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30)

第三十章

 

沉浸在往事里,裴元恍惚着已然不知今夕何夕。

他不知道他的道长刚刚记起前世时是怎样的心情,但是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决然算不上好——但他又庆幸万分。

经历了那么多的离别和绝望,他们终有重逢之期。

忍着精神力重新构筑的痛楚,裴元拨通了那个ID,带着重逢的喜悦和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情。

几乎是刚拨出去便被接起,只听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焦急慌张,一点都不像那个从来沉稳冷静的洛上校:“阿元?你在哪里?有没有受伤?”

这样的问话在前世分明是他时常说的,此刻由洛风说来真是难得的体验——裴元如此想道。于是他笑着开口,唤了一声:“洛道长,久见了。”

“……”洛风震惊,心跳都漏了一拍。许久,艰涩道:“裴元,你……”

“嗯,你没猜错,我想起来了。”裴元轻松道。

洛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意识的唤道:“裴元……”

 “洛风,有句话我上辈子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裴元背靠着树干,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眼眸里满是怀念和温柔,“还记不记得当初从日轮山城回到扬州的那个晚上。”

洛风自然记得,正是那个夜晚,他发现了自己对裴元的心思,又带着这份难以启齿的心思答应了裴元事了后随他长居万花。

“那天你喝了很多酒,醉得不轻,难得说了那么多话,”裴元低声一笑,“我原本打算说的话到最后还是忍了回去,只想着待你诸事都了再说与你听,万没有想到这么一拖便是现在。白驹过隙,沧海桑田,你我都非当初模样。”

洛风只觉得心痛不已,轻舰指挥室里一片沉寂。

“即便如此,我仍然感到庆幸。那句话我之前虽然也说过,但是总觉得还不够郑重。”裴元唇角微微勾起,语气愈发温柔。而通讯那边的洛风屏住呼吸,哨兵强大的听力他都不自信,唯恐错听一丝一毫。

“我喜欢你。”

亘古洪荒如同庄周之蝶,倏忽梦境倏忽现实,到最后他们早已辨不清身在何处、心在何处。

但是他们还有彼此,不论是梦是真,都不再重要。

“我知道现在这场合说这话不太好,”不等洛风有所回应,裴元又是低声一笑,“但我竟是怕了,如果此时不说,万一……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通讯那头的洛风,眼中早已蓄满泪水。胸口胀得发疼,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心安。他等这一刻等了那么多年,近乎于绝望地在黑暗中踽踽独行。而他现在才知道,他离开之后,裴元或许也与此前的他一般——甚至更甚于他。

洛风终于开口,语带哽咽:“对不起。”

这一声抱歉,拖了一辈子。此刻说出,两人一时间都无法自持,就连裴元都觉得眼眶酸涩。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抱歉……”

“我知道,”洛风打断了裴元的话,“但是这句抱歉还是要说的。还有一句话我也拖了一辈子。

“裴元,我喜欢你。”

陌生的星球上清风忽起,与洛风仿若耳语一般的告白一起拂过耳际,裴元微微眯眼,心中的情感满溢,眼神却愈加清明和坚定。

再没有什么比你还活着更好的事了。

“团长!已经扫描到了,位置在天埃星!”有哨兵紧急来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天埃星?”洛风诧异,“赛克斯星距离天埃星也有段距离,更何况昨天天埃星就被五大军区联合监控封锁了,你们怎么跑到天埃星了?”

裴元这才想起正事:“我与万师弟原本打算驾驶机甲回主星舰的,路上遇见了磁场风暴,先是个人终端被屏蔽,后来机甲失控……我们醒来后就在这个星球了。”

“磁场风暴?”洛风更诧异了,“虽然我没有参与天埃星的安保,但是如果其附近有磁场风暴,司令部肯定能收到消息。”

裴元难得语塞,冷静下来想了想细节,转头唤万松谦:“师弟!去把机甲上黑匣子拿过来。”又继续跟洛风说:“等一下我将黑匣子数据传给你。你现在在哪里?”

洛风回道:“我在轻舰上,刚刚我已经让他们转道天埃星,很快就去接你,你注意安全。如果有可能可以先去找师叔会合,我等下和那边联系给你们权限。”

“李政委在天埃星?”

“嗯,”洛风回道,“与彼斯帝国的第三轮谈判军部插手了,各军区派出代表组成军方谈判组前往天埃星,师叔代表的苏东军区。”

裴元了然,随即应了下来。

“对了,恢复记忆后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变化?”

裴元皱眉:“你是问我有没有觉醒?应该是没有。不过精神力正在重新构筑,或许是在为觉醒做准备。”

洛风松了口气:“怪不得精神通道会失效。我会尽快赶到,到时候去科学院检查一下吧。”

神级觉醒的风险无人知晓,不论如何他都要陪在裴元身边保护他。

两人就这样絮絮叨叨说着话,谁都不舍得挂断通讯。正好万松谦拆了黑匣子过来,裴元又将数据都传给了洛风,做完一切后,便准备和万松谦一道根据洛风提供的坐标穿越丛林,去寻找谈判主会场。

 

天埃星谈判会场为各方代表安排了休息室,此刻李忘生正在自己的休息室内,一边整理谈判资料,一边与谢云流连着视频通讯。

“一切都好,那事我让廖队长跟进了,不过那个哨兵刚刚突发狂躁,现在还在调查,”李忘生汇报着这边的异样,“从资料背景来看,这个哨兵真是干净得可以。”

那边谢云流倚着座椅,皱眉:“一个哨兵没必要费这么多功夫。苏南军区如果挖不出这件事,面子里子算是丢光了。这次谈判目标太大,混进一两个钉子也无需在意,你让成双加强安保,其他人我管不到,你一定要安全回来。”

李忘生笑了笑,“师兄放心,就算为了你我也会保护好自己的。”

谢云流依然不放心,正想再说些什么,办公室的通讯在这时响了起来,谢云流瞄了一眼:“是风儿,我先接一下。”

“师父,”对面洛风先开口,“能不能麻烦您帮裴中尉和204师的万松谦开通一下天埃星的通行权限?”

“……”自家徒弟难得联系他,好不容易联系了开口就提裴元,谢云流内心开始暴躁,不爽问,“他们不是在赛克斯星军演吗?怎么跑到天埃星去了?”刚问完,谢云流便觉得哪里不太对,顿时脸色一变。

“师父你也发现了?”洛风声音沉肃下来,“阿元说他们是遇到了磁场风暴,之后醒来就已经在天埃星了,但是此前我们不仅没有收到有关磁场风暴的任何报告,连何时被一架机甲突破防线闯入天埃星都不知道。除非……”

“磁场风暴是人为的,目的是为了干扰我们的防卫侦察。由此看来对方有与联邦几乎相等的军事科技水平,怀疑对象只有一个。”谢云流冷静分析道。

洛风心知肚明,又补充道:“还有一个不能忽视。当初那伙星盗曾在布莱特星系架设了磁场干扰器,导致了整个星系磁场紊乱,他们才得以逃脱我们的侦察。之后星盗明面上是往苏东转移,但最近的侦察结果显示,他们似乎是有往苏南边境迁移的倾向。”

谢云流沉吟片刻,随即转头对一边通过通讯安静听他们对话的李忘生道:“师弟,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接你回来,这期间你……保重自己。”

李忘生点头,既然彼斯帝国并没有谈判意图,那便没有留下的必要。

谢云流又转头对洛风说:“我会让人给裴中尉开权限,但是那边现在局势不明,让他们尽快与你师叔会合。”

“是。”

李忘生挂断通讯后继续整理着资料,一边廖成双收到谢云流传来的消息后便着手安排撤离事宜。

廖成双刚出门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嘈杂的声音。李忘生抬头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哨兵,其中一个领会出去查探。又过了一会儿,廖成双匆匆进门,“政委,宴会厅失火了。”

“失火?”李忘生惊讶,眼里厉色一闪,“怎么会有这样的失误?”

廖成双回道:“还未查清,我已经派人跟着了,政委你看我们是不是该提前撤出?”

李忘生微微摇头:“现在离开目标太明显了,再等等吧。东方院长那里通知了吗?”

“通知了,院长说全听政委安排。”

李忘生刚准备再说些什么,只见面前廖成双脸色巨变,随即向他扑来将他抱住压在一边的桌下,就在此时外面传来猛烈的轰炸声,整个会场都要被震塌了。

天花板上的吊灯随着扑簌簌的墙灰一起掉落,恰巧砸在李忘生刚刚站立的地方。

待这一阵过去,廖成双松开李忘生,扶着肩膀急问:“政委你没事吧?”

“没事,咳咳……”李忘生掩口咳嗽了两声,推开廖成双站直身子。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眸里厉色更甚。

他挥手道,“走吧,战斗……开始了。”

————————————

【隐元秘鉴 翻旧账】成就完成(/≧▽≦)/【洛风:……【裴元:MDZZ

咳我前天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一个哨兵,狂霸酷拽吊炸天轻轻松松1V10的那种……可以的▼_▼【这个锅我要甩给盗笔电影和老九门

下章预告: 他并非真正的“活人不医”。

评论 ( 10 )
热度 ( 33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