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短篇】经常梦到有人吻我是怎样的体验(中)

 

“喔!裴先生你家真大!多少平米?这片别墅区的地价我记得挺贵的。这年头写书赚钱不少吧?”

我笑了笑,只道是父母留下的。将来人引到客厅坐下后,便去厨房煮咖啡。

“裴先生的厨房布置也不错,经常用吗?”这个大师可真不按常理出牌,不在客厅乖乖坐着偏要跟过来,“加三块方糖,谢谢!”

我按照他的要求放了糖和奶精,“嗯,一般都是自己做饭,钟点工会帮忙买菜放在冰箱。”

“唔,我知道了。”

待坐回客厅,那位叫燕小霞的大师手捧着咖啡杯,抿了几口咖啡后惬意地眯起眼睛,“之前电话里大致了解了您的情况,裴先生还能说的再详细一点吗?您知道的,其实我就是个看风水的,虽然在外行人看起来我们这一行都比较神棍,其实细分开来差别还挺大。”

我摇了摇头表示我知道的已经全部说了。

“梦这个东西不太好说,很多人都觉得梦能预示点什么,但是也不尽然……像裴先生这种情况多数还是招惹到了什么不太干净的东西。”

我微微笑着,心里还是不大信的,不过面上没表现出来。

只听燕小霞接着说:“虽然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萧姐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刚刚来这儿前我已经把周围勘测过了,是个好地方。这片开发商当年也一定请了一个懂行的,整个别墅区构成了一个大阵,而裴先生的房子所处的位置虽然不算顶佳,却也无甚大错。唔……介意让我看一下各个房间布置吗?”

听此我放下咖啡杯,起身伸手做引,“当然可以。”

很久前我写过灵异类的小说,当时也算是下了功夫了解这一行,尽管只是些皮毛。此刻燕小霞手里拿着一个罗盘到处看看摸摸,从动作和眼神我也能看出对方确实有些能力。

待全部看完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燕小霞掐指算了算,转头问我:“裴先生可否报一下您的生辰八字?”

我犹豫了下,报了个日期。待燕小霞算完,眼顿时一亮,连声道妙啊妙啊。

看着我不解的目光,燕小霞咳嗽了一声,又问道:“您小时候,家里是不是曾经做过一次大的装修?”

我想了想,“应该是八岁那会儿。”

“那就是了,”燕小霞笑道,“令尊令堂一定也懂些堪舆之道,您家里的结构布置与您的八字十分匹配……嗯说白了就是特别旺您,各种意义上。本来您的八字就很好,再加上这风水格局……在下佩服。”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而燕小霞又皱眉,“您这风水毫无聚阴迹象,大吉大利的,怎么会……我刚刚算了一卦也无所指。要么就是这宅子确实干净,做梦也不过是巧合,要么就是这个东西很厉害,连这么好的风水阵都能忍得下来……”

我心想果然如此,自然也不抱希望。

正当燕小霞愁眉不展,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向我抱歉一声便出去接了电话,待回来的时候神情有些怔忡,又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似得以拳重重击掌,对我说:“这事我解决不了,但是我认识个人他一定可以!”

 

燕小霞说的这个人是他的师兄,是道上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据称天赋异禀,与燕小霞不同,除了风水勘舆之外,他于除魔诛邪一途上也很有些修为。

我拿着燕小霞给的地址摸到了那个人家门口——也是别墅区,挺有名的,一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才能买到这边的房子。

我站在铁门外,手刚要按下门铃,便听身后有人招呼,“您就是裴先生吧?”

我回头,便见一个青年立在我身后,而他什么时候出现的我都不知道。

日光之下,青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就这样看着我,恍惚间我竟觉得似曾相识。

“你……”我不自觉地开口,声音略有些嘶哑,这时我才恍悟过来,伸出手,“洛先生?幸会幸会。”

那人也不在意我的失态,伸手握住我的手,“燕师弟跟我说了您的事,先进来吧。”说完便要抽手去掏钥匙,而我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直到他皱眉我才回神,连忙松开了手。

而青年并不在意我的失态,只是和善一笑,开了门引我进去。

“说来也巧,我也是刚刚从香港出差回来……裴先生想喝什么?果茶还是龙井?”

“龙井就好,谢谢。”我进了客厅,忍不住四下打量,只见这个别墅的装修十分古典。黄花梨木桌,博古架,宫灯……墙上还挂了好些辟邪之物,整个屋子看起来井然有序,很讲究。

洛风,也就是青年,他端茶出来的时候看到我一副好奇的模样,笑道:“是不是感觉有点老古董?这是我师父的房子,他老人家和我师叔比较守旧一点。”

“挺好的。”为了掩饰我不知从何而来的窘迫,我忙走过去接过托盘,而他也十分自然将托盘移交给我,尽管这个动作刚做完他就愣住了。

看着他的表情,我竟觉得有点儿可爱。我咳嗽一声掩饰笑意,将托盘放在了红木茶几上。

“你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洛风开口道,“一般来说若真是有鬼作祟,必然是有怨气的。当然怨气也有轻重之分,重的一般就是厉鬼,是要用严厉的手法立除的。如果怨气较轻,一般用用小手段除掉他们的怨气引他们投胎便好。可你身上这个……”

我身上?我悚然一惊,“你能感觉到?”

“嗯,”洛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生来八字较轻,师父还说我魂魄有伤,所以感觉比较灵敏。”

“那我身上……”我有点难以启齿,“是什么?”

洛风摇头,“它太模糊了,我也看不清模样。总之并没有恶意。相反, 它好像很依恋你的样子——唔,抱歉我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

听了洛风的话,我想到梦里的场景还有之岚的玩笑话,屏住呼吸问道:“那它,难道与我前世有关吗?”

听此,洛风却没有接话,抬头望着我,目光仿若雪潭一般清冷干净。我看着他,愈发觉得迷惑,一句问话也不由溜出了口:“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见过?”

刚说完我便忍不住笑了,这种套路性的搭讪就简直就像调戏良家子的登徒子似的。

但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洛风竟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原来不止我一人有这样的感觉。”

这会儿倒是我哑然了,只好笑着看他,试图转移话题:“你能帮我跟它说说话吗?”

“很抱歉,不能,”洛风歉意一笑,“它只是不全的魂魄,大概是他的主人死前极强的执念所致。我能看到它已经很勉强了,和它对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只能感到遗憾。但是又想到这或许是我梦中,或者说前世恋人的魂魄,我竟觉得有几分亲切。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他是谁。

然而洛风看着我,忽然“咦”了一声便向我凑近,而我愣愣地靠在沙发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动作,就这样看着洛风的面庞渐渐放大,极近地贴近我,几乎只有一寸便要贴上我的嘴唇。

我的心跳也随之漏了一拍。

而面上还是极镇定地看着洛风动作,可以说是好整以暇。

那边洛风只是轻轻闻了闻,眉头也皱了起来,随后便立起了身子。而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他衬衫的领口漏出一个东西,红线绑着的,玉一般的光泽。

我问他:“怎么了?”

他道,“没什么,就是感觉它的味道很熟悉……在哪闻过来着。”

青年好看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想了好一会儿,又看了我几眼,仿佛有些挣扎。

我又问他:“有什么事不太好办?”

洛风没说话,只掐指算了算,又去博古架上取了一个青铜小鼎,仿佛很讲究地挑了一个方位放置,接着拈了三炷香,点了插进了鼎里。

檀香?我内心轻轻一颤,疑惑地看着洛风。而洛风只是解开了脖子上的绳结,将上面的吊坠取下来放在鼎里。

我好奇地凑上前,这才看清那个玉的模样。水滴状白玉,很有些年头,里面似乎还沁着一缕血色,就像曾经被血浸泡过一样,看着有些不祥。

洛风跪坐在地毯上,抬头看我,眼光忽然变得有些迷离,如同迷雾一般。

而他下一个动作是真的惊到我了。

如同那无数个梦里一样,他伸手拉下我,随后揽住我的脖颈直接吻了过来。

与梦中那个人一样,洛风的唇又软又凉,还有那熟悉的檀香味。

我忍不住回搂住他,反过来以舌撬开他的唇用力地回吻过去。

如同失而复得。

而之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

两天码了一万字的我躺倒不干了_(:з」∠)_

评论 ( 14 )
热度 ( 6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