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短篇】经常梦到有人吻我是怎样的体验(下)

 

再醒来的时候似乎已是日暮。

我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想了半天才想起昏迷前的事。于是猛然坐起了身,试图去寻找洛风的身影。只是起的太急,头疼的厉害,便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这时有双手伸过来按在了我的太阳穴,为我轻柔的揉了起来。而我刚缓过神来便伸手一把捉住那人的手腕,紧紧拽在手里。

“你……”洛风欲言又止。

我抬头看他,只见那枚玉又好端端的挂在了他的胸前。

我拽着他,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而他竟然低着头,跟我道歉:“对不起,我就是觉得它的味道很熟悉,有可能……是我缺失的魂魄,所以我……”

“所以你铤而走险?!”我气极反笑,伸手一把握住他的玉,“它在里面是不是?”

洛风诧异,“你怎么知道?”他下意识地往自己胸前摸去,却覆在了我的手上。

来自灵魂深处的颤动,试探、融合,彼此抚慰,合而为一。

从心底生出的满足感让我不由叹息一声。我松开玉,反握住他的手,“灵玉有压魂固魂的作用,而有些带着邪性的玉甚至可以吸收魂魄。你这枚玉沁过血,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你前世之血,作为盛放的容器最好不过了。而且……我刚刚昏迷之时并没有再梦见前世。”本就因你之魂而见之景,你收回去之后我怎么可能还会再见。

洛风勉强笑了笑,“你怎么能肯定你梦到的就是前世?”

我看着他,沉默却坚定。

终于他败下阵承认了,“我知道你在气什么。摘下这玉我确实有离魂的危险,但是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用檀香做引开了生门,又请了神来护魂,还有……嗯借了你一点阳气,不会有事的,你看这不是成功了吗?”

我内心有些烦躁:“你带走了它我是不是就不会做梦了?”

洛风点头:“按理是这样的。”

“你的魂魄怎么会在我身上?”

洛风握着玉,稍稍退后一步,这样回避的小动作让我看着心头之火更起——撩完就跑?没这么简单。

他偏过头,小声道,似是有所回避:“我也不知道。我生来魂魄残缺,若不是师叔找来这玉为我固魂,我或许早就魂飞魄散。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找它,可是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招魂……它的执念太强大了。”

听到这一句,我的怒火奇迹般的消退了。

我看着他,说:“我想知道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我有这个权利。”

他没有拒绝。或许是因为心怀愧疚,他几乎没有思考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又掐指算了算,道:“明天就是十五,就在你家吧。”

后来因为时间太晚,我便在他家留宿了一晚。

躺在客房的床上,我木然睁着眼看天花板,想到梦里最后的场景,不停扪心自问“你真的做好准备去迎接真相了吗?”

烦躁之余想抽根烟,便坐起身准备去阳台,路过客厅的时候被坐在沙发上的影子惊了一下。

“是我。”哦,是洛风。

我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怎么了?”

黑暗之中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他揉了揉眼,道,“没什么,有点口渴就出来倒杯水。你呢?”

我看着他,从他的声音里辨出一丝异样,但我没有戳穿,“烟瘾犯了,出来抽根烟。”

“哦,”洛风回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犹豫道,“抽烟对身体不好,你少抽点。”

听此我倒是乐了,“洛先生是要以什么身份劝告我?”

他愣住了,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不确定道:“朋友?”

不出意料的回答,我叹了一口气:“我们前世的关系……”

“那是前世!”洛风难得反驳道。

我一怔,瞬间便懂得了洛风的意思。

我起身绕过茶几走到他面前,借着透过窗纱而入的皎洁月光,依稀能看到洛风泛红的眼角。

我叹了一口气,伸出手用拇指抚过他的眼角,“朋友……就朋友吧。”

 

第二日月圆之夜,阴气极盛之时。

我坐在一边看洛风整理背包里的东西,朱砂、白烛、符纸、桃木剑、青铜鼎、檀香、白瓷碗和一匝红线。

洛风没有用罗盘,他只是四下看了看,问我:“楼上左手边第二个房间可以用吗?”

我点头:“可以。”

那是我的卧室。

我推开门请他进去的时候他显然愣住了,掐指似乎是在验算一般,算完脸上显出几分犹豫。我抱臂靠在门框上看他,提醒道:“已经十点了。”

“哦哦。”洛风这才下定决心,进了房门。

他看了看房间的大致布置,选了靠床的一块地,将地毯卷起推到床下。又挑了七只白烛点了,按照某种阵法固定在地上。接着又拿出白瓷碗,将朱砂倒进去,用一把雕了麒麟的匕首划破中指,将血液滴进去,随后便用沾了血的朱砂开始画符。

我看着洛风专注的脸庞,在烛光中显得如此温柔。我不由想到梦里那个他,心中更加柔软。

洛风画好符后,取出其中几张贴在了门窗上,之后在阵法中放置青铜鼎,插上檀香点燃。

做完这些他看了我一眼,而我没等他开口便走过去,将手伸给他,无所谓道:“划吧。”

洛风小心翼翼地用匕首在我的中指上划了一刀,挤出血液抹在红线之上,又顺手将红线的一头绑在了我的小指上,“去床上躺着吧。”

我依言行事,坐在床边举起手指笑道:“红线相牵,嗯月老下凡?”

洛风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后他将红线绕过桃木剑绑在了自己的小指上,将白玉坠取下用符纸包好放在青铜鼎里后,便在旁边打坐守阵。

我看了他最后一眼,随后躺倒在床上,不多久便沉沉睡去。

 

梦里依然是那个深谷中的草屋,我急切的踏过石板桥来到屋前,丝毫没有犹豫地推开了门,那里坐着的人一身蓝白相间的衣裳,头束高冠,回身望我,眼若雪潭:“你回来啦。”

望着熟悉而陌生的面容,没等他唤我第二声我便大踏步上前一把将他拥在怀中,颤着声音唤他:“洛风……”

“怎么了?”他回抱住我,用手抚着我的背,试图安慰我。

待我稍稍平息情绪便问他:“什么时候来的。”

他笑了笑,“没多久。阿布说你去孙前辈那里送东西了,我就等等你。”

我叹了一口气,偏头吻了吻他的额角,“什么时候走?”

“我刚来你就要撵我走?”洛风笑着打趣。

我哑然,随即笑着摇头,也不放开他——抱着他的时候我总觉得抱着的是我全部的世界。

他也不挣开,任由我抱着他,不舒服了也只是略扭了下身子调整姿势,倚在我怀里对我道:“只能呆一晚,收到了师父的消息,明天就要去宫中神武遗迹。”

“嗯,”我随口应下,然后又说,“我和你一起去。”

“咦?”

我握着他的指尖,轻轻捏了捏,道:“你们李掌门请了其他几个门派一同前往见证,师父年纪大了我就代他去了。”

洛风了然,笑道:“麻烦你们了……只要顺利解开误会,师父就能回纯阳了。”

望着他眉眼弯弯,我的心就像被什么狠狠捏住一样,疼地几乎要弯腰。张了张嘴想说你不要去,但是却无法说出去。

心中悲凉,知道这是个梦,即便在梦中我也无法挽救他的生命和……我的爱情。

而洛风并不知道我的想法,似乎是看着我陡变的脸色被吓到了,连忙抚摸我的脸问我怎么了。

我捉住他的手,低头去吻他,一手解开他的发冠置于床头。

半晌贪欢。

绝望又满怀希望的。

 

宫中神武遗迹,一如所料,一切都无法挽回。

看着他为了他师父挡下那一剑,看着他在我面前合目,而我立在那里,闭了闭眼,掩去即将流出的眼泪。

岩浆的温度灼热,似乎想将早已冷掉的心一并烫热。可是……我还有心吗?

从他的领口摸出一枚白玉坠,已经浸染了他的血液。这是前年中秋我送他的,那之后他便从不离身。

我握了握那枚玉坠,手中满是他的鲜血,低头抚摸他的脸,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再见了,我的道长。”

 

醒来的时候,我手里拿着那枚玉坠,而洛风的手也正搭在玉坠之上——不知何时躺在我身边的他还未醒来。我仔细看着他的脸,回想梦里的细节,原本的焦躁不安顿时就平静下来。

前世缘尽,但是总有今生。抬起绑了红线的手轻轻抚摸他的侧脸,带着满腔的爱意和温柔。

在天光乍破的那一瞬,我将玉坠重新戴回他的脖子,轻轻吻他的侧脸。

“早安,我的洛风。”

 

尾声

 

后来洛风醒来后我曾追问他他梦见了什么,但是他就是不说,在玄关换了鞋背上背包就要离开,走之前只道一句:“多谢裴先生带回我的魂魄……后会有期。”

我“诶诶”了两声,追上前:“你说你的魂魄还没有融合?那要怎样才能融合?”

他脸上晕了红色,又匆匆道了一句“时机不对,等到了时候自然会融合,多谢裴先生关心”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开。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扶额笑了。

 

半个月后我外出回家,刚停了车便见家门口立着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行李箱——看背影我就猜到是谁,顿时心情颇佳地又发动车直接开到家门口,按下车窗笑着向外面的人打招呼:“洛先生好久不见,您带着行李站我家门口做什么?”

洛风努力板着脸,我却从他的眼里看出一丝生无可恋。他木然指了指胸前的玉坠,“悲愤”道,“他想你……前世就一直跟着你,你死了直接去投胎他还不死心的要找你……到底谁是他的主人啊!”

对不起前世今生两辈子第一次看面前人炸毛,实在感到无比新鲜的我没忍住笑了。而他这副左顾右盼明显别扭的模样我也不忍心拆穿。

“好啦好啦,上车吧,我请你吃饭。”

 

—END—

 

关于引子

 

晚上十点,玄关那里传来开门声,洛风换鞋走进来,刚开灯就被客厅沙发上的人吓了一跳。

洛风:大晚上的一个人坐客厅干什么?还不开灯,我跟你讲如果不是你家风水好这样很容易招鬼的!等等你又抽烟?!

裴元:没有,我就闻闻……唉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真没有烟瘾……

洛风:……好啦我回来了,去睡吧……诶……唔……

裴元:你刚刚说错了,是“我们家”。

【拉灯】

 

—真·END—


————————————————

还是短篇适合我啊写起来真爽【】这篇算是脱缰之作了23333

有些小细节,比如裴元两次到宫中表现不一样这种,洛咩对裴元感情变化这种……我就不一一说明啦

最后,裴元真的没有烟瘾大家一定要信他【正经脸】

评论 ( 7 )
热度 ( 71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