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7)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七章

 

五行迷踪阵,以其变化多端迷惑人心而闻名。

此阵中阵由洛风的三师叔上官博玉亲手所布,本意是为了迷惑此处阴物使其无法作乱,亦可以在阵中形成循环疏导阴气。但若仅是如此,为何师叔不直接封锁破阵而反而布置阵中阵?五行迷踪,而楼中风水明显是个水局,五行不齐根本成不了事。

但裴元确确实实误入阵中,甚至……

等等这不仅是五行迷踪阵。

“朱雀煞。”

洛风话音刚落,便觉耳边似有鸟鸣彻天,带着丝丝阴寒。

裴元顾不得起身便猛地靠近洛风,伸手用拇指轻轻擦过洛风唇角血迹,沉声问:“哪里受伤了?”

洛风摇头,“没关系,一点心头血。”

他用五雷符强行破阵,本就容易遭受反噬,再加上他还要引裴元魂魄归位……简直是拿命在赌。

而一边的学渣燕小霞听到洛风坚定盖章的“朱雀煞”三字,浑身一个激灵,当即一句国骂就要出口,看到洛风瞥他的眼神又咽了回去,憋了半天才道:“绝不是师父!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

“是谁目前并不重要,如何解煞才是燃眉之急。”洛风闭了闭眼,伸手握住裴元的胳膊微微使力想要站起来,裴元只得搀扶着起来。

“五行迷踪阵之所以成型,便是依托这胭脂盒为阵眼,”洛风想从裴元手中接过胭脂盒,刚要触碰却又收了回来,“檀木和朱砂,木火已齐。按理说若是正常发动,这座实验楼根本不会形成水局。”

“胭脂盒是我在一方神龛下发现的。”裴元道。

洛风想了想:“那应该就是师叔设下的生门了,运气不错。但是你是不是之前遇见了什么?”

“嗯?”

燕小霞咋舌道:“师嫂啊你是不知道,师兄为了给你招魂几乎用尽毕生绝学。若非意外,以他的功力把你从阴间道上带回来就如同这个。”说完燕小霞伸出手掌在裴元眼前翻了翻。

“别听他胡说,”洛风起身从随身包里掏出一沓画好的符纸丢给燕小霞,“破朱雀煞的阵法你知道,先去布置吧。”

燕小霞撇了撇嘴,接过符纸乖乖去布阵。

“朱雀煞是什么?你与燕同学怎么这么紧张?”裴元终于忍不住出口问道。

“朱雀乃四象之一,本为神鸟,祥瑞化身,趋吉避邪。古时墓葬多将其形象刻画于壁画之上,以引导墓主灵魂升天,”说完,洛风话音一转,“但是朱雀煞完全相反,同样引导灵魂,却是引的生魂。”

“有什么区别吗?”

“朱雀煞不仅压制了五行迷踪阵,还能强行将活人灵魂推入阴间道。而阴间道并非真正的阴间,游荡其中的灵魂如不能被鬼差顺利领走或被招魂回阳世,便不能再入轮回。魂飞魄散倒也罢了,就怕被人利用从此化为厉鬼,”洛风难得恨道,“以阴魂为祭,再献上特定八字人的生魂,朱雀煞的背后早已是累累白骨。这种损阴德的法子布在学校里,不仅全校师生运势受损阴气缠身,重则意外殒命,无一可逃。”

裴元想起他在阴间道里见到的若兰,顿时愣住了:“所以说我见到的那个没了五官的若兰,是厉鬼吗?”

“什么?”

洛风抬头看裴元,惊愕道。然而话音刚落,便见裴元脸色一变,猛地扑过来将他护在身下。

洛风瞪大了双眼,虽被裴元的动作惊到,却是因着某种不知名的默契毫不犹豫的出手。

湛兮剑瞬间出鞘,在裴元的眼里,一团黑雾就这样急急撞上了剑锋。明明只是木剑,如同雷电击中金铁一般火花四溅,发出耀眼的蓝光。

下一瞬间如同倒带一般,裴元再一次被洛风护在身后。

“糟糕,燕师弟还没布好阵便破了,更不用说后面的请神启阵了,”洛风懊恼道,“朱雀煞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

裴元抿紧唇,刚要说话便听到脑海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回荡:“你找到了我的胭脂盒吗?是你拿走了我的胭脂盒吗?”

一阵凉气袭上脑后,裴元骇然后退半步,下意识地猛然转身以手抵挡,而他握在手中的,正是那方胭脂盒。

在洛风看不到的世界里,胭脂盒因为被什么刺中而发出耀眼的金光,仿若时光回溯。

金光笼罩之中,若兰收回手,看着手心,又握了握,“我……这是在哪?”待她抬起头来,一如梦中那最初的面容,在金光之下竟美如神女。

裴元的视线猝然撞入若兰缱绻的眼眸里,他忍不住握住了洛风的手。

这一瞬间,天地之间仿若忽然平静下来。而洛风的压力陡然减轻,便一脸懵逼的转头看裴元,却看到裴元神情严肃地看着某个虚空,洛风也不由紧张起来。

“怎么了?”洛风反握裴元的手。

裴元一言不发地看了他一眼,只更用力地握紧洛风的手,另一只手捧着胭脂盒向前递去。

若兰瞬间抬手捂住嘴,眼泪涌出眼眶,无可自抑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时光回溯至几十年前那个雨夜。

好不容易逃到内地的若兰因着容貌和一副金嗓子差点被见色心喜的山匪绑架。后被新四军救下,又辗转来到延安,却一直牵挂亲人。待好不容易得到JX市的消息,若兰当场崩溃。

那场绝唱她可以想象得出,她的奶奶到底用什么换了被点名上场开唱的她。

忍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她恍然想起多年前她刚刚被奶奶收养那会儿。她容貌寡淡,因此被当做异类常被隔壁孩子们欺负,是奶奶给了她勇气和信心。

无论台下如何平庸,在台上,浓妆盛扮,丝弦声起,水袖一甩,折扇一开,绣口一吐,便是梨花盛开满园春色。

那是她们的人生。

哭声从喉头挤出,带着嗓子撕裂的血丝,从这一刻起,她再也不是名伶若兰。

拿起刀枪,复仇之路再难,她也要带奶奶回家。

裴元维持着手伸出的动作,看着若兰落泪,沉默着。

洛风不明所以,却也猜到了什么:“是若兰吗?”

裴元微微颔首:“她在哭,大概是这胭脂盒承载的记忆很悲伤。”

洛风掏出罗盘,指针微微震颤,他不由叹了口气,“不愿想起又不愿丢失的记忆,最终化作了执念,这大概就是她徘徊人世的原因了。”

“嗯……”裴元仍在消化信息量,只随口应道。

“师叔以胭脂盒为阵眼,是为了给她提供一个栖身之地。因为执念,她几乎成为了胭脂盒的器灵。若是离开这里,她便会魂飞魄散。却没想到会有人故意针对布了朱雀煞,实验楼大多数阴物滞留人世过久渴望超度再次投胎,所以才会被背后之人利用,”洛风咬牙道,“死者为大,即便是鬼,也不能由人这么糟蹋。”

裴元抬头望向天井外,一轮明月恰巧挂在那里,银辉如水,却无法落进来。周遭除了若兰压抑的哭声和他俩的呼吸,此外便是一片冷寂,黑雾笼罩。

裴元蹲下身,将胭脂盒摆到若兰面前:“你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为什么你要回来?”如果不回来,她或许能活下来。

听了裴元的问话,若兰松开捂住脸的双手,上面满是泪水。她怔怔地看着手心,轻声道,声音却如同破损的风箱般沙哑:“我加入地下党,在JX市收复前夕参与了一个行动。”

她将最重要的情报放在奶奶的胭脂盒里交给暗中前来接应的同志,在同志与她确认护送离城的时间时,她还是拒绝了。

国仇家恨在心,她已经再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于是她布置了那场梨园刺杀案,在当时驻扎在JX市日军和伪军军官去梨园听戏之时,她代替了原本该上场的可怜的闺门旦——昨日重现。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粗砺的嗓音,刚开口便露了馅。

她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光,在奶奶的羽翼之下,活泼娇俏的少女第一次描了浓妆,穿上戏服,满头珠翠在她回眸一笑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而一开嗓,便是缱绻柔情,醉入人心。

此刻的她歪着头笑看对着她的枪口,而下一秒,早已布置在梨园的炸药便齐齐引爆。

这一生于她,虽物是人非,却初心未改。

那方胭脂盒,作为烈士遗物被保存至今,直到迫不得已拿来布阵。

“我知道那位爷爷是为我好,我也乐意守护这里,但是……”若兰微微咬着下唇,被泪水浸润的双眸仿若含情,“太累了。”

裴元讲话转诉给洛风,洛风也不由犹豫起来。

“师兄!我回来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扑了过来,身手敏捷的洛风算好距离刚要躲开,便被裴元一把扯到怀里。

看着不知从哪个坑里爬出来的燕小霞,身上校服沾着不明污渍,裴洛两人默契地齐齐退后一步。

深受打击的燕小霞刚要开嚎,一眼便感觉不对劲。强迫症地给自己打开了阴阳眼,随即也不顾裴元的阻拦,直接吓得蹦到了洛风身后,哭叫:“鬼……鬼啊!师兄救命!”

洛风忍不住捂脸,将燕小霞提溜到身前,问:“给师叔传信了吗?”

“传……传了,”燕小霞哭着再一次悄咪咪退到洛风身后,“但没有回信,怎么了师兄?”

洛风沉吟,道:“我想送若兰去投胎。”

话音刚落,裴元便看到若兰猛然抬头怔愣着凝视洛风,满含希冀。

“可是,师父都做不到的事,师兄你……”燕小霞迟疑。

“阵法一途上我确实与师叔相距甚远,师弟,你来祝我一臂之力,”洛风以手拭剑,“先破朱雀煞!”

话音落下,因若兰恢复清明而暂时压制的朱雀煞再一次席卷而来。

未完待续

————————————

还是先把第七章发出来吧,深夜更文_(:з」∠)_第八章还在收尾,顺利的话明天发!

换了新单位还在外地,最近跑租房太痛苦了……累的只想困告_(:з」∠)_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