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45)

第四十五章

 

其实这样的抉择洛风不是第一次面对。

路灯之下,树影婆娑。

洛风驻足花树之下,晚风拂落花瓣落在他的肩上,又随风飘去。深邃的目光落在面前高楼之上,而这座集合当今联邦最先进科技的高楼,灯光彻夜不熄。

他知道他的向导就在上面。

精神通道另一端,他似是能感应到向导沉稳而有力的心跳声,听着听着,洛风便忍不住抬手掩住了双眼。

不论在哪个世界,大唐或是星际时代,都是暗潮涌动、和平难求的时代。想要在这样的时代里鲜活有力的生存着,去守护自己所珍视的,就必须要做好准备付出一切……哪怕鲜血,哪怕生命。

他曾经做出错误的选择,让那一世所有的人都抱憾,他亦无法瞑目。但若是再次面临这样的境况,洛风依然无法保证自己的选择一定正确。

到如今,他不再是那个全无后路英勇无畏的洛风道长——他软肋丛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指尖已经沾染了温热的泪水,他却无所觉。但身为冷静睿智的洛上校,长年的战斗中滋生的本能也只允许他软弱这一刻,剩下的路他依然要坚定地走下去。

刚刚通过身份验证进入科学院主楼的大厅时,电梯便迎面打开,他的向导从中走出向他疾步而来,一身科学院标配的白大褂在风中扬起好看的弧度。

“洛风?你怎么了?”裴元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担忧,忙上前将人拥入怀中,焦急地询问。精神通道里的波动做不得假,裴元自然能感知到哨兵的情绪变化。对于洛风的境况他似有所悟,也清楚他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于是他将洛风带到一间独立的休息室,将人按坐在沙发上后他又去倒了一杯温水,放在了洛风面前。之后也不坐下,站在洛风面前,俯下身来严肃地看着洛风。

“你……”

“那个……”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止住了话音,随后裴元便短促一笑,眼眸染上笑意。这一瞬间,凝重的氛围忽然消散,洛风也不由放松了几分。

他手指摩挲着杯沿,无奈地看着裴元:“事情你都知道了?”

裴元直起身来,颔首:“差不多吧。”

“你有什么想法?”

裴元摇了摇头,坐到了洛风身边,倚靠在沙发上,眼神却无目标地望着天花板,“我私心里是想让你留下的,毕竟我也会怕……”

听此,洛风坐直身子,转头专注地看着裴元。裴元也收回目光偏头回望他,神色温柔:“上辈子在扬州,我记得我也是这么回复你的,是吗?”

尽管隔世,上辈子那最后的争执依然历历在目,洛风也不由恍惚。

不欢而散的两人,至死都未能表明心意——他们曾经那么在乎对方。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恢复记忆后,我也会控制不住地去猜想,如果当年那次争执中我没有一味地阻止你,而是选择追随你一起,是不是会有更好的结局?”裴元微微苦笑了一下,“如今不止是你,我也面临同样的选择。”

洛风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细细密密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靠近裴元,紧紧握住对方冰凉的手。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我一直在担忧,唯恐你再一次丢下我,”裴元将洛风揽入怀中,吻了吻对方的头顶,“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洛风。”

至此,洛风完全明白了裴元的意思,眼眶也红了三分。

他压下哽咽之声,勉强笑道:“你当不成少将夫人了。”

裴元挑了挑眉,回道:“难道不是夫君吗?来叫一声试试?”

这下子洛风脸也跟着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耳根,嗫嚅两声也没唤出这个称呼。

裴元也没逼他,只是更加用力地拥抱洛风,心中却深深叹了一口气。

此行不易,恐生波折啊。

 

对于洛风的决定,卓凤鸣自然气急,却也不忍拒绝。他思索良久权衡利弊,最终还是决定成全洛风,于是亲自联络军部帮他这个师侄打申请。

利刃那里有叶芳致在,倒是风平浪静地接受了。只不过因为洛风脱离利刃多年,尽管能力依然出众,军部批复下来的只为协助,并未准其直接加入利刃。

即使这样仍然出乎众人意料,毕竟利刃向来保守,请外援这种事也是头一遭。待洛风接到消息的时候,他瞬间明白了是谁在当中做了工作。

虽然多年未见,那位稳坐军部上层的老爷子对他们依然极为关切。

裴元的调令也随之下来。

因为执行任务的特殊性,在利刃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向导,更何况是非军校毕业的向导。此次准许裴元随洛风一起参与行动,军部无疑做了极大的让步。也可能是考虑到裴元本身的特殊性以及服役至今的表现,经过智囊团判定其对行动有利,这才准其参与。

 

第二日下午手续齐全后,裴洛二人便准备前往苏北军区边塞星之一的雁门星,与利刃特遣分队汇合。

走之前,洛风特意回了一趟中央军区医院去探望谢云流。

哨兵被注射了大剂量的镇静剂,虽然冒险,却也比狂躁症爆发安全的多。洛风纵然心疼难过,也只能就这样隔着厚厚的玻璃墙去凝望而无法握紧对方的手。

师父,请您再等一等徒儿。洛风在心中坚定道。

就在他转身离去之际,被锁在病床上的哨兵手指微微一动,眉头也慢慢皱了起来。

 

茫茫宇宙之中,从帝国方向缓缓驶来一艘运输舰,另有两艘轻舰护卫其旁,其上纹刻帝国商业联盟的徽章。即便是在双方交战之际,两国商业往来亦未断绝,然而这支商盟舰队的行驶方向却明显另有所图。

许是对方走惯了这条商线,无论是运输舰还是护卫的轻舰,在停靠在补给星前俱未发生意外,故而放松了警惕。

这颗补给星是一颗难得一见的丛林星,茂密繁盛的绿色植物高耸入云,潜藏在丛林深处的,却是几千万年来物竞天择的结果,杀机密布。

丛林之下,一艘涂着五颜六色颜料的轻舰潜在其中,轻舰上显目的白色骷髅露出嘲讽的狞笑,足以证明其宇宙中臭名昭著的星盗身份。

轻舰内应是开着派对,星盗们陷入战前的狂欢中,酒精和音乐正在麻痹他们的神经。

坐在主位上的哨兵身穿浮夸的衣袍,左眼罩着星盗标志性的独眼眼罩,此刻大马金刀地一脚踩在脚凳之上,一手握着金色的酒杯,豪放的喝光杯中“酒”,将酒杯扔在面前跪着的人的面前,吓得对方差点一脚跳起,“行了别跪着了,大爷我不稀罕跟你们计较这个。我们呢也不妨碍你们劫财,做笔交易如何?”

“大人您……您说,小的们定全力配合!”那人是这伙星盗的头子,素日里便是个外强中干的货,如果不是副首领还有点能耐,早就被黑吃黑死了一万次了。此前眼睁睁看着副首领被对方捆了带走,畏畏缩缩也不敢多言,此刻也只磕头如捣蒜。

“很简单,你们按原目的进行就好了,说不准我们还会助你一臂之力。至于剩下的事你不用多管,帝国那里……嗯?”

“是是是,大人见谅,我们都懂都懂……”

大厅的角落,在这喧闹之中却难得无人打扰。那里放着一张小茶几,茶几上的茶杯还冒着袅袅热气,而后面沙发上坐着的两人,一人面色无奈,另一人却是饶有兴致,看着自家老大在这里吓唬人也是自得其乐。

此二人正是裴元和洛风。

“没想到叶队扮起星盗来还有模有样,”裴元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望着洛风的眼里也满是笑意,“也没想到利刃行动这么不拘一格。”

以防意外,他们对坐聊天都是通过精神通道,洛风听到裴元的打趣,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眉间:“他一直是这个性子。利刃这些年来规矩确实变了不少,不过成就亦是斐然。权宜即是合宜,达到目的就好。”

“这窝星盗你们是怎么逮住的?”裴元好奇,毕竟遍布宇宙大大小小的星盗团体俱是贪婪狡猾、行踪不定,各国政府对他们基本束手无策。但是利刃一抓一个准,很出人意料了。

洛风微微一笑,伸手指了个方向,又摇了摇头。

裴元恍然:“哦那个副首领……你们这棋子埋的深啊。不过你们确定计划能成功?”

洛风面色沉了沉,道:“等对方一离开补给星,我们就开始行动。成功率在75%左右,姑且赌一把吧。”

如果能顺利潜入对方的M23-375星球,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天时地利人和俱在,有星盗在外面打着掩护,在两艘护卫轻舰应接不暇之时,利刃分队不动声色地劫持了运输舰。

正如作战会议上分析的一样,帝国商盟的人利欲熏心,即便是同自己国家的政府做生意亦是留了心眼。看到舰桥里闯入的星盗,商盟的负责人直接举起双手站了起来,面色镇定地看着面对着他的枪口。

利刃一行虽然穿着夸张,但外袍之下是联邦顶级的单兵作战装备。负责通讯的队员在截断商盟同帝国信号传输通道的同时伪造信号传输回去,这样帝国一时半会也不会察觉异样。

商盟的负责人虽然自大,但也很识时务,身为普通人的他直接放弃挣扎,一边任由利刃队员捆绑,一边试图跟叶芳致谈判:“你们想要钱财我们都有,只求不要伤人。”

叶芳致听的不耐烦,“啧”了一声正要说话,便听一声枪响,随即便是器物破裂和惨叫之声,原是有帝国的哨兵偷偷地想要接通报警器。这番动静下来被俘人群里自是一阵骚动,却很快地在不知从何而来的精神威压之下变得战战兢兢,不敢妄动。

而年轻的向导就举枪站在门口,护目镜下,他眼睛眯起,犀利的光芒闪现,而精神触手迅速展开成网。至此,这艘运输舰上的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

奶奶追的文终于更新了【跪下.jpg】

被培训折磨的大姨妈都推迟了好久还没来……而周三还有考试,我还一窍不通

头疼

ps:奶奶等的指尖江湖怎么还不开测啊

评论 ( 19 )
热度 ( 40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