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4)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四章

 

鸿蒙分判,阴阳始列,轻清上浮者为天,其质阳也;重浊下凝者为地,其质阴也。清浊相混者为人,其质阴阳合并。

裴元于痛苦之中艰难分辨出洛风的话,挣扎着睁开双目,原本棕色的眼眸此刻深沉似墨夜,却又带着初生婴孩的懵懂天真。

洛风伸手,指尖轻点裴元额间血痕,轻声念道:“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真常之道,悟者自得。”

经文念完,阵已大成。

裴元周身的痛楚随着阵成如潮水般散去,但因为耗费精力过甚,此刻只能无力地靠在洛风怀中。

洛风心怀歉意,却也不能再浪费时间。他耗费阳气为裴元打开阴阳眼乃逆天之法,并不知道这一次后会有什么后果。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打开阵法禁制,送裴元安全离开。

“阿元,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洛风拄剑将裴元扶起,语气焦急中仿佛带了诱哄的意味。

裴元终于找回了几分神识,他茫然四顾,只见冲天的黑气笼罩着整个实验楼,又像是深夜里的大海,宁静之下暗藏巨澜。

实在难以置信,被挑战了三观的裴元故作冷静道:“很黑,难道是哪里违法烧秸秆?”

“……”洛风竟无言以对。

裴元想回头看看洛风,却在那一瞬间看到一团极黑的烟雾向他们逼来,隐隐还能看到血光。他顿时惊愕地推开洛风,将一直拽在手里的扫帚向不明物体摔去,而那团黑雾在裴元眼里消散了一瞬又瞬间凝聚,甚至隐隐凝成一张可怖的脸。

裴元瞪大了双眼,又下意识地将石灰粉甩了出去,却毫无效果,对方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加快了速度。

洛风反应过来裴元大概是看到了什么,立即将湛兮剑塞在裴元手中,并用血在裴元手背上迅速地画了一个符,道:“用剑!”

裴元握剑,慌忙向已然逼到近前的鬼脸上毫无章法地一刺,从剑尖发出的金光无比耀眼,震天慑地一般,将黑色烟雾笼罩,仿佛将要照亮最黑暗的深渊。

裴元墨色的眼瞳里映着光芒,洛风透过他的眼眸,生平第一次见到阴物的模样。

那阴物被湛兮镇压,形成的脸上神色狰狞,嘶吼着,挣扎着,最终逃不过被制裁。

洛风又掏出一张五雷符,估测着方位直接贴到那团黑雾上,阴物发出最后一声尖叫,归于寂灭。

周围仍然乌压压一片,甚至遮盖住了月色。

裴元苍白着脸,狠狠闭了眼念了一句“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听此,洛风拍着裴元的肩膀,感觉到对方紧绷的肌肉,笑出了声,安抚似的打趣道:“阿元,你是不是还想入党?”

裴元苦笑着抹把脸:“是很想,但是……今天这个能用科学来解释吗……等等你叫我什么?”

洛风无奈。裴元这抓重点的能力有点让人槽多无口。

“在我们这一行,只有在传承中才能给别人开阴阳眼。也是一种契约,因为开阴阳眼也是有代价的……”洛风顿了顿,又继续说,“所以按照规矩,你算是我徒弟了。”

裴元一脸懵逼地看着洛风,“阴阳眼?契约?徒弟?”

洛风不自在的偏头,咳了两声,轻松道:“这事我回头给你解释。虽然阵法禁制内外时间流逝速度不一样,但如果我们再耽搁下去,不仅有生命危险……嗯阿姨不是也要查房了吗?”

裴元看了看四周,问:“我需要做些什么?”

“找人。”

“什么人?”

洛风顿了顿,简单说道:“一名女子,可能是民国年代装束,叫……应该是佩兰,一直在寻找胭脂,那大概是她的执念。”

“佩兰?”裴元深思,“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先不管了,我刚用符箓暂时净化了这一片,如果不能找到触发禁制的东西,我们就当对亡命鸳鸯吧!”洛风拽着裴元就要下楼。

“喂?鸳鸯不是这么用的,我俩可都是男生,难兄难弟差不多吧……语文老师要被你气哭了!”

“闭嘴!”

就在他们离开天台的那一刻,从重重黑雾中走出一名女子。脸上妆容仍新,一身闺门旦装束的戏服裹住曼妙的身姿,款款而行,空洞的双目仿若凝视一般看着两人相携离去,她幽幽叹气,带着些许艳羡启唇轻快唱道:

“及时的,及时的,去游春,莫迟慢。怕罡风,怕罡风,吹得了花零乱,辜负了好春光,徒唤枉然,徒唤了枉然……”

 

有了裴元这个外挂后,洛风只觉身心轻松。根据裴元描述的周遭情况,再参考一下罗盘,拿着符直接贴就行,省时省力。

“裴元,你真的不怕吗?”洛风边贴符摆阵边问。

裴元“嗯”了一声,“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护身,就当做了个梦吧。说起来我去找你的时候路上也听到了戏曲声,从楼顶传来的。”

洛风拈符的手一顿,随即转头:“你怎么不早说!”

裴元掏了掏耳朵,“刚见你就那种情况,你还莫名其妙给我开了个阴阳眼,就跟4D恐怖片似的,谁还想得起这个?”

洛风哑然,“好吧我的错,唱的什么你知道吗?”

“不是唱的,是念白……《游园惊梦》吧,上学期语文期末考还考过,‘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这句。”裴元随口道。

学渣如洛咩满脸懵逼。

“噢昨晚做梦也梦见了,”裴元回忆了一下,“唱的也是《游园惊梦》,你说是不是下个月期中考试押题?”

“……下个月要期中考!?”洛风大惊失色。

“你小声点,万一有厉鬼在睡觉被你惊醒我们怎么办?”裴元抱臂站在一边,戏谑道。

洛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手中的动作,画符贴符修补阵法,如行云流水一般:“你倒是适应的快,最厉的那个你刚刚已经送它走了,下面这些都不是大事。本来可以送它们去轮回的,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摸清楚状况,阵法不能轻易改动。而且我有预感……”

“嗯?什么预感?”裴元来了点兴致。

“突破口在那个女鬼身上,”洛风抿了抿唇,“她应该是守阵嗯……鬼。”

“唔……”裴元沉思片刻,“要不我们再上去看看?说不定有什么不一样的。”

洛风恰好在消防栓后看不见的地方贴完最后一个符,阵法至此修补完毕,裴元可以看到笼罩在实验楼的黑雾由狂躁不安变得秩序井然,如溪水一般潺潺流动。洛风拍手站起,:“这阵应该是新阵,但作用并非压制,反而与楼中风水布置形成循环水局,有利于疏导阴物的怨气。但是我怀疑这是阵中阵……算了,先去找禁制触发吧。”

 

于是两人又回到了楼顶。

阵法修补完毕后的楼顶又是另一番景象。虽然禁制仍然存在,但透过薄薄黑雾,隐约可见月色苍茫。

洛风拿着罗盘四下查找,裴元拿了洛风一个护身符后也寻了一个方向找去。路过天井背处时,他目光扫视,突然发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他凑近,借着朦胧月光看去,只见地上有脚印,微微散着黑雾,即将消散一般,但此前一定有什么在这里驻足良久。

“我记得……小说里不都说鬼是飘着的吗?”裴元嘟囔了一句。

“我比较习惯‘走路’。”

“是吗?嗯?”裴元猛然回头,便见如梦中一样的少女立在身后。

“你好小朋友,又见面了。我叫若兰,”少女水袖轻甩,掩口一笑,“我等你们……很久了。”

 

洛风查了大半个楼顶天台一无所获,于是回头喊道:“裴元!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正在和若兰讲话的裴元听到洛风喊他,忙跟若兰告罪:“抱歉抱歉,我同学在喊我。”

若兰微微一笑,空洞的眼眶眯了起来,裴元几乎可以想象少女生前该是如何明眸善睐、顾盼生辉,“没关系,”看着裴元要走,她又慌忙喊道,“等等,我可以帮你们开禁制,但能拜托你们一件事吗?”

听此,裴元内心惊喜,但也拿捏住了分寸没有过分表露,回头冷静道:“你说,我们尽力。”

“帮我找一方胭脂盒好吗?那是我奶奶送给我的,是很重要的东西,”若兰微微蹲身福了福,“上次遇见你那位同学,他好像看不到我,也听不清我跟他说的话……”

裴元现在自然知晓为什么了,因为只有他有阴阳眼,可以与灵魂交流。

“嗯,我们会帮你寻找的,对了,”裴元想起洛风嘱咐他的话,开口问道,“你认识佩兰吗?你们名字这么像,是姐妹吗?”

少女茫然抿着唇,扬起头仿佛在努力地思考,头上的步摇随着动作摇晃着,发出珠玉碰撞清脆的声响。

她许久才“啊”了一声,不确定道:“佩兰……好像就是我啊……”

刚说完这句话,她的身影便消散了。这时候洛风也气喘吁吁地奔了过来,“裴元你怎么不回答我,如果不是护身符还在,我差点以为你出事了。”

裴元转头看洛风,拿出手机晃了晃,“有信号了。”

等到两人下楼的时候,发现原本锁着的门已经打开,迎面也正好碰见了保安大叔,大叔操着一口地方方言,唠唠叨叨:“娃娃们一点都没有时间观念,都几点咧?快走快走。”

“麻烦叔叔了。”裴元飞快地丢下这一句,拽着洛风飞快地离开了实验楼。

两人成功在宿管阿姨查房前滚回了宿舍。

 

这一晚,裴元又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梨园风光。台上名伶咿咿呀呀唱着《牡丹亭》,台下看客鼓掌叫好——仿若盛世。

而姹紫嫣红终将付了断井颓垣,这一切也不过是最后的醉生梦死。

仍是孩童的少女被一位名旦牵着手路过他身边,手里捧着一方玳瑁镶嵌的檀色胭脂盒,脸上泪珠犹存。

那位名旦弯腰以帕拭去少女脸上的泪水,温柔笑道:“若兰,哭什么呢,用了这个胭脂你就是最漂亮的女孩啦!

“从今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学唱戏罢。”

未完待续

——————————————————

写的再差我也坚持一下TVT

“他顿时惊愕地推开洛风,将一直拽在手里的扫帚向不明物体摔去”【系统音:好马无好鞍,兵器不趁手OVO】【裴元:WTF!】【洛风:阿元莫怕我给你开个二内!】

若兰的形象可以参考单雯小姐姐杜丽娘的扮相可好看了!中间“怕罡风”句其实是花神的唱词不是杜丽娘的……就当若兰也会唱吧_(:з」∠)_

评论 ( 32 )
热度 ( 43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