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短篇】风月摇落满襟花

半夜激情发文!

似乎是【欠了将近一个月的中秋贺文?】从中秋写到现在的我_(:зゝ∠)_

尝试了古早味武侠!这标题看起来是不是熟悉的配方味儿?ヾ(๑❛ ▿ ◠๑ )

迟到的祝福希望不嫌弃23333

——————————————————————

风月摇落满襟花


天宝七年,八月十五。

月是满月,天上无一丝云絮。脚下是漫漫黄沙,月光之下犹胜雪。龙门的风喧嚣而过,血腥气息在风中蔓延。

剑光在月色之下凝成瞬息闪现的白虹。

迅疾。

又似夹带了风雪。

驼铃摇响,催命的刀刚架在薄薄剑刃之上,铮然一声,便被剑气裂成两半。血色溅落,瞬间湮没在风沙之中。

目光所及范围之内,月牙泉边的龙门客栈歌舞升平,胡姬的笑声娇俏可人,胡琴琵琶彻夜不休,交织成盛世的乐章。

中秋之夜,合该如此。

此处的杀机,随着最后一声闷响,满盈将亏般地在月至中天之时归于平静。

收剑入鞘,剑鸣清脆,如经年松窗之前,仙鹤盘旋直上九重天,鹤唳不休。

立在尸骨之中的青年微微侧目,月光之下面容朦胧,洁白胜雪的衣上却是纤尘不染。若非脚下血气未消,眼前人便是广寒宫仙,不可亵渎。

白鹤屹雪,抖落月光万千。

劫掠的马匪死伤逃匿,天地之间唯有明月浩荡,荡涤人间罪恶。

不多久,青年似是叹了一口气,开口道:“都解决了,走吧。”声音虽轻,却是暗藏雄厚内力。

三丈之外岩石后,有人牵马走出,马背之上还伏着一人。

不似方才剑气凛然,此时青年的眼中浮现担忧之色,忙足尖点地,向其方向急掠,停在马旁,将马背上的少女抱下揽在怀里,伸手搭上其手腕。

青年蹙眉号脉,随后从怀中掏出一精致的瓷瓶倒出药丸直接塞入少女口中逼其咽下,又将手掌贴在少女后心用内力化开,之后将少女扶回马背之上。

龙门的风渐渐平息,月光下,身着如雪白衣的二人牵着马,沿着沙丘往灯光处行走。

夜晚的沙漠总是充满惊险,前头领路的青年携着满身剑气,将一路上碰到的毒蝎沙蛇劈开,神色冷静从容。

跟在后面的年岁稍小些的青年小声问道:“师兄,我们这是去龙门客栈投宿?”

被称作师兄的青年未曾回头,却不似方才对敌时的凌厉,说出口的话语含着暖意:“耽搁了行程,该是赶不及去昆仑了。暂且休息一晚罢,师父也不会怪罪的。况且虽然服了清毒丸,小孟也经不起这一路奔波。”

银月高天之下,绵亘黄沙之上,三人一马向着这片大漠唯一的暖光前行。


“……鸿飞满西洲,明月照我愁。犹记昔日南塘东,红莲娆娆过人头。而今泛舟低抚莲,莲心如水顾自怜……”

随着三两声的琵琶,婉转的江南小调飘在这大漠之上,身着红衣的舞娘在高台之上拂袖旋转,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朵红莲。

不合时宜。

却又美得叫人心醉。

篝火噼里,来自五湖四海的侠士们围坐四周,烧刀烈酒滚过利刃,高谈长歌之下,是如绷紧之弦的杀机。

这里是龙门荒漠,阵营必争之地昆仑也近在眼前,据点战一触即发。此时份属不同阵营的众人能忍住杀气同处这小小的龙门客栈里,可以说是给足了老板娘金香玉面子。

然而总有意外发生。

琵琶弦声促急,江南似水温柔瞬间变成这戈壁之风,凌厉似刀锋。

一把淬毒薄刃迎着火光自舞娘袖底而出,堂而皇之,咄咄逼人。不是暗器,却更让人难以避之。

就在众人惊惶之时,只听铮然一声,薄刃似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偏离了原本的方向,直接钉入木柱之上,木柱顿时裂开三寸缝隙。

静默之后,是沸反盈天。

火光之下,两方人马齐齐亮出兵器,下一秒便不顾老板娘的阻拦,直接在客栈里动起了刀剑。而台上舞娘行刺不成,便滑身溜进己方阵营之中,瞬间隐没了行迹。

整个场面顿时不可控制起来。

然如此刀光剑影也无法打扰到那位坐在客栈角落里的万花名士。

只见其墨衣上镶着繁复的银色花纹,乌发如泉散落在肩,额间银制抹额跳跃着火光,而他正抚着手中酒杯并无饮下之意,闲散飘逸有如世外仙客。

无法阻止械斗的老板娘抱着琵琶叹着气退到了他的身边,将琵琶搁在桌上,对着这位万花名士微微欠身行礼:“打扰到裴先生了。”

裴元放下酒杯,抬眸看向老板娘,摇头:“您也不容易。”

“方才是裴先生罢?”老板娘笑着坐下,将被擦拭干净的银针放在桌上,“物归原主。”

裴元低头看了眼,想了想,将腰间银制葫芦取下递给老板娘:“谢就不必了。”

老板娘无奈接过葫芦,顺着墙角往后厨帮裴元打酒去了,走前只道:“劳先生帮妾身看着这琵琶。”

弹琵琶的歌女早已不知所踪,裴元抚摸琵琶的琴弦,抬指一拨,便有清脆的声音流泻出来。

不成曲调,又见意境。

身前是罪恶和杀伐,裹挟着欲望的洪流,推着世人跃入命运漩涡之中。而耳旁却剩下月下琵琶乐声,干干净净,仿佛是这片大漠最后一缕诗意。

然又少有人懂这诗意。

江湖之争裴元早已无意掺和其中,但行走其中也难得清净。于是他在暗器欲发之时猛然拍桌,抓起琵琶一个太阴指躲开先发而至的刀刃,手执一把开满白梅的判官笔,将后面的暗器一一扫落。

看着狼藉一片的客栈,裴元叹了口气,便欲跃上客栈屋顶避开纷乱。然刀剑无眼,不知哪里又漏来一把暗器。

裴元手中琵琶碍事,刚要丢开又想起他那酒葫芦还未归来,岔了神便失了先机。

眼见着暗器将要擦耳而过,霎时又被突然出现的剑刃直接拦下。随即裴元便被人用力一扯,跟着熟悉的纯阳梯云纵直接上了客栈屋顶。

“阿元,你缘何在此?”

裴元踉跄一步,被身边人狠狠拽住,总算稳住了身形,不由苦笑道:“洛道长这一下子,裴某有些措手不及啊。”

洛风衣袖一甩,剑刃在火光下闪过一道弧光,“你刚刚站那不动可也真吓着我了。”

裴元掸了掸琵琶上的灰尘,问:“前些日子你说要去昆仑看你师父,怎么今日才至龙门?”

听此,洛风想起差点被他遗忘的师弟妹,猛地拽住裴元的手沿着屋顶往客栈里拖:“正好,你跟我来。”

楼下缠斗的阵营人士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转到外头荒漠之上继续他们的江湖故事。此时楼下院内一片狼藉,好好的一个中秋团圆之夜搞得如此乌烟瘴气,这让处于中立的侠士们心中不由怨言。

洛风握着裴元的手下了屋顶,走在客栈走廊上,并未发觉这在旁人看来有何不妥。

当初他在万花养伤的时候,裴元也曾牵扶着他走遍万花大大小小的道路。花海万顷阳光落在彼此的身上,是半生眷恋,也是过尽千帆的守候。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马匪,小孟不慎喝了被下毒的水。我已经给她用了你之前给的清毒丸,但方才还是起了烧。刚安顿下来准备出去寻老板娘的时候,楼下就打起来了……”

洛风借着走廊里的烛光,辨认出了房间,便取下门外烛盏拉着裴元进了门。

门里张钧正在给萧孟换着手巾,听到动静便起身迎来:“师兄,找到大夫……裴先生?”

裴元只飞快向他点了一下头,将手中琵琶交给洛风便大步走向床榻边,借着烛光仔细看了萧孟的脸色,随即坐下给她号脉,眉间微蹙。不一会儿,他问:“催吐过?”

洛风点头:“自然。”

裴元将萧孟手腕放回被子里,站起身来,“没什么大碍,张道长继续换巾子罢。洛道长,你随我去拿药。”

“好。”


裴元的房间不远。洛风安静地跟在裴元身后进了门,待他刚合上门,便被裴元推着轻轻按在门板上,紧接着熟悉的暖意落在了额头之上,带着久别重逢的欣喜。

洛风闭了闭眼眸,又小声问了那个问题:“阿元,你怎么不在万花过节?”

裴元笑了笑,放开洛风去拿药箱:“趁着还没天寒地冻去昆仑采药,也想试试看……”说到这里,他在药箱里翻到了想要的药瓶,打开轻嗅确认后,便将大大小小药瓶一股脑塞到洛风怀里,又顺手捏了一下洛风的鼻尖,“试试看能不能碰到你们。”

“没大没小。”洛风笑骂。

裴元靠在桌边借着烛光看洛风,洛风也在看他。隽秀的青年眼带笑意,仿佛清风摇落万千花树,又似窗外月色皎洁。

灯下见美人,诚不欺我。

裴元感慨似地叹了一声,上前又要拉洛风的手,却被洛风避开了去。

“我去给小孟送药,等会儿……”洛风没说完,只飞快地看了眼裴元,裴元瞬间便明了其意。

“无妨,我也正要去把这琵琶还给老板娘。”说完裴元便抱起琵琶,跟着洛风一道出了门。


等洛风忙完去寻裴元,刚出门便撞到了老板娘金香玉。

老板娘“哎哟”了一声,随即笑着行礼:“这位就是纯阳的洛风道长吧,裴先生托妾身带个话,他在楼顶等您呢,”说完将手中葫芦塞给洛风,“方才忙着忘了,这酒葫芦也劳您帮忙带给他。”

洛风颠了颠手中垂着蓝色长流苏的葫芦,自然一眼认出这正是他赠与的那一个,便微微一笑。感谢完老板娘后就去屋顶寻裴元。

还未上得楼顶,便听到了楼上传来的笛声。陌生的小调,却偏偏缠绵得紧——似春风,似秋水。

龙门之风再不似方才凛冽,仿佛随着笛声渐渐柔和。

洛风手捧着葫芦站在那里,痴痴看着那厢立在月下的心上人,所思所想再无其他。

那些奔波无定、生死浩劫,也俱化作了月色浮光。

洛风还未从曲中回神,便听楼下重又响起琵琶乐声,似是相和笛声。

去而复归的歌女怀抱琵琶,纤纤素手划拨四弦,终是将未竟之曲补了个圆满。

“……梦悠悠,思悠悠,恨到归时方可休。唯有南风知我意,一夜吹梦到西洲……”

洛风侧耳细听,全然不察裴元已经收起玉笛踱步到他身边,并肩去看那月色,去听那风声。

“洛风……”

“嗯?”

洛风听言转头,迎着月光却有阴影压下,随即吻落在了唇上。

“月色真美啊。”


—终—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