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35)

第三十五章

 

再也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这一刻洛风竟然觉得眼眶酸涩,拽着裴元胳膊的手更紧了。

“嘶……”裴元身子微微一颤,随即皱紧了眉头,却不抽离,任由洛风拽着。

感觉到裴元的动作,洛风这才想起来,猛然松开裴元扶住他的肩:“你受伤了?”

裴元伸手搭上洛风扶在他肩上的手,轻轻拍了拍,忍着胳膊上的刺痛道:“没关系,刀伤而已,不严重。倒是那个A级哨兵,被我伤了视觉和听觉神经之后又中了两枪。我枪法还是不错的。”

洛风顿了顿,昏暗的光线下,他依然敏锐地看到裴元胳膊上有血迹渗出,铁灰色的军装上被利刃割开无数口子。身为医生的裴元自然做了最好的处理,伤口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洛风还是无可抑制地心疼。对于哨兵而言,无法保护好自己的向导是其最大的耻辱,更何况这是他爱的人。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触碰却不敢,“疼吗?”

听此,裴元抓住洛风伸出的手,置于唇下轻轻一吻,“还好,上辈子已经习惯了。”

洛风走后没几年便爆发了安史之乱,他离开万花谷随军北上抗敌,于战火硝烟之中往来如雁,这点伤痛原本就算不得什么,更何况……

裴元握着洛风的手一起覆在洛风的胸口上,这一世他见过很多次,也吻过很多次,没有狰狞的剑伤,光滑细腻如同丝绸,但当年确确实实带走了洛风的一条命和……他的心:“那个时候很痛吧?”

洛风自然知道裴元指的是什么。除开两人原本就有的默契,此时共感起来,洛风深切地感受到了裴元的哀伤。

自从裴元与他表明心意之后,这一路上他忍不住会想,会后悔。如果上辈子他们能够早一点察觉自己和对方心意,是不是就不用蹉跎这几十年?

明明彼此喜欢,却生生错过,还是以那样惨烈的结局收场。若没有所谓的转世,若没有重拾旧日记忆,这样的遗憾便再也无法填补,又有谁会知道他们在相遇、相识、相知、相信之后或许还可以相爱?

洛风没有回答,摇了摇头后便回归正事:“那个哨兵呢?”

“在储物室。失去了听觉视觉的哨兵根本不足为患,又被我下了精神暗示,他找不到这里的。之前想到他身上还有价值我便没有赶尽杀绝,留给你处理了,”裴元笑了笑,“现在的我足够资格站在你身边了吧?”

洛风无奈一笑:“你从来都是最好的,我也及不上你。”说完洛风挣脱裴元的怀抱站起来,又小心翼翼地将裴元扶起,让他靠着自己站起来。

“嘶,向导的体力果然还是及不上哨兵,以后洛上校可要对我温柔点啊。”

洛风敷衍地“嗯嗯”了两声,手下的动作不停,扶着裴元往舰桥方向走去:“现在联邦已经全线戒严,师父也带了猎鹰大队赶来,追踪任务移交给他们。”

“那我们呢?”

“我们回舰桥,PE-37的性能远远及不上PE-40,故而我们没必要在这上浪费时间,”说完洛风皱紧了眉头,眉眼间尽是担忧的神色,“我们负责将这艘星舰带回去,希望能有足够的线索。信息安全中心那边资料都破解的差不多了,很快真相便可水落石出。但是……”

裴元拍了拍洛风的肩膀,“我知你忧。战火将起,恐难得安宁。而你我又非一般人……”裴元话没有说完,但是两人都懂。一个是联邦上校,一个是神级向导,注定不可能独善其身。

想到这里,洛风抬手摸了摸裴元的脸颊,道:“抱歉,订婚要推迟了。”

裴元笑着摇头:“不着急,你人都是我的了。先回去吧,李政委那里……”

洛风再一次皱眉:“师父和师叔瞒着我很多事,但是我大概都能猜到,这次破解资料也是为了验证猜想。师父师叔心知肚明,这些年也一直想尽办法抓回那人,只是上辈子的事……我怕重蹈覆辙。”

“重蹈覆辙?”裴元诧异。

“嗯,这个人你也认识。”

 

万里星海之中,一艘星舰正迅速地在行星带中穿行,黑黢黢的舰身上醒目地标注着“PE-40”,证明此艘星舰正是帝国最先进的战备之一,也是联邦最头疼的存在之一。即便如此,后面尾随着的十八艘来自联邦的轻舰并无畏惧,经过长达48小时高强度的追击,依然紧咬不放。

已经逐渐逼近跃迁点,如果不能在跃迁之前逼停对方,此后再想追击营救人质,难度就会成几何倍的增长。

身在其中一艘轻舰的谢云流看着监视屏,眉头紧皱,内心的暴躁愈演愈烈,却必须硬生生压制下去。如果这时候不能冷静下来,如果连他都要倒下,又如何能救回他的向导?

“星盗还不肯接受谈判吗?”谢云流沉声问道。

身边猎鹰大队的队长沉着脸汇报:“报告司令,对方仍然拒绝与我们沟通,不好办。过了跃迁点就难以得知星盗的去向,如果去向是帝国,那就麻烦了。”最难以预计的是,星盗绑架李政委到底是为了什么?原本袭击天埃星之时因为几个军区负责人都在,他们便误以为这是针对军部的行动,但现在看来,或许帝国是为了撕毁和平条约,但是星盗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李忘生。

到底是谁,会如此深恨李政委?

队长疑惑的事谢云流自然万分清楚。这么多年来他们得罪过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撕破脸皮做到这种地步的除了那人,不做第二人想。

谢云流握着驾驶座扶手的手更紧了。

若是……若是……谢云流已不敢再想。

“继续联系星盗,加快速度,让机甲分队做好出战准备。”即便知道他们有90%以上的几率拦不住对方,谢云流也绝不放过这哪怕1%的可能性。

 

一片白茫茫中,李忘生睁开眼睛慢慢坐起身,有些茫然地望着四周。

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轻轻握了握,却仿佛一个梦一般毫无真实的感觉。

“静流?”轻声唤自己的精神系,却无回音。

忽然人声鼎沸,有人来往奔跑:“13号病房的病人醒了!”

眼前白色极速褪去,眼前现出一个白色覆盖的病房,他眼睁睁地看着听到传唤的医生护士围着他做着各项检查,仪器滴滴的声响叫唤不停……似曾相识。

许久许久,他感觉到自己开口——似乎沉睡了百年一般,嗓音沙哑如同砂砾磨过,“云流呢?”

霎时天地寂静。

周围人忽的全部消失无踪。

不一会儿,传来军靴敲击地板的声音,有人来到他身边,伸出手抚过他的额头,叹道:“忘生。”

听到记忆里熟悉的声音,李忘生眼睛眨了眨,一滴泪水悄然划过,染湿羽睫,带着满腹的委屈拉着来人的手:“师父。”

刚刚从东南线战场大胜归来的他们得到了东线溃败的消息,回军部述职之时军部已经炸开了锅。原本十拿九稳的战事忽然功亏一篑,经过数番排查抓住了几个内鬼,矛头竟然直指议会。而议会自然不认,两相僵持之下,政坛名望之一、长年占据议会重要席位的李家忽然叛国,在联邦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离开联邦,带着大量的机密资料直接投奔帝国。议会气急败坏之下,利用舆论反咬军部一口,突破口便是曾与李家有故交的、时任101师师长的少将谢云流。

那时的他们太年轻,纵然有师父在当中调停斡旋,军部想保住谢云流也十分艰难。再然后……就在他的病床前,他的哨兵便被违权越过军部的议会保安队戴上手铐押往了军事监狱——哨兵的地狱。

“师父……我……”

他的师父又抚了抚他的额头,问道:“忘生,你已经拿定主意了是吗?”

他是我的哨兵,是我此生最爱的人。李忘生在心里默默念叨,闭了闭眼,又微微笑了起来。

“是的师父,徒儿不孝。”

纵然前方荆棘密布,哪怕拼上我这条命,我也要带他回来。

 

从噩梦里挣扎醒来之时,便被眼前强烈的白光刺激地又闭上了眼。

脑袋疼地几乎不属于自己,精神力更是无法动用分毫。这样的痛苦不下于当初刚刚觉醒之时,但那时尚有爱人陪伴。

浅薄的精神力波动被人轻易的探知,模模糊糊中能听到有人说话。

“好像醒了,快通知主上。”

“需要再来一针抑制剂吗?”

“不了,再来他脑子就废了。S级向导呢,多有研究价值。”

“精神活力只有原先的0.7%,危险排除。”

“啧啧,听说是联邦难得懂得精神力攻击法的向导,当年主上就是被他……”

好吵……好疼……好想睡……

但是不能再睡了,再睡就回不去了。

待再一次挣扎着睁开眼睛的时候,偏过头便见有人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熟悉到出现在他的每一个噩梦里。

眼前人从过去到现在不同的形象在李忘生的脑海里交错闪现,最后定格在八年前狂暴的那一瞬间。此刻那人闲适地靠在沙发里,食指轻扣沙发扶手,即便脸上带笑,说出的话也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句问候,那声调里也带着似曾相识的傲慢和阴寒:

“好久不见,李少将。”

——————————————————

总算更了咳咳不要打我

八年前的事开始顺出来了【提前负荆跪在谢李家门口TAT

某个人物的性格可能OOC,但是剧情需要,而且我对他印象一直比较……说好听点就是复杂,直到官方洗白也没能让我转变这个印象_(:з」∠)_毕竟我真爱是老李咳咳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