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绝地(5)

远古的坑……伪更一下 (⊙v⊙)

前面几章可以点tag

为了调节心情换个坑填的我在改了一遍字词发现,我掉进了自己的坑_(:з」∠)_

——————————————

第五章

 

洛风伤快好了,裴元又接到了万花来的信函。

裴元坐在案桌边看信,看完了,又一个人坐在那里思考着什么,从烛光高照想到烛泪阑干,直到在另一边将新入手的湛兮剑拭了一遍又一遍的洛风也觉得不对劲了。

“裴元?”洛风试探着问。

裴元淡淡回眸:“在。”

洛风长舒一口气,随即将剑还鞘,站起来的时候还伸了大大的懒腰,用手揉了揉肩膀:“我还以为你呆掉了。”

裴元将信折好后移到快要烧干的烛火上,很快,上品白宣写就的信函就这样化作了灰烬。

见此,洛风明白了些许。

“万花出事了?”洛风压低了声音问裴元,眼眸中闪着光,就这样直直的望着裴元,一直到裴元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洛风笑了。

裴元无奈:“算是吧。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必须得回去处理一下,你……”

“需要我帮忙吗?”洛风问。其实他更想说“我随你去”,只是这怕是万花家事,裴元他或许并不愿他去。

裴元苦笑两声:“本来是想过俩天你伤好全了便一道去寇岛,没想到这节骨眼发生这样的事。”

洛风也觉得可惜。两人各自沉默片许。

“那……”两人同时开口,随即都笑了。

“你说吧。”裴元笑着摇头。

洛风弹了弹手中剑,发出清冽的声响。过了一会儿,洛风道:“洛风本无插手万花家事之理,然君乃吾之好友,吾实不愿见友人苦恼至此。若是可以,吾愿随君一往。但凡事有洛风之能及,洛风定无推迟。”

见洛风用了敬称,裴元了悟洛风的心思。

“那就一起吧。我会尽快处理完万花的事务,到时再一起去寇岛。这样可成?”裴元收拾了手中的书卷,回头问道。

洛风将剑挂在床头,毫不犹豫回:“成!”

裴元帮洛风又行了一套针法后,便准备离开了。

“裴元。”洛风叫住他。

“嗯?怎么了?”裴元扶着门框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洛风望着裴元,许久,方言:“你别担心,我一直都在。”

我一直都在。洛风望着裴元的眼神里浸满了雪光,温和的,却那般坚定,让裴元心神一摇。

此时的裴元并不知道,就是这样一句话他竟然记了一生。

一生方休。至死……方休。

 

裴元回到万花的时候已经入冬。

万花四季晴芳,便是冬天,最多不过飞雪零星几点。冷是冷,但是比起冰寒的纯阳已经好太多了。

到了万花,空气清润得洛风都忍不住要把鼻子吸掉了。不过再次来到万花,好多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凌云梯处值守的迎客使李东流见到牵马跟在他们大师兄身后的洛风,意味深长地笑了。随即他迎上前去,向裴元行礼:“东流见过大师兄。”又朝着正在将马交由一边弟子的洛风努努嘴,“大师兄,人带回来了啊。”一波三折的语调,让一边听他们谈话的小弟子捂着嘴笑了。

裴元淡淡了扫了他一眼,目光之中玩味之色更重,看的李东流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他怎就忘了前车之鉴?作死这种事情他玩不来啊。

李东流欲哭无泪。

一边的弟子同情的望了李东流,此刻,洛风交代完了马走了过来。

“啊洛道长!”李东流热情的打着招呼,试图以此将功折罪,“道长这一走谷内姐妹们都甚是想念……啊……”奇了怪了,虽然是冬天怎么突然就冷起来了,嗯一定是起风了。李东流如是想。

洛风呆了呆,随即笑着依足礼节准备和李东流寒暄几句,只是刚欲开口就被裴元拖走,直到上了凌云梯洛风才缓过神,只得向远处的李东流挥挥手。

云景台上目送裴洛二人离去的李东流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双手合一谢过天地。

在裴师兄手底下逃过一劫……想想都是在做梦。谢天谢地……

一边跟在他身边见习的弟子仍然在笑,李东流招架不住,只得板了脸:“还笑?赶紧做事去!”

小弟子笑得更开怀了。

 

下了凌云梯顺着道路往南走,不多远便可见到一小湖,湖中有岛,花树掩映间依稀可见青白的石板桥。

那里便是落星湖了。

洛风清楚的记得,万花晴朗的夜晚,落星湖的星光最是璀璨。一颗一颗摇摇欲坠,映着湖光,真不愧其“落星”一名。

在万花的那段日子,是他最为舒心的日子。

落星湖一如往昔的平静。正在落星湖帮忙的裴元师弟曲风看到了正在踱步而来的裴洛二人,立即迎了上去。

裴元走的匆忙,又是一去好几个月,若不是近年关了,怕是还要再迟一些。原本事务是交给他师弟阿麻吕的,只是阿麻吕不知抽的什么风突然就跑出了万花谷,只留了书信给曲风,愣是将他从灵枢院挖到落星湖来值守。

也幸好近些天来万花拜师学艺的弟子很少,不然不是太熟悉落星湖事务的曲风真的会忙坏的。

“见过大师兄!”曲风抱拳行礼。

裴元回了礼,道:“阿麻吕这一走倒是辛苦曲师弟你了。”

曲风难得的笑了笑,看见后面洛风,也行礼招呼:“洛道长好久不见。”

洛风看见曲风,长舒一口气,也同样招呼寒暄了几句。

要说洛风在万花最怕遇见什么人,那必是裴元的师弟阿麻吕了。他在万花的那些日子里,那位万花的二师兄时常跑来落星湖蹭饭蹭茶。这也就罢了,可是每次总是做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让洛风有些招架不住。

倒也并非厌恶,毕竟阿麻吕其实也是真性情的人,洛风从心底也愿意亲近这样的人。想到阿麻吕每次闯祸后被裴元不声不响责罚的场景,洛风忍不住抿嘴一笑。

万花,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和谐啊。

洛风黯了眸子,有些许失落。若是纯阳也能如此,那该有多好。

虽然正在和师弟说话,裴元也暗暗注意着洛风。看到洛风的神情,他一下子明白了洛风在想什么。心中暗暗叹气,便匆匆和曲风交代了两句后送走了他。

“洛风,你还好吧?”送走了师弟,裴元回过头来,看着洛风依然失神的模样,忍不住关心问道。

洛风回神,看着裴元的眼神里有些茫然,随即又凝聚起来。他笑了笑,那笑里带着三分淡然三分洒脱,更多的是坚定:“无妨。”尽管羡慕着万花,但是纯阳才是家。等到师父回来的那天……他一定要找回师父。

有风从花海拂来,带着冬日里花草的馨香。

洛风振袖而立,望着天边,眼神愈发坚定。

见此,裴元微微笑了。

“师父!你回来啦!”身后传来童音,清脆活泼,却让裴元忍不住扶了额头。

来人正是裴元的大徒弟阿布。尽管阿布抗议了无数次表明他已经长大了需要有个听起来很厉害的名字,但是被他师父首肯的、他二师叔那句“阿麻布”生生扼杀了他的梦想。

诚可叹可惜。

见到裴元身边的洛风,阿布眼眸一亮,随即大声打招呼:“洛叔叔好!”

洛风看着阿布,突然就想起那个名字的典故,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久不见了,阿布。”

久违了……万花。

 

评论 ( 13 )
热度 ( 1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