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27)

第二十七章

 

首都斯威特星,军部信息安全中心大楼。

挂着中央军区牌照的悬浮车通过层层安检停在了大楼前,洛风从车上走下,不由抬头看了看大楼正面悬挂的军徽。只见由剑和雄鹰组成的金色军徽映着恒星的光芒,象征着守护和勇敢;背景是微缩的银河,是他们用生命守卫的国土和家园。

“洛上校?好久不见。”有人迎了过来,原来是中央军区的曹雪阳大校,于是洛风回神,双双敬礼致意。

“我们收到李政委的文件,资料也都准备好了,”英姿飒爽的女哨兵笑道,说完递过来一枚银色的徽章,印着信息安全中心的字样,“这是通行证,已经录入了李政委的权限。”

“多谢曹大校。”洛风别上徽章后便随曹雪阳进入了大楼。

当年洛风还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与位于中央军区的信息安全中心联系比较紧密,也经常与同是侦察兵出身的曹雪阳往来互通,这幢大楼自然是经常踏足之地。如今故地重游,洛风虽然面上沉静,内心还是颇多感慨。

曹雪阳原本打算亲自带洛风前往机密档案馆,然而路上接到了一个紧急通讯,只好歉意地向洛风说明情况,将他交给引路的工作人员后,便匆匆离开了。

洛风目送曹雪阳离开,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多年征战让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此刻也不得不放下,只当是自己多心了。

到机密档案馆前,洛风看着前方安检机器,想到档案馆的规定——这一进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出来,为了防止文件泄露,个人终端也会被屏蔽。于是洛风向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拨了通讯给裴元。

通讯拨出去很久那边才接起,向导低沉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洛风?”

听到熟悉的声音,洛风心中一颤,许久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阿元,我这边有点事,未来几天我的个人终端会被屏蔽,如果有紧急事情……”

“我会开启精神通道的,放心。”裴元自然懂得洛风要说什么,便接上了话语。

洛风笑了笑,又问道:“见过师叔了?”

那边没有回音,过了一会儿对方直接传来三维视频请求。

洛风接受请求,手腕上的个人终端便投射出一个小小的三维视频影像。

看着洛风的脸色,裴元皱眉:“你多久没休息了?”

洛风下意识地回忆,他搭乘军用超高速轻舰从里约星赶到斯托安星,几乎没停又赶往首都星,期间要经过六个跃迁点,算起来已经有五天没好好睡过了。其实对洛风而言,身为哨兵,当初在特种部队的时候,潜伏起来半个月不休息都是正常的事,但是此刻面对裴元他还是不由有些心虚。

而裴元知道自家哨兵的前科,叹道:“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知道顾惜自己,每次见面不是受伤就是中毒,那时候我怎么就能忍下来没绑着你好好灌上一两个月的药呢?”

洛风惊讶地看着裴元,脱口问道:“你想起来了?”

裴元点头:“想起一些,不多。大概是被李政委点拨开始训练精神力、从而刺激了脑神经的缘故吧。”他很想现在就回科学院检测一下,但是此刻他搭乘轻舰身在浩瀚星海里,赶回科学院明显是不现实的。

洛风虽然一直希望裴元能想起前世,可是真当来了,内心却有些淡淡的尴尬和羞怯。

前世的裴元会怎样看待一直对他抱有那种想法的他?

仿佛知道洛风在想什么,裴元无奈一笑。想起自己记得的几个碎片,里面满满都是眼前之人。最懂自己的人自然是自己,那些记忆碎片里的爱意浓烈的让他无法欺骗自己,也让他由衷地感到幸福。

“洛风,不用担心,你会拥有完整的我,”裴元很想立即剖白心里,但是转念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最后只笑道,“我还是不说了,等见面再告诉你,就当是订婚惊喜吧。对了,后天就要集体开拔去赛克斯星,我申请了一起军演。”

洛风点头,“我知道了,注意安全。”

“你也是,注意身体。”裴元注视着洛风,眼眸里满是深沉的爱意。

 

驶向天埃星的星舰内,李忘生正坐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翻着手中一本小巧的纸质书籍打发着时间。

这次出行谢司令不仅给他家向导配备了几乎一个团兵力的警卫队——其中队长廖成双还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跟随他多年,能力和忠心都是毋庸置疑的——甚至还派出了一艘师级主星舰和四艘轻舰护卫。负责安排此事的副司令卓凤鸣表示眼睛已被师兄们闪瞎。

李忘生看着手中书籍,渐渐便有些出神。想到刚刚分别之时谢云流给他的那个拥抱,以及在他耳边轻轻说的那句“早点回家”,随后便是印在额头上的那个轻吻,满含珍重和不舍。

李忘生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微微叹了口气。

才分别便已开始思念。想到这里,李忘生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心中却微微发酸。

他莫名又想起很多年前那些往事,那时候他们不过十来岁,他为了追赶已觉醒为哨兵的自家师兄,便十分刻苦读书,严厉地训练自己——那时他还没有觉醒,只觉得师兄如同高山一般,一直是他前进的方向。直到那个肆意洒脱的哨兵终于看不惯,一脚踹开书房门拖着他出门,直接把他拐去了酒吧。

后来……

他那时其实已经有觉醒的迹象了,只是因为劳累过度而忽视了自己身体上的异样,而与他一起的谢云流也因为长期相处而忽略自家师弟的变化。那日去酒吧也是哨兵心宽,虽然哨兵自己也纳闷怎么今天自家师弟这么受欢迎,来搭讪的还清一色都是哨兵,但也没朝那方面想,更不会想到变故陡然就这么发生了。

原本喝着果汁的李忘生误拿了谢云流的酒杯,刚刚一口下去就浑身起热,随即便不受控起来。

信息素的甜香伴随着磅礴的精神力猛然扩散开来,让人来不及防备。若说哨兵觉醒如同一只脚踏入鬼门关,向导的觉醒也不遑多让。

酒吧里的其他哨兵和向导都被李忘生的精神力无差别攻击到了,纷纷捂着脑袋痛苦地嚎叫着,而离李忘生最近的谢云流遭受到的攻击自然是最猛烈的。幸亏谢云流是S级哨兵,竟生生忍下了来自精神力的折磨,打横抱起已然失去行动力的李忘生艰难地离开酒吧。

李忘生并不是完全失去意识。他咬着下唇拼命抵抗觉醒带来的痛苦,然而方圆一公里内所有生物的思想和情感都被他一一捕捉,整个脑袋就像要爆炸了一般。他一直以为自己如果觉醒也一定是个哨兵,故而对向导的了解并不深入,此刻他只能在痛苦之中拼命回忆那点微薄的知识,一点一点构建自己的精神屏障。

那时候,便是同样一个吻落在额头:“忘生,再坚持一下,我们回家。”

最后他在紧急从军部赶回的师父的帮助下成功觉醒为向导,并被评级为S级。

虽然觉醒为向导心中有些落差,但是醒来那一刻看到守在他床头的哨兵,一直以来被压在心中的那点情愫便被猛然放大,一时间他竟不知该如何面对。惊慌之中对上了哨兵的眼神,那眼神复杂至极,看得李忘生心乱不已。

“人没事就好,”谢云流难得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有点意外,但是……也好。”

什么叫……也好?

脑海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便被哨兵下一个动作惊到了。

那是他们之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极高的相容度让他们几乎瞬间便建立起了精神标记。

“忘生,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向导?”与我一起同甘共苦,生死不离。从此我的荣耀属于你,我的灵魂也属于你。

再后来……

哨兵因擅自拐带未成年师弟进酒吧差点粗心害死觉醒中的师弟,最后还冲动直接标记刚刚觉醒的向导师弟,而被师父责罚禁足,附带三个月的超高强度训练和所有家务。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想起这些,李忘生不由低声一笑,静流也被他惊动踱步而出,站在一边歪着头看他。

这时廖成双过来敲门:“报告首长,还有十分钟星舰跃迁,请做好准备。跃迁后很快便可到达天埃星。”

“我知道了。”李忘生淡然回了一句,又转头看向舷窗外,那里很远很远有一颗恒星发出微弱的光芒。

仿佛知道李忘生在想什么似的,廖成双笑着说道:“首长,那是太阳系,母星就在太阳系里,可惜太远啦要通过望远镜才能看到。”

李忘生笑着谢绝好意,回到休息室里打算养一养精神。

天埃星还有一场恶战在等着他。

————————————

总算赶上了

最近谢李戏份有点多……剑魔录的锅_(:з」∠)_

下章预告:废doge万松谦感觉自己遭受到了十万点会心暴击。

评论 ( 20 )
热度 ( 41 )
  1. 那坡里黄大污王玄月镜澈 转载了此文字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