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13)

第十三章

 

于是当洛风被裴元压在卫生间的墙上为所欲为的时候,洛风已然被情|欲烧的要哭出声来。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强撑着减少精神力的接触,再往结合热方向使力那问题可就大发了。

温热的水从头上淋下,将俩人淋湿了。洛风本还有余暇在想刚才那澡白洗了,下一秒就被裴元的吻夺去了神识。

卫生间里热气朦胧,洛风的浴袍已被半褪至手肘,此刻他搂着裴元的脖颈,任他在自己的耳后脖间亲吻。眼神迷离往前望去,对面正好是一面落地镜。他迷糊中还能分辨出镜中有两个身影正在纠缠,被压其下的那人白皙的身子已经浑身泛着粉色。

“说起来洛上校,”裴元一手抚摸着洛风的腰际,一边垂首轻咬洛风的耳垂,就这样在洛风耳边低声笑着,“你经历过那么多场凶险至极的战斗,听说也曾重伤战场,可是你的身体却依然毫无瑕疵。”

洛风难耐地仰头,勉强回道:“你该知道现在的再生技术。”

“我只是没想到洛上校也会在意外表。”裴元调笑道,却渐渐俯身顺着洛风的脖颈一路往下吻着。

“并不是……啊!”洛风刚要回答,却被裴元一口咬住了胸前一点。哨兵强大的五感使得这样的刺激就像是放大了百倍一般,洛风顿时就有些站不住了,手臂搭在裴元肩上就要往下滑。

“洛风,”裴元舔了舔红樱,又往上吻了吻洛风锁骨上的精神痕,如此郑重,眼神却逐渐暗了下来,“为何不愿触发结合热?”

洛风身子顿时一僵,理智也瞬间回笼。愣了片刻,随即手撑在裴元肩上推开分毫,情|欲残留的清澈眼眸里此刻满是认真的神色,让与之对视的裴元也不由认真了起来。

“你发现了?”洛风轻声问。温水还在淅淅沥沥,落在洛风的脸庞上,仿佛落泪一般。

裴元淡然点头:“毕竟我们有情感共鸣。”说罢抬手抚着洛风的脸颊,又轻轻托起洛风的下颌,看着他的眼眸里一片深沉,再一次问道,“为什么?”

“阿元,”洛风望着裴元,扶在裴元肩上的手微微握拳,“我们订婚吧。”

裴元眼眸几不可见的微微睁大,失神片刻后猛然将洛风拥入怀中,颤抖着声音道:“好。”

洛风心中五味杂陈,只能安慰地拍抚裴元的背,平复他激动的情绪。

他俩实在是不同于一般。裴元纵然强大到能够精神标记哨兵,但毕竟还是向导。向导强大的精神力也使得他们心思极为细腻,再加上共感……大多数向导天生患得患失,若无人依靠,迟早得被逼疯。而裴元又有前世被自己抛弃的印象,即使十分模糊,也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以至于这样的阴影很有可能还留在他的意识海里。

如果能最终标记自然最好,届时情感通道稳固彼此合而为一,自然可以安抚向导。但是现在无论是谁标记谁都不可能……洛风这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师叔一直催他们早日订婚,不只是为了给他一个保护裴元的凭仗,也是为了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在最终标记前,建立合法稳固的伴侣关系是最好的选择了。

“洛风,”裴元吻着洛风的额头,坚定道,“你不会后悔的。”

我永远不会后悔。

洛风微微笑着,在内心如此说道。他知道裴元听得到,他能感觉到裴元抱着他的手臂也愈发紧了,像是要将他揉进骨血里一样。

 

两人这样一闹很快一个小时便过去了。

裴元帮洛风扣上军装的领扣之后,又温柔地亲了一口洛风。两人依偎在一起,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起了订婚安排。

就在两人还在温存的时候,管家机器人再一次提醒他们时间。不多久便有人来敲门,开门便见张钧和阿麻吕站在门口,而他俩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房内的春情涌动,一脸“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的震惊表情看着他们。

两人都是向导,敏感地闭着眼睛都能觉察到两人刚刚干了啥。张钧甚至偷偷伸出精神触手去试探洛风的意识海,却在途中被另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打断。张钧“嘶”一声忍痛收回精神触手看向裴元,只见对方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张钧顿时打了一个冷战。

洛风自然不知道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是哨兵,从张钧的表情也能判断出来。于是他瞥了一眼身旁一脸无辜的裴元,对二人颔首致意,“张上尉,阿麻吕少尉。”

两人忙立正敬礼,完了后各自拉了一个一边说话。

这边阿麻吕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家高深莫测迷之微笑的师兄,若非顾及到身为顶头上司的另一方还在旁边,他差点儿就直接脱口问“团长技术怎么样”了。而裴元表情未变,只用眼神表示“有事启奏无事快滚不要打扰朕抱老婆”。

阿麻吕立即伏地跪奏:“启奏师兄,师父来了。”

而此时另一边……

“师兄,刚刚收到司令部消息,师父和师叔在来这边的路上了,预计三个小时后到达格里兰。师叔又私底下发来消息……”张钧一脸便秘的表情,艰难道,“他说他会拦着点师父,但是裴中尉……”

听此,洛风了然,只得摆手苦笑两声,“该来的总会来的。让楼副团配合基地这边做好迎接工作吧。”

 

深蓝色的星河里,有星舰正在往边境行驶。星舰的休息室里,李忘生正在沏茶。而谢云流一会儿坐办公桌边哗啦啦地翻着公文,又烦躁地把公文摔在桌上,起身负手在休息室内绕圈。就连玉生都受不了意识海的翻腾跑出来蹲在一遍,委屈地呜呜叫。

“师兄,”看着还在暴躁地不停踱步的自家哨兵,李忘生只得开口,“坐下歇歇吧,事情已经发生,两个孩子也是两情相悦……”

“他懂什么!”谢云流怒道,“神级向导就罢了,隐藏神级?!谁知道他妈的什么时候能觉醒。一天不觉醒一天绑定不了,看着好玩?等到精神暴动玩完了才甘心?更何况从来没出现过逆向标记这玩意儿,谁知道有什么潜在风险!死小子作死别连累我徒弟!”

听此,李忘生脸色微变,半晌,才道:“也怪我不仔细……”

“……”正准备继续咆哮的谢司令顿时一僵,转头看向正垂眸望着手里瓷杯的向导,顿时心生懊恼,“忘生,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从没想过怪你……”说到这里怒气又涨,“我也是信了鬼了,东方宇轩绝逼是故意把这个烫手山芋推过来的!本来形势就不稳,神级向导再出现在我们地盘上……真他妈要命!”

看着各种迁怒的哨兵,李忘生再一次无语,他也知道他们被人利用了,但也不得不照着既定的路走下去,一如八年前……希望知道内情的人能心照不宣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此事掩盖好。而远在万里外,新成立的格林斯通联合学院的现任校董兼联邦科学院院长的东方宇轩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很快星舰便到达了格里兰基地。一般默认星舰不停港,但是这艘编号为“SE01”的星舰有着A级权限,故而直接停在了格里兰基地星港。下舷梯的时候,李忘生帮谢云流理了肩章和领口,顺便嘱咐道:“说到底两个孩子是无辜的,裴中尉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毕竟是向导,你也别太迁怒。你们闹不愉快了风儿也为难。”

谢云流勉强点了点头,转身率先下了舷梯。


———————————————————

作者:裴元你还是不是攻了?!!怎么求婚还要受来???!!!!

裴元(冷漠摸针盒):怪我咯?

作者(萎):我的锅……


下章预告:不行!分手!必须分手!

评论 ( 29 )
热度 ( 3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