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49)

第四十九章

 

昏黑的天空被灼热的火焰染成赤血之色,原本便了无生机的星球在此刻更似人间炼狱。

一切仿佛化作了默片,无声无息,眼前之景却又极为荒诞失真。这是哨兵意识海在神级向导觉醒时所爆发的精神力压迫之下所产生的幻觉,对极其依赖五感的哨兵而言无疑是不安全的。

这究竟是怎样的向导?经历过无数次战斗见识过无数向导的叶队此刻也失了章法,难以做出冷静的判断。哨兵的本能受到了挑战,作为单身哨兵的他们若是再脆弱一点,恐怕就难以全须全尾地离开。

灼热的空气,恶劣的环境,生死不明的战友……这一切凑在一起,简直是此生最狼狈的时刻。

他勉强撑着被压迫的精神力,慢慢站起身来。迷彩作训服上渗透了冷汗,意识海的刺痛感还在,行动力也严重受阻,却也不能再耽搁了。无论是营救还是撤退,他身为此时此地的最高长官也必须立刻做出决定。对方是他兄弟的向导,再危险也要想办法护其周全。

他离裴元不过二三十米,却如同天堑一般。而那位一直照顾裴元的女性向导此时也跪坐在裴元身后,满面风尘之下绝望的神色触目惊心。

到底怎么办才好?

意识海里翻腾的精神力令他几欲作呕,短短几分钟却如同几个世纪一般漫长,手腕上的个人终端还在一刻不停尽职尽责地联络洛风,“嘀嘀”的忙音被哨兵绷成弦的听觉神经执着地捕捉放大,在周遭灼烧炮火之声中竟尤为清晰。

沙漠色的基地壁垒开始坍塌,帝国最后一架运输舰已经撤回消失在天际,那里有苏北军区的舰队恭候,战争并未结束。而眼前废墟中幸存的,是否还会有希望。

叶芳致勉强站起身,顶着神级向导极其可怖的精神力,勉强道:“全体利刃队员都有,全力搜寻幸存……”话未说完,叶芳致便瞪大了双眼。

火焰浓烟之中,有一颗星子向他们飞来,仿佛归来一般地坠落。有所回应的,叶芳致的个人终端提示音响起:

“7238通道开启,已保持通讯状态。”

叶芳致抬起颤抖的手狠狠抹了一把脸,狠狠喘了两口气,对着终端怒骂道:“洛风你大爷的还知道回来,你等着看我不打死你!”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传来回音,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这里没有问题,给我坐标。”

叶芳致飞快将位置信息传过去,不一会儿,落星便稳稳降落在驻扎区,银白色的机甲上带着黑色的烟灰,也有高温火焰燎过的痕迹。

洛风打开驾驶舱,却也只来得及向叶芳致点头示意,带着歉意,随后便大步向裴元走去。

是他迟来了一步,他又做错了。

 

洛风是现场唯一有行动力的哨兵。

大约出于裴元的本能,洛风是他潜意识里最想保护的人,此时即便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挣扎迷失,却也不曾伤害洛风分毫。

高维空间中的精神力罡风对洛风而言犹如春风一般,温柔缱绻,又小心翼翼。洛风抬手,仿佛在抚摸那些看不见的精神触手,哨兵的气息安抚着向导的神经,开始慢慢趋向稳定。

路过弗洛拉的时候,洛风低头将她搀扶起,道了一声“抱歉”,又继续往裴元方向行走。

在此前无数次的选择中,从来是裴元先一步向他走来,而这一次他忽略了脚下粗粝尖锐的沙石,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他的心上人走去,带着孤注一掷的温柔。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相随行。

 

寂静的黑夜,如水般的月色照拂下来,在这样虚妄的世界中斑驳摇曳。

裴元端坐在世界的中央,微风拂过花瓣落满他的肩头,倏而又下起了绵绵细雪。落花与白雪夹杂飞舞,美妙而荒诞。

似是有人在耳边循循善诱,犹如海中的塞壬,是心魔,是执念。可他却只睁着空洞的双眼,无声地坚持着,什么都映照不进他的心中。

他无法走出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牢笼。

一滴水从天际落下,落在了裴元微抬的额头上,睫毛随之微微一颤,微不可察。

有呼唤之声从远处传来,而精神世界里的雨声也越来越大,夹杂其中听不分明。

雨水润湿了裴元的头发和墨色衣衫,周围景色也随之变换,漫山遍野的枫叶如火如荼。他侧耳听雨打枫叶之声,悦耳空灵。

他又听到有人叹了一口气,随后头顶上凭空多出一把伞,遮住了绵绵细雨。

身前之人看不清面容,白色的衣袖上绣着欲飞仙鹤,身上如冷雪般的香气如此熟悉,镌刻在灵魂深处。

恍惚之中,他感觉到额头上贴上了什么,温温软软,驱散了这千万年来如影随形的寒意:“阿元,我一直都在。”

裴元蓦然睁大了双眼,眼中暗金色的光芒微微一闪,满山红枫随之灼灼燃烧起来,金红色的火焰蹿至天际,化作鸟形翻飞,从空中传来鸣啸之声。

旭日升起,万物复苏,谷中春意盎然,蓝紫色的花朵蔓延盛开,在风中翩舞似层层波浪,送来草药的芳香气息。

这是他们的万花谷。

裴元抬头凝望面前的白衣道子,只见那人完好地站在那里,带着纵容的笑意伸手将他凌乱的发丝勾至耳后,俯身以额相贴。而在他身后,白色的幼虎追着一只上下扑腾的金红色雀鸟戏耍。

恍惚之中裴元有枕梁一梦之感,好似他们又回到了眷恋至深的盛世大唐。

于是裴元再也忍不住,抬起僵硬的手将道子拉下紧紧抱在怀中,温热的感觉让他终于找回了自我。

这是他的道长,他的上校,他的哨兵,他的爱人,他的……洛风。

似是急切地想要验证什么,墨衣医者蓦然垂首亲吻他的道长,温柔地含着他的下唇,又探进唇齿之间,以向导信息素勾缠着爱人,又被对方的气息勾缠……掌控力渐渐回来,精神世界里的图景便如潮水般退去,等洛风再睁开眼,便见昏黄的天空,绵延的沙漠……而在这天地之间,年轻的向导紧紧拥抱他的哨兵,颤抖的臂膀和微湿的肩头完全暴露了向导的心情:失而复得,庆幸感激。

洛风眼眶酸涩,抬手回抱住裴元,语带哽咽:“阿元……”那些九死一生,那些惊心动魄,都化在了这一声呼唤之中。

而裴元只能回之以更紧的拥抱,将脸埋在哨兵坚强也脆弱的肩膀上,落下最后一滴泪。

 

收回掌控权的裴元撤回了精神力压制,阿布敛起羽翼落在他的身旁。齐人高的朱雀鸟十分显眼,在洛风的抚摸下用喙触了触洛风的掌心,一眨眼又缩小成鸽子一般的大小,扑扇着金红色的翅膀飞起立在洛风的肩膀之上,歪着脑袋和洛风一起看裴元为在场的哨兵向导做紧急的治疗。

幸好在场的哨兵都是A级哨兵,在长年累月的战斗洗礼中锻炼出来的单兵素质极高,拥有着抵抗向导攻击的本能,面对裴元此前无差别的精神力攻击也做到了尽量保存自己。比起裴元初觉醒时那些差点被废的向导,他们已经十分幸运了。

神级向导的精神力如同浩瀚海洋一般绵绵不绝,伸出的精神触手柔软地拂过在场哨兵的意识海,将精神壁垒上的新伤旧痕一一抚平,清除杂质。而奏起的鸿雁笛声也很好地抚慰了哨兵,将几个差点失控的哨兵从狂躁的边缘拉了回来。

等叶芳致重新获得行动力的时候,不可置信地握了握拳头。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而强大的向导?

似是看到了友人的疑惑,洛风走到叶芳致旁边,将胸前口袋中的芯片取出交给叶芳致,原地敬军礼:“幸不辱命。”

叶芳致无奈回礼,又抬手和洛风狠狠对拳:“再有下一次我要你好看!”

洛风笑了两声,转头看向被扶到一边休息的弗洛拉,只见其一身狼狈,白色的大褂染上了污渍,脸上泪痕未干,此刻却依然眼巴巴地看着裴元,眼中满含担忧和不舍。洛风不由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来,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道:“阿元没事的,您放心。”

弗洛拉动了动唇,似是要说出一个“不”字,却又闭上了嘴,微微摇头。

洛风不明其意,心中也逐渐不安,知道目前只有弗洛拉最了解裴元的状态,便忍不住开口问弗洛拉:“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弗洛拉咬了咬唇,叹气:“阿元已经完全觉醒,不出意外很快就会……他需要一个哨兵。”

洛风刚开始没理解,只是阿布突然惊叫了一声,从洛风的肩膀上跃起,长长的尾羽扫过洛风的面颊,不安地盘旋在驻扎地的上空。

天突然暗沉了下来,天地之间陡然狂风呼啸,飞沙走石,这是风暴将至的标志。

利刃方面已经准备就绪,苏北军区派来接应的轻舰已经降落,他们随时可以离开。

就在洛风刚把弗洛拉扶上轻舰的同时,他听到身后一声轻呼,随即有什么东西滑落在地,他下意识地往后看去,便见裴元一手扶着岩石一手捂着额头,似是有些痛苦。

洛风内心咯噔一下,忙向裴元跑去,试图去扶住对方:“阿元?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洛风停住了话头,脸上渐渐染上惊慌之色。掌下传来异常的高温,隔着衬衫都能感觉分明。

而同时,洛风闻到了浓郁的草药香气——向导的信息素。

洛风此时方才懂得弗洛拉话里的深意。

裴元的结合热,爆发了。


————————————

好的证明了运气不太好,下一章见……咳咳咳

裴洛甜不甜啊(~ ̄▽ ̄)~

评论 ( 20 )
热度 ( 3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