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2)

第二章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只有眼前两个精神系在玩闹。裴元的精神系搂着白虎的脖子用脸蹭它的毛,而白虎也十分兴奋地舔着他的脸庞,惹得他“咯咯”的笑。

“百分百相容度?!”一边观看的阿麻吕首先回神,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师兄。

“裴中尉的精神系居然是个小男孩?”这是第二个回神的萧孟。

“你们还要握多久?”这是第三个回神的一直在办公室却无人注意的副团长楼彦。

听见楼彦阴森森的提醒,洛风这才反应过来,随即脸便一红,急急抽手出来。感觉到洛风的动作,裴元下意识地握紧手想要挽留什么,却还是被洛风抽了出去。

“咦?”见到裴元精神系的模样,洛风惊讶不已,“阿布?”

“你怎么知道他叫阿布?”裴元奇道。话音刚落,他便感觉到意识海的变化——只觉意识海不停翻腾,最后竟不受控制地伸出了精神触手向洛风而去,几乎是本能地开始安抚洛风的精神体。

旁边身为哨兵的萧孟和楼彦还未察觉,而精神敏锐的向导们都纷纷察觉到了精神波动。

张钧仰慕道:“这就是S级向导的力量吗?”

腼腆的紫晴却反驳道:“这分明是百分百相容度的原因!”

阿麻吕则带着诡异又兴奋的眼光凑到裴元身边低声问:“师兄,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同我们亲爱的洛团长无媒苟合真的好吗?”

听此,裴元在专注于为洛风做精神疏导的同时分出半点空暇回了阿麻吕一句:“他是S级哨兵。”

师兄居然没喷我?连个白眼都没翻?

向来在作死的大道上一路狂奔万头羊驼都拉不回的阿麻吕震惊了,却忽略了裴元话语里的深意。

身为哨兵或向导,能在这一生找到相容度达百分之九十的就已经很不易了,更何况连等级都能如此匹配。就算是青梅竹马如张钧萧孟,他们的相容度也才87%而已。

没有再注意周围人的情绪,裴元此刻只专注于疏导洛风的精神体,将原本杂乱无序的精神丝一缕一缕理顺。因为并没有建立精神标记,从而无法突破洛风的精神壁垒,这种精神疏导也只能在表层进行。便是如此裴元也感受到了洛风精神的混乱,以及在长期征战中留下的精神创伤,心中渐渐泛起些许怜惜之情。记得来一团之前,军部曾提供给他们一些一团的基本资料,眼前这位洛上校似乎十五岁便觉醒了,至今也有九年了,这些年……都是依靠抑制剂度过一次又一次的精神暴动吗?

为了不打扰这场突如其来的精神疏导,众人都体贴默契地悄声离开了办公室,而晓元也用牙齿轻轻咬着阿布的衣摆引着他向它在隔壁的窝走去。办公室内现下只余裴洛二人。

洛风不是没做过精神疏导。有如卫生巾一般存在的张钧曾经试图为他做精神疏导,却因为等级悬殊只能堪堪承受住洛风强大的精神威压,最终也只能以失败告终。

想到这里,洛风竟低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裴元上前一步,在洛风耳边出声问道。

洛风这才发现面前之人居然比自己这个哨兵还要高上半头,同时有精神威压扑面而来。明明向导对哨兵具有先天的臣服性,但是很明显面前这个人不同于一般的向导。他的精神威压竟也不输于大部分哨兵,甚至于连他……都有些抵抗不住。于是洛风忍不住后退一步,差点撞翻办公桌上的花瓶。

“小心!”裴元伸手揽住洛风的腰,因为惯性洛风栽在了裴元的怀里,向导特有的信息素味道随即直入洛风鼻腔。不同于洛风的冷香,那清新的中草药香味,熟悉到洛风几乎要落泪。

“精神疏导一旦开始最好不要停下,”裴元一边不着痕迹地抚过洛风的腰,忍住内心的悸动,一边正经严肃道,“您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长期得不到向导的安抚,想必最近感官神游也比较厉害吧?现有的抑制剂已经对您失效,这样下去恐怕下一次精神暴动的时候您将难以承受,极有可能精神崩溃。若是上校方便的话,请给予在下充分的信任,打开精神壁垒。”

洛风愣住,许久,带着晦涩的眼神艰难开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知道,”裴元意味不明的一笑,“我被分配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听此,洛风恍然,随即猛地推开了裴元——其实他早就能推开他,只是贪恋这一丝久违的温暖才装作没注意到裴元的动作,然而现实却几乎让他心痛得难以自持。

然而他又能怪得了谁?毕竟那些往事只有他一个人记得,而那个人并没有义务回应他的感情。

“我会写信给军部,将你调离一团。”洛风退开一步,背过身去走向舷窗,窗外是无边无际的星河,璀璨也寂廖。

身为上校的洛风其实很早就有匹配向导的权利,但是他并没有使用这项权利,并曾三次拒绝参加军部举办的相亲舞会。洛风家世虽然普通,恩师却是如今联邦上将之一的谢云流,再加上身为难得的S级哨兵,战功无数,自然是前途似锦。所以洛风的婚事已经被列为军部最为头疼的大事之一,直到裴元觉醒。

这大概就是全联邦都乐得看你俩结合而你还被瞒在鼓里傻乎乎的挣扎——明明都放在心里两辈子了还在拼命抵抗哨兵追捕向导的天性,小心翼翼的对待心上人,生怕有一丝怠慢,让人又好气又心疼。

这份心意被洛风藏在了心里深处,被重重精神壁垒阻隔,即便允了裴元为他做精神疏导,精神壁垒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硬。

而他却不知道他的反应给了裴元多大的触动。在如今这个世界,被掩盖在花团锦簇的哨向关系下,是千百年来向导们屈从于哨兵统治的麻木。尽管如今在联邦向导地位已经提高了很多,但这种观念仍然一时间难以消除,很多情况下向导都是作为哨兵的附属物而存在。

心高气傲如裴元又怎甘愿当别人的附属物?

于是裴元没有任何畏惧,坦然地走到洛风身后,再次伸手搂住了洛风的腰,同时伸出细细密密的精神触手将洛风包围。他将精神意念直接通过精神触手传递给洛风的精神体,带来的震撼度几乎是言语的十倍:“如果之前我来此是军部的命令,那么现在,是因为你。”

当向导足够强大,又凭什么不能标记属于自己的哨兵?不是为了谁征服谁,仅仅是为了能够并肩战斗互相倚重。

洛风狠狠闭上了眼,精神壁垒也不自觉的一松,待反应过来时裴元已将凝成极细的精神触手探了进去,拂过内里那早已千疮百孔犹如风暴过境一般的意识海,并不着痕迹地施加精神暗示以催眠。

最终,洛风在裴元的精神暗示下靠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裴元将洛风横抱起来,放到休息室里的行军床上。坐在床边看着洛风的睡颜,右手抚过洛风的眉宇、紧闭的双眸、鼻梁、嘴唇……脸上渐渐浮现温柔的神色。这样的场景仿佛并非第一次,似乎是在梦里一般,那里也有这样一个人,初见便能牵引他的心魂。

于是他终是忍不住俯下身去,轻轻吻了吻洛风的额头。

若说哨兵因本能而保护向导,那么向导便是哨兵的灯塔,为他指引航向,抚慰创伤和孤寂。

而我,愿意成为你的灯塔。

“我的……上校呵。”


————————

ps:1、开金手指啦嗯哼

2、灯塔这个比喻来自于静水边太太的《钟情》,超级喜欢这个关于哨向关系的比喻,看到如今的哨向文我觉得这个最精准啦_(:з」∠)_

3、裴元的精神系我想了好久【笑cry】最后选了这个……嗯是有意的,当是埋线吧【闭嘴】

最后……我感觉我能做到隔日更诶!【flag】【别信】

评论 ( 13 )
热度 ( 36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