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5)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五章

 

秋日午后的图书馆静谧温暖。

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实木做的书桌上,而少年一手支颐一手用钢笔套敲着桌面,一目十行看过眼前一列列铅字,眼眸里的光芒愈加深邃。

不一会儿有人匆匆而来,落座在少年身边,拿起少年置于桌上的水杯便狂灌了一大口。

裴元仍然支着手,唇角带笑偏头看满头大汗的洛风,小声问:“怎么样?找到什么了?”

喝完水的洛风瘫趴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实验楼看起来一切正常。我打电话问了我师叔,他说这边学校的阵法虽然出自我们师门,但是具体事宜是我三师叔承办的……然而我联系不上三师叔。”

裴元点点头,手指摩挲书页陷入沉思。

昨晚晚上回了宿舍洛风就跟他交代了。他来自JX市某山头的道观,一门神棍,圈内闻名。然而洛风因为没有阴阳眼错失机遇,天才少年备受打击差点一蹶不振。后被其师叔批命,让他下山接任务攒功德,顺便散散心。

“这是我下山后接的第一个任务。”洛风扒着床栏探出头笑道,翘起的头发衬得少年竟有几分可爱。

裴元忍住手痒,问出另一个问题:“所以你怎么选理化?弃暗投明转科学?”

洛风摸了摸鼻子,道:“因为我师父说过,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谁给你个学渣说出这句话的勇气的???

对于这些事,裴元接受起来还是有点困难,但是出于信任洛风,再加上确实亲眼所见,也不得不催眠自己。

而且他也想帮助洛风。

“你说你要来查资料,查到什么了吗?”洛风好奇地拿过裴元的笔记本翻阅起来。

因为说话声,有同学不满地往他们这里看来,裴元只得点了点桌面拿好书本,示意洛风跟他走。

在层层书架之间找了个无人打扰的僻静角落,裴元将书摊开来递给洛风,指着其中一部分内容道,“我查了JX市的地方志,还好我们图书馆有这东西。书中提及民国那段历史的时候,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叫‘佩兰’,应该就是昨晚我见到的那个……嗯,她1940年于延安根据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潜伏于当时已经沦陷的JX市,经过艰难努力,成功与日伪军搭上线。”

洛风点头,“我之前在网上查过她的资料,听说她是开了一家胭脂铺?那与她要找的胭脂盒有什么关系?”

裴元回忆梦境,道:“我昨晚有梦到……”

洛风猛然抬头,“又梦到了?”

“嗯?”裴元笑了笑,“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原来还有做梦这能力。”

洛风背靠书架撑着下巴看裴元,若有所思。

裴元也不等洛风回应,继续道:“昨晚她跟我提到胭脂盒是她奶奶送给她的,而我的梦告诉我,若兰其实是被收养的,她说的奶奶大概是一位梨园唱戏的女子。”

“唱戏……这个线索对上了。”

“那个胭脂盒,是檀木做的,我本以为是螺钿,不过后来看清了才发现上面镶嵌的应该是玳瑁。”

“玳瑁,可以镇宅辟邪,如果用的好亦可当做法器,”洛风颔首,“不过玳瑁有‘海金’之名,也算贵重,看来若兰的奶奶很有些家底。”

听此,裴元开起了玩笑,“噢,玳瑁这么厉害?我家有一枝祖传的毛笔也镶嵌了玳瑁,看来我得回家找出来供着。”

洛风无奈:“可以,你供前我可以免费帮你开个光。”

讲到这里,裴元突然想到什么,又问:“你说玳瑁可以当法器?那你觉得这个胭脂盒是不是……”

裴元一句话仿佛打通任督二脉似的让洛风眼前一亮,随即扑到裴元面前,一只手撑在裴元的耳旁迫使裴元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书架上。而洛风浑然不觉,只兴奋而专注地凝视着裴元:“实验楼的阵我刚刚去检查时还在奇怪我怎么找不到阵眼,阿元你怎么这么机智!”

话音刚落,便听旁边有书落地的声响,以及一叠串的道歉声:“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继续啊我什么都没看到。”

裴洛两人一起奇怪地偏头看去,便见有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同学急忙拿起地上的书转头就跑。

“阿元,我怎么感觉他的话哪里不对劲?”洛风越看越觉得奇怪,竟觉得那背影有点儿眼熟,然而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裴元猛然推开。

只见裴元站直了身子,理了理并不乱的衬衫,又扶了扶眼镜:“情报交流到此结束,洛同学,你该去补作业了。”

洛风无意识“啊”了一声,还想再说两句,便见裴元将手中书通通塞进他手里:“帮你选的参考书,每本期中考前至少做完一半,”看着洛风愈发呆滞的脸色,裴元又好心情的加了一句,“学好数理化,加油!”

“……”洛风想哭却哭不出来。

 

又到了晚上。

裴元正在实验室收拾实验器材。哗啦啦的流水冲走玻璃容器上的污渍,蓝色的液体在白色的水池里打着转流进下水道。

与他一组的同学已经走光了,裴元主动揽下打扫实验室的工作,此刻他正将试管一一插进试管架。做完后他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九点四十,洛风快来了。他叹了口气坐在桌边一边复习竞赛学习资料,一边等着洛风。

九点五十,实验楼已经几乎空无一人,保安大叔也开始了例行巡视。

裴元合上书,正准备去门口看看洛风到了没,便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他下意识地回头望去,随即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仍是那个梨园。

戏台之上靡靡之音,而城中早已是兵荒马乱。

台上惊梦方起,一女子手持折扇娉娉袅袅而上,婉转的嗓音刚开,台下日军便叫了几声好,还有士兵想要上台,脸上带着垂涎恶笑。

而那名女子在乐声之中仿若被惊到一般手捧折扇退后两步,抹了胭脂的唇开开合合,继续唱着:“……迁延,这衷怀哪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

到此,纤纤素指忽然作兰花状用力指向苍天,温柔的腔调中满是强烈到刻骨的悲愤和不甘。她咬着舌尖,硬生生地将已然撕裂的嗓音吞下,连同心尖之血。

老身无力报家国,但求此声成绝响。

她从扇底袖中摸出匕首,微微勾起的唇角已溢出艳红。她在炮火硝烟之中远望,目带祈愿,缓缓开口念了一句唱词:“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话音刚落,便举起匕首刺入心窝。

喋血梨园。

而城外十里林中,少女怀抱包裹拼命奔跑。即便满面泪水,也不忍拭去分毫。

“若兰,你跟他们一起走!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若兰,活下去。”

你要活下去。

这是我最后的遗愿。

 

“喂?同学,你醒醒!”

一阵摇晃,裴元渐渐苏醒。

他捂着疼到炸裂的头,在来人的帮助下撑手坐起,随即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呼,你醒来就好……真是差一点啊。同学,你以后还是早点离开实验楼吧,这里不适合……诶?”从裴元的口袋里掉出一枚黄符,来人好奇的拿起仔细一看,随即“卧槽”了一声,起身便想跑。

然而没跑几步便被一把桃木剑横在颔下拦住去路。

“你是谁?”洛风轻轻松松制住来人,“你对裴元做了什么!”

来人吓得腿都软了,黑框眼镜也要掉不掉地挂在鼻梁上,“慢……慢着,您您您您别冲动……”

“说!”湛兮又紧了几分。

“您都送了护身符给他了我还能做什么啊大师兄!”说完来人一屁股就坐地上,几欲嚎啕大哭,“再说打死我也不敢对师嫂做什么啊!天地良心还是我把师嫂从漩涡里救出来的,他要在沉迷下去可就回不来了……师兄明鉴啊嗝!”

听到称呼,洛风奇怪,蹲身借着路灯看去,随即惊讶的发现,“燕师弟?你怎么在这?”

燕小霞抽着鼻子,委屈道:“被师父发配来的……”

洛风哭笑不得,起身去裴元那里,看着皱眉忍痛的他,低头关心问:“抱歉我来晚了一步,你感觉怎么样?”

“头晕,恶心,就跟脑震荡一样。”裴元艰难开口,睁开眼他才发现他们已经在实验楼外。

洛风叹了口气,蹲身用手找到裴元的太阳穴轻轻揉按起来:“是我低估了晚上这里的阴物,没想到我给你的护身符都挡不住煞。你昏迷前看到了什么?”

裴元迷茫,摇头:“当时我只是感觉有人在背后看着我,我想回头看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

“师嫂啊你不知道大晚上有什么东西在背后喊你拍你都不要轻易回头吗?”燕小霞凑了过来。

“胡说什么?”

“师嫂?”

裴洛两人同时发问。

燕小霞一脸懵逼:“你们之前在图书馆……师兄你还费了那么多精力画了这符送给他……”

“……咳咳,”看到洛风瞬间爆红的脸,裴元咳嗽了两声,试图为洛风化解尴尬,“这位燕……同学,你误会了,我和洛风是……嗯好兄弟。”

燕小霞迷茫看看他家师兄,又看看裴元,乖巧道:“噢,我知道了。”

“走吧,趁着楼还没关,进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若兰,还有阵眼,”洛风将裴元扶起,偏头看燕小霞,“燕师弟要一起来吗?”

“什么?若兰?鬼吗?”说完燕小霞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讪笑,“那个我能在外面等你们吗?”

洛风无奈摇头:“还是这么怕鬼……三师叔早该把你发配下山练练胆子了。”

燕小霞欲哭无泪:“师兄……”

裴元扶着洛风的肩膀,闻到洛风身上淡淡的檀香味,此前的烦躁突然就平静下来了。

洛风偏头看裴元:“头还疼吗?”

裴元摇头:“还撑得住……”

看着裴元疲惫的眼眸,洛风心突然一疼,道:“对不起,把你卷进来了……”

“没关系,”裴元打断了洛风的话,“我很高兴能帮助到你。只是突然想起了昏迷时候……应该也是个梦。”

梦中的故事如此悲伤,即便心志坚定如裴元也不由触动几分。

“那大概是我所见过的,最深沉的爱。”

未完待续

——————————————————————

第六章没写完,先发了第五章吧_(:з」∠)_

目测最多七章完结胭脂铺……嘤我加油写

燕小霞:不想吃狗粮……哭唧唧

评论 ( 21 )
热度 ( 3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