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12)

第十二章

 

洛风回到苏西军区总部基地后,当天便打了申请驾驶轻舰返回格里兰基地。

轻舰降落的时候格里兰已是深夜,张钧接到消息便开车前来迎接。洛风刚刚坐上悬浮车便问道:“裴中尉怎么样了?”

“还没醒,”张钧道,“毕竟精神力使用过度,不过一切正常,师兄你就放心吧。”

听此,洛风疲惫地按了按眉心,依靠在座椅上。窗外格里兰基地灯光璀璨,洛风看着一路上闪过的灯光,心头孤寂的感觉渐渐涌上。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现在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觉醒来,他又会回到那个盛世繁华的大唐。纵然风雨如晦,却依然有着他最为眷恋的地方和……最珍惜的人。

也许他该庆幸,尽管世事变迁,大唐也早已湮没在那个美丽的母星上,一丝痕迹都未能留下,但那些人都还在他身边——已经足够了。

很快就到了格里兰基地医院。裴元身为联邦之星洛风上校的未来伴侣,又是首席向导,上头自然会多加关照。此刻裴元享受着基地医院最好的医疗资源,也让洛风稍微放心。

张钧引着洛风往裴元的单人病房而去,打开房门后向洛风调皮地眨了眨眼,便先离开了。

洛风手扶在门把手上,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房内一片昏暗,只有墙壁上的壁灯亮着,除了微弱的仪器声音便一片寂静。

洁白的病床上躺着熟悉的身影,洛风心中泛起一丝疼惜。前世今生,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裴元如此脆弱的模样。

坐在床边,伸出手抚摸裴元的额头,看着他苍白的面容、紧闭的双眼,满心都是温柔的爱意。

一般向导在精神消耗过度的时候都极需绑定哨兵的爱抚,这也是洛风急着赶回来的原因之一。虽然他们是逆向标记,但是……说不定有用呢?

自暴自弃打算死马当活马医的洛风纵然心中羞涩,抚着裴元脸颊的手却也慢慢向下,扶在裴元肩上,低下头去坚定地吻上裴元略有些干燥的唇。刹那间哨兵身上带着淡淡檀香味的信息素弥散开来,昏迷中的裴元也不自觉地微微启唇,贪婪般的将信息素吸纳进来,甚至于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反客为主,无意识地想要纠缠洛风。

洛风一惊,刚要抬起身子,却发现裴元原本有些沉寂着的精神力突然活跃起来,瞬间释放出的精神触手将他牢牢压制住。属于向导的信息素也随之释放出来,两种信息素互相交杂,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病房明明是恒温系统,洛风却觉得这小小的空间内温度逐渐升高、沸腾,握着裴元肩头的手也渐渐渗出汗意。被裴元的精神触手侵入意识海的感觉不同以往,那精神力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将他的理智逼的几近崩溃。同频率精神力的碰撞就有如吃了春|药一般,毫无理智的痴缠着、叫嚣着要融为一体。

这是要触发……结合热了吗?

然而就当精神结合快到极致濒临结合热触发点的时候,洛风与之纠缠的精神力陡然被什么东西弹开了一样,产生的剧痛使得洛风的一丝理智从早已被欲望控制的身体里抽离出来,洛风瞬间清醒,脱离了精神触手的控制。

“隐藏神级向导虽然能精神标记哨兵,但是无法做到最终标记……你们勿要尝试,以免发生意外……”

李忘生的话语犹在耳,洛风骇得退后两步,捂着胸口弯腰剧烈喘息,额头上的汗滴落在干净的地毯上,消失无踪。

万幸……

就在洛风满心复杂地庆幸时,房内忽然突兀地响起轻微的鸟鸣。

“雁……鸿雁?!”洛风猛的抬头,只见裴元枕边的红笛正闪着幽幽绿光,洛风恍惚辨出从其中发出雁鸣之声,凄厉哀婉,仿佛困在其中的模样。

洛风这才知道刚刚救了他们的就是鸿雁——前世裴元从未离手的……鸿雁。

洛风伸出手将鸿雁握在手里,他分明能感觉到上面附着巨大的能量,和他熟悉到骨子里的精神力。

“原来你也来了。”洛风低声叹道。

经过刚刚那一遭,床上裴元的呼吸渐渐绵长,精神力也已经恢复,渐渐稳定下来,不用多久便可从沉睡中苏醒。

阿布从意识海中出来,跪坐于床上,将手覆在鸿雁之上,只见鸿雁光芒渐渐黯淡,雁鸣也渐渐停歇。

“这柄玉笛,靠着我和师父两个人的灵魂温养至今,早已不是当年的鸿雁了。它与师父的意识海相伴而生,已成灵器,”阿布皱眉,“万没有想到重新唤醒它会是这般……真是大意了。”

稚嫩的脸庞偏作如此老成的表情,洛风也有些哭笑不得,“阿布,你似乎知道很多?”

“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了,我一直陪在师父身边嘛。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比如……”阿布顿了顿,懊恼道,“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师父觉醒,只能这样一点一点的刺激他以触发前世记忆……我还是操之过急了。”

听此,洛风微微低头,眼眸里柔光闪现。他笑着摸了摸阿布的脑袋,“没关系。谢谢你,阿布。”

阿布腼腆一笑,渐渐消匿于意识海。

洛风重新坐在床边,握起裴元的手,就这样静静地等着。

 

裴元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那里仿若无尽的黑暗长廊,他无意识地向前走着,气力渐渐被抽空,而他也从不甘渐渐绝望。

向导精神力损耗过度的后遗症之一,便是这般无法挣脱的梦魇。

忽然有一声清鸣,有白鹤从眼前飞过——黑暗之中唯一的亮色,仿佛救赎一般,他追着白鹤而去,直到看到长廊尽头的日光。

他迫不及待地向尽头奔去,亮光刺眼之后他看到自己立在雪山之上,天上有白鹤飞过,有如仙境。

他怔怔而立,直到衣袍被什么东西轻扯才回过神。低头一看,原是一只白色的幼虎正轻咬他的衣角。他忍不住俯身伸手想要抚弄白虎的耳朵,却被避了开来。随即白虎转身跑了几步,又回头看他,似是示意他跟上。

裴元未多犹豫,跟着白虎往山下而去,却在路的尽头长桥边上看到一身着白衣、背负长剑、手执拂尘的青年。远远望去,那身影有如这雪山之上肃肃青松,纵然霜雪欺身,仍旧傲然而立。

他看着白虎跑过去扑进那人怀中,待那人抬头看来,他一眼便认出熟悉到让他心痛的面容,尤其是那双眼眸,如雪澄澈。一声呼喊哽在喉间,却最终没有唤出声来。

“洛……风。”

 

裴元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他就这样躺在那里,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努力回忆着梦中所见,却始终回想不起。而此刻他也无暇多思,因为他已经能感觉到空气中残存着的某种味道,以及熟悉的精神波动。

难道,他回来了?

神思已然清醒了七八分,此刻凝神细听,很容易能听到病房自带的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

脑子里瞬间浮现无数旖旎之思,裴元想要起身,却酸软无力。此刻他分明能感觉到身上像是在水里捞过一般,湿漉漉的黏腻不堪。向来有些微洁癖的裴元忍不住皱眉。

这时的他也终于回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脸色变了几番,心中既有震惊也有不安。

不多久,水声停了。裴元一瞬不瞬地盯着卫生间的门,直到开启对上那一双熟悉的眼眸,他甚至觉得鼻子泛酸。

洛风身穿浴袍走了出来,看到裴元醒来心中一喜,连忙快步走过去抚上裴元的额头:“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裴元抬起酸软的手握住洛风的,哑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我在做梦吗?”

洛风惊讶,随即无奈道:“你是我的向导,捅出这么大篓子,纵然有再多的事我也要回来帮你撑腰啊!”说完洛风便想起了前世,怀念般的笑了起来。

裴元赌气一使力将洛风拽下,洛风一时不慎直接趴在了裴元身上,刚欲挣扎起来,腰便被裴元紧紧环住。

裴元深呼吸,鼻腔里全是洛风沐浴后的清香,和一缕让他欲罢不能的檀香味。偏头便能看到洛风白皙的脸庞和渐渐被薄红染上的耳朵,裴元深吸一口气,黯然道,“对不起。”

洛风看向裴元,眼眸澄澈安宁,就这样凝视着他:“不用说对不起,你我如今既为一体,又何必分得那么清。”更何况错不在你。

裴元不说话,就这样抱着洛风,时不时偏头轻吻洛风的鬓发。不过相别半个月,他们却觉得好似三年光阴飞逝,此刻都有些贪恋现时的温存。

不多久,病房内的管家机器人提醒他们距离复查还有一小时。洛风这才回神,想要站起来裴元却死活不松手。

洛风只得耐心问:“怎么了?”

“我想先洗个澡。”裴元耍赖。

“那你快起来呀!”

裴元笑着在洛风耳边说:“洛上校,人家刚刚才醒现下浑身无力,要你亲亲我才能起来呀!”


————————————

小甜章www【洛风:我的男神不可能这么流氓(一脸懵逼.jpg)】

今天真是因垂死听,先被官方气炸又被非墨太太塞了一嘴裴洛糖,值得纪念

不管怎样,裴洛就是要在一起,我爱他们一辈子【哆啦A梦微笑】


下章预告:阿元,我们订婚吧。【老谢:WTF???】

评论 ( 15 )
热度 ( 2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