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42)

第四十二章

 

磁场风暴仍未停歇。

李忘生还在抢救中。虽然基本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依然昏迷不醒,精神力检测仪上那稳稳一条直线让众人的心坠至谷底。

谢云流被戴上了重力环和屏蔽器,被洛风搀扶着安放在向导隔壁的休息室里。昏迷的哨兵褪去了凌厉,此时皱着眉睡在那里,疲倦之色让洛风心中酸涩。

师父不在,他总要撑起一方天地,等候他们归来。

另一间休息室里,裴元刚刚做完检查,除了精神力损耗过度外安然无恙,这也让洛风松了口气。

此刻的他是再也离不得裴元了。

而裴元此时一个人安静地靠坐在舷窗旁的沙发上,以手支额。外面是磁场风暴带来的瑰丽景象,极光一般璀璨,却是死亡陷阱。

刚做完检查,年轻的向导上身只着单薄的衬衫,浸着汗水的头发凌乱地覆在额上,薄唇紧抿,半合眼眸深沉无光,仿佛在思索,又仿佛在忍耐。

洛风臂弯里搭着裴元的军装外套,站在门口怔怔看了片刻,又眨了眨眼,掩去眼底的不安。走上前去,将手中外套展开轻轻搭在裴元肩上。这一番动作下来裴元仿佛无知无觉,眼里一片虚无。

洛风心中一酸。这时候他已然忘却的此身所在,心中满溢的是对向导的担忧和爱意,却无法感知向导的情绪。于是他蹲下身来,将脸靠在裴元的膝盖上,又扯过裴元的手,小心翼翼地握在掌中。

“阿元……”洛风沙哑着声音,轻轻念叨他的名字,惶惑不安。

裴元其实能听到洛风的呼唤,也能听到他的心声。但不知为何,他与他之间仿佛隔着一层膜,听到的声音都不那么真实。

于是他微不可察地回握了一下洛风,缓缓叹了一口气。

他在谢云流意识海中见到一切,都预示着最坏的结局。他不知道该如何跟洛风说起,但那团黑雾对他的影响显而易见。也许是来自潜意识的作用,洛风也无法从精神通道获知他此前的经历和此刻的想法。

来自于等级差距,他们可能会永远处在这样的不平等中。只要他想便可以单方面屏蔽,洛风便无法感知他,哪怕最终结合——但洛风在他面前却是无所遁形。

裴元在这一瞬间竟然恍惚了片刻,隐隐滋生的念头让他有些胆寒。

他拥有可以掌控洛风的力量。

现在他的哨兵就靠在他的膝盖上,以臣服的姿态,让他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但是……他怎么舍得?

裴元眼中弥漫雾气,用力地将洛风从地上拉起。

洛风顺着裴元的动作猝不及防地跌在他的怀里,他张了张嘴刚要说话,腰身便被紧紧掐住,印上来的吻急切而激烈,惊得洛风瞪大了双眼,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又调整姿势分开膝盖跪坐在裴元身上,伸手揽住裴元的脖颈,温顺地启唇,任由裴元闯入,将他拆吃入腹。

意乱情迷之际,裴元喘息着在洛风的耳边吐露了心声:

“洛风,你别离开我……”

听清裴元的话,洛风的情欲瞬间消褪,身上陡然升起寒意。

他松开揽着裴元的手,却没有离开他的怀抱。

他的向导,从来自信而理智,这句话又从何而来?

洛风凝视着裴元的眼眸,许久许久,他倾身过去吻于其上。裴元颤抖的睫毛轻轻扫着洛风的唇,惹得洛风轻笑。他以额抵在裴元的额上,轻声道:“阿元,我爱你,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裴元眨了眨眼,突然痛苦地按住了额头,吓得洛风握紧了他的手,转头便要喊医务人员,然而下一秒精神通道恢复正常之时同时涌来的信息量让他瞬间愣住。

等洛风艰难地消化完,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裴元,而此时裴元也已恢复了神智。

洛风抓着裴元的手急问:“你见到我师父了?那是我师父吗?”

裴元一双眼眸里冷静和温柔交缠:“是谢前辈。”

“那团黑雾呢?是他伤了你?”

裴元伸手摸了摸洛风的脸,感受到指下皮肤的温热,这才有了真实感。他再一次将洛风拥入怀中,以唇摩挲洛风柔软的头发:“刚刚吓着你了?”

洛风摇头,只道:“我担心你。”

裴元微微苦笑:“是我的错,我不该受它迷惑。”

洛风看着裴元,一脸茫然:“它?”

“很多年前科学院有个夭折的科研项目,关于如何机械化控制哨兵,就像机器那样。主要原理是通过催眠哨兵,在哨兵意识海里种下精神暗示,让哨兵处于精神控制之中。时间久了哨兵便会被剥离个人情感,成为武器。它就是当初被种下的精神暗示,大概是谢司令最恐惧的东西,若非谢司令无知觉地分出意识与之对抗,恐怕早就让其得逞。我算了算时间,这个项目其实在谢司令被关在军事监狱之前就废止了,但……”

“有人还在秘密研究?”洛风猛地抬头,“是议会?他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军部?”

裴元点了点头:“这些年来这个项目并未再现于世,看来那个时候军部也意识到了。”

“但是师父和师叔并不知道,”洛风急促地呼吸,内心悲愤之情涌上,“军部所谓的补偿其实是为了这个吧?”

裴元伸出精神触手轻抚洛风的意识海,安抚哨兵激动的情绪:“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联系上救援部队了吗?”

“还没有,星舰还未离开磁场风暴,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该浪费这个机会。”洛风猛的站起身,转身往门外走去。

裴元挑了挑眉:“你想趁此反击?对方可是帝国第二军团。”

“那又怎样?”洛风顿住脚步,面前正对舷窗,窗外万里银河,璀璨夺目,“这是最好的时机,今天就让你亲眼看看什么叫绝地反击。”

战斗的天分烙刻在洛氏一族的骨血之中,濒临绝地也能杀出生机。

前世的洛风在环境和际遇的压抑之下,成为那个温暖执着的静虚大师兄。但在今时今日,他是谢云流上将最得意的学生,是联邦迄今为止最年轻的上校,是他们的骄傲和希望,是永不会消亡的联邦之星。

向导起身走到哨兵身边,并肩而立:“我拭目以待。”

 

庞大的星舰在轻舰护卫下,谨慎地穿行在磁场风暴中。

洛风亲自在舰桥坐镇。

这艘来自帝国的PE–40星舰,尽管在战斗之中多有损伤,但对熟知星舰短长的洛风而言不足为虑,唯一头疼的是弹药存量。

此前猎鹰大队与之交火的时候已经损耗大半,而对面帝国军团情况不明。既然是帝国大皇子安庆绪亲自率军,怕是准备充分。

洛风也不是没有与这个大皇子交火过,但对方确实狡诈。对上这样的人,洛风也不敢托大。

但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赌这一次。

面前蓝色光屏之上展现出由八艘轻舰联合探测到的最大距离的实时战况图。虽然因为磁场原因无法确切得知对方的武力情况,但想来也不会比他们高到哪去。

在自然力量之前,人类总是渺小的。

洛风心中思索,随即对身后的哨兵道:“参数(214,83,141),追踪导弹。”

“是!”

说完追踪导弹便装载完毕,负责发射导弹的哨兵按照洛风的要求飞快调整参数,很快便发射出去。

追踪导弹横穿星空,消失在风暴之中,不多久便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稍纵即逝。

“中了!”猎鹰们兴奋不已。

而洛风却皱紧眉头,大声道:“机甲队集合,准备迎战!”

那枚追踪弹是为了试探敌军的阵型,同时也可以掩藏己方踪迹,从而推断对方的大致战斗力。结果出来自然不尽如人意,对面火力压制猎鹰许久,若是不能在风暴中取得胜利,等一出风暴便难以逃脱。

他们必须拖到援军到达。

洛风没有出动落星。身在星舰舰桥之中,他就是这支部队的智脑。时光回溯二十多年前,洛风的亲生父亲也正是如此,面对绝境仍然沉着坚毅、英勇无畏,指挥着队伍为自己的国家奉献一切。

这样的洛风让裴元爱到了深处。

裴元也没有多做什么,依然冷静的坐在洛风身后监控着洛风的精神状态。

他们定会胜利。他如此笃信。

 

由聂冲带队的一团精英远远缀在帝国军团的后面,在安全的距离里巡回。

而雨卓承也很快地带领部队赶到,经过决策,最终决定派遣小队进入支援,争取将人带出风暴,而其他队伍按照军令形成包围圈,即便不能此时歼灭帝国军团,也要保证安全将人接到。

磁场风暴渐渐平息,监控雷达上已经隐隐闪现光点,标记着闯入其中的每一艘飞行物。

风暴之中战火从未停歇。

洛风借着帝国在风暴里中的盲目,命星舰火力压制,同时指挥轻舰硬生生地打乱了对方的阵型,而机甲兵跟在轻舰左右,伺机骚扰对方扰乱其视线,狡猾的如同泥鳅,让帝国军团拿捏不住。

但是再巧妙的战术,在绝对火力面前都是空谈。等到星舰弹尽粮绝,他们也将危在旦夕。

裴元握紧了洛风的手,两人的脸色俱是肃穆。

洛风蓦然转头看向裴元,“阿元……”

裴元捏了捏洛风的手止住他的话,露出温柔的笑意:“按你想的去做,我相信你。”

洛风眼眸亮如晨星,定定看了裴元一会儿,果断下了决定。

“全体官兵注意!机甲兵回撤,轻舰集中护卫,准备突围!”


——————————————————

在我跟李导一起坐监视器后一边看戏一边分食瓜子之际,拍完这镜的谢影帝黑着张脸从场中走下来,一把撤了军装领带又一脚把我踹开,自己坐在李导旁边去,还让李导帮他剥瓜子!卧槽!

妈的不就是吃了导演几把瓜子吗?谢影帝我跟你讲你再这样我就让你领便当!!!

评论 ( 21 )
热度 ( 3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