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3)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三章

 

洛风又回到天井处。

未到子时,洛风虽然能凭借理论知识和丰富的经验判断哪里存在问题,也能感觉到灵力波动,但对于具体方位他仍然束手无策,只能依靠罗盘。

人已经陆陆续续走光了,整座实验楼除了裴元所在的实验室还亮着灯。保安大叔锁了几个楼道口后走过来:“这位同学,实验楼十点十分锁大门,你赶紧去催一下你同学吧!”

洛风忙将罗盘藏到身后,不自在地连声应道:“好好,我这就去,叔叔您再等一会儿。”

保安大叔摇了摇头,拿起手电筒往另一个方向巡视去了,边走嘴里边嘟囔:“这俩娃娃感情真不错,换成我,如果不是被刀子逼才不敢来这鬼地方咧!真不想去看骨头架子……”

洛风刚踏上台阶,悄悄回头看发现保安已经过了拐角没了踪迹,大概是先去其他地方巡视,回头再来锁这边的门。

又抬头望向楼上。他想办法留在这里不是问题,即便遇到特殊情况他也能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但是……裴元呢?

洛风瞬间就犹豫了。手里捏着罗盘,生平第二次不知所措——第一次是被师叔确认没有阴阳眼的那一刻。

洛风正在烦恼中,忽然听到天井中传来异响。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声音,而且灵力碰撞产生的,只有受过天师训练的人才能听到。

他仔细听了片刻,拿出罗盘,而指针却在毫无章法的旋转,并没有停下的迹象。

方位不清,便是那些东西就在近处。但是昨晚即便是子时,在楼外罗盘仍能作用,却没想到楼内是另一个世界。

洛风抿唇,从口袋中掏出一张跟踪符,手一拈便当空烧掉,纸灰仿若带着莹光向四周散去。

分散了?这里果然成了阵眼,这个学校的阵法……出了问题!

洛风忙追着较多的莹光而去,路上随手用符纸折了一只传音纸鹤,咬了指尖将血抹在纸鹤上,纸鹤瞬间就活了。

“去找裴元!”洛风手一松,纸鹤腾空而起往裴元所在的实验室飞去,随后便自顾自地往楼上奔去。

 

裴元忍着心慌将数据整理收尾。

这里是学校,怎么可能会有危险?一定是他多虑了。

但是他想到素日里神神叨叨的洛风和最近几日的梦境,向来不信鬼神之说的裴元不自觉的有那么一刻的松动。

就在他拿上文件包关掉实验室的灯打算出门找洛风时,迎面撞上一个不明物体。

裴元揉着鼻子看去,惊讶地发现是一只发着莹光的纸鹤,随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伸手一把捉住,差异开口:“谁做的?这么精巧?现在有这么轻巧的……发……动机……吗?”

裴元将纸鹤翻来覆去发现真的就是一张黄色的纸,更是惊讶了,再次自言自语:“我刚刚是花眼了吧?等等……”

这纸他很眼熟,正是洛风画符用的符纸。

这时纸鹤突然挣脱裴元手指上下扑腾,叫道:“快离开!快离开!”用的是洛风的声音。

听清后,裴元瞳孔便是一缩,冲到走廊扶着栏杆便大声唤道:“洛风!你在哪儿?该回宿舍了!阿姨要查房了!”

声音在实验楼里回荡,却无人应答。

裴元的心突然有些绞痛,他捂住胸口,皱眉忍住不适。虽然他很想默认为是洛风的恶作剧,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是……万一呢?再回头便见纸鹤落在地面上,裴元弯腰捡起,借着走廊微弱的灯光看到其上一抹血迹,手顿时有些拿不稳了。

即便裴元素日里再如何沉着冷静,他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他不知道这血是不是洛风的,但若是他遇到危险……

裴元刚准备奔下楼去找保安大叔寻求帮助,此刻幽幽的乐声传来,一如昨日梦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娇媚的嗓音里带着些微幽怨,飘忽不定,在寂静空旷的实验楼内回响,听来有些毛骨悚然。而就在戏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纸鹤身上从血迹处开始自燃,瞬间化为灰烬。

这方向……是楼顶!

裴元忍住上去一探究竟的冲动。量力而行,如果真的有歹人,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救下洛风,但是他刚下楼便发现楼梯的门已经锁了。拿出手机一看正是十点十分,而从来都会巡视完再关门的保安大叔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裴元想要拨电话,却发现向来信号良好的手机此刻一点信号都收不到,而半小时前他还在这里打电话向化学老师请教问题。

就如同与世隔绝了一般。

裴元自知他们已无退路,回到化学实验室拿上一瓶石灰粉和一把长扫帚,寻着声音往楼顶快步走去。

 

洛风跟着发着莹光符纸灰烬走到楼顶,附着在灰烬上的灵力终于消散,莹光也随之熄灭。

洛风没有拔出湛兮剑,只是手里捏着五雷符慢慢走着。

周围灵力场风云变幻,洛风能够感到沉沉压力,有一瞬的喘不过气。

在楼外和楼中的时候,洛风都没有发现,但是此刻在楼顶,他终于发现了实验楼的秘密。

四方天井的设计,再加上内部聚阴,如同一方棺材,这于风水上是大忌,但也正是学校整体阵法发挥作用的不竭动力——阵眼所在。

只是这新校区虽然前身是棚户区,建成不过五年,哪里来的这么多怨气需要用这么凶煞的阵法来镇压?

等等,裴元说过这是抗战时的坟场,虽然不知真假,但即便是真,也不至于……

亡魂需要超度,这样强硬地封锁镇压无疑是犯了忌讳,而对布下此阵之人来说,轻则损阴德,重则损阳寿。

但是布阵之人还是做了,里面定有隐情。

想到白日里查到的资料,洛风眸光微微一闪,犹豫片刻,开口道:“是……佩兰女士吗?”

晚风吹过楼顶,月色都变得朦胧,周围灵力场却并无异常。

洛风不甘心地抿着唇。

他终于承认了内心的渴望。对于没有阴阳眼这件事,他确实是不甘心的。

天赋异禀的少年人难免自负,即便是冷静早熟如洛风,也免不了偶尔冲动那么一回。于是他取出符纸和毛笔,将符纸铺开在水泥台上,运起灵力将之灌注笔尖,借着月光沾着丹砂在符纸上极其流畅地写下一列列秘文。

符箓之术,招神劾鬼,降妖镇魔,传承天道。

一箓刚成,顿时阴风怒号,铺天盖地的怨念升起。即便洛风看不到,他也能感觉到如漩涡一般的灵力场,仿若下一秒便要掀起狂澜。若非他是发动符箓的主体,怕也要被裹挟进去。

他双手掐诀,湛兮瞬间入手。净化过程中难免会有意外,他也要做好完全准备。

只是他没有料到,这个意外会是裴元。

 

裴元走出楼梯间的时候,心绞痛更明显了,但是他还是强忍着握紧扫帚一步一步走上天台。

月凉如水,已近中秋。

身为普通人的他自然感觉不到周遭异象,反而十分安静,安静地让他心陡然一沉。

连一丝虫鸣一丝风声都没有,与其说是安静,不如说是死寂。

非自然科学可以解释。

裴元的额头微微渗汗,但是他还是坚定的走着,一直到看到洛风的身影。

月光之下,他看到那人持剑立在一方水泥柱上,正透过屋顶钢化玻璃俯视实验楼内。相隔有些距离,裴元扶了扶眼镜眯眼看去,试图分辨洛风脸上的表情。

天地之间,寂静无声,却又喧嚣至极。

看到洛风似乎平安无事,裴元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忘记了刚刚发生的这一系列不符合常理的现象,快步向洛风走去:“洛风!你怎么在这里?你帮我看看我的手机是不是……嗯?”

裴元没有来得及说完话,他愕然地看着洛风突然转身将手中剑向他掷来,而他的身影也随之跟上。

湛兮剑就这样擦过他的耳际,悬停在他的身后。他紧张地喉结上下一滑,动都不敢动。

洛风闪身过来,一把将湛兮剑抽出。明明都是空气,但裴元知道洛风分明用了力气,仿佛湛兮真的是从一具肉体上拔出、血溅三尺一般。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听洛风咬牙切齿:“在我面前还想对我的人动手,找死。”

嗯……嗯?刚刚有人?

裴元张嘴想要问什么,只见洛风拉过他的手将他拖到身后护住,随即左手持符,口中似是说了一句咒语,用湛兮将道符直接贴去。

裴元匪夷所思地看着道符悬停在空中,如同雷电交加般耀眼无比——他觉得自己物理仿佛是白学了。

也许大学物理能解释这种现象?

不知者无畏如裴元根本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若非洛风反应及时,他可就交代在这了,然后明天报纸头条大概就是《一中某尖子生昨日夜里在学校自杀身亡,是教育的失败还是道德的沦丧》。

“洛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裴元终于找回自我,故作镇静地问洛风。

而洛风避开不答,反问:“纸鹤没有找到你吗?为什么不先离开?”

裴元无奈道:“没来得及离开,保安大叔锁楼了。”其实也是因为担心你。遇到那样的情况,只叫他离开而不说缘由,他怎么可能放心?

但目前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裴元只叹了口气:“先想想怎么离开吧,我手机信号也没了,这到底是……”

“裴元,”洛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定,眼眸仿若浸了月光,坚定又期待地看着他,“你能信任我吗?”

裴元诧异,“怎么了?”

洛风看着裴元仿佛还在逃避,他抿了抿唇。他有些托大了,现下这种情况如果只有他一人,就算不能完成任务拼死一搏也能脱身,但是多了一个裴元……他不敢拿裴元的命来赌。

下一轮风暴即将到来,洛风不再犹豫,伸手抚过裴元凌乱的额发,轻声道:“不要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裴元没来得及再问什么,只见洛风用湛兮割破手指,鲜血滴落在地,瞬间启动了一个阵法,而他俩就站在阵法的中心。

在下一秒,洛风将手指上的血弹落,血滴浮在空中,竟仿佛有生命一般寻着裴元的额头钻了进去,留下一抹血痕。

额头焦烫难忍,裴元痛苦呻吟一声跪倒在地,紧紧闭上了眼,眼部也逐渐灼热起来,而身体却犹为寒冷。

痛苦之中感觉眼镜被摘下,有什么软软贴在额头之上,只听有人在轻声安慰:“阿元,不要怕,我在这里,睁开眼睛……”

此时裴元并不知道,他这一睁眼会看到什么,更不知道他会因此走上另一条人生道路、进入另一个世界——如同奇迹。


未完待续

————————————

为什么换片场我还要写动作戏QUQ

其实这篇文挺轻松的,裴洛两人大概可能都会逗比一下_(:з」∠)_【裴元:呵?】

恋爱糖吃起来!【突然兴奋】【洛风:???我与裴元不是友谊吗?】

评论 ( 18 )
热度 ( 50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