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7)

第七章

 

千万里外斯托安星,苏东军区司令部所在星球。

不同于其他军区的司令部多是建在特大城市旁,苏东军区的司令部建在了曾经的无人区里,行政大楼背靠群山,山上常年积雪,远远望去,美若仙境。

有星舰从远方飞来,悬浮在星港上空,不一会儿从星舰上分离出一艘轻舰,下降停靠在星港。

星港驻守部队早就接到了通知,迎接工作有条不紊,当舱门打开有人通过舷梯往下走时,前来迎接的警卫员列队立正敬礼:“首长好!”

来人不过四十岁上下,身着联邦上将规制的军常服,眉眼温柔,又有一种超脱世俗的淡然。见此场景,他不由心下无奈,转眼看到警卫队队长身边傲然蹲坐着的那匹雪狼,眼眸里染上了笑意。

于是对警卫员们颔首道:“各位辛苦了。”

队长走上前,“政委,车已经在外等好久了,您看……”

李忘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弯下腰来摸了摸雪狼的脑袋又揉了揉耳朵,雪狼也难得收起桀骜的姿态,像只宠物犬一般用脑袋往李忘生手掌蹭,棕黑色的眼眸里闪现某种渴望。

李忘生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静流正在休息,晚些时候出来陪你玩,我们走吧。”

雪狼这才不甘心的起身,恢复往日里不可一世的模样,带领众人往星港停车坪走去。

入口处停着一辆熟悉的悬浮车,有哨兵警卫荷枪实弹守在旁边,见到李忘生便齐齐敬礼。李忘生隔着好远便感觉到了熟悉的精神波动,微微动容。雪狼回头望了李忘生一眼,一矮身窜进了驾驶舱。

李忘生对众人颔首一笑,等后座门开了后,慢吞吞地上了车,刚刚坐定便被人紧紧拽住了手。侧脸看去,那里坐着的人此刻双眼紧闭,一脸隐忍的模样。

李忘生也顾不得那一点久别重逢的羞怯情绪,立刻紧张起来,忙探出精神触手去试探哨兵的意识海,“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哨兵摇了摇头,只是依然死死握着李忘生的手。

李忘生眼里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另一只手抬起轻柔地抚过哨兵的额头,将精神力传输进去:“云流,我回来了。”

他们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两个人内心深处都不可避免留下了浓重的阴影,他们走到现在十分艰难,几乎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但是有什么要紧的呢?只要人还在,就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再也不会有下次了,”已经是苏东军区司令员的上将谢云流此刻不顾个人形象,咬牙切齿道,“谈判的事他们自己去好了,要你去干嘛!和平条约都签了一年还有什么好扯皮的,大不了再打回去。”

看着又开始任性的自家哨兵,李忘生只得顺毛摸:“嗯嗯下次不去了。只可惜我们的条件还是被对方拒绝了,还得烦神。不过这次去军部拿到了风儿和裴中尉的基因匹配数据,也算是额外的收获了。”说完便要去翻光脑。

“嗯……”谢云流松了松李忘生的手,却依然放在掌心无意识地把玩,动作却渐渐慢了下来。

“还有一些事情等回去再跟你说,腿还疼吗?”刚问完便转头想去看谢云流的脸色,却发现哨兵早已沉沉睡去。

李忘生满心无奈中带了一缕酸涩,将谢云流拥进怀里为他按摩太阳穴,展开精神触手深入谢云流的意识海为他做精神疏导。两人结合多年,这样的疏导自然手到擒来,只不过……

那片深藏在意识海深处的阴影,是他怎么都无法抚平的伤痕,也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山洪。就如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他们头上,不知何时便会落下……此生都不得安宁。

“其实……”李忘生低叹,“只要你能安然活着,我愿意付出所有。”

 

待谢云流从沉睡中醒来,已是黄昏。

卧室外的谈话声音很轻,闭上眼就能感觉到自家向导就在门外,谢云流总算放下了心。

而正在与前来汇报三师军演统筹情况的卓凤鸣说着话的李忘生,因为一直分了注意力在谢云流这边,所以立刻便感觉到了精神波动。于是向卓凤鸣歉意一笑,还未说什么,难得心思细腻那么一回的卓凤鸣便识趣道:“其他事也不是很重要,等大师兄好起来我再汇报吧,部队里还有事我先回去处理,二师兄辛苦了。”李忘生笑着表示谢意,便请警卫员代为相送,转身推开房门去探查情况。

自李忘生离开斯托安星去首都星参加会议至今,谢云流的神经一直紧绷着。这不是他与李忘生的第一次分别,只是每一次分别总是预示不好的事情,尤其是八年前那一次……他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但是这种无法掌控全局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让他恨不得时时刻刻只要想见就能见到李忘生,都快偏执到病态了。

这也不能全怪谢云流,对标记向导的独占欲和保护欲是哨兵们的天性,也是刻进骨子里的。也亏得他俩自小一起长大,李忘生乐得宠他,也乐意包容他的任性……哪怕是八年前那次为了救他而差点命丧敌国,他也从未后悔过。

“身体不舒服就不用去接我,你看你,”李忘生摸了摸正闭眼养神的谢云流的额头,“就算现在医学再发达,你也不能隔三差五就要折腾自己呀。”

病中的谢云流依然不讲道理,只是“哼”了一声,强辩道:“我只是路过而已……”

“哦好好好,只是路过,”李忘生忍住笑意,低头吻了吻谢云流的额头,“感觉怎么样?”

谢云流闭眼摆摆手:“死不了。”不一会儿又睁眼瞧了李忘生一眼,伸手将他拉着一起躺在了床上,“陪陪我。”

李忘生无奈地看了一眼个人终端上拍排得满满的日程表,但是谢云流还在病中他也放心不下去处理事务,长叹一声便乖顺地卧在谢云流身边,任谢云流伸手揽住他的腰,两个人就着这个姿势渐渐睡去。

 

此刻格里兰基地已经夜幕降临。

向导宿舍里,裴元正在客厅的光脑前工作。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看着光脑上飞速闪过一串串数据,眼神里的光芒愈甚,却也愈渐迷茫。

阿麻吕洗完澡出来,边擦头发边咋咋呼呼:“师兄这么晚了还不睡?”

裴元“嗯”了一声,道:“师父那边实验数据出来了,我得尽快分析出来。”

“还是那个课题?”阿麻吕凑上前来,看着屏幕上的数据,也难得收起嬉笑的神色,认真的看了起来。

“毕竟是大课题。不过有时候我也怀疑,真的有神级存在?”裴元自嘲两声,但还是认真的比对着数据。

阿麻吕撇了撇嘴,道:“哪有那么容易。科学院实验了七八百回了,哪次成功过?说起来也奇怪,师兄你明明是学医的,科学院怎么就把你分到基因组了?”

听到阿麻吕的疑问,裴元顿了顿,心中隐隐浮现一个猜测,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尽管阿麻吕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但是这件事……他都不知道是好是坏。

最后他只问了阿麻吕一句:“到底是什么决定了现在的哨向关系?”

阿麻吕一愣,想了半天,试探着回答:“基因?”

“基因技术辅助人类进化,但实际上人类一直在进化,哨兵的产生半是人为半是天意。能力进化太快必然有所平衡,所以最初哨兵才会夭折那么多。而向导……”

“完全是基因技术的产物。”阿麻吕顺着裴元的话语接下去,仿佛也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也愈发不可思议。

“我们生来与天争命。”争的却不是自己的命。裴元眉眼间尽是冷意。

“所以……”阿麻吕想了下,“如果想平衡如今的哨向关系尤其是单向标记的限制问题,就必须从基因着手?这果然是个挑战。”说完阿麻吕也忍不住嘲讽起来,“上面也乐意让你们研究?这倒是出人意料,我以为那些老古董还死抱着哨兵至上的理论呢。”

“当然不,”裴元淡然道,“但是哨向比例在这里,我们报上的课题是如何提高向导的觉醒率,上面拨款自然积极得很。”

阿麻吕挑眉:“谁的主意?”

“你说呢?”裴元合上光脑,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挥手道,“你快去睡吧,明早还要训练。”

知道自家师兄又要去和某人腻歪了,阿麻吕翻了一个白眼就进了卧室。

——————————————

整理了一下大纲(真的有这东西吗),大概这篇文应该裴洛谢李双线,以裴洛为主。铺垫终于结束啦后面开始升级打怪了【别信】

顺便在一群参考西方军制的星际文中我任性地参考了JFJ军制,嗯哼,是不是很接地气?

下章预告:原来他们早已命中注定。

评论 ( 23 )
热度 ( 3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