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43)

第四十三章

 

这是裴元这一世第一次亲身参与战争。

盛大的,绚烂的,血腥的,摧毁一切又重塑一切的……战争。

在这样的时代中,战争这个词仿佛很轻易的就能让人血脉贲张,为之沉迷。

也幸好他们能够保持绝对的克制,将生命的意义刻在灵魂之上——我为守护,以战止战。

星舰在轻舰群的护送下突破重重封锁线。也有牺牲,那些英魂永葬宇宙之中,惟寄银河之风送之归乡。活下来的人即使痛苦也要拼尽一切离开,不能回头,只待来日用胜利来祭奠,不枉其牺牲。

只剩最后一道封锁线了,而此刻磁场风暴已近尾声,各舰的通讯系统和雷达监控系统陆陆续续恢复正常。监控蓝屏上整个战况已经渐渐明晰,彼此实力上的差距也渐渐显现出来。即便久经沙场的洛风此刻也免不了紧张,握着裴元的手越来越用力,面色也紧紧绷着。

整支队伍似乎只有裴元镇定如初,只见其反握住洛风的手,道:“我能感觉到有能量体在逼近。”

“什么?”洛风猛得回首。

裴元伸手点在蓝屏上一个方位,“大约在这里,是援军。”

洛风完全相信裴元的判断,既然如此,只要和对方接上线就好。他思索片刻,随即对通讯兵道:“不间断联系援军,一旦联系上我们就强行跃迁。”

强行跃迁是豪赌,极容易发生意外,但他的师父和师叔都等不及了。

他们急需最好的医疗资源。

 

苏东军区派遣的小队,最终确定由方轻崖领队,聂冲在后支援。两人师出同门,即便兵种不同,但长期相处来的默契还在。

在两人的配合下,救援小队几乎屏蔽了磁场风暴,近似幽灵一般出现在洛风等人所在星舰的侧方,利用小行星带的天然优势,直接对帝国军团发动攻击,用炮火掩护星舰。

两方人马此刻也终于联上了通讯。

来不及寒暄,洛风直接下了命令,机甲兵再次出战,配合轻舰殿后扫尾,星舰开足火力,准备跃迁。

在驶出磁场风暴的那一瞬,已经包抄到前方的援军已经就绪。帝国军团虽有准备,却还是遭受到了迅猛地攻击。

两方实力并无太大差距,这一场战斗注定只是消耗战。幸而苏东军区的目的不在于歼灭对方,只要能顺利接回两位首长他们便可以回撤。

跃迁准备完毕,洛风接通雨卓承的通讯:“雨师弟,这里都交给你了,五分钟后我舰将启动跃迁程序,你掩护我们。”

“好,师兄尽管放心。”雨卓承手握对讲机,切换频道调动部队改变阵型,易攻为守。

洛风放下对讲机,整个过程中,裴元都没有放开洛风的手。

此刻星舰已经做好了跃迁的准备,除了必须留岗的哨兵外,其余人全部前往营养舱,在那里他们将会沉睡一段时间,避免跃迁带来的负面影响。

洛风转头看着裴元,对方带着纵容的笑意,儒雅温柔。万年飞逝时光交叠,不变的是两人的心意。

洛风倾身过去吻了一下裴元的唇角,刚要说话,对方却笑着回吻他,“我不走。”

“嗯?”洛风愣一了下。

“我陪着你,我能承受跃迁的压力,”仿佛玩笑一般的,对方将吻落在他的额头、眉间、鼻梁,“就算短短半小时我也无法忍受离开你。”

裴元并不想表现的这么黏糊,但现在是紧要关头,洛风让他去营养舱是为他担忧,但是他却怕发生意外——他们之间的意外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裴元也克制不住多想。

知道裴元所思所虑,洛风也没有强求。他回扣裴元的手,低声叹道:“你会很辛苦。”

向导的身体素质毕竟比不上哨兵。跃迁过程空间扭曲产生的压力,只有A级以上的哨兵才能在清醒中完全扛住。为裴元着想,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回营养舱……但裴元如此坚持,洛风也不能强制他。

“没关系的,我知道我的承受度。”裴元伸手摩挲洛风的脸,依然坚持。

洛风再次叹气,只好按下裴元座椅上的按钮,将他的椅背放平,又站起身将裴元轻轻按倒在椅子上,伸手将他满含爱意的眼眸合上:“不走就不走吧,你就在我身边睡一会儿,等你醒来就到家了。”

等你醒来就到家了。

多好的一句话。

前世今生,他们终于得偿所愿。

裴元喉头滚动几下,最后也只是闭着眼睛“嗯”了一声,将洛风手握在手心里。

终于……可以回家了。

 

跃迁的过程很顺利,不过一梦之间,便成功跨越漫长的距离,回到了苏东军区的边界。

来不及回斯托安星,以谢李目前的情况必须立刻送往与科学院有合作的中央军区医院。是以洛风刚跃迁完毕便联系楼彦准备轻舰直通首都星。待星舰到达边塞四星、停靠在里约星港时,楼彦便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权限申请、安保、随行队伍……打点的面面俱到毫无破绽。

他们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次自然更加谨慎。

在警卫队和医疗队的护送下,处于昏迷中的苏东军区两位首长被转移到轻舰中,洛风也只来得及与楼彦正面打了个招呼,便随着队伍一起匆匆进入轻舰中。

裴元跟在洛风身后刚要跨入轻舰,便被楼彦喊住:“裴中尉请留步。”

裴元无奈。他是洛风的绑定向导,洛风是楼彦的师兄兼长官,而他现在还挂在一团名下实习算是楼彦的下属……这关系可真乱。这样想着,裴元还是转身向楼彦敬了军礼:“楼团好。”

楼彦回军礼,面色却是深沉。心中憋着气但知道现在不是撒气的时候,面前这位不仅是他师兄的向导,也是自家向导爱戴的师兄。

于是楼彦开口,语气硬邦邦的,就差把不满直接脱口而出了:“洛团就交给你了,照顾好他。”

裴元微微勾起唇角,不动声色的用精神力试探了一番,这才恍悟为什么这个上辈子对他从来黑着脸的静虚二师兄这次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对此裴元只能“呵呵”两声,道:“这是自然,也请楼团照顾好我那个师妹,不胜感激。”

实力相当,无分高下。

裴元也不想再拖延时间了。于是他向楼彦又敬了一个军礼,便急忙登舰去追洛风了。

楼彦目送着逐渐消失在天际的轻舰队,心中渐渐产生些许不安。

边塞星的风愈发凛冽起来。

 

幸好这一路都很平安。

洛风守在休息室里,闭着眼依靠在沙发上。这些日子长时间高节奏的战斗下来,即使是洛风也免不了有些疲惫。好在还有裴元在,至少能保证意识海的稳定,如今也只是身体上的疲劳。

裴元原本专业是临床医学,此刻也跟着医疗队研究谢李二人的情况。

鉴于向导神经破坏剂这种药物超出了现有的医疗水平,至今没有稳妥的方案来有效阻隔其效力。但好在最初的急救比较及时,尽管李政委还未苏醒且精神力检测仪反馈情况不佳,但没有性命危险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谢司令的情况却更危急一些,如曾经的洛风一般出现了意识海排斥反应,向导医生们根本无法为其做深入的精神检查,即便是裴元也无法再次触碰他的意识海了。现在的他因为药物作用还在昏睡,一旦醒来便会直接进入狂躁状态。

这一切就如同死结,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李政委身上。

军部开通权限十分迅速,上面也对此十分重视。几乎是刚刚到达首都星,来自中央军区医院的急救车和警卫队便候在舰外,接手了相关工作。

谢李二人被分开送往不同的监护室。

谢云流的情况虽然危急,但确实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只能安放在狂躁症哨兵专用的监护室里,由专人看护。而李忘生却直接交托给来自科学院的专家,就连孙思邈也急匆匆地从科学院赶来,带着研究团队连同裴元一起进了重症监护室。

洛风被留在了门外,透过玻璃看向里面。这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些荒谬,就好像这么多年白过了一般,最后还是回到了十六岁时那个噩梦里。

于是他下意识的去寻找向导的身影,那里向导穿着一身的无菌服,手里拿着纸笔在记录着数据,尽管看不见表情,洛风也能想象得到对方的脸色——严肃认真,眉头深锁。

可能是感知到了洛风投来的目光,裴元偏头看了过来,微微眯起眼睛,好似在笑。

洛风也回之以微笑,沉重的心情仿佛被安抚了一瞬。噩梦也不过只是噩梦,他们一直活在现实里,有着能握在手里的、真真切切的未来。

正在这时,洛风的个人终端突兀地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洛风惊讶地微微睁大的双眼,转身离开监护室门口,边走边接听。

“喂?芳致吗?”

对面的青年声音爽朗,“洛队啊好久不见,晚上去喝一杯呗?”

听到久违的声音,洛风突然感觉到眼眶有点酸涩。不论前世今生,他这个挚友一直都在。

“你放假了?”

“……也不算吧,”终端那头的叶芳致笑了笑,“你是离开利刃多年了忘了利刃的规矩吗?任务前最后的狂欢,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平安回来。我这一放风就听说了你师父的事,可不就第一时间联系你了吗?”

叶芳致是现任利刃突击队的队长,听其所言,多年的默契让洛风瞬间抓住其话语中的特别之处,于是他沉声道:“你有话同我说?”

叶芳致“哎呀”了一声:“洛队还是明察秋毫啊,老地方,来不来?”

于是洛风果断地应了下来:“好。”


————————————————

星战戏份终于结束了!喜极而泣!

以及大叶子也终于出场了!我埋了那么久的利刃线啊呜呜呜_(:з」∠)_【大叶子:我这个瓜还没吃完呢!就不能再等等吗!放开我的西瓜!【吃你麻痹起来嗨!

主线持续推进,然而想到后面要写的情节,又想萎了【】

评论 ( 21 )
热度 ( 3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