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ABO】雪河行动(1)

第一章

 

“叮咚——叮咚——”

玄关传来门铃声,正在厨房翻冰箱的孩童吓了一跳,差点把冷冻柜的抽屉抽翻掉。于是他急急忙忙的收拾冰箱一边大叫:“等一下!”

待孩童忙完急着去开门,见到门口站着人顿时一口气松了下来,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原来是洛叔叔,吓死我了。晓元呢?”

洛风提着一大袋子的食材低头看着面前东张西望的孩童,笑道:“晓元今天有补习班,等会儿去接他。阿布你……又偷吃冰淇淋?”

“噫,求别告诉师父!我刚打开冰箱您就来了一口都没吃成!”阿布殷勤地从洛风手里抢过袋子抱在怀里,“快进来快进来,今天有啥好吃的?有炸虾球吗?”

洛风一边换鞋一边道:“有有有,你师父呢?”

阿布将食材通通抱到了厨房:“去上班了啊!说今晚可能还是回不来,洛叔叔你每天过来做饭真像田螺姑娘。”

“是吗?”洛风垂下眼眸,掩去一抹黯然,又抬头笑道,“除了炸虾球还想吃什么吗?要不今天吃火锅?”

“好好好!洛叔叔最好了!”

收拾好食材后已近中午,洛风看了看时间就带上阿布一起去学校接谢晓元。

谢晓元是洛风一个好友的孩子,而那位一直在武警部队工作的好友在一次缉毒任务中牺牲,好友家人的资料也随之暴露。彼时洛风仍在PLA总参二部,接到消息后便迅速动用关系想要保住好友家人,却只带回了谢晓元。

无法拯救好友的心痛在见到缩在医院角落里的孩子时攀至顶峰。

终于见到了熟悉的人,谢晓元扑进洛风怀里嚎啕大哭,洛风就这样抱着谢晓元,却流不出一滴泪。后来洛风便转到了MSS——比起专宠Alpha和Beta的PLA,MSS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部里也有很多Omega,甚至有Omega坐到了一局之长的位置。因为当初杀害好友的毒枭背景不简单,经过一系列协调,洛风被调到了八局。经历过PLA严苛训练的洛风,在八局所接的任务都完成的十分出色。

而裴元,是他去医院看望谢晓元时认识的。

身为儿童心理医生的裴元,是长期接触黑暗漫无尽头的洛风所有的——唯一的光。

 

他依然记得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医院漫长的长廊上,阳光透过外面墙上绿意连绵的爬山虎而入,暖暖地照在从病房走出来的人身上。

挺拔的身材、俊雅的面容,带着柔和的笑意,与他打着招呼:“您就是谢小朋友的监护人吧?”

他怔住了。

敏锐的嗅觉使得他能轻易地捕捉到空气里那点属于Alpha的信息素,松木一般清新浅淡,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强势。

而面前之人明明那么温柔。

常年握枪的手即便面临穷凶极恶的歹徒之时都稳若泰山,此刻竟微微有些颤抖。

经历过PLA抗信息素特训,洛风自然能抵抗住本能,几乎没有Alpha能够影响到他。天生适合做情报工作的他几乎禁欲地活着,用强悍的能力处理了每一个怀带恶意接近他的Alpha——他从来没料到他的生命里还会有这样的变数。

他从不掩饰自己身为Omega的身份,即便用着抑制剂也只是工作的需要,但从来没有人敢轻视他,既是慑于他的能力,也是忌惮他师父的地位。那时他的师父,MSS八局副局长谢云流还未叛出MSS,他的前途一片坦荡。

而面前的Alpha却对他有着难以言喻的影响力,在那样强势地压制之下,他甚至产生了那么一丝丝臣服的念头。

他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仿佛感觉到面前人的不适,裴元恍悟过来,体贴的收好自己的信息素:“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还未被标记。

松木香越来越淡,门外微风拂来,拂散了最后一丝信息素。洛风脸色这才渐渐好转:“没关系。晓元情况怎么样?”

裴元敲了敲手里的病历夹:“你家小朋友很坚强啊。没什么大问题,过些天就可以出院,不过记得定期复诊啊洛老师。”

“嗯?”洛风没反应过来。

“帝都大学建筑系最年轻的教授,我毕业的时候您还在毕业典礼上做过全校演讲。不过我在生物系,您大概是没见过我,”裴元无奈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

洛风对外的身份一直是帝都大学建筑系副教授,有PLA和MSS双重保障,这一身份从未被识破。虽然他挂着这个身份,却并不承担教学任务,也很少在学校露面。听了裴元的话,洛风极佳的记忆力也瞬间卡了壳,想了半天才讷讷问:“你学的生物,怎么在医院工作?”

裴元摇头解释道:“我第二专业是心理学,后来考了执照,被外聘至这家医院专门负责儿童心理疏导,您不用担心我的专业性。不过正式工作是在SR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SR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也是国内最大的抑制剂生产公司。

洛风笑了笑,转开了话题,“这段时间麻烦医生了。”

裴元眨了眨眼,凑了过去:“在下裴元,非衣裴,元旦的元,洛老师可别忘了。介意留个联系方式吗?”

“……”被人索要电话这种事对洛风而言自然不新鲜,但从来都是拒绝二字——他的身份注定他除了战友之外不能交付任何人以信任,故而他在系统外的朋友几乎没有。而此刻他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仿佛鬼使神差一般地报了一串数字出去,待反应过来只能庆幸还好报的是第二身份常用的手机号。

裴元飞速地拿出手机记了下来,又飞速地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洛风很想说“再见不见”却顾着面子忍了回去,只好胡乱点了点头,低头看手机短信:“(。•ω•。)ノ♡”

洛风无语,但还是将裴元存进了联系人:“……我存下了。”

临走的时候裴元又道了一句,带着些许揶揄:“梅花的香味……很好闻。”

身为Beta的谢晓元对信息素不敏感,拽着洛风的手抬头疑惑问道:“师父,现在不是夏天吗?哪里有梅花?”

洛风恨不得把手机丢到裴元脸上。

 

后来裴元偶尔约他,他都拒绝了。好友前鉴在此,他也不想连累无辜的人。一直到后来有一次执行任务,负责跟踪监视的目标消失在一个夜总会里,手下几个组员分散在夜总会四周紧急给他发信息求救,他无奈之下只好亲自出马。

这不是他第一次进这种鱼龙混杂之地。这家夜总会业务主要针对外籍人员,他们跟踪的目标是个来自A国的技术人员,在一家跨国公司担任重要职务。本身是Alpha的目标私生活极其混乱,负责跟监他的组员都是Beta,每次汇报进度都要抱怨那人不是在上床就是在去床上的路上——Alpha都是靠下半身活着的傻逼动物。

而洛风是个Omega,还是个让MSS全体Alpha都闻风丧胆的Omega。

他的组员对他们的组长几乎是当神一样膜拜。听到组长来支援,用来联络的蓝牙耳机里此起彼伏嘤嘤嘤一片。

他们都没有想到洛风居然会马失前蹄,原因是洛风在夜总会与酒保虚与委蛇之时喝的那杯奇怪的酒他妈的与抑制剂相冲!洛风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探到了重要信息准备撤退,想发信息给组员却感觉浑身热气泛起直直往小腹冲去,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呻吟一声。

压抑多年的发情期,果然是个要命的小妖精。

残存的理智让他竭力地保持镇静,知道这种情况不能叫组员过来,不然就会打草惊蛇。于是他颤抖着手摸到了私人手机,随便拨通了一个号码,颤着声音对接通的那头故意甜腻道:“宝贝儿,HD区A路1979夜总会,快来接我!”

而电话那头沉默好久,就在洛风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时候才听到一句:“好,你保护好自己!”

奇了怪了我打给谁了?那边咬牙切齿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洛风摇了摇头不做多想,随手从钱包掏出几张钞票压在吧台上,便往夜总会外挪去。因为情热而起的梅香渐渐馥郁,引来的Alpha蠢蠢欲动,却在洛风一脸“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表情里退却。

所以说国家他妈的搞什么奇怪的政策?!现在的Omega怎么比Alpha还横了???

就在洛风坐在夜总会门前台阶上散热的时候,有一辆黑色的仿佛是BMW但是洛风看不清系列的轿车完成了一个教科书般完美的漂移停在他面前,从上面下来的人走到他面前,随即松木那种清冷又清香的气息铺面而来,本来就晕晕乎乎的洛风觉得更晕了。

那人凑到他的脖颈,仿佛很用力的闻了一下,洛风还能感觉到打在他耳边轻柔的呼吸,夹着Alpha特有的信息素,原本因为情热已经很敏感的洛风更觉得要命了。

于是他委委屈屈地开口:“你想标记我?”

“不。”Alpha很装逼很冷酷地拒绝了,随即一把拽起洛风将他扔到车后座,自己也随之坐进去。已经被情欲逼得理智丧失大半的洛风瞬间腻了过来,就连呼吸都十分灼热。狭小的空间里梅香和松木香交杂在一起,仿佛成了最催情的毒药。

Alpha理智还在,虽然本能叫嚣着要他标记身边这个“可口”的Omega,但他还是很克制地推开洛风从副驾驶座上拿过一个医疗箱。

“长期使用XH-Ⅲ型抑制剂,现在看来不管用了。我拿来了最新的抑制剂,你要不要?”

听到Alpha的话,洛风反应有些迟钝,看着身旁人熟练地撕开一次性注射器包装袋,又从干冰盒里取出抑制剂敲开玻璃,用注射器吸入玻璃瓶里全部的药液,推出空气,随后就这样举着注射器看着洛风,眼眸里翻滚着洛风看不懂的情绪。

此刻洛风终于跑完了奇长无比的反射弧,他伸出手臂捋起袖子,“来吧!”

一针下去一生轻松。

许是抑制剂里有镇定的成分,洛风的情热虽然渐渐冷却但是困得睁不开眼。意识的最后他感觉有人正轻轻抚摸他的脸颊,伴着淡淡的松木香。

——————————————

写得太放飞自己了,虽然楔子一本正经,实际这只是个谈恋爱的小故事_(:з」∠)_

希望能尽快写完……

顺便这篇洛风都快成影帝了😂【宝贝儿什么的我现在都很抽搐……真难为他了【洛风(淡定):跟监是个技术活精分久了就习惯了【裴元(沉思):其实我更想听到他喊老公】

评论 ( 25 )
热度 ( 73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