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47)

第四十七章

 

以哨兵敏锐的听觉能够听到来自地面之上的炮火声,联邦方面已经开始了行动,苏北军区在第一时间赶至,为他们的撤离打掩护。基地已经打开了能量防护罩,在炮火的洗礼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能量在瞬息之间蒸发,很快便要消耗殆尽。基地的兵力已经被尽数吸引至上层,帝国方面也准备开始撤离。

子弹擦着洛风的耳际呼啸而过,将墙上不起眼的红色按钮击碎,整个实验室响起警报声,而那位向导身后的大门也骤然合上,至此他们再无退路。

洛风红着眼逼至向导面前,毫不怜香惜玉,狠捏其手腕将手枪打下踢远,又将其狠狠压在门上。刚要一个手刀劈下,便见对方眨了眨眼,柔声问道:“你是洛风?”

洛风愣住,而对方又道:“我知道怎么出去。”

洛风紧紧盯着对方,打量片刻。面前这位是一名女性向导,身着白大褂,面容精致温婉,三十来岁的模样,整个人散发出恬淡高雅的气质,丝毫不见刚刚开枪时的凌厉。

“你是什么人?”洛风低声质问。

“反正不是帝国的人,风儿,我认识你的父母,”向导微微一笑,偏了偏头以目光示意方向,“那是你的向导吧?看起来不太好。好孩子,去看看他吧,他需要你。”

再多的计量在碰到裴元的时候化作乌有,洛风放开了向导。刚刚他有些心急,此刻快速回想,这位向导除了刚开始的那次精神攻击和方才的虚晃一枪,便再没有攻击他们——是在认出他之后。

洛风没再管,转身回到裴元身边,而此刻裴元已经接近昏迷了。

那位向导也紧跟着洛风快步走来,脸色严肃,“应该是精神力出了问题,你们是最终结合的哨向吗?你可以进入他的精神世界看看。”

洛风顿了顿,握紧裴元的手:“我们是精神结合。”

“……抱歉,”向导歉意一笑,“那能允许我帮你看看吗?”

洛风有些戒备,但警报声并未停歇,他已经能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很快他们便会被人发现再也跑不了。

洛风让开了位置,向导仔细地伸出精神触丝伸向裴元,却几无防备的探入,这让向导本人都觉得吃惊,等再过了两秒,向导脸上渐渐浮现震惊的神色,收回触手仔细看裴元,眼眶渐渐红了起来:“风儿,他叫什么名字?”

“裴元。”洛风并未在意向导的异样,注意力放在了警戒之上,便随口回道。

“裴……元……”向导低声呢喃,伸出白皙的手握住裴元的,几欲落泪,“原来是你,原来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啊……联邦没有失言,他们把你保护的很好。”

“那个请问……”

“叫我弗洛拉吧,他暂时没有危险,不过他的体质特殊,”向导说完便想起了什么,起身疾步走到实验室存放试剂的冷柜边,输入指令,从中取出一个密封的保温箱,转头对洛风说,“带上阿元,跟我来。”说完转身便按开墙上一处密码盒,快速地输入秘钥验证身份,墙上陡然打开了一道小门,里面是灯光昏暗的通道。

看着站在通道口的弗洛拉,洛风赶紧将裴元横抱起,跟上弗洛拉的脚步。

 

在弗洛拉的帮助下,洛风拿到了整个地下建筑的三维地图,包含各种隐秘通道。弗洛拉的权限在基地几乎是最高级别,通过接管监控录像,三人一路上都很顺利,直到弗洛拉将他们带到一间不起眼的实验室。

刚进门弗洛拉便把门关上,引着洛风将裴元放到实验室内的床上:“这是我的私人实验室,放心不会有人找来了。你自便,我需要给阿元注射试剂。”

洛风握着裴元的手,冷冷地看着弗洛拉:“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弗洛拉打开实验室里的光脑和仪器,以最快的速度将沾了裴元血液的载玻片放入分析仪,又将电极片贴上裴元的额头,听到洛风的问话,不甚在意道:“哨向公会你知道吗?”

“你是公会的人?那你怎么会在帝国?”洛风惊讶不已。

弗洛拉眼神专注于光屏上的数据,但还是分心回答:“阿元出生的时候我分析过他的基因,知道他身上的秘密。但那时候正值战乱,我不得已将阿元托付给联邦军部,之后便离开联邦回到公会。辗转多年,直到接了公会的任务来到帝国。阴错阳差薅了帝国这么多年羊毛,也只是为了今日。”

弗洛拉的话让洛风有些疑惑,但她也不欲多加解释,只最后说了一句:“阿元的父亲是哨向公会的前主席,我在公会的代号是FY,你……放心了吗?”

哨向公会独立于任何国家,最初成立于战乱之中,由当时顶端的哨兵和向导组成,在茫茫宇宙有着属于他们的基地。平日里接收各国委托的任务赚取佣金维持公会的正常运转,其情报体系堪称宇宙之最,也诞生过很多名留史册的军事家。

洛风沉思片刻,试图理解当中逻辑。然而想着想着洛风脸色愈发震惊,随即有些不知所措:“阿元的父亲是裴……裴将军?那您……您是……”

弗洛拉转头以小指勾了勾鬓边如云发丝,微微一笑,那笑容如此熟悉,却也带着忧伤:“是我,不过还请你不要告诉阿元。”

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是物是人非——相见争如不见。

 

等弗洛拉检测好裴元的状况后,沉思片刻,“虽然他的父亲当初登记为S级哨兵,但其检测结果是远高于S级,阿元这样也算是意料之中。也罢,双亲都是基因实验的产物,能让他平安出生成长也已经很不容易了。”说完,弗洛拉打开保温箱,用注射器从中吸出药液,“这是我为阿元准备的试剂,能安抚他的精神力,但是觉醒一事……只能靠他自己。”

洛风握着裴元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低声道:“我能做些什么吗?”

“不用……”弗洛拉话音未落,洛风的个人终端便响起,是叶芳致打来的。

“洛风,你们现在在哪?我们来接应你们。”

洛风抬头看了看弗洛拉,此时弗洛拉已经将试剂注射进裴元胳膊上的血管里,他便回道:“我把地图传给你们,阿元这里出了点意外。”

“好的,芯片没事吧?”叶芳致又问。

洛风“嗯”了一声,起身去翻裴元的口袋一边道:“我看看……”话音顿住,洛风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怎么了?”得不到洛风的回音,叶芳致那边催促问道。

洛风闭了闭眼,飞速说道:“芯片可以遗留在实验室了,我这就回去拿。你按地图上的标识过来把阿元带回去,还有一位来自哨向公会的向导……交给你们了。”

“诶?等等?洛风?你等等……”叶芳致话还没说完就被洛风挂了通讯。

洛风转身对弗洛拉说:“您能把权限共享给我吗?”

弗洛拉站起身,严肃道:“风儿,我不建议你这时候回去,这太危险了。”

洛风已经走到门口,将头盔带上,又偏头对弗洛拉说:“谢谢您,但这是我的职责。抱歉,阿元就交给您了。如果他醒来问起我……”说到这里,洛风嘴唇微微颤了颤,“就说我爱他。”

“洛风!”弗洛拉急道,“有什么东西是非要你拼着命去拿的吗?你要是有个意外,阿元怎么办?”

这是他们的第二世,却仿佛将要殊途同归。但即便命运如此,他也不信他们还会走同一条老路。

思至此,洛风微微一笑,背对着弗洛拉说:“当年裴将军被联邦聘请为最高指挥官,纵横半生堪称战神,只有最后那场战役……虽然是军事史上的败笔,但他却成了人类的英雄。

“用生命祭奠至高理想,这是我们最完美的结局。更何况……”洛风偏头看裴元,眼带不舍,“为了他,我拼了命也会回来。”

即便身处炼狱,也决不放弃任何希望。

弗洛拉毫无办法,眼睁睁地看着洛风离开,过了一会儿才定了定神,忙通过光脑开始联系各方支援——二十年前她束手无策,但是现在她已经拥有更多的力量去守护了。

 

洛风在地下通道里奔驰,一路上光是躲避警卫就花了不少功夫,不过仔细一点也比直接对上一战要好。

他仔细回忆之前在实验室的情形,裴元似乎是在窃取资料的时候曾拿出过芯片,所以那枚芯片可能还在实验室。

是他大意了。

洛风心中懊悔。

前方便是实验室的门禁,门口站着两个哨兵,不时有人搬着箱子从中走出,洛风甚至可以听到他们的交谈声。

“已经收拾好了,等下就直接撤退吧。”

“自爆程序已经开了,赶紧走赶紧走。联邦这群人真他妈属狗的啊,这儿都能摸到……”声音越来越远。

洛风眉眼一凛,立即把听到的情报传给叶芳致,督促他们离开。

而他只剩下半个小时,他需要拿到芯片和……向导神经破坏剂的资料。

 

裴元从漫长的梦中醒来的时候,身上满是冷汗。迷糊之间他感觉到有陌生的气息靠近他,却并不让他感到难受,反而十分亲昵想要靠近。

精神世界里的图景还在翻腾,觉醒还在进行中,但仿佛到了瓶颈一般无法突破。

他听到有人在轻声唤他的乳名,婉转的,亲昵的……他想起他远在首都星的姐姐,却也知道身边这人并不是。

梦境翻转,他看到冲天的火光蔓延,有人驻足在前,如肃肃青松般屹立。随后似是偏头看了他一眼,带着流连之意,却又头也不回的往火中走去。

他猛然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头上的恒星光芒耀眼,预示着他已经离开了那座地下堡垒。

周围人来来往往俱身着联邦制式的军装,标识着苏北军区的身份,而利刃队员们也正站在不远处,似是在争执着什么。

裴元下意识地寻找他心上人的身影,慌里慌张,不复冷静。

有人在他耳边问着什么,他却什么都听不到,能说出口的只有一句话,带着迷茫和彷徨:

“洛风呢?”


————————————————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其实这章的任务和大纲都是两年前就定下来的,然鹅今天才……【叹气】

感觉完结在望啊!【错觉.jpg】

评论 ( 15 )
热度 ( 33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