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浮云半生

半生浮云,机运轮;一世沉浮,天命循。

抽出手中剑,望着上面这行字,洛风沉默了片刻。

他从来都知自己的命,但是,如何甘心?

——题记

 

洛风心底的那个人,冷静、自持,慈心圣手,悬壶济世。曾经,他伴着他走遍了山河万里,看遍人世百态,心甘情愿地陪伴。

他从未将他的恋慕说出口,只因这一切,都在梦里,而他们……终究遥不可及。

洛风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何做这样的梦,不过是连日来伏案工作,带领团队连夜将竣工资料作出来交给了甲方后,回到家连澡都没洗倒头便睡,随即便梦到了那个人。

梦里正是雪后晴天,洛风立在寒风凛冽的山峰之上,却并不觉得冷。

一开始他并未意识到这是梦,直到遇见了那个人。

那个人背着药篓从山下拾阶而上,一身墨衣在白雪之中如此显眼,靴子踩进深雪里那细碎的声音,让洛风内心一颤。

洛风知道便是那一刻,那个人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我知道这是梦,”那个人停在洛风身前三尺开外,负手而立,雪风如刀割,但是因着那个人,洛风感到一丝暖意在心中升腾,“你还愿意回来,裴元已觉足够。”

后来洛风便跟着裴元,梦中的自己无法选择,似乎很是盲从。裴元是他在这梦中的世界里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认识的人。因为他根本无法同裴元以外的人交谈,甚至是裴元,他都无法触摸。

裴元带着他,从飞雪漫天的纯阳宫来到了四季晴芳的万花谷,他也终于明白他梦中的这个世界,早了一千多年。

但是洛风一直很困惑,裴元望着他,那般温柔,仿佛久别重逢,带着欣喜和庆幸。

都说梦是现实的映像,可是他却毫无印象。但因着这个人,每每在梦境中沉沦。

到最后,现实与梦,他似乎再也分不清了。

就这样白日里工作,他还是单位里那个认真负责又谨慎细心的洛总工。但是到了晚上,又是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旁观别人的喜怒哀乐,也陪着他心底的那个人。

喜欢裴元,如此忧伤。

 

落星湖畔,春光似水。

洛风捡了一块干净的草地躺在上面,裴元就坐在他身边收拾药材。

春风温柔拂在脸上,洛风惬意的闭上了双眼,随口问道:“裴元,你说你要去南屏山?”

裴元应道:“嗯,万花有一批药材要运到南屏山,我顺便去那里采药。”

“唔……”洛风含糊了一声,歪了歪头竟是睡了过去。

裴元看了眼他,放下手中的药材,伸手想要去摸洛风的额头,指尖却穿了过去,什么都捉摸不到。

裴元闭上了双眼,掩去眼眸里痛苦的神色。

 

洛风做了一个梦中梦,梦里他见着一个海中岛屿,天色昏黄,波浪滔天。他站在沙滩上,看着一个白衣道士上了船,不顾这风雨欲来,离开了岸边。而他站在岸边,看见一个墨衣人,如此熟悉,向海边疾奔,仿佛在追着那艘船,却最终没有追上。看着那个人跪倒在岸边,他心痛不已。想要上前扶起他,却半步也动不了。

后来他便从梦中惊醒,冷汗涔涔。

“怎么了?做噩梦了?”裴元还坐在他身边,望着他的眼里全是关切和温柔。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深呼吸几口,这才缓过神来。

“没关系,梦而已,”看着裴元低头拾掇着药材,洛风想到梦中之景,便忍不住出声唤道,“裴元……”

“嗯?”裴元抬头,疑惑不解的望着他。

“你,”洛风深吸一口气,终于问了出来,用尽平生所有的勇气,“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裴元愣在当地。

他还记得那年,青岩花深,而谷外却是秋意凉薄。他送那位道长到了长安的驿站,他也问过他:“洛风,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他与他自幼相识,因着年龄差距,那位道长一直待他如弟。时间久了,他们都已经习惯彼此的存在,感情日渐发酵,到最后便如秋水深潭一般,安谧、深沉。

他们所缺的,便是这样一句话。

说出来,两人都松了口气。那时候道长习惯性的伸手想摸摸他的头,却发现,眼前这个人个头早已超过了自己,伸出的手被他握在掌中轻轻一拉,便埋进他的怀中。

“洛风……”颤抖的声线中带着惊喜,却也有着对未来的不安。

那位道长在他怀里笑出了声,“阿元,等我回来。”

于是他在落星湖等他回来,一直等到现在……他的一辈子。

现在……裴元望着洛风,恍惚了一下。眼前之人分明相同,却也有所不同。那个人待他,从不会如此直接。而他……也不复当初。

“对不起。”裴元低头继续整理药材,刻意忽视洛风眼中的失望。

你与我不在一个世界。你误了我一辈子,我却不能误你。洛风……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知命了,一如曾经的你。

后来洛风便醒了,床头闹钟滴答作响。天还黑着,他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就这样握着杯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天光乍破。

他想他的梦……该醒了。

 

持续一个月未曾做梦,正好洛风也忙的紧。单位刚刚中了一个标,工程部整个都转了起来。待工程上了正轨,他才长舒口气,从单位宿舍收拾了回到家里。

这一夜,他又梦到了裴元。

那是在山岭之间,深谷之中。枫叶红遍天际,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他看到那人就躺在一篇火红的枫叶中,惨白着脸,毫无声息。身边药篓摔在一边,药草散落一地。

洛风慌了神,踉跄上前,“裴元!”

可是无论洛风怎么唤他裴元始终不睁开眼,洛风想将他抱在怀中却不能。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助,只能跪在裴元身边,一遍又一遍地唤他。

梦中的他,还是落了泪。

“哭什么呢?”虚弱的声音传来,洛风一愣,低头看去,只见裴元睁开双眼,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带着微微苦意,“这辈子能看到你为我哭,裴元是不是该感恩上苍。”

向来稳重自持、铮铮铁骨的静虚首徒洛风,为了护佑一脉弟子,就这样撑到了最后,流尽血汗都不曾掉一滴泪水。如今的他只为了他裴元而哭,他内心复杂万分。

可他为洛风流的泪,何止这点?

“裴元……”他再也不在乎了,多少次他想问你透过我的眼到底在看谁,多少次他想问最初的那句“你还愿意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多少次他想问你待我如此究竟是为何,但是这一次通通都没关系了。

裴元的深情,他的深情,被命运阻隔。连牵手和拥抱都做不到,他又何曾指望能走进裴元的心中。

但是能就这样守在裴元身边,他已经知足。

清醒后的裴元放出了信号烟花,不多久便有万花弟子前来接应,此前他们都在搜寻他们那位因采药而失踪许久的大师兄。看着裴元被一群弟子们围住治疗,洛风站在一边,笑着看他,那般温暖。

裴元抬起头,两两相望,彼此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方的身影。裴元突然觉得那些曾经都不重要了。至少他的道长还在,没有浑身是血了无生息,没有独自躺在冰冷的雪里,没有此生此世再不相见。

尽管不能拥他入怀,不能吻他,但是他在……他的心才能从灰烬里重生。

“洛风,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裴元向洛风伸出手,洛风一愣,看着裴元一如最初的笑容,他不由也伸手过去,虚虚相握。

“自然。”

 

后来,待裴元伤好后,两人再次相携出游,心境却不似昨日。如今心意相通,这千山万水都不过尺寸之间,哪怕是战火纷飞之际……只要两人在一起,红尘喧嚣都化作了寂静无声。浩荡苍穹之下,彼此是最无法割舍的唯一。

浮云半生,他们终于重逢,幸得相守。

但是洛风从来不知道,他与裴元之间本就如此。仿佛他们相恋,便注定了一世相离。幸而他们从来不贪心,只要在这纷纭世事、风雨如晦中能得到片刻的相守,他们便已知足。

而现在,能在最后一刻拥住他最爱的人,而不是眼睁睁的站在一边看着他受伤,看着他死去,洛风几乎觉得上天在厚待他。

“洛风,裴元此生得遇你,虽然众多遗憾,但是未曾后悔,”裴元抬手,轻轻触摸洛风的面颊,“抱歉,这一次是我先走了。”

洛风悲痛不能自已,看着裴元微笑着合上眼眸,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去了。

这一次他终于明白,裴元此前过得是怎样的日子。

他一直没告诉裴元,他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想起从前的事了。

那是一日午后,裴元外出行医,他在庭院里闲逛,看到树下一张几案上放着一柄剑,虽然经常被人拂拭但依然有些锈蚀,但是剑上铭文犹在,仔细看去,他却是失了神。本来不做多想,但是他后来午睡时做了那个梦。

他那一世最大的噩梦。

宫中神武遗迹。

他看到那时的自己为自己视若神明的师父挡下祁师叔那一剑,看到自己躺在师父怀中挣扎着交代后事。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裴元,但是现在他看到了。在他合目的那一瞬,裴元猛然推开围着的人,将他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一手捂着他不断流血的心口,一手颤抖着摸他的脉搏……

他也看到了那年,裴元将他的骨灰抱着,埋在了大雪纷飞的纯阳之巅——他这一世第一次遇见他的地方。

他听到他说:“洛风你看,我带你回家了。”

……

红尘万丈皆自惹,情深不悔是娑婆。

那日醒来,他沉默良久。前缘未尽,他用偷来的这一世赔他,到最后竟是不知到底是谁误了谁?

但是,他们都心甘情愿。

耳边炮鸣声、号角声、杀伐声彻夜不歇。离安史之乱结束还有一年零七个月,但是他的裴元,已经再也看不到长安的繁花似锦了。

在梦即将消散的那一刻,他轻轻吻在裴元的额上,一如当初那般摸着他的头,低声说:“阿元,来世再见。”

这一世沉浮,终得安宁。

 

—终—


评论 ( 11 )
热度 ( 52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