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雪月(1)

三个坑在手每次都不知道该填啥陷入选择恐惧症,随便抓阄填了TVT

看标题就应该猜到这篇的主角是谁了吧

双向暗恋真萌,我爱这个梗♪(^∇^*)

————————————————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雪月  篇

 

“青史之上,风花雪月是假,刀光剑影是真。可他却用寒彻骨的刀光剑影护住了绵软的风花雪月:他的,她的,普天之下芸芸众生的。而她……雪月之下,踽踽独行。”

 

第一章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趴在桌上补觉的洛风顿时被惊醒,一脸茫然地看着每天都风风火火的沈老师推门进来。

“同学们!好消息!你们又要有新伙伴啦!让我们在通往高考的这段路上互相扶持,共同奔赴美好明天!”

原本吵闹的教室诡异地沉默了片刻,随后台下嘘声一片:“老师你这讲的是结束语吧?”“老师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新同学呢?有洛风可爱吗?”……

沈剑心咳了两声,回头往外招手:“山崎同学,来这边。”又回头警告地看了同学们一眼,“山崎同学是日本交换生,大家要有点大国风度。”

“……”教室里又默了默,随即炸开了锅,“喔喔喔!”

不知道大家都在兴奋个啥,此时一个长相清秀讨喜的陌生少年探头进来,操着一口味道奇怪的普通话跟大家打招呼:“大家好!初次见面,我叫山崎君麻吕,大家叫我阿麻吕就好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裴元抬头看了眼讲台上在黑板上写着自己名字的少年,眼角微微抽搐。

妈的智障!

“山……不,阿麻吕同学,听说你与裴元同学是旧识,那就坐裴元同学前面吧。欢迎你来到中国。”

教室里响起学生的起哄声,又是鼓掌又是吹口哨的,阿麻吕不由懵逼,随后反应过来猜想这大概是特别的欢迎仪式,便下了讲台跟着同学一起吹起了口哨,直到隔壁班班主任跑来强烈抗议,这场如同过节般的欢闹才被沈老师无情镇压下去。

而刚睡醒还懵懵懂懂的洛风这才反应过来沈老师那句“旧识”,诧异地看向裴元。

裴元无奈回望,将水杯递给洛风:“上课了。”

“嗯?”洛风下意识接过水杯,惯性喝水,完全没意识到这是裴元的水杯,而裴元看着洛风一饮而尽,眼眸里的光莫名更深沉了些。

洛风将杯子还给裴元,又打了个哈欠,这才想起自己要说啥:“你认识新同学?”

裴元还没回答就被打断,“Hello?Excuse me?没打扰到你们吧?”阿麻吕笑容灿烂的凑了过来,跟裴元打招呼,“师兄好久不见啦!”

“师兄?”

“……别叫我师兄。”

裴洛两人一起回道。

裴元扶额:“你怎么又跑来中国了?你家没拦你?喊你回去不就是要你继承衣钵吗?”

阿麻吕撇嘴,“谁要继承衣钵啊,封建迷信……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阿麻吕同学的中文好6,连封建迷信都懂……”洛风嘟囔了一句,声音很小,却还是被裴元捕捉到了。

“这个……”裴元刚要解释。

“咻”的一声一个粉笔头砸到三人中间,沈老师怒吼:“都给我认真听课!现在我们来讲十四年抗战的知识要点……”

“……”阿麻吕式乖巧.jpg

 

这堂课恰巧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后,洛风起身飞快地收拾书包准备出去办事了。在准备奔出去之时被裴元拉住了手:“要去实验楼?”

洛风揉了揉眼,小声回道:“嗯,去看看那边改造进度。毕竟动了阵眼,整个学校风水格局都要改……”

裴元起身揉了揉洛风的头,“我帮你带午饭回宿舍,你记得早点回来睡一觉……下次晚上还是好好休息吧别折腾了。”

洛风又打了个哈欠,满眼泪花花地看着裴元:“不行啊,那些玩意儿只有晚上活跃。”

我有一个热爱抓鬼的道士室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裴元不由叹了口气,道:“周末我要回家一趟,已经请了假,中午吃完午饭就走。你照顾好自己,别等我回来看到你又瞎折腾自己。”

洛风懵,“回家?是有什么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洛风从来没有问过裴元家里的情况,裴元也出于某些原因并未拿出来说。老师同学只知道裴元家条件很好,却没有人知道其背景究竟是什么。

“没什么大事,”说到这里,裴元忽然笑了一下,“回来给你带礼物,嗯……孝敬我们家小师父?”

听到裴元的称呼,洛风脸成功一红,但他没有避开也没有拒绝,直愣愣地看着裴元,眼眸微微闪光:“好呀!”

前面收拾好书桌乖巧等师兄领走吃饭的阿麻吕表示没眼看了,怒踹狗粮:这俩要是没一腿我阿麻吕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实验楼已经封了半个多月了,加上学校其他需要随之变动的地方,直接变成一个大工程,到处拆拆建建。还有家长因此不满,认为改建工程已经影响到了学生正常的学习生活,屡次在家长联合会上提出抗议,学校也是苦不堪言。

但是改建工程刻不容缓,毕竟人命关天。

百年桃木做的符箓在上官博玉的指导下,由洛风亲自动手嵌进墙体之中,为布阴阳渡灵阵做准备。此刻洛风拿着罗盘在实验楼里查探,确定每一个布阵节点都万无一失。

理论联系实际,洛风学的很尽心,也极有天赋。原本上官博玉是要拎着燕小霞一起学习,才三天空他就恨铁不成钢,不得不承认自家徒弟还是更适合当半仙去算命。

而身为“别人家孩子”的洛风,虽有骄傲的资本,却几乎废寝忘食地汲取知识,谦逊地跟在他师叔后面学习。若是让裴元看到他这幅样子,肯定得跌破眼镜了——说好的学渣原来只是放错了地方。

“若兰虽然不在了,但这一楼的阴物却无法散去。以前有若兰在还能震慑一二,现在……只能试试渡灵阵。”上官博玉站在空旷天井另一端,俯身查看墙角刻下的不起眼的符篆是否妥当。

“嗯,”洛风四下看了看,疑惑道“师叔是想清完实验楼里的阴物后再整改学校大阵?”

上官博玉转头看了眼洛风,难得语带无奈:“我当初选择五行迷踪阵的原因不只是为了若兰,毕竟我还不至于拿整个学校的孩子们来赌。这一片区其实是民国时JX市的老城区,当初日军占领JX市时,这边确实死了不少人,阴气几十年来未曾消散分毫,即便建国后当时政府请了不少隔壁山头的和尚来超渡都没成功,最后只能荒了这块地。直到前几年市里决定将一中搬到这里,想借年轻人的阳气镇一镇。如今实验楼里的这些也只是当初的一部分。”

“师叔的意思是,”洛风一边思考一边向上官博玉走去,帮助其越过栏杆回到走廊里,“这些阴物长居于此其实也是在镇着什么东西?那……朱雀煞还没查到始作俑者吗?”

上官博玉欣慰地拍了拍洛风的肩膀,“不愧是风儿。朱雀煞还在调查,按照布煞之物推断,最多往前推半年。但是实验楼监控记录已经被覆盖了,现在事情还在调查之中。”

洛风点头不再追问,跟着上官博玉一起向实验楼外走去。

十月中旬已经有了秋日的凉薄,洛风穿的单薄,一阵凉风吹来忍不住连打两个喷嚏。

旁边上官博玉耳聪目明,听到洛风打了喷嚏无奈摇头,从随身包里掏出一盒药递给洛风:“风儿啊你可别跟你师父学,离了你二师叔就活不下去。回去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问题再跟我联系。”

“好的,多谢师叔。”洛风接过感冒药,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

上官博玉摇了摇头,刚要再说些什么,却接到了一个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上官博玉的眉头狠狠皱起,随即接通:“我是上官博玉,有事请讲……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来。”电话刚挂便急急忙忙开始往外拨电话,根本顾不上洛风了。

“师叔?”洛风疑惑。

上官博玉这才想到洛风还没走,一边焦急地等电话拨通一边向洛风挥手:“没什么事,风儿你先回去吧。”也不等洛风回应便大踏步往校门外走去,风中只传来电话接通后上官博玉的一声“师兄”,此后便再也听不清了。

洛风忍不住皱眉,虽然担心,但想到师叔瞒着他自有他的道理,便不忍去打扰追究。

 

另一边裴元刚与阿麻吕吃完午饭,期间阿麻吕几次欲言又止想要问裴元,却在裴元一句“食不言”中憋了回去,等走出食堂就彻底憋不住了。

“师兄,你是不是喜欢洛同学?”有话就说有什么就放的阿麻吕显然是个好助攻,此刻一边呼哧呼哧地啃着麻辣鸭脖,一边问了出来。

裴元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鸭脖即是正义不接受反驳!回日本这两年可馋死我了,”阿麻吕一脸满足道,嘴唇已经被辣得通红,“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裴元又瞥了阿麻吕一眼,生硬地转开话题:“听说今年来了两个日本交换生。”

“哦,他呀,”阿麻吕成功地被转移了注意力,嗤笑一声,“他们家作恶多端,迟早遭报应。”

裴元停下脚步,前方便是交换生宿舍,一座独立小楼在枫树掩映之间显得十分漂亮。看着阿麻吕满不在乎的模样,他难得关心了一句:“既有世仇,你自己多加小心。”

阿麻吕热泪盈眶,不顾手上鸭脖,一把抓住裴元的衣袖:“谢谢师兄!”

裴元看着袖口染上的油污,空气瞬间冷了八度。

阿麻吕松开手,赔笑道:“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师兄饶命!”

 

洛风回到宿舍的时候裴元已经走了。

他的书桌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保温饭盒,上面粘了一张便签纸,上书:“好好吃饭,等我回来。”

洛风没忍住用手指轻轻摸了摸纸上凹凸不平的钢笔字迹——钢笔在便签纸上刻下的痕迹,也在洛风心中刻下了痕迹。

这是怎样的情感洛风不知道,也从未有人教授他。朦朦胧胧,却又异常温暖。

打开饭盒,温热的饭菜虽然有着食堂大锅菜的通病,但洛风还是心情愉悦地吃完了。

有空的时候请裴元吃顿饭吧。洛风如此想到。

吃完饭收拾完了宿舍,洛风坐在书桌边,从抽屉里摸出一方锦盒和几把刻刀,打开锦盒拿出几粒早就磨好的菩提根开始专注地雕刻了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 ( 26 )
热度 ( 41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