块木头嘛!你怕鬼?哦对了,我们学校在抗战时是个坟场来着,”裴元笑道,“这个传说你也听说了?”

洛风脸刷的就红了。裴元就凑在他面前,鼻息热热喷在脸上,带着面前人身上特有的味道——即便是闷热的秋天,他也能感觉到草木的清新。

于是洛风惊的猛然退后一步,后背便撞在了衣橱上,疼的洛风皱紧了眉头。

裴元忙上前握住洛风的胳膊,“你慌什么?让我看看怎么样,撞淤青就不好了。”

洛风简直不想说他是淤青体质,随便一磕就是一块青,小时候没少被同门取笑为瓷娃娃。

但在裴元关心的目光下,洛风不自在的解开衬衫露出后背。

白皙的皮肤仿佛从未晒过日光一般细腻,却绝非无力孱弱。薄薄的肌肉覆盖其上,自有少年人的生气。虽然没有淤青,但此刻上面却泛红一片,裴元看着都不敢触碰。

于是他深呼吸一口气,去用冷水绞了毛巾敷在洛风背上,帮助洛风降低痛感。

洛风微微偏头,动了动嘴唇吐出一句“谢谢”,而他也歉意一笑,道了句:“我们之间不用如此客气,欢迎来到一中,也感谢你成为我的室友。”

 

洛风起床向来早,洗漱完后裴元才起床去刷牙。洛风便取了黄符纸,用沾了朱砂的毛笔很快的画了一道清心符,烧了掺在洗脸水里,等裴元刷完牙来洗脸。

裴元好脾气地没有反对,克服洁癖洗了把脸,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真觉得神清气爽。

“最近几日与你犯冲,虽然学校里阳气重,但你之前跟我说的那八字……”洛风一边收拾书桌一边碎碎念叨,说到八字时诡异地停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道,“最近你可能会遇到一些奇怪的现象,不要害怕。”

“洛风,”裴元将洗漱用具收拾好,笑道,“我是团员。”

嗯?洛风疑惑看去。

“共青团是党的后备军,共产主义接班人,嗯……建国后不许成精啊,”裴元揶揄道,“你对这些很感兴趣吗?”

洛风哑然,挠了挠头,白皙的面上薄红一片:“啊,家学渊源……唉,其实……算了。”反正我在你身边,信不信也没关系。

他那个世界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光怪陆离又处处危险,或许裴元不知道更好。

可是即便不信,这半月他的所作所为在裴元眼里也够奇怪了吧,而裴元仍如此包容他,让他心生感激。

裴同学真是个大好人。

浑然不知自己猝不及防收到一张好人卡的裴元此刻完全意料不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会被打脸打得很惨。

 

食堂里,因为他们来得早人还不多。洛风去排队买早餐,裴元去找位置坐下,掏出单词本背单词。大学英语四级的单词本他已经背了三分之一,而洛风每次看他背单词都一脸便秘。

对,半个月后裴元才发现,他这个室友还真是……不爱学习。

裴元忧伤望天。

“唉?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实验楼又闹鬼了!”

“什么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heaven……hea……背到这里的裴元注意力顿时分散,不自觉的去听邻桌同学的八卦。

“不是化学竞赛刚报名了嘛,五班那几个昨天做实验做的很晚,大概十点回宿舍的时候说是听到了歌声。”

“歌声?”

“不是歌声,好像是唱戏的,我去接阳阳的时候好像也听到了,可瘆人了。”说这话的女生顿时一个哆嗦,声调都有些颤抖。

听到这里,裴元下意识抬头正要望去,却见洛风端着餐盘站在旁边,仿佛听了很久,神情若有所思。

 

未完待续

评论 ( 33 )
热度 ( 92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