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胭脂铺(8)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胭脂铺  篇

 

第八章

 

知晓洛风的意图后,燕小霞张了张嘴想要反对,最后还是默默地从包里掏出香炉摆在地上。或是有意,香炉所在方位正是实验楼的正北方。随后他拿上还未用完的符纸与洛风对视一眼心照不宣,转身便急奔出去,直到天井对面,拔出桃木剑执剑而立与洛风遥遥相对。

洛风转头看了眼裴元,伸手掐指算了算,拉着裴元站到一处,道:“等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移动一步,”说完将准备已久的锦囊抬手挂在了裴元脖子上,“这里面是护身符和固神符,你保管好了不要离身。”

裴元颔首,犹豫再三也只抬手握住了锦囊,担忧道:“你……注意安全。”

洛风笑了笑,道:“帮我跟若兰说,朱雀煞的煞眼不容易找,但她会有所感知,还请帮个忙。”

裴元看了眼若兰,只见对方温柔地点了点头,便道:“她应下了。”

“嗯,那就开始了。”

洛风燃了三柱线香,随后转身向前几步,背负湛兮,手执线香,踏出了北斗七星的步罡,朗声道:“弟子纯阳宫洛风,敬请佑圣真君玄天上帝。”

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周行六合,威慑万灵。

玄武破灵阵成,顿时阴风怒号。整个实验楼便如同一个漩涡,阵中阴魂都被唤醒,急切着呼啸着想要寻找出口。

洛风未成一符一箓,将线香插在燕小霞留下的香炉里后,拔出湛兮割破手指,“今弟子以诚供奉,敬请上神相助,还陵光圣明,救六合苍生。”

手指上的伤口无法愈合,血液顺着伤口滴滴流出。有言“十指连心”,这便是以心头血为祭,请玄武相助阵成。看似简单,但并非人人都能做到。

洛风抬手,直接在空中以血飞速地画下一个个符篆,血液滴在香炉里,奇异地升腾起一阵白雾。

不多久,便听到隐隐浪涛之声,似有玄武踏浪而来。又听到水浇于烈火之上“嗤嗤”声响,夹杂着尖利的雀鸣。

请神之术从来都是神迹。裴元目瞪口袋地看着眼前景象,那是洛风和燕小霞都看不到的场景。

影影绰绰的白雾之中,龟蛇之身的玄武手执长剑,正对上浑身烈焰的朱雀,两方相持之下,终是为他们创造了可乘之机。

于是裴元连忙高叫:“洛风!”

洛风转眸一看,变换步罡,将血抹在湛兮剑锋之上,向正南方向直直指去。那里燕小霞接收到指令,将手中符纸当空一掷,天井之内罡风愈急,裹挟着符纸形成巨大的漩涡。随后燕小霞当地打坐,将桃木剑搁在膝上,口中念起道经,是为守阵。

玄武破灵阵,应至少有七位守阵人,但此刻他们只有三人,真正能发挥作用的只有两人,这已不仅仅是强求。洛风只能赌他们能迅速找到煞眼,以最小的代价破了朱雀煞。

若兰站在裴元身边,神情焦急紧盯着局势。对于朱雀煞,没有什么能比阴灵更为敏感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为守阵副位的燕小霞已然吃不消,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于是他用桃木剑狠狠割开手指,在身前地面上画起符篆。

洛风依然站在那里,湛兮剑指南方纹丝不动,源源不断的灵气灌注其中,支撑着整个阵法。

裴元所站位置离洛风不远,是生门所在。如果阵法出了问题,他可以在阵法反噬前迅速逃离。但当他看到洛风严正肃穆的脸上已满是汗水,紧抿的唇微微颤抖,心中竟微微一痛,如同新芽正努力顶破厚厚的坚壁一般,萌动生机。

“在那!”若兰突然喊道。

裴元顺着若兰手指的方向看去,便见黑雾深处仿佛微微发着红光,不特别注意根本辨识不清。

“你确定?”

“嗯,”若兰艰难道,“它对我有强烈的吸引力,我有点撑不住……”

裴元没再犹豫,对洛风喊道:“洛风!在铜像下!”

实验楼中间安放的是一中第一位校长的铜像,慈祥的老人目视大门,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而煞眼正在铜像正下方,如饕餮般贪婪着吸收着周围的灵力,以支撑朱雀煞。若是校长泉下有知,有人利用学校行此等祸事,怕也会气极。

洛风用左手掐指算了算,眉头狠狠皱起。朱雀煞有七个节点,以星宿名为分,其中以头眼位置的鬼宿最为凶煞,积尸气所在,是为煞眼。已经找到了鬼宿,只要依此推算出井、柳、星、张、翼、轸六宿并一一毁之,便可破煞。

但现在问题是,他若去破煞,谁来守阵?

“我来。”仿佛知道洛风在犹豫什么,裴元直接开口道。

洛风艰难摇头,脸色煞白:“不行,你非同道之人,不能牵扯到你。”

“听话!”裴元果断抬脚踏出一步,阵法变幻,生门隐没,再无退路,“我们早就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即便我丢下你们逃出去,但是接触朱雀煞这么久,你以为我能活多久?”

听完裴元的话,洛风蓦然笑了:“我记得几天前阿元你还不信这些。”

裴元无奈一笑,走到洛风身边,扶住他早已僵硬右臂:“信不信并不重要,总之我是绝不会丢下你的。”

洛风看向裴元,只见其眼眸深邃若星夜,藏着点点星光,这一瞬间洛风竟不合时宜的恍了恍神。

他记得裴元说过若兰的眼睛很美,但是在他心里,再没有比眼前人更美的眼眸了。

“相信我,我能做到。”

洛风没再犹豫,将湛兮猛然插在地上。明明是木剑,却直入地砖三寸,立在地面之上,围着湛兮隐隐浮现蓝色的九宫八卦阵型。

洛风伸手,将指上未干涸的血液抹上裴元的额头,又将裴元的衬衫衣袖撸上去,用血在其胳膊上画下符篆。

“你未曾接受专门的训练,体内灵力不足是无法守阵的。我现在是在激发你的灵力,阿元你且忍忍,会有些痛。”洛风边画边说。待落下最后一个符篆,裴元只感觉自己的胳膊仿佛炙烤一般,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洛风心疼,拿出一道清心符直接烧了将灰和血抹在裴元的手腕上,才稍稍缓了些。待裴元找回神识站到守阵主位,原本因洛风移位而有些不稳的玄武破灵阵又再一次顺利启动。

线香已快燃尽,所剩时间不多了。白雾里两位神灵依然互相掣肘难分上下。然而此时因为换做了灵力不足的裴元,玄武渐显颓势。

洛风顾不得更多了,用力拔出湛兮,敏捷地翻越栏杆直接进入天井。

天井内罡风肆虐,洛风执剑走在其间,面容刚毅。

他一步一步接近天井中心的铜像,走的无比艰难,却毫不退缩。手指上的伤口仍未愈合,湛兮剑身已被鲜血浸染。

直到距离铜像一米,洛风停下了脚步。

从鬼宿开始,朱雀的身形在天井之中缓缓展开,仿佛烈焰沸腾,吟啸九天。

但这毕竟不是真正的朱雀。

洛风抿唇,取出一张黄符拭剑,随后双手握住剑柄高高举起湛兮,狠狠向铜像之下刺去。

金铁之声骤然响起,黑雾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更加慌乱无序,朱雀也被彻底激怒,仰首尖啸。

洛风未多迟疑,拔出湛兮,拈诀,踏出三台步罡,掷上一张黄纸,定在风中,洛风摸出朱砂笔凝神下笔,一气呵成。

洛风虽承袭正一道法,却不拘于形式。就拿这符箓之术而言,茅山一派的规矩繁复芜杂,一套程序走下来,别说“神兵火急如律令”,黄花菜都凉了。但是对普通天师道士而言这是必走的程序,只有这样才能与鬼神对话,请鬼神做事。然而洛风天生灵根精纯仙缘颇深,犹如神宠。若是能够再加上阴阳眼,别说今日玄武破灵阵,大概看在他颜值的份上,召唤四象来个修罗场也并非不可能。

一箓刚成,便有万千金光闪现,洛风挥剑向符箓刺去,刚触碰符箓便化作了灰烬,看似随风飘散,却如同有意识一般,将其余六宿一一标记出来,不多久便是天降神雷,直接摧毁了六宿。

朱雀长鸣,仰首拍打双翼。玄武一剑刺去,伤其羽翼。

洛风站在煞眼,凝神细听。虽六宿已毁,但若身为头眼的鬼宿不除,朱雀煞依然会卷土重来。而他已经……支撑不住了。

线香已将燃尽,玄武之力也渐渐枯竭。裴元浑身疲惫不堪,双眼沉重。他竭力抵抗不适,睁眼往天井中看去,去看看洛风,仿佛再看一眼就会有动力撑下去。

但是映入眼帘的却是洛风拄剑半跪的背影,摇摇欲坠,又仿佛要离他远去。在他视线不及之处,洛风原本苍白唇角溢出愈来愈多的血。

虽然裴元看不到,但是燕小霞却是看的一清二楚,震撼之中惊叫:“大师兄!”

线香终于燃尽,白雾在风中散尽,玄武破灵阵已破。

功亏一篑。

燕小霞以拳狠狠锤墙,鲜血淋漓。

洛风晃了晃身子,伸手撑着铜像,合上眼眸,微微喘气。

体力流逝减缓,裴元艰难地、缓缓地走向天井,向洛风走去。

“我们……失败了吗?”他问。

洛风偏头看裴元,微微笑了笑,“嗯,失败了。”

裴元伸手,摸了摸洛风唇角的血,动了动唇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从何安慰。

今晚发生的事早就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将之继续当成南柯一梦。但若这一切都为真,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洛风说完就晕倒在裴元怀里。

燕小霞急急奔了过来,看到已经晕过去的洛风,带着哭腔问道:“大师兄他……”

“失血过多,体力耗尽,”裴元回道,用袖子擦拭洛风脸上的血,又转头对身后一脸担忧的若兰道,“对不起,我们没能做到……”

话音未落,便见若兰突然变了脸色,向他们猛扑了过来,挡住了向裴洛二人袭来的黑雾。

鬼宿威力虽不及朱雀煞,但却是七宿之中最为凶煞的节点。若兰不顾己身安危为裴洛二人挡下鬼宿的反噬,同时被鬼宿直接吞噬。

所有事情几乎发生在眨眼间,燕小霞还未反应过来,便听裴元声嘶力竭地喊了声“若兰”,同时飞速从洛风手里抓过湛兮,一甩手掷向铜像方向。燕小霞阻拦不及,本以为裴元非湛兮主人无法驱使湛兮,却惊讶地见湛兮定于半空之中,发出耀眼蓝光。

幽幽的戏腔从空中传来,若兰的身形在半空中慢慢浮现。少女回眸看来,蹲身福了福,弯眸一笑,道:“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要谢谢你们,你们多保重。”

若兰望着天井外的明月,水袖一甩,启唇幽幽唱道:“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在戏曲声中渐渐隐没了身影。

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裴元伸手想要挽留,却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朱雀的惨鸣。

“糟糕!若兰想要与鬼宿同归于尽!”燕小霞突然反应过来急道,却束手无策。

“若兰不是鬼吗?”裴元也焦急起来。

“她是阴灵,本身就含有巨大的灵力,所以才会被朱雀煞选中利用。她确实有能力对抗鬼宿,但是代价是魂飞魄散,再也不能投胎!”

“什么?!”

“如果是大师兄他定有办法解救若兰,我……我……我学艺不精。”燕小霞颓然跪坐在地上。他什么都阻止不了……他究竟该怎么办?

裴元紧紧盯着半空中的湛兮,忽然间期盼起了奇迹。

天井中罡风愈加猛烈,仿佛朱雀在做最后的挣扎。短短几分钟,却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裴元抱紧昏迷的洛风慢慢闭上眼睛,似乎只要不听不看就还能继续欺骗自己。

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恍惚听到有人在呼唤“师父!”

眼前金光笼罩,仿若幻境——怕又是他的幻觉吧?

而他只能下意识地握住洛风的手,十指相扣。


未完待续

——————————————

还有一个尾声,等我再改改!晚上发!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