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41)

第四十一章


在裴元扑倒他之前,洛风确确实实没有察觉到异样。虽然在那千分之一秒的一瞬,他的五感均捕捉到了谢云流似是异常的反应:骤然紧绷的肌肉、稍顿的呼吸和精神力的细微波动……这一切表明对方正预备着攻击,但他依然没有意识到这是危险。

他将他珍重的人划在毫无防备的圈子里,哪怕背后被捅一刀都是毫无知觉。

但是在意识到裴元将他扑倒试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保护他这个事实之时,洛风瞳孔急剧收缩,大脑出现短暂空白,身体却是不由自主做出了反应。

就在眨眼之间,肌肉爆发出的力量无疑是哨兵的极限,也是人体的极限。没有人能够看清洛风从哪里抽出的短兵,却在眨眼之间看到他推开裴元纵身跃起将人护在身后,直接抵挡住残雪一击,金铁之声瞬间震荡开来,伴着磅礴的精神威压,让人无法挪动分毫。

S级哨兵的力量在对决之时发挥到极致。一时间狭小的空间里短兵相接,其声铮然,就连钢制的墙壁上都多出了几道深痕。在这样的压力之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们的司令不正常,但除了洛风没有人敢上前。

师徒二人在旁人看来似是切磋,但洛风心中清楚万分,他的师父其实下手毫无分寸,杀机遍布。

布满血丝的眼底,额上暴突的青筋和不顾一切强压下来的精神力,让与之近距离接触的洛风心中惊骇——这……这是精神狂躁!在又一次挡下谢云流的攻击之时,他失态喊道:“阿元!”

裴元是唯一一个不受哨兵威压劫持的人。他手持鸿雁站在战斗圈外,谨慎地伸出精神触手去护住洛风。绑定哨向在战斗之上配合天生默契,故而即便洛风在战斗经验上不比谢云流,但有裴元相护勉强可支撑抗衡。

而洛风这一声吼叫,裴元立刻从精神通道领悟洛风的意思。只见眼前雪狼红着眼向他不顾一切地扑来,似是想要将他撕成碎片。追随谢云流战场多年,玉生自然知道如何在面对绑定哨向之时帮助他的主人,此刻即便被狂躁症制约,它也本能地试图攻击向导,为主人牵制战线。

裴元精神力灌注在鸿雁里,发出一声短促地尖啸,玉生的脚步也随之一滞,随后便见一道白影飞快地跃来,厚重的虎爪高高举起向玉生扇去,虎啸之声在高维空间里震荡不息。

听到精神伴侣的吼声,阿布也滚出意识海来,警惕地持笔护在裴元身前。而裴元的精神力早已张开大网,将洛风笼罩其中,以提高其五感的敏锐度,剥除不利干扰和精神杂质。

然而对于谢云流的现状,他却是感到棘手万分。

谢云流已经完全陷入狂躁之中,在他眼中所有皆为敌人,甚至包括他自己,故而每一招都是不留后路的杀招,步步紧逼。

洛风却不敢伤他一分一毫。

阿布借用裴元的精神力指挥晓元战斗,脑子转的飞快。精神系与其主人之间的精神联系紧密无间,阿布所思所想裴元也能知道的清楚。师徒二人无声交流了片刻,在阿布不赞同的眼光里,裴元将精神触手凝成极细的丝状,顶着谢云流的精神威压强行前进,没入哨兵的后颈之中。

处于狂躁中的哨兵虽然武力值更为强大,但这正是因为其精神壁垒已经岌岌可危无法控制精神力之故,只要是个向导都能轻易地粉碎他的精神壁垒,对其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只不过S级哨兵的威压即便是同等级的向导都难以抗衡,除了绑定向导外,就只有更高等级的向导能够做到。

但是摧毁容易,裴元想做的偏偏是治疗。

哨兵的意识海是圣地,尤其是已有绑定向导的哨兵,对他人的精神力有天然的排斥。裴元这才刚刚开始觉醒神级向导的能力,此番尝试治疗目标是将精神触丝探入哨兵意识海深处,寻找狂躁的原因并伺机清除。这番动作风险不可预估,一步不慎便可能被对方的精神力反噬,沉入对方的意识海中再也回不来。若非他是隐藏神级向导,他也不敢做此举动。

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爱人前世今生尊重敬爱的师父,甚至在前世为之而死,他自然心存顾虑。更何况此刻若他再犹豫下去,不仅谢云流最终因精神力耗损过大而伤,洛风也无法支撑到最后,两败俱伤的局面谁都不想看到。

他是向导,注定要保护他的哨兵。

精神触丝很顺利地寻着精神壁垒的缝隙钻了进去,无声无息不易察觉,那边谢云流的动作甚至都没停顿半秒,洛风被其紧逼,几至绝境。

裴元为了防止洛风分神,小心地屏蔽了精神通道,向洛风隐瞒了他的举动。

而通过触丝终端传来的精神力,让裴元震惊不已,来不及给洛风警示,他的意识便无可避免地被扯进了意识海。

S级哨兵,果然不容小觑。

感觉到精神通道那头的空落,专注战斗的洛风心中陡然一慌,在躲闪谢云流攻击的同时眼光瞥向裴元的方位,却见阿布将裴元扶着坐在墙角。洛风心急,一时不慎防御被瓦解,残雪剑斜刺过来,锋利的坚韧划上洛风的肩膀,割断了肩章。若非洛风及时反应过来扭身躲过,便不止肩上这浅浅一道伤口。

见此,阿布连忙大声喊到:“洛叔叔你不要分神!我还在这儿,师父他没事!”

洛风一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向队长所在方向喊到:“去拿重力环和屏蔽器!”

猎鹰大队的队长是A级哨兵,也是为数不多勉强能撑住双S级哨兵威压的哨兵,此刻借着墙壁支撑自己,听到洛风的要求,他犹豫了一下。重力环是用来限制哨兵行动的,即便强大如谢司令,一旦被套住也只能束手就擒。而屏蔽器是指精神力屏蔽器,用来束缚精神力,虽然这样可以让处于狂躁症中的哨兵安静下来,但也只是一种催眠手段,治标不治本。

若对方不是谢司令,队长肯定二话不说就执行洛风的命令。但这是谢司令……

看着面前混乱的局面,又听到远远传来的炮火之声,队长终于下定了决心,扶着墙往舰桥方向快步走去。


而此时裴元已经被动地进入了谢云流的意识海。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这里的图景是他熟悉的、也是记在内心深处的。

高寒死寂的华山和波涛汹涌的黑色海洋,头顶上的天空昏昏沉沉,雷电交加。空气中浮动着锋利的精神碎片,狂风过境一般摧毁着这个世界。

而这个世界原本是那位向导用心呵护了这么多年的。

裴元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避开无意识想要攻击他的精神碎片,尽量缩小自身的存在感。

在视野的极端是一团黑雾,仿佛黑洞一般,将哨兵的意识海搅弄得更加破碎不堪。而那些精神碎片也正是从那团黑雾中源源不断地飘出来的。

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生成的,经年累月的伤痕也无法让一个哨兵意识海毁灭成如此地步,更何况这个哨兵有绑定向导定时做精神疏导,这到底是为什么?

裴元不顾脚下,踩进海水之中向黑暗走去。

脚下的海水冰冷,带着咸腥和死亡的气息。相似的场景,裴元也不由皱紧了眉头。此时的他虽然只是意识的存在,但在这个虚幻又真实的世界里依然感受到了刺骨之痛。

这是来自于哨兵意识最深层的负面情绪,埋藏在那里不知年岁几何——他的自我意识欺骗了所有人。

裴元顿了顿,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反复思量,权衡利弊。

他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谁都耗不起。

他分裂自己的意识,借用残余的精神力顶着压力向黑雾逼近,就在刚刚要触碰的那一瞬,黑雾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开始疯狂地扭曲,引起了意识海内的风暴。

最坏的情况出现了。

裴元临危不乱,狠了狠心将精神力收束,想要缠住黑雾,从末端传来的剧痛却将他的精神力阻隔。他按着额头猛退两步,脑子里几乎要爆炸了一般,等他强忍疼痛再抬头时便见前面不远处的海中立着一个背影。

雪白的头发束在脑后,黑色的斗篷在风中鼓动,那人就这样手执长剑傲然立在意识海的烈烈风中。

“谢……谢前辈?”裴元微微瞪大了双眼。

谢云流微微偏头,似是看他,又未看他,“你回去罢。”

“谢前辈!这到底是……”裴元话未说完,面前身影便消失不见。

裴元恍悟这只是意识残影,却不知为何是这般姿态。明明谢司令并无前世记忆,但这……

思至此,裴元便猛然想起一个可能性,抬头望向那团蠢蠢欲动的黑雾,心中骤寒,冷汗涔涔。之后不过片刻,他的意识便被弹了出去。


当他终于睁开双眼,便被面前的景象惊呆,脸色瞬间苍白。在这危机时刻,他再也顾不得其他,保护哨兵、保护洛风的本能占了上风。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强行调动所有的精神力直接向谢云流发起攻击,生生拦下他刺向洛风胸口的剑。

这一番交锋,是神级向导的初秀,代价却是……两败俱伤。

未完全觉醒的精神力被强行催动,裴元根本还未完全做好准备去承受,爆炸般的精神力在意识海中翻滚,个中痛苦即便向来稳重隐忍如他也无法自持,生生吐了一口血出来。

而那边洛风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原本身上便多处负伤,即便不是要害,但对五感敏锐的哨兵来说也确实不好受,此刻他伸手扶住陷入昏迷的谢云流,忍着痛苦将队长终于取来的重力环给谢云流戴上,狠狠闭了闭眼,喃喃唤道:“师父……”

记忆突然回到很多年前那个噩梦里。

风雨之中他追着师父,从纯阳追到寇岛,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师父踏上了去往东瀛的船只,一去不复还。

再也不复还。


————————————————————————

终于更新了我检讨……

2018年要来了,我还是如此咸鱼……心痛

下午去写个总结检讨自己……大家新年快乐_(•̀ω•́ 」∠)_

评论 ( 28 )
热度 ( 4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