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39)

第三十九章

 

此刻的苏东军区在副司令卓凤鸣的领导下,很快的由忙乱变得沉着有序。

战时信息在MMS、军部总参谋部、军部信息安全中心和各军区司令部之间交换,高效而精准地掌控着战场,联邦境内五大军区互相守望,共同御敌。

只有一个地方例外。

“大师兄那边情况如何?”SE02号星舰指挥部里,卓凤鸣正看着星图,向旁边正在处理战讯的上官博玉。

上官博玉刚刚被提为第一集团军的副军长,接替即将调任苏西军区的于睿,听到卓凤鸣的问话,道:“只知道那边已经交火了,”说完顿了顿,“还没有更具体的情报,风儿也往那里去了,希望能扫清盲区。”

卓凤鸣先是皱眉,接而突然暴躁道:“再派人过去接应,妈的帝国军团就跟吃坏了脑子似的,打两下就跑这是玩我们呢?”

“会不会是调虎离山?对方好像是……第二军团?哦安庆绪那狐狸,”上官博玉跟着皱眉,“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了。”

卓凤鸣怒拍桌:“管他奶奶个腿的!给我干他丫的!”

 

越来越多的哨兵在往对接舱集结,廖成双承担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武器的能量槽空了,就从敌军手里抢夺武器,想尽办法接近李忘生所在的机甲,以血肉之躯来为他的上峰争取时间。

自从与谢云流联系上后,李忘生冷静了许多,在谢云流的指导下摸索中级机甲,试图扩大防护罩的范围。

不同于星舰内的紧张局势,外部战场上已然是一边倒的态势。

谢云流驾驶残雪身先士卒,带领机甲团穿越重重战火,与轻舰配合默契,击落敌军的护卫轻舰,主星舰随之暴露在战火之中,被猎鹰大队团团围困。

知道谢云流的动作后,李忘生一边飞速敲指令一边无奈叹气:“火力覆盖这套你是跟谁学的?”

“有钱怕啥,”或许是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谢云流挑眉轻松道,“我这就登舰。”去接你。

李忘生皱眉看机甲内的监视屏,那里显示他们已经被重重围困。廖成双倚坐在储物箱后,虽然动作熟练地换着枪支的能量槽,但是脸上身上已沾满血迹,有敌军的,也有他的。

李忘生的心顿时一揪,咬着牙加快了指令输入。然而这毕竟是中级机甲,还是敌军的,光是侵入机甲操作系统篡改权限就几乎是难以完成的工作,“最多十分钟,云流,我只给你十分钟。”

机甲外,枪声交织成杀戮的舞曲,疲惫的哨兵强撑心力与渐渐包围过来的星盗对峙,精神系猎豹不断消耗哨兵的精神力依然在拼命厮杀;机甲内,向导紧张的敲着指令,额上的汗水低落在操作台上,溅起细微的水声。

一切仿佛成了慢镜头一般,粒子枪的光束如同地狱之光,直指廖成双的脑后,而与此同时,李忘生终于敲下了最后一个指令。

机甲权限瞬间为向导敞开大门,自发开启了智能保护系统,防护罩如同爆炸一般扩大,精准地将廖成双笼罩在内。

生死一毫厘。

粒子光束被防护罩抵抗,整个防护罩发出耀眼的白光,将光束的威力抵消,解除危险。廖成双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握着武器的手微微一颤,再一次跌坐在地,喘着气用胳膊狠狠擦了把额头上的血汗。

李忘生脱力地靠在椅背上,精神高度紧张之后终于可以稍微喘口气,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多少年了,战斗的本能始终镌刻在骨子里,即便再安逸的生活也无法磨灭,面临绝地也偏要杀出一条血路。

纵然前路荆棘密布,我亦坦荡无惧。

 

“废物!”得到消息的李重茂猛地站起身来,将水杯狠狠摔在地上。

即便救援部队立时就到,但如今他们已被包围,根本无法硬冲出去,除非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

李重茂没想到李忘生竟然还有挣扎的力气,只不过一个向导,竟然能篡改中级机甲的权限。

“幸好还有中级机甲自毁程序,”李重茂讽道,“我就不信这次你还能破解。”

听到李重茂的话,星盗们面面相觑,虽有异声,但最终还是遵从了主上的指示。

“自毁程序装载已至23%,预计完成时间十分钟。”

李重茂起身,将桌上的金属保温箱递给随从星盗,道:“走吧,一起去迎接我那个厉害的师兄。”

一起去尝尝绝望的滋味。

 

谢云流坐在机甲操作舱内,精神力与残雪共通,精准地掌控局势。

最后一发粒子炮摧毁了敌军最后的防护系统,航行中的星舰也被迫减缓了速度,足够猎鹰们登舰。

谢云流没有再试图联系李重茂,话不投机半句多,不必浪费时间。

等真正踏上PE-40的时候,猎鹰们已经控制住了星舰舰桥,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舰桥里只有几个普通人身份的星盗,其他人仿佛蒸发了一般。

谢云流感觉到了不安,沉着脸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报告首长,星盗行踪目前尚未明确,已经申请向导援助,正在加紧巡查。”随行的哨兵立正回复道。

“机甲对接舱派人去了吗?”

“第二分队已经赶往。”

谢云流没再多问,转身便离开舰桥往机甲对接舱大步走去,刚走几步,便听接管舰桥的哨兵惊呼:“首长!星盗启动了范围内中极机甲自毁程序!无法撤销!”

谢云流瞳孔骤然放大,不顾士兵们阻拦,快速地向机甲对接舱奔去,而玉生也从意识海中跳出,引着哨兵在漫长的通道里疾驰。

就一分钟!只差一分钟!

——却已成定局。

 

李忘生无力的跪靠在墙壁旁,爆炸产生的烟雾让他呛咳不止,甚至咳出了斑斑血迹。

尽管他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在机甲自毁的前几秒便狼狈跃出,却还是受到了爆炸带来的伤害。

廖成双为了保护他,在爆炸那一瞬间也扑了过来将他护在身下,却也因此暴露了自己连中几枪。此刻他的猎豹虚弱地趴在身前,矫健的身躯上满是精神力割裂的伤痕,预示着它的主人此刻状态也濒临危险,却仍然不甘嘶吼着。

李忘生擦着额头上的鲜血和汗水,再一次低声笑了出来。不同于此前的轻松,此刻的笑声中却满含压抑、痛苦、挣扎甚至疯狂,却又在最后归于平静,琥珀色的眼瞳茫然望向烟雾对面的人影和……逐渐清晰的枪口。

绝望吗?

你赢了。

向导微弱的精神力被迷惑住了,甚至出现了片刻的神游。即便是联邦首屈一指的S级向导,在精神力被强行压制又反复刺激的情况下,也已然接近崩溃,此刻是再也动用不得了。无法使用精神力的向导几同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还要软弱。

“忘生,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向导?”

“我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你。”

“我爱你……”

记忆深处,年轻的哨兵与向导并肩而立,在军旗之下庄严宣誓。

“……以战火为教堂,以鲜血为鲜花,以荣誉为聘礼,今日我们于伟大的银河军旗下以灵魂立誓:从今以后,我们将为联邦而战、为彼此而战,同生共死,永不离弃。”

永不离弃。

冰冷而锋利的针尖已经抵上脖颈,李忘生无意识地睁着双眼,面前人狰狞的面孔也无法落进他的眼瞳之中。

炮火之声于耳边渐渐消匿,他如同困倦至极的羊羔,缓缓蜷缩身躯,似要沉沉睡去。

银河之风啊,何时能带我回家;去看看我的爱人,和我深爱的土地。

 

谢云流赶到的时候,李重茂已经将针筒扎进了李忘生的脖颈,瞬间一针筒的蓝色药液被完全推入向导的体内。

玉生嚎叫着扑上前,不顾周围交战的枪火,将李重茂重重扑倒在地,但为时已晚。

已经注射完的玻璃制针筒上还挂着少许药液,飞起又落在地板之上,顿时碎裂一地。

谢云流举着枪,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周遭仿若无声一般,敏锐的五感却偏偏能捕捉到微弱的液体滴落之声。那声音不断放大再放大,占据着整个意识海,不断回响。

他知道,他也能看到,向导眼眸之下的水渍,和落在地板上那殷红的泪水,明明那么微弱,却狠狠地砸在了心上。

“忘生?”谢云流轻声开口,缓缓跪下身子将沉睡的向导揽入怀中,颤抖着以手抚过向导被鲜血浸润的额发,和苍白到仿若已经失去生机的脸庞。

十分钟前他的向导还笑着跟他说“只给你十分钟”,可他来了,来接他了,为什么他不回答他?

有些事迟了就是迟了,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玉生丢开李重茂跑到他们身边,垂首小心翼翼地舔舐李忘生的脸,低声呜咽着,仿佛在呼唤着什么,而向导却是一动不动,没有向往常那般笑着抚摸它的头。雪狼那原本桀骜的眼眸中也渐渐失去光彩,浸满了哀伤,随后它仰起脖子悲嚎出声。

 

此刻猎鹰们已经完全控制了残余星盗,随队的向导医生们还在赶来的路上。

李重茂被押解过来的时候,谢云流只淡淡看了他一眼,目光再次回到他的向导身上:“你给他注射了什么?”

“向导神经破坏剂呀,”李重茂没有遮掩,笑道,“帝国刚刚研制出来的,效果应该不错。”

谢云流闭了闭眼,“你如愿了?”

“如愿?”李重茂睁大了眼睛,笑容愈发狰狞,接近疯狂,“我怎么可能如愿?我还没看到联邦毁灭,看到你们通通下地狱呢!”

“是吗?”谢云流低头轻轻吻了吻向导的额头,“那你永远不会如愿了。”

李重茂却忽然止住了笑声,轻声道:“他们来了。”

谢云流顿时感觉哪里不对,猛地抬头看去,只见李重茂嘴角渐渐溢出了鲜血,慢慢摔倒在他面前,渐渐失去了呼吸,再也没有醒来。

死的竟是那么容易。

哨兵艰难起身,将向导稳稳抱在怀中,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似乎这样就能走到地老天荒。

忘生,我带你回家。

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

这章算是很关键的一章了,卡了好久好久

李重茂终于下线了,emmm大纲原定就是这个结局在这里领便当……啊OOC飞了的我_(:з」∠)_

没有裴洛出场的一章,想他们【】

最后,真情实感写虐,迟早要遭报应【苦酒入喉心作痛.jpg】

评论 ( 43 )
热度 ( 5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