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2)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二章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软软的唱腔,带着少女的娇憨,在梦中回荡。

裴元伸手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对方。丛丛牡丹之中,少女做闺门旦扮相,手执折扇,矜持羞涩又娇媚活泼,莲步轻移,身段曼妙。

裴元忍不住走上前两步,跟着少女的唱腔念了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被惊扰的少女诧异回眸看来的那一瞬间,裴元恍然从梦中惊醒。

真是一出游园惊梦。

昨日的噩梦里,他跟着谁在长长的青石板街上奔跑,仿佛被追逐着,带着撕心裂肺的痛楚。而今日的梦境又仿佛“艳遇”一场,惊醒之时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动。

窗外月光泛着冷意,才刚过零点。裴元微微叹气,再次闭眼酝酿睡意,此时上铺传来异响。裴元诧异,刚要开口询问,便听上铺少年轻声唤他的名字:

“裴元,裴元……”

裴元突然福至心灵,刻意放缓了呼吸,不回答少年,仿佛已然熟睡。

少年不疑有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到他的床边,仿佛放了个什么东西在他的枕边,又顿了顿,伸出沁凉的手指点在他的眉间。

那手指仿佛有魔力一般,睡意瞬间如潮水涌来,裴元来不及睁眼便沉沉睡去。

洛风长舒一口气,歉意地点了点裴元的鼻尖说了句“抱歉”,转身拿上挂在墙上的湛兮剑和抽屉里的罗盘便悄然离开了。

 

躲开校园里随处可见的监控摄像头,洛风成功到达了实验楼。站在实验楼外,洛风取出了罗盘。

其实以洛风的天赋早已可以抛弃罗盘了,但他亦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使得他不得不如此小心谨慎。

虽然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也算是这次任务的意外之喜,对得起临行前师叔为他起的卦,但是……白天与裴元的对话还在耳边回响,对这个新朋友他心有不忍,只好暂时搁置。

罗盘上指针飞速地转动,不一会儿稳稳地停在了某个方向,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洛风看了看锁了大门的实验室,不死心地围着楼转圈寻找入口,却一无所获。

看来只得明天想想办法混进来了。

洛风遗憾地收起罗盘,刚要转身回去,便觉周身寒意。

有什么东西在附近!

洛风手按在湛兮剑上,转头眯眼看去,却只有风吹过香樟树叶的莎莎声。

这里……问题很大。

就在此时,他仿佛听见了什么,委婉缠绵的戏腔忽远忽近,洛风心生警觉。

忽然有什么从身旁走过,很轻巧的步伐,应该是一名穿着软布鞋的女子。

但是洛风看不到——对于他们这一行,开了阴阳眼后便能看到很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死去的灵魂,俗称鬼。

而洛风没有阴阳眼。

即便他是这一辈最有天赋的道士,放眼整个天师界也是个种翘楚,于风水堪舆、除魔诛邪上很有些修为,再加上灵力充沛,灵根精纯,犹善符箓之术和剑术,风头一时无两。却没想到折在了最基础的阴阳眼上。

没有阴阳眼的天师,就是瞎子。虽说并非每个天师都需要,但这是真正进入上层的敲门砖。

苦学多年,却因此折戟,洛风心里不是不难过。但是他始终心志如一,哪怕因为这样的缺陷被道学院拒收,就连天师职业中学也拒绝了他的offer,他始终不放弃。

洛风闭眼,感觉了一下周遭灵力。虽然这整个学校就是一个大阵,但是实验楼这里灵力甚微,即便是有那种东西,也非极恶之辈。

那如今仍然徘徊在这里,大概就是有什么执念了。

于是洛风右手持剑而立,左手摸着口袋里的五雷符,谨慎开口:“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叶子莎莎,并无回音。

洛风有些失望,只得放弃。

“胭……胭脂……”

晚风裹挟着少女的细语,仿若情人耳边的呢喃。

是要胭脂吗?洛风惊讶。

可是……现代社会哪里还会有人用胭脂?

可此后洛风再怎么询问也都没有回应了。

回到宿舍后已经接近两点了。子时时分阴气最重,故而他能与看不见的灵魂交流,但过了子时,他便有心无力了。

宿舍里一片安静,只有裴元清浅的呼吸声。

洛风轻手轻脚地将湛兮挂回书橱,又将放在裴元枕边的黄符取走收好,这才脱了衣服滚上床呼呼大睡。

 

“好了现在我们来讲下面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讲台上语文老师颜真卿拿着粉笔举着课本讲的兴致盎然,下面学生却是一片颓靡。

毕竟是理科班,大多数学生对文科都不太感冒,如果不是语文成绩在高考里占大头,他们是一点都听不进。再加上又是早上第一节课,学生一个个都困成狗,除了三两个还在强撑,随着颜老师的讲课拿着笔拼了老命记笔记,剩下的基本都打起了瞌睡,更有甚者直接睡死过去。

比如洛风。

裴元在手中转着圆珠笔,时不时在课本上记一笔。今天讲的课文是《琵琶行》,要求背诵全文,他觉得洛风大概是要跪了。

微微偏头看着洛风趴在桌面上沉睡的侧脸,裴元心中无奈。昨晚的事他隐约记得一点,只知道洛风半夜出门。早上起床他本打算问一问,而少年揉着如同鸡窝般的乱发苦恼地看着他,竟有些可怜兮兮。他不由败下了阵,认命的去翻吹风机帮助洛风整理头发,之后他就忘记问了。

“真是败给你了。”裴元无奈叹道。

少年沉在梦中毫无察觉,任由他的室友凝视。而此刻裴元却是满脑子:

睫毛好长,想揪。

 

在裴元的掩护下,洛风成功地睡过了一堂语文课,脸上都睡出了印子。

裴元整理完课本,转头看洛风指了指他的唇角,“口水。”

洛风先是一愣,随即脸一红,猛得抬手想要去擦,却被裴元先一步的动作止住了。

只见裴元抽了张面纸,无比自然地伸手用面纸轻柔的擦拭洛风的唇角,“醒醒神吧,下堂数学课可不能再睡。”

“嗯嗯……”洛风红着脸埋下头,忙将桌面上的书换成了数学课本。

“昨天讲义上预习模块做完了吗?”裴元好心问。

洛风苦着脸,“不会做啊……裴元,等下上课如果老师点我回答问题……拜托了!”

“……”裴元很想选择狗带。

室友是个学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痛苦地熬了一上午终于可以去吃午饭了。

食堂里人满为患,裴元好不容易端了俩饭盘挤出来,便见洛风正拿着他的手机捣鼓着什么。

“胭脂……戏曲……嗯……”洛风嘴里碎碎念叨,往搜索栏里填着关键词,“女性……非正常死亡……”

“你在做什么?”裴元放下餐盘,将筷子递给他,“你跟我借手机是查什么资料?”

洛风下意识吸了吸鼻子,艰难地从手机屏上挪开视线,随即开心道:“咖喱鸡、梅菜扣肉……哇今天食堂老板想开了?”都是我爱吃的!

看着洛风眼眸里的光芒,裴元微微翘起了唇角:“先吃饭吧,等会儿再查。”

“嗯嗯。”洛风忙丢开手机吃起了饭,可是即便是吃着喜欢的菜,洛风的脑子里仍然盘旋着这次事件的种种疑点。

看来他必须想办法进一趟实验楼了。

“对了洛风,化学竞赛我早上去报名了,这几天晚自习改去实验室做实验,可能会迟点回来。”裴元筷子戳了戳扣肉,漫不经心道。

嗯……嗯???

洛风猛然抬头看着裴元,飞快道:“我可以去找你玩吗?不不不我是说晚自习下了去接你,那边不是说正在闹鬼吗?”

裴元笑着用筷子敲了一下洛风的饭碗:“吃你的饭。无神论,谢谢关心。”

洛风也笑,歪着头看裴元:“好不好嘛?”

不知道裴元是怎么听的,明明是很普通的笑言,他硬是从其中听出了些许娇气,于是他下意识地就点头应下了。

得来全不费工夫!裴同学果然是个大好人!

洛风感觉到了命运的眷顾。

如果裴元知道自己又猝不及防收了张好人卡,大概真要郁卒。

洛风的好心情在饭后查到资料时消失殆尽。

宿舍里,裴元正倚靠在床边看书,洛风坐在书桌边拿着裴元手机整理资料,摊着草稿本用铅笔在上面划着什么,面色渐渐严肃。

而翻过的草稿纸上只有三个字,是洛风用力写下的:

“胭脂铺。”

 

“……佩兰女士在JX市沦陷之时潜藏于日军腹地的一家胭脂铺中,通过一方方精致的胭脂盒传递城内消息,为新四军成功收复JX市提供了指路明灯……”

佩兰……并不是她的真名。

洛风有这样的直觉,此刻他拎着背包站在实验室外,回忆着中午查到的资料,抬头打量片刻。

实验楼平日里人迹寥寥,但最近大概是因为逢着化学和生物竞赛,此刻零零星星还有几间实验室亮着灯光。

洛风也不多犹豫,跟保安打了招呼后便上楼去找裴元。

实验楼不高,才四层,呈“口”状。中间有天井,天井内设有喷泉景观,圆形的水池中间立着一樽铜制雕像,天井上面覆盖了一层钢化玻璃,保障了室内不受风霜雨雪的侵蚀。

这里的风水还真是……一言难尽。

五行中金土水齐聚天井,缺少了木和火,呈现水局。再加上建筑物形状,极易聚阴。而对于天生对阴物敏感的洛风而言,这里处处让他感觉不舒服。

如果洛风有阴阳眼,他大概就会验证猜想——这个实验楼确实很“热闹”。

摸到裴元实验室,见到裴元拿着试管在对他微笑的模样,洛风终于感觉到了暖意。

“等一下,等我我记完几个数据就可以走了。”实验室里只剩裴元一人,只见他将手里试管搁到试管架上,摘下手套拿起笔在报告上填数据。

“不着急不着急,我出去逛一逛,”洛风赔笑道,“我还是第一次来实验楼呢!”

裴元无奈,转头道:“去吧,注意安全。”

“没问题!”洛风比了个OK的手势,随即摆手离开了实验室。

一分钟后,裴元突然感觉一阵心悸。

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正在发生一样。

 

未完待续

——————————

纠结了一下还是发吧……

其实一篇估计也就五章左右吧,大家是想我写完一章发一章,还是完结一篇连续发呢?_(:з」∠)_

今天的裴同学又领到了一张好人卡呢【嗯哼

评论 ( 38 )
热度 ( 52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