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绝地(8)

第八章

 

裴元已经三日未曾归来。明日便是除夕了。只是今日,万花突然变了天,不到未时便飘起了雪。

洛风站在屋檐下,伸手出去,看着莹白的雪花落在掌心,慢慢化作一滴清水——看着看着便出了神。

他想起那一年师父离开纯阳,也正是这样一个初雪天。

那日,年当八岁的他坐在剑气厅门前的台阶上,等着外出多日的师父归来。他也记得那时也恰是年关,素日清冷的纯阳也沾了些许热闹的年味。

纯阳的雪越下越大,他坐在那里等着竟有些迷糊地要睡过去。一片朦胧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声,也有剑声,十分吵杂。

揉了揉眼起身看去,便见师父从他身前纵身而过,望着他的眼眸里情绪翻涌,有不舍有挣扎,那般的复杂,最后也那般决绝。

他恍然明白了什么,猛地起身,不顾那雪风凛冽,也不顾同门的阻拦,跌跌撞撞地向师父追去。

那时的他那么小,却也恍惚知道,如果现在追不上师父,这辈子也许都追不上了……事实也正是如此,不是吗?

洛风垂眸看着掌心,渐渐模糊了视线,于是狠狠闭上眼仰起头来。

总归是要往前走的——再也不能回头。

 

深夜,雪敲竹窗,其声簌簌。

客房里,洛风靠在床头手握书卷陷入浅眠。忽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将他从梦中惊醒。

他下意识地一把握住枕边湛兮剑翻身下床,只披了外裳便走出了门。

万花宁静的深夜被惊破,隐隐从三星望月处传来鼎沸的人声,火把和风灯如同荧惑一般在雪夜里摇摇欲坠。

不一会儿,好似为了呼应一般,落星湖的灯盏也接二连三的亮起。居住在落星湖的万花弟子们穿好衣物拿上武器,聚在空地里等候,脸上俱挂满了焦急的神色。

“洛叔叔!”阿布穿着单薄,揉着眼睛从他自己的屋子里跑了出来,一头扎进洛风怀中。

洛风忙摸了摸阿布的头以示安抚,却也一脸担忧地望向三星望月。

又过了一会儿,花圣宇晴从屋中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之上道:“大家不要惊慌,有派人出去问问情况吗?”

有一万花男弟子从人群中走出,向宇晴拱手:“师父,师弟已经去了……”

话音未落便有人从花海方向打马而来,高喊:“聋哑村暴动!”

人群中顿时慌乱起来,宇晴心陡然一沉。

风雪之中,阿布紧紧拽着洛风的衣袖,小心翼翼地出声问:“洛叔叔,师父不会有事吧?”

洛风这才回过神,从自己的思绪拔了出来,看着依偎在怀中微微颤栗的阿布,叹了口气,将洁白的外裳取下罩在阿布身上,蹲下身捏了捏阿布的脸,微笑道:“你师父那么厉害,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先去睡吧,还有我在,不要担心。”

“嗯……”阿布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吸溜了一下鼻涕,又对洛风道,“洛叔叔你也去休息,别染了风寒。”

洛风笑着将阿布推进房间,转头看向黑漆漆的花海,不由皱了眉。

那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在宇晴的调配下,落星湖分了一部分弟子出去支援,而洛风只是安静地回到房间,穿戴好衣物后端坐在灯前拭剑。

不一会儿便有人来敲门,正是宇晴。

只见宇晴微微蹲身行礼,优雅而礼貌地道歉:“抱歉打扰道长清修了。”

“不妨事不妨事,”洛风连忙还礼,“倒是宇姑娘辛苦了,如果有什么地方贫道能帮得上忙,请尽管说。”

宇晴摇了摇头,“还没有接到确切的消息,聋哑村自打那人来了后便不得安宁,若非谷主顾及兄弟情谊……罢了,不拿这些琐事打扰洛道长休憩了。阿元托人带话回来,让我转告洛道长一声,他处理完事情就会回来,洛道长请自珍重。”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洛风却觉得心中有什么正在萌动一般,甜丝丝的,在这个冰寒的雪夜里散发着温暖。

三日未见,竟已开始想念。

此时的洛风其实还不太能理解这种异样的情感,只微红着脸谢过宇晴后便送人离开。

然就在他准备回屋的时候,远处再次发生了爆炸。

洛风心陡然攥紧了,大脑一瞬间空白了一下,待回过神时便发现自己已经运起轻功奔至三星望月之下。

三星望月此刻亮如白昼,万花弟子们形色匆匆。因为爆炸有不少弟子受了伤,此刻谷中上下忙乱一片。而洛风站在人群之中,恍然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洛道长?你怎么过来了?”有人拍了他的肩,惊讶地打了声招呼。洛风回头一看,原来是曲风。

“我……”洛风顿了顿,还是老实道,“我担心裴元……”

“哦大师兄啊?”曲风了然,却又皱紧了眉,“刚刚有弟子传信说花海那边出了事,大师兄带人过去看了。”

洛风抱拳:“多谢。”说完,从身边拿了一盏风灯,转身便再次运起轻功往花海方向而去。

曲风上前几步想要阻止,然而洛风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他又不能此刻脱身去拦人,当即狠了狠心,只随手抓来一个万花弟子,也不管是谁,直接吩咐让他去给洛风带路,之后便带领弟子去支援聋哑村。

 

花海深处一片黑暗。

冬日的黎明总是来的很迟,更何况现在天上还飘着小雪。不似之前鹅毛纷飞,此刻细细碎碎如同玉屑一般落在洛风的头上、肩上、背负的长剑上。

洛风走在其间,手里提着一盏风灯,在风雪之中,透过厚厚一层高丽纸,昏黄的烛火微弱的只能照亮一小块的地方。

深夜里的花海即便下着雪,远处也不时传来狼嚎之声。洛风抬眸往生死树的方向望去,那里却是一片漆黑。

裴元他……究竟去了哪里。

有风声呼啸而过,洛风顿住脚步,冷静地看向前方黑暗之处。

四周寂静无声,洛风若雪潭的眼眸里映着跳跃的灯光。侧耳细听,雪落在脚下终年花开不败的药草之上,细微的声响又夹着难以辨别的脚步声,被洛风一一捕捉。

剑气冲天不过眨眼之间。随着长剑出鞘的凌厉之声,岁寒君子的气场随着生太极一起插在地面之上,九宫八卦的阵型随之浮现,洛风连发两招苍松挂剑接傲骨迎风,荡剑之后便是烟云破月,直接封住来人退路。

此非善类。

风灯被打翻在地,撞击之中直接熄灭。唯一的光源已经消失,此刻再也无法用双眼辨清敌我所在。

洛风横剑在前,出声道:“阁下何人?竟敢在万花造次。”

“……”来人并不回答,被剑气逼退的身子在洛风看不到的地方灵巧地一翻,随即便从腰后拔出短剑。

细微的声响躲不过洛风的耳朵,一招冷锋岁寒稳稳接住来人当空一剑。

剑器相接,震荡出尖厉的声响。洛风眉眼一沉,握紧湛兮灌注内力,瞬发鸿蒙剑气直接劈向对手。

对方没有恋战,脚尖点地急急翻身后退避过剑气,却又一个闪身跃向洛风身后黏住,双方犹如棋逢对手一般再次战至一处。

 

风雪交加。虽然万花不似纯阳四季冰霜,此刻却也是冰冻三尺——近些年来难得这样的寒冷。

万松谦被曲风抓来追着洛风的时候,并没有意料到万花谷里到底潜藏着什么危机。他裹紧身上的衣服,狠狠打了两个喷嚏,终于追到了花海中。

手中的风灯是整片花海中唯一的光亮。他撑着伞,一边摸索一边前行,大声喊着:“洛道长——洛道长——”然而酣战中的洛风并无余暇,反因万松谦的呼唤失去了优势。

对手抓住这唯一的破绽,反手摸出暗器往万松谦方向掷去,逼得洛风猛然收剑回身,太极无极三发剑气跟上,将暗器劈落,“小心!”

听到剑气破空击落暗器的声音,以及洛风那句“小心”,万松谦陡然明白了什么,忙将风灯熄灭,摸出毛笔立在花间,额头上沁出冷汗。

而来人嗤笑了一声,终于开口,音调古怪:“你就是师范在中原的大弟子?”

“……”洛风这才知晓为何此人的剑招他会如此熟悉,虽然此人用的短剑,竟是与师父的剑意有几分相似。

“阁下究竟是谁?”洛风回身,剑指来人。

“一刀流,鬼影小次郎,”对方骄傲道,“谢师范最得意的弟子。”

洛风猛然一怔,内心陡然刺痛不堪,他闭了闭酸涩的眼,只问:“当日在空雾峰伪装吾师吸引神策军来纯阳的,是你?”

鬼影小次郎笑道:“是我又如何?总归我是‘死’在了空雾峰,而师范可再也回不得纯阳了。”

“你!”洛风气急,提剑便上,剑气之下毫不留情,步步杀招。

空雾峰事件的始末,洛风在养伤之时已经了解通透。有人假扮他的师父谢云流驻守空雾峰观星崖,以吸引神策和武林注意作害纯阳,一时间纯阳上下风雨如晦。而他因为在万花养伤未及时收到消息,留在纯阳的静虚一脉便遭此大劫。而此假扮之人,据后来回来的同门叙述,正是东瀛人。

如今听鬼影小次郎几番话,他最后一点疑问也烟消云散,又生出几分雀跃。

他的师父,确确实实回了中原,并且很有可能……再也不离开了。

一刀流一心想要断了师父的后路逼他回东瀛,但还需问过他手中长剑。


——————————

时隔多年的更新【吃瓜.jpg】蹭着单位的网发一下新章_(:з」∠)_

洛咩的招式来自指尖江湖,脑补了一下可帅了

好气啊!被天气预报欺骗了!说好的下雨结果不下,害得我走路上班走路下班!而剑三八周年泡汤了+柯南没拿到龙标,今天好丧啊QUQ

评论 ( 20 )
热度 ( 27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