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31)

第三十一章

 

丛林里,裴元和万松谦正在艰难前行。

“师兄,还有多远啊?”万松谦一边砍着拦路的枝条一边无力问道。

裴元此刻正拿着仪器矫正方向,同时铺展出自己精神触手尽可能远地探测周围情况。此前他虽被评级为S级,但如此这般的消耗也是承受不住的。现下精神力重筑虽然很不舒服,但是完全可以支撑住这样一张精神力防护网——除非有比他等级还高的向导,否则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五六公里吧,不远了,”裴元随意回道,话音刚落他便顿住了脚步,“等等!”

万松谦立马停住:“怎么了?”

“有人在向这边靠近,大概有……”仔细探测了一下,裴元脸色微微一变,“至少百人,而且不是自己人。”

万松谦惊吓地手中的光刃“啪嗒”一声掉地,“那怎么办?”

裴元皱紧了眉头,因为精神通道不稳定,此刻他只能通过个人终端给洛风去信。不一会儿洛风便回拨回来,声音十分焦急:“我刚准备联系你,会场那边你们暂时别去,出事了。”

“什么事?”裴元沉声问洛风,同时收缩精神力将之集中监控不速之客。

“被不明敌军偷袭了,那边的通讯塔也被摧毁了,目前会场里的人都联系不上。简直是措手不及,我们正在调兵力往这里来。你把坐标发给我,我这就来找你。”

裴元没回答,凝神感觉了一下,顿时大惊:“李政委?”

“什么?你看到师叔了?”洛风急问。

“没有,我只是精神力探测到了。”放在以前裴元无法通过精神力探知到这么多信息,但是重筑中的精神力开始逐渐显现神级向导的可怕——轻而易举便能破开S级向导的精神暗示。

“我马上把坐标发给你,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边情况似乎不太好,我和万师弟现在就去探查情况。”说完裴元便收了线,转头看向一脸懵逼的万松谦。

万松谦咽了口唾沫,拔出粒子枪,道:“师……师兄,我保护你!”

裴元也拿出鸿雁,道:“走吧,对方至少一半以上是哨兵,还有几个向导。我们只是去查探,千万不要惊动他们。”

“是!”万松谦唤出自己的精神系,柴犬听从主人的吩咐,灵活地往前方奔去查探情况。裴元的精神触手也随着柴犬一路往前,直接探向敌军营地。

 

而另一边距离会场三公里远的一个小仓库内,李忘生有些脱力的靠坐在木箱旁。廖成双拿着枪,熟练地换了一个能量匣,又指挥几个警卫分别守在通往仓库的几个要道。

“援军还没有到吗?”李忘生问道。

廖成双摇头:“通讯刚刚突然断了,已经联系不上星舰了。而且这次帝国有备而来,恐怕不止天埃星一处被偷袭。”

“其他军区负责人呢?”

“对方计策是各个击破,现在都分散开了无法联系,就连东方院长都不知下落。因为地处偏远,天埃星这里的基建一直以来比较落后,备用的通讯系统早已老化不堪。”廖成双沉声回道。

李忘生凝神又检查了一遍精神力防护网,随即叹道:“选择天埃星果然是蓄谋已久。联邦对这边星系的掌控一直以来都很薄弱,就是此前为谈判紧急调动军队加强安保现在结果表明也是来不及……怕只怕这次议会也掺和进来搞鬼,为的是借帝国之手削弱军部权威。”

听此,廖成双咋舌:“议会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吧?这……这不是通敌卖国吗?!”

“议会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李忘生嘲讽道,“他们向来擅长寻找替罪羊。”

狭小的仓库年代久远,藏匿在密林之中很难发现踪迹。但是天埃星就这么大,如果不能在敌军搜到这里前与援军接头回到星舰上,就凭他们几人,根本挡不住对方。

廖成双在一边懊恼不已,原本盲信了苏南军区,打算先护送政委来会场后再调兵力过来,结果还是迟了一步。临走前谢司令千叮咛万嘱咐,他还是辜负了他的信任。

“政委,成双今天死也会护你周全。”

李忘生笑了笑,“别这么悲观。你跟随我与司令这么久,你的能力我们都相信,事情还没到那么坏。”

在廖成双看不见的地方,李忘生悄悄握紧了拳头。他还在等着他回去,他怎么可能放弃。八年前那样的情况他都能安然返回,这一次再坏也不会坏过那时。

因为大部分精神力需要支撑防护网,精神通道已经无法开启,联系不上自家哨兵,不知道他会怎样着急。李忘生不由苦笑。

正当几人歇够了打算继续上路时,防护网猛然一阵颤动,李忘生顿了顿,眉眼一凛,随即眼瞳竖起,精神触手凝成箭状随时准备攻击闯入者。

“来了一队哨兵,我们赶紧走!”长期与谢云流纵横战场使得本是向导的李忘生从不畏惧战争,但他也从不冲动冒进,尤其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他宁愿逃跑也绝不让追随自己的将士们多做无谓的伤亡。

廖成双向来听李忘生的话,接到指令后果断收缩兵力准备后退,却不知道他们早已无路可退。

 

裴元和万松谦正快速穿行在丛林里。浓密的树冠遮住了恒星的光芒,林中晦暗不明,几乎辨不清方向。幸好万松谦是五感发达的哨兵,辅以裴元过分强大的精神力,这一路避开了很多巡逻敌军和其他危险的生物,直接向最后探测到的李政委的坐标而去。

急行军了大概三四公里,丛林逐渐稀疏。拨开枝杈,万松谦已经能看到前方被绿树掩映灰色的建筑物。

“好像是个仓库?”万松谦压低声音问道。

裴元不说话,眉头越皱越紧,眼眸里的光芒晦涩不明。过了一会儿,裴元推开万松谦,转身往仓库另一头走去。

“师兄?”万松谦吓得赶紧跟上,生怕自家师兄有个闪失。

距离仓库不过三四百米,裴元顿住了脚步,后面追上来的万松谦差点没刹住一头撞上裴元。他刚想开口问什么便被裴元噤声的动作止住了。说着裴元的目光看去,这才看到前方灌木丛不自然地微微晃动,凝神细听,除了悉悉索索的树叶相擦声,还有轻微的喘息,鼻端还有一缕血腥气缠绕不散。

万松谦一步上前将裴元护在身后,给裴元使了个眼色后便端着粒子枪小心翼翼地上前,拨开灌木丛后立即瞄准,却在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瞪大了双眼,而站在远处的裴元也闻到了弥散开来的血腥味。

“师兄!你快来看!”回过神来的万松谦枪不离手,头也不回地颤声唤道。

裴元急步过来,也震惊当场。面前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哨兵,身上衣物虽然破损不堪,却依然能分辨出正是联邦规制的军装。裴元没多犹豫,以精神力为针直接刺入哨兵头上的大穴,又将哨兵的上衣揭开,试图处理哨兵身上的伤口。刚准备动手的时候,因为裴元的针灸而缓过神来的哨兵一把握住了裴元的手腕,虽然无力,却也执着。

裴元立即抬头看向哨兵,只见哨兵定定地看着他,嘴角勉强动了动。裴元恍然,原来是哨兵自知无法开口说话,在请求裴元用精神力与他对话。

裴元严肃地点了点头,将精神触手温柔地探进了哨兵的意识海——毫无阻拦。裴元有些怔愣,随即了然哨兵的想法,内心微微苦涩。

能如此无保留地敞开自己意识海,大约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

“廖队长说,敌军是有意……针对我们的……他们想要带走政委……”

“他们往北撤离了……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政委……”

裴元闭了闭眼,对万松谦道:“李政委不在这里,你去周围看看有没有线索。”回头又试图安抚哨兵:“你已经尽力了,不要自责。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哨兵便集中精力将所知全部告知,裴元越听眉头越紧。哨兵“说”到最后,神态已然疲惫不堪。

“师父?”阿布出现在他身边,“这个人……还能救吗?”

裴元沉默,摇了摇头。身体上的创伤还有已然濒临崩溃的意识海,加上现如今缺药缺器材,他能吊着哨兵这口气让他交代完全部事宜已经极为不易。

他并非真正的“活人不医”。

即便是前世,他也没能救下他深爱的人。

裴元无可避免地沉入自己的思绪中,手下哨兵的气息越来越弱,最终合目,永远地睡去。

他叹了口气,刚准备起身,便听阿布惊恐地喊了一声向他扑来,直接被扑了一个踉跄,转头只见一粒子弹擦耳而过。裴元立即稳住身形将粒子枪拔出凭着感觉开了两枪,随即将身形隐在粗壮的树木之后。

来者不善。


——————————————

总算能更了_(:з」∠)_

只能在电话里听到洛风声音的一章,想他_(:з」∠)_

评论 ( 20 )
热度 ( 2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