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绝地(7)

第七章

 

洛风第一次来万花的时候,因为重伤的缘故,脚步大都只局限于落星湖这厢,最远也就走到花海的边缘。所以第一次走进万花谷真正意义上的大门时,洛风还是有几分感慨的。

以前傍晚,洛风坐在落星湖边,远望着三星望月在夕阳中的剪影,风灯影影约约点缀其间,倒也似星子洒落一般,旖旎而淡雅。如今正是青天白日,冬日里的阳光照拂下来,鼻端氤氲着若有似无的花香,一切仿佛是最为安详自若的存在。

这就是万花谷啊。

有巡视的尚贤弟子看到裴元,都恭敬的停下来向裴元行礼:“大师兄。”裴元点头回应。当看到跟在裴元后面洛风时,几人面色诡异地变了变,随即活络中带着比对裴元更加恭敬的语气说:“洛道长您好,欢迎来到万花谷。”

洛风心中略惊讶,面上仍带着些许微笑看向这些弟子。

身为纯阳大师兄,静虚首徒,自有其清风朗月的一面。洛风一身雪白道袍,背负长剑,清亮的眸子仿若一泓星泉,面容清俊中带着几分温柔、几分豪爽,让人不由心生亲近之意。

“多谢各位。”洛风抱拳回礼。

待他们走后,裴元才无奈地摇摇头,随即领着洛风向赏星居而去。

药王孙思邈并不在赏星居,而是去了仙迹岩和在那里一个人守着的书圣颜真卿作伴。原本在仙迹岩居着的画圣和琴圣夫妻俩早在七天前便回了金水省亲,这一去估计得过了元宵才能回来。

因而洛风随着裴元直接去了摘星楼,那里便是万花谷谷主所居之地。

洛风早闻万花谷主东方宇轩之名,可惜始终未能拜见。这一武林中传奇人物,洛风想想都心驰神往。因而此刻,他心中存有一丝紧张。

仿佛知道洛风所思,裴元笑了笑,开口道:“不必紧张,谷主其实很随和的,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小辈。”

洛风回应一笑,心中却是着了紧。洛风这些年也见惯了风雨,这传说中的万花谷主再怎样随和,大约也不是一个好相易与的人。

摘星楼居于三星望月的最高处,在那里,可以观看整个万花谷的全貌。

刚下了云梯,只听音乐绕耳,缠绵不绝。洛风立时瞪大了双眼。裴元却是老神在在,依旧在前面领路。

洛风自入了纯阳以来,清心修道,以剑立身。便是出山历练,也从未见识这盛世乐章。此刻见着这来自扬州七秀坊的绝美歌舞,不由好奇万分。

“这些都是七秀来的客人。”裴元侧头在他耳边说道。

洛风只觉得耳边暖风融融,裴元薄薄的呼吸染红了他的耳朵。他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耳朵,揉了揉,偏头拉开与裴元的距离:“七秀?”洛风行走江湖有些日子了,七秀坊自是听说。曾经他还与七秀的女侠们并肩作战,对她们的第一印象便是飒爽豪放,武艺气概丝毫不输于男子。只是这翩柔杨柳枝的女儿家姿态,他却是第一次见。

“对啊,我万花的琴圣师父,便是七秀之一的菡秀。因而两派之间颇多渊源。”裴元笑着解释,对洛风的动作不以为意。

洛风顿了顿,想说这个我是知道的,我不明白的是现在我们是进还是退?

“随我来吧。”仿佛知道洛风所想,裴元笑着继续引路。见此,洛风也是明晓。便不再出声地跟着他。

东方谷主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寒暄几句便欲让他们自行去逛逛,只是这时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几人诧异望去,只见一名七秀的女侠跪倒在地,面色痛苦的抓着手中的酒杯,不多久便晕死过去。

裴元立即上前推开围观的众人,蹲下身子去摸那位女侠的脉搏,只觉脉象充盈有力,却间歇不均十分缓慢,裴元顿时变了脸色。

“屋漏脉。”裴元对身边其它万花弟子低声说了一句,身边弟子也变了脸色。

裴元仔细看了杯中残液,刚欲尝试,却被那边洛风的叫喊止住了:“别跑!”

只见洛风在裴元眼中一晃而过,纵身跃下了摘星楼。裴元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待反应过来,急匆匆取出袖中银针数针并下,激得病人终于缓神吐了出来,裴元松了口气,嘱咐身边弟子:“是附子毒,我已经催吐,余毒你们知道如何解。”随即便起身,向洛风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洛风追去的方向是花海。一望前方不远处的生死树,裴元神色一凛。

生死树,万花的命脉。

裴元当即素笔当空一划,直接往生死树腹地而去。只是远远的,他仿佛看见剑光一闪,寒若星芒,随即他敏锐地捕捉到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

“糟了!”裴元一惊,更是急掠而去。

待到了生死树,便见洛风正蹲在树下,不知在查探些什么。

裴元暗自松了口气,上前便扳过洛风的身子上下审视,确认他是否无恙。

看着裴元紧张的模样,洛风笑了。推开裴元的手道:“我无事,不过这个人”,洛风指了指脚下,只见一人身着万花低级弟子服饰躺在那里,已经了无生息,“我不过是大道定身拍了八荒,没想到他居然在我捉住他的时候服毒自尽了。到底也是我大意失手了,对不住。”

“没关系,你无事便好。”裴元虽然觉得可惜,但是也不能怪责洛风,于是蹲下身来检查,用绢帕拭尽刺客脸上了血渍,看清面容后裴元一愣,“金梓?”

“咦?你认识?”

“嗯,他算是阿麻吕的徒弟吧,”裴元摸了摸刺客的脖颈,“并非易容。”

洛风也愣在了当地。阿麻吕的徒弟,多年潜伏在万花,这一次却莫名其妙的败露身份,而后畏罪自尽……怎么想都想不通啊。

裴元也陷入沉思,直到其他人赶到现场,几个相熟的人也都愣住了。

裴元检查完毕将尸体留在原地让其他弟子处理。按了按额头,只对寻来的万花弟子说:“此事先不要声张,我去禀告谷主。至于这……你们先安置了,阿麻吕那里我去说。”

“裴师兄!”曲风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且慢,师弟有要事跟你说,也是之前阿麻吕师兄留下的话。”

听此,裴元顿了顿,颔首示意曲风与他一边说。曲风会意,抬脚便跟裴元离开。洛风犹豫了下,也跟了过去。

因为谷内宴客,落星湖的人都去帮忙了,现下却是无人。待至了落星湖,裴元才开口问:“阿麻吕与你说了什么?”

曲风看了一眼洛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回道:“阿麻吕师兄走前跟我说,如果谷内发生了意外,便将这四个字告知于裴师兄。”

“什么?”

“移花接木。”

裴元和洛风两人俱是愣住了。

“阿麻吕什么时候也这么神神叨叨了。”回过神来的裴元有些头疼的按着太阳穴。

洛风却在一边咀嚼着这四个字。洛风虽然一直以来觉得阿麻吕不太靠谱,但是这种事情上他却隐隐信任阿麻吕。只是这到底是移什么花,又接了什么木?

正当这三人陷入苦思之境,有弟子来传谷主有令,这几日万花上下尤其是聋哑村加强戒备,命裴元协助书圣工圣,负责调派弟子。

接下命令,裴元看向洛风,眼眸里神色不定。洛风转头回望裴元,微微一笑,道:“我知你不安,放心,落星湖有我在。”

裴元握了握藏在袖中的手,内心忽然涌上些许不好的预感,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洛风那澄澈的眼光安抚。他闭了闭眼,睁开来,坚定的看着洛风:“洛风,若非我亲自来,你万不可跟任何人出落星湖。”

“自然。”望着裴元,洛风笑了。

——————————————

存稿就这么多了【微笑中透露着贫穷.jpg】

如果大家想看这篇的话我就插着更……估计以后只能周末更文,到时候有多少发多少吧

评论 ( 13 )
热度 ( 1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