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6)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六章

 

以裴元堪称天才的逻辑思维,轻易地就串起了前因后果。

为了保护孙女,年长的名旦在那场戏开始前便替下了她,为孙女的出逃争取了时间。

以命相护。

他还记得那日的噩梦,他随着若兰在城中巷道间奔跑,拼命地奔跑,仿佛后面有吃人的猛兽正张着布满利齿的血盆大口即将扑来。

而后面也确实有猛兽。

梦中心悸、悲凉、恐慌、挣扎的情绪一并涌来,正在复述中的裴元坐在花坛边上再一次痛苦地揉着额头。

洛风叹了口气,坐到裴元身边,揽着他的肩让他靠在怀中,伸手继续揉按裴元的太阳穴。

燕小霞蹲在他俩面前,专注地听他家师嫂讲故事,不时点头。等裴元讲完,他才颤巍巍开口问洛风:“师兄,师……不,裴同学他们家是哪条道上的?我不记得隔壁有姓裴的……竟然能与阴物共感,这这这……绝逼开挂了吧?莫非八字太轻容易撞鬼?”

“称骨算命那套就别拿来说事儿了,我们不兴这个,”洛风瞥了他一眼,“柱中有华盖,印绶通根,主有奇术,阿元他命上就该有特殊的异能。再加上华盖月上逢旺……”

“666666这八字绝了,怪不得裴同学是学神!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燕小霞眼睛晶亮地看着裴元,又疑惑问,“但是他这能力……不止因为这吧?”

洛风摇头,也不提开眼的事,只微微一笑:“他呀若是愿意,抢你饭碗是不成问题的。”

“……”好气啊可为什么我还得要保持微笑?

燕小霞暴风哭泣:快还我那个温柔可亲的大师兄来!

不顾一边燕小霞被打击得天崩地裂,洛风停下揉按的动作,偏头问裴元:“现在感觉如何?”

裴元听了半天洛风与燕小霞的对话,表示每个字他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完全不懂,此刻听到洛风的问话,顿时从懵逼中反应过来。抬手握住洛风的手腕,无意识地捏了捏才拽了下来:“没事了,我们走吧。等会儿就关门了。”

听到这话,燕小霞眨着眼睛道:“其实我出来前偷偷开了一楼卫生间的窗户。”

洛风无奈,对裴元说:“你在这里等我们吧,如果十分钟后我们没回来,你就先回去……”

“算了,我跟你们一起去,”裴元蓦地笑了一下,“你看不见若兰,我陪着你吧……保证不拖后腿。”

燕小霞弱弱举手道:“其实我也能看到若兰……”

“不怕鬼了?”裴元戏谑道。

没等燕小霞再一次哭嚎,洛风反手拍了拍裴元的手背:“阿元和我一起去找若兰。燕师弟,这里的阵法当初是三师叔布下的,你比较熟悉,寻找阵眼的事就交给你了。”

“好吧,只要别让我见鬼怎么都行,”燕小霞一脸沮丧,“那,你们注意安全?”说完转头就打算去翻窗户。

洛风则扯着裴元往正门走去:“抓紧时间吧,虽然阵法在某一时段可以启动禁制,但这次我们不一定有这个运气。被宿管阿姨查到我倒是没什么事,你……怎么了?”洛风惊讶地看裴元突然扯回被他拽着的衬衫衣袖,一脸的不自在。

洛风顿了顿,待反应过来尴尬地想要解释的时候,却被裴元握住了手:“我不要紧,走吧。”

“哦好……”洛风来不及反应就被裴元牵着再次往实验楼走。望着少年俊秀的背影,洛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便在夜色的掩映下红了起来。

 

实验楼里各个实验室已经是一片漆黑,唯留走廊上的灯光明亮。等保安巡视完后便会拉闸,届时整个大楼便将陷入黑暗。

洛风被裴元牵着往先前的实验室而去。

刚准备踏上楼梯,洛风就敏感地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而湛兮出鞘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等裴元反应过来时已被洛风护在了身后,顺着洛风剑指的方向看去,便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走廊里原本还算明亮的灯光突然暗淡几分,甚至开始闪烁起来,裴元有些近视的眼睛便感觉非常不舒服。他下意识地眨了眼,又借着闪烁的灯光眯眼仔细看去,那些黑雾却又消失了一般。

于是他疑惑了一声,开口问洛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洛风惊讶,却不敢回头看他:“你看不见了?”

“呃?我刚刚还能看到一团黑雾,但是眨眼就消失了。”裴元面上平静,其实已经暗暗握紧了拳头。

洛风只是思考了片刻,刚要说话,眉眼忽然凌厉,当即咬破指尖用鲜血当空画了一道符,启动了早已布置在实验楼的阵法。

“昨晚布下的防护阵,没想到在这里就浪费了。”洛风咬牙切齿。

裴元的阴阳眼忽然失效,而洛风已然没有时间和精力为其再次开启。

几乎是生死一瞬间。

洛风将湛兮横在眼前,仿佛正在拼命抵抗着什么,额头上汗水已渐渐渗出。他几乎是拼尽全力地对身后的裴元说:“防护阵还能挡一会儿!去找燕师弟!快!”

听了洛风的话,裴元几乎是拔腿就跑。他虽然十分担心洛风,但他也知道分秒必争。如果犹豫哪怕一会儿,带给洛风的压力便呈几何倍数的增长。可以说即便形势不利极其紧张,但裴元依然没有失了冷静。

燕小霞说他是从卫生间窗户进入实验楼,这短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走远。

脑海里飞快地描绘出整个实验楼的结构,裴元三步并作两步,一边跑一边呼喊燕小霞的名字,但没有任何回音。

毕竟生在和平年代,裴元从未经历如此惊险的一刻。其实他根本看不到他如今的险境,周围明明平静无波,裴元却从心灵深处感受到了难以名状的惊恐,消磨着他摇摇欲坠的意志。

他惊慌地回头想要再看一眼洛风,却空无一物。

长长的走廊上,寂静无声,就连灯光还是那般明亮。

仿若一梦。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婉转的戏腔在空旷的实验楼里回荡,又仿若寒蝉鸣泣一般,带着最后的挣扎和绝望。裴元突然感觉头疼地要爆炸一般。

眼前的景象陡然开始扭曲,如迷阵一般,待痛楚散去他再次抬头,却看到自己站在一家店铺前。

木质的招牌随着劲风摇摆,吹散了氤氲在鼻端那甜的发腻的香粉气味。

胭脂铺。

已非少女的若兰身着得体的礼服,坐在窗前仰望着天空。那里鸿雁南飞,鸣声凄厉。

有人戴着压低的鸭舌帽,在偏门外左顾右盼片刻,仿佛在确认着什么。随后便从偏门进入胭脂铺内,悄悄地将手中之物递给若兰,又凑在她的耳边讲了几句不为人知的话,仿佛在劝着什么。

而若兰只是沉思片刻,倏而轻轻一笑,微微摇头。

裴元可以看到她眼神明亮,将原本只是普通的姿容映衬得十分动人。

竟是那样美的一双眼眸。

不多久,若兰将桌上摆放着的一方胭脂盒推给来人,笑着说了一句话,目露不舍,却也决绝。

那人收下了胭脂盒便告辞离开了。

待裴元终于走近的时候,只听到若兰敲着桌面,启唇咿咿呀呀唱了两句,呕哑嘲哳,不复当初那水磨一般清秀婉转的腔调。

“迁延,这衷怀哪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

旧梦重现,与名旦的绝唱交相叠映,这一刻裴元竟不知是真是假。

街上传来铜锣唢呐之声,仿佛哪家正要出殡。日光忽然暗沉,四方阴风更胜,若兰的面容忽然模糊起来。原本动人的面容仿佛新成的工笔仕女图被人硬泼了水上去,画面糊成一片,莫说那双明亮的眸子,五官已淹没在水渍之中。

“我的胭脂盒啊……”

不知不觉中,失去五官的若兰站起身来。尽管没有眼睛,却又像早已发现了裴元一般向他一步一步走来——带着腐朽的气息,死亡的节奏。

不,这不是若兰!

裴元瞳孔骤然放大,紧张地几乎连心跳都要停止。他想退后,却一步都动不了。

“若兰”将脸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却也万分诡异地问裴元:“是你拿走了我的胭脂盒吗?”

唢呐声响彻天际,催魂一般的灌入裴元的耳际。而“若兰”向他伸出手,原本如削葱根一般的指尖上指甲忽然变长变利,一手狠狠掐住裴元的下颌,另一只手的指甲即将戳进裴元睁着的眼眸里。

就在这一瞬间,天地间忽然飞沙走石,一道惊雷从天际直直劈下,像长了眼睛一般劈在“若兰”的身上。随即“若兰”极凄厉地惨叫了一声,整个身影便化作了一团黑雾散去。

裴元被这一道惊雷惊醒,手脚动了动,便退后几步想要离开,却看到整条街上黑雾笼罩,无从逃避。

裴元定了定神,没有莽撞地往外跑去,反身进入了胭脂铺,想要寻找一个安全的角落藏身。

胭脂铺并不大,除了放置货物的货架外,还有一方神龛。

裴元思考三秒,虽然不清楚这神龛供奉的是谁,但出于敬畏之心还是拱手拜下:“元无心惊扰尊神,但求此刻一息庇护,若能重返人世,定当香火供奉。”

向来无神论的裴元顾不得其他了,这一套说辞也是发至肺腑。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也足够了。

裴元矮下身子想要藏进神龛之下,刚探身进去便发现其中似有一物正微微发着金光,在这黑暗之中如同温暖的希望。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掌心向上,那物仿佛被什么托起,轻轻放在了裴元的掌上。

檀木制的胭脂盒,镶嵌着美丽的玳瑁——正是若兰一直寻找的胭脂盒。

就在此刻,又是平地一声惊雷,裴元下意识的握紧了胭脂盒,将微弱的金光纳入掌心,仿佛抓紧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便是个噩梦,又有谁能来拉他一把?

就在裴元挣扎痛苦之时,高空之中忽然传来呼唤之声,急切地、声嘶力竭般的呼唤:

“裴元!”

是洛风!

裴元大脑一片空白,手持胭脂盒直接奔了出来,天地之间如同浓墨滴入旋涡一般将他瞬间裹挟了进去。而再睁开眼便发现自己躺在楼道口,被燕小霞扶持着。

在他面前,洛风拄剑半跪,嘴角胸前染了星星点点的血迹,而神色却是极其温柔,望着他的眼眸如同月下秋水,深沉静谧:“还好你没有事。”

 

未完待续

————————————————

争取下一章完结!【看了眼大纲感觉……悬】

第六章晚上刚写完_(:з」∠)_中间八字那块我跟我那懂行的闺蜜商量着改了半天才定下……每个字我都认识但是连起来完全不懂!【闺蜜:我都解释给你听三遍了!】【我:富强民主文明和谐!】【闺蜜:闭嘴】

评论 ( 27 )
热度 ( 4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