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校园】我的一个道士室友·雪月(2)

我的一个道士室友

 

雪月篇

 

第二章

 

裴元要回的家,其实是他姐姐的家。

姐姐家在JX市郊区一处山明水秀的别墅区,离学校挺远,故而对方直接派车来学校将裴元接走。待裴元到达别墅门口,刚一下车便有一粉嘟嘟的团子扑了过来,一头钻进裴元怀里:“舅舅!”

裴元矮下身一把将团子抱起,逗道:“之岚乖不乖呀?”

刚刚五岁的小姑娘搂着舅舅的脖子甜甜笑道:“可乖可乖了,不信你问妈妈!”

裴元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巧克力,拆了包装直接塞到谷之岚嘴里。

裴兰香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场景,直接气笑了:“他爸爸都不敢这么惯着她。”

裴元笑着将谷之岚放下,转身接过司机拎过来的行李,“没事,之岚还会换牙的。姐姐你也别太严厉了,小姑娘还是要娇养的。”说完与谷之岚相视一笑,谷之岚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们真是……”裴兰香也不知道怎么回了,只能皱着眉无奈地叹气。年刚而立的她正是一个女人最有韵味的时候,身着典雅的旗袍礼服,头发也做了特别打理,此刻拿着手包站在门口瞧着他们。

裴元讪笑两声,上前给了他亲爱的姐姐一个拥抱:“别皱眉啦,我的好姐姐这么漂亮,长皱纹就不好啦。”

裴兰香气的猛拍裴元的肩:“给你二十分钟收拾一下,衣服都给你配好了放你房间了。”

感觉到了姐姐的怒气,裴元摸了摸鼻子连忙遁走:“好啦好啦我这就去!”

 

晚上,没有裴元的监督,洛风顺利逃了晚自习。

想到白天师叔说的话,他内心就有些不安。实在忍不住只得出来透口气,也想去实验楼再看看。

近些年来,因为时代的发展,国内天师一行人才青黄不接,逐渐没落。也正因为如此,布置朱雀煞嫌疑人的范围也大大缩小了。

然而怕只怕,当中有更多的阴谋。

自那日后实验楼被封闭至今,此刻矗立在黑暗之中,看来却如同庞然怪兽一般有些瘆人。

洛风捏着罗盘,仔细看了看却并未发现问题,只得叹了口气。

或许真的是他想的太多了。

洛风将罗盘收回背包,又抬头看实验楼,思及日前种种,便想起了裴元。

不知道……裴元现在在做什么。

才分别半日就已开始想念。

洛风皱眉思考半晌,还是弄不清自己的心情,只得摇摇头不再想,背起背包便打算离开。

秋日的夜晚,晚风也已带着沁骨的寒意。穿着单薄的洛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抬头往四下看了看,突然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洛风顿时一个激灵,忙从口袋里摸出跟踪符,手一拈直接烧掉,随后手执湛兮跟着符灰寻去。

 

另一边,裴元正陪同裴兰香参加一个业内资深拍卖会。

裴元的姐夫谷云天做的是珠宝玉石生意,在国内珠宝这一行算是大佬级人物,名下珠宝品牌市值难以计数。

原本这个拍卖会及之后的酒会该是他亲自参加的,但因为前些日子缅甸那边玉料出了点问题而急忙赶去主持大局,至今迟迟未归,只得拜托自家夫人出马,而裴元则是被裴兰香抓了壮丁——毕竟裴元是裴家的继承人,也该开始接触这些事拓展人脉了。

拍卖会在风景度假酒店进行。裴元随着裴兰香在包厢入座,侍应生端来酒食水果后便离开了包厢,给顾客充分的私人空间。

裴兰香拿起今日的拍卖名录,指尖随意划着名录一页页翻阅,又对裴元说:“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尽管说。今日虽然大头是古董珠宝,但也有其他不少好东西,你且看看。等下酒会你得跟我去认认人,这会可不能由着你瞎跑了。”

裴元今日身着剪裁合体的西服坐在沙发上,加上鼻梁上架着的金边眼镜,看着一副精英派头,根本看不出还是个高中生。听了裴兰香的嘱托他也只是点头应下,实际上并不怎么在意。

先把姐姐哄住再说。

很快拍卖会便正式开始了。

 

教学楼那处还是灯火通明,正是晚自习课间,隐隐还能听到那边传来的人声。而洛风所在之处却是一片寂静,就连秋虫都熄了声响。

跟踪符将洛风从实验楼直接引到了距离不远的操场角落,随后便原地消散。

洛风取出罗盘,指针开始不停旋转,无法指明方向。

这里……有问题!

就在此时,洛风仿佛听到了不远处草丛中传来声响,在静谧之中格外引人注意。

于是他右手持剑,左手摸出一张镇邪符,沉着冷静地往草丛走去,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急促的呼吸声。

是人,但是还是哪里不对劲。

突然洛风瞪大了双眼,仿佛听到了虚空中一声尖啸,极为凄厉。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洛风大步跨上前,湛兮剑黏着符纸直接向前刺去。

“哎哟!”

熟悉的声音,洛风的动作一下子就愣住了。

等借着昏暗的路灯看去,便见日间初见的少年脑门上顶着一张镇邪符跌坐在地上,此刻正欲哭无泪的看着他。

“阿麻吕同学?”洛风诧异,连忙上前去搀扶少年,“你怎么在这?”

“啊,是师……洛同学啊,”阿麻吕顺势站起了身,抬手将黄符撕了下来,“我……我……你又怎么在这?”

两人突然都沉默下来,面面相觑,竟是谁都不肯先开口说明来意,一时间只听得原本寂静的环境里秋虫仿佛被解除了禁制一般鸣叫起来,却带着不祥之意。

忽然,洛风于虫鸣之中又听到隐隐啸声,当即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上前将阿麻吕扑倒在地,回身右手握剑柄左手抵住剑尖用力向前,似是在抵挡着什么。

阿麻吕明显可以看到剑上火花四溅,他震惊地坐在地上,屁股也忍不住往后挪了两下,右手还捏着镇邪符,而左手却是一掌盖在了他此前挖出的瓷罐之上。

洛风一边用力抵抗未知的威胁,一边脑筋转的飞快,想办法解除困局。

而阿麻吕好似被点醒了什么,忙大声问洛风:“师嫂,你这是什么符啊?!”

“镇邪!”洛风想也不想的回道,话音刚落便觉得手上一轻,不知从何而来的威胁突然消散,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错觉一般。

洛风没有掉以轻心,仔细用灵力查探了一番,又拿出罗盘确认,这才暂时松了口气。

转头看阿麻吕,只见对方正擦着脑门上的汗,手里捧着一个贴了黄符的瓷罐,心有余悸道,“师嫂,还好你这个镇邪符挺灵的啊。”

洛风沉默,艰难开口:“……你叫我什么?”

阿麻吕闭嘴,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尴尬。

“咳,”感觉再这样下去两人估计要对视到明天太阳升起,阿麻吕假装咳嗽了一声,问道,“洛同学是……唔,按照中国的规矩来说,天师?”

听此洛风点点头又摇摇头,“是道士。”

“难怪了,不过大晚上的你也来这里……呃?”阿麻吕低头看手中瓷罐,恍然大悟,“你是为了这个来的?”

洛风先是一愣,待看清这无比眼熟的瓷罐,神色顿时一变:“这个罐子你是从哪拿的?”

阿麻吕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洛风,吓得连连摆手,赶紧自我辩解:“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看到源……有人在这里埋了东西,我一时好奇就……”

“不,你知道这是不正常的东西,所以情急之下才问了我那个问题,”洛风上前一步,眼睛紧紧盯着阿麻吕,伸手将瓷罐从阿麻吕手中小心端过,而声音中仿佛带着冰渣子,“朱雀煞的布煞材料之一……你现在是嫌疑人了,阿麻吕同学。”

此话一出,阿麻吕顿时被吓得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裴元签完字,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锦盒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裴元一边向裴兰香点头示意一边接通电话往外走去:“你好,我是裴元,有事请讲。”

“师兄啊!!!”

对面传来阿麻吕的惨呼,裴元皱眉将手机挪开,道:“别喊了,有话快讲。”

“你快帮我跟师嫂讲讲,我是清白的啊!”阿麻吕几乎痛哭出声。

“师嫂?”裴元惊讶,待再次听到话筒对面熟悉的声音时,脸突然红了几分。

这个称呼,有点耳熟,不堪回首。

所以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裴元,是我,洛风。”

对面三言两语讲清了事情经过,而裴元握着手机,脑海里回荡着洛风的声线——即便因电流声并不完全一样,但对面少年清澈的声线还是让裴元心旌摇荡。

少年情怀总是诗。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暗恋对象,裴元心里的诗已经可以出上一整部砖头厚度的诗集,扉页直接引用“你是我遥远的、秘密的、不可侵犯的玫瑰花”。

“裴元?你在听吗?”仿佛是感觉到了对面人的走神,洛风无奈唤道。

“嗯嗯,我在听。”裴元连忙答道,想到阿麻吕被误会的惨状,心里默默点蜡烛。虽然平时特别嫌弃自家师弟,但是大事上裴元还是拎得清的,只道,“洛风,只要你信我,你就可以信任阿麻吕。”

洛风那里放的是扬声器,旁边被洛风制住的阿麻吕很清晰地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感动万分。然而他并不知道,裴元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手心里都捏出了汗。

他所求的,不是此前朋友之间的信任,而是那种更深的信任——性命交付,此生唯一。带着这样隐秘的心思,但又怕太过直白吓到了心上人,只得这样曲折迂回的试探。

所以,洛风会信他吗?

“好,我信他。”说完洛风便松开了阿麻吕。

而裴元如释重负。

即便他可能还是不懂,但是暂时这样,已经够了。


未完待续

————————————

为了情节需要插了谷家的戏份,然鹅先是卡了好多天,又改了好多次心好累

谈恋爱啊谈恋爱_(:з」∠)_

叶芝这句诗真适合裴元现在的心情呀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