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ABO】雪河行动(9)

第九章

 

深秋的早晨,空气沁凉。鸿雁南归已无痕迹,很快便是初冬。

四季之景轮回不止,宇宙洪荒无人可窥。而之于生命,即便是医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依然无法阻挡死亡的脚步。

暖融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洁白的病床之上,床上的病人面容苍白,呼吸清浅,若非贴近了去听,几乎要让人误以为他的心跳已经停止。裴元沉默地站在病床前,看着沉睡不醒的Omega,冷漠的眼神深处,是浓重的担忧。有时候他甚至会惶恐的怀疑,洛风是不是……再也不会醒来了?

虽然他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凭他的能力和经验,又是这么近的距离,他几乎可以将误差控制在五毫米内——但是现在的他后怕不已。若是再往下几寸……就是心脏了。

那一枪,表面上是为了震慑方宇谦,实则也是为了减缓洛风对抗药剂之苦。

他不怕方宇谦翻脸,毕竟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事成之前他们都希望对方无恙,更何况在合作中表现出强硬的姿态也是有利可图的。故而误以为裴元不过是因为Alpha的占有欲才如此对洛风的方宇谦在洛风中枪后,十分上道地将SR分公司医疗资源给了他。

然而又有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即便之前洛风仍然信他,但是这次之后……他生平第一次觉得茫然无措,生怕洛风不信他、离开他。但是他不会放手。

他欠洛风一条命,也欠彼此一个交代。

扶着床弯腰,用手触了触洛风肩上被包扎好的伤口,珍重怜惜如同对待珍宝一般,又克制地吻了吻洛风的眼睑,随后起身深深看了洛风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于是他也没有看到,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床上人缓缓睁开双眼,眼眸里尽是复杂和挣扎的神色。

 

刚走出病房门,手机便收到一条信息,发信人匿名且无法追踪。裴元看着屏幕上一串貌似毫无规则的乱码,脑海里却在飞快地运算解码。

这条信息告诉他,他的时间不多了。

看完信息,手指移到删除键按下,此刻他已经走到了电梯间。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几个人,其中为首的那位年纪五十岁上下,眼神阴鸷,此刻却硬是笑着伸出手:“裴主任别来无恙。”

裴元目光一凝,如利剑一般打量眼前人。过了好一会儿,伸手敷衍一握,笑道:“好久不见,司徒主任。”

司徒一一,SR分公司科研中心现任主任,TG计划牵头人和负责人,也是裴元师叔僧一行的宿敌。当初司徒一一还在总公司科研中心的时候,提出了TG计划,包括腺体移植和改造属性,目的在于彻底解决发情期。说是如此,实际上众人心知肚明TG计划太过极端,并且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有可能会导致黑市人体器官买卖盛行,就连国家科学院都不敢做的事,他们一个中外合资企业再有人脉也不敢不顾及上面人的忌讳,故而被否决搁置。随后董事会讨论决定启用了僧一行提出的较为温和的SY工程,将原本XH型抑制剂再一次升级。

这也是一种博弈,那时SR老董事长决定放权,上面斗的厉害。老董事长的小儿子方鹤影以退为进,表面上牺牲了司徒一一,又联合几大股东总算夺了董事长的位置。随后为了安抚司徒一一,将他送到X市,由其帮助方宇谦一手建立起分公司的科研中心,而TG计划……他们从来都没有放弃。

裴元刚进SR的时候,事情刚刚尘埃落定。他也只在践行晚宴上见过司徒一一,说过那么几句话,彼此印象都十分深刻。

“当年我跟你说的事,你可考虑好了?”司徒一一问道。

裴元无奈笑着摇头:“多谢司徒主任厚爱,只是我实在是抽不出空啊。总公司那里还有很多项目要我盯着,哪里能再参与旁的项目。”

司徒一一颔首:“可惜了,如果当初你跟的人是我,你的成就便不止于此,真是白白浪费了才华。小裴啊,你我本就是一类人,你不妨再多考虑一段时间,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裴元不置可否,满不在乎地一笑。

一类人?恐怕你也太看低我了。

“司徒主任来此是有什么事?”裴元转移了话题。

司徒一一扶了扶眼镜,挡住乍泄的精光:“我听宇谦说抓到了一个Omega,还是能成功抵抗住诱导剂的Omega?”

司徒一一一向自负,乍听说有人能抵抗住他的得意之作,怎么可能按耐得住。

裴元心中暗骂方宇谦祸水东引,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露出些许鄙夷:“Omega就是Omega,一个玩意儿而已。司徒主任的诱导剂是个好东西,不过那是我的Omega,还请司徒主任……莫要抢功了。”

他与司徒一一原本就立场不一致,得罪人的事他也没少做,也不差这一次了。更何况在分公司,司徒一一也非只手遮天,他想要完成任务也无须走司徒一一这条道。

想到这里,裴元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抱臂道,“司徒主任,这是我的实验体,凡事也要讲个先来后到,还是您想去请方总评评理?”

“裴元!”司徒一一怒道,“好啊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听说这个Omega不是一般人,你这么想引火烧身,我等着看你的下场。”说完便带着人呼啦啦离开了。

看着司徒一一的背影,裴元皱了皱眉,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便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发完短信刚准备收起手机,便接到了方宇谦打来的电话:“裴主任,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发给你了,合作愉快啊。”

“呵,”裴元一边往回走一边佯装恼怒道,“这个Omega的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你把事情透露给司徒一一就不怕他起疑?”

“TG计划本来就不算什么秘密,司徒一一动不了我。想拿我做筏子搭上道?他倒是忘了X市的地头蛇到底是谁了,”对面方宇谦笑了两声,“我还等着裴主任伸张正义呢!老董事长那里您可得帮我说两句好话啊。”

裴元哂笑。方鹤影这个董事长位置还真坐不稳,不说其他,光是方宇谦这只阳奉阴违的狡猾狐狸就够他喝一壶了。

达成共识挂掉电话后,裴元沉下脸色,此刻他也回到了病房门口。

这里是X市一家私立医院,隐私性极好。即便是在白天也少有公立医院那种人声鼎沸的景象。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一般都当自己是透明人,除非特殊情况,基本不会妨碍到病人的休息。更何况裴元将洛风送到这里时又作了特别交代,这一层又都是闲人勿进的高级病房,自然是空无一人。

裴元手扶在门把手上,深吸一口气。

他知道洛风暂时不想见他,但是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他需要向洛风摊牌,他还要……平安地送他离开。

 

距离洛风身份暴露已经三天过去了,国安局里的氛围愈发紧张。

指挥中心决定冒险主动联系一下上次那个所谓的线人,却毫无回应。开完会,已经三天没怎么合眼的楼彦当场拍案离开,不顾后面追上的叶芳致,按了电梯就下了地下车库。

“楼彦!你冷静点!”叶芳致感觉苦不堪言。楼彦这性子跟当年谢副局学了个八九成,一碰到师门里,尤其是洛风的事就耐不住这暴脾气。此刻两人身处在电梯厢中,楼彦背靠着厢壁闭目养神,不予理睬。

“我没有不冷静,”在电梯门再次打开的那一瞬间,楼彦睁眼说道,“既然这边指望不上,我只能另想办法了。”

叶芳致顿了顿,“另想办法……楼彦,前天我没来得及问你,你这次回来到底拿了什么底牌?”

“底牌?”楼彦嗤笑一声,挥手离开电梯,“底牌之所以被称之为底牌,可不就是命脉所在不能让旁人知晓?”

叶芳致继续跟了过来,不死心地问道,“所以你打算怎么救回洛风?”

此刻楼彦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车旁,想起什么似的反问道:“当初师兄让你们调查过裴元?”

“自然,”叶芳致下意识地回道,“说起来裴元与我也是故识,几方资料比对过并无疑点,他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楼彦点头,“我知道了。MSS明面上的渠道已经无法调查他了,看来要用些非常手段。”说完楼彦掏出手机拨了电话出去:“小孟,帮我买张去C市的机票,要最近一班的。”

“好的师兄,但是这时候你去C市……”萧孟疑惑问道。

坐进驾驶座的楼彦敲了敲方向盘,“我自有安排,这边的工作你们都听叶队的。”

扶着驾驶座一侧车门的叶芳致顿了顿,问:“什么时候回来?”

“我会带着师兄一起回来的。叶队,藤原那边的资料都整理出来了吗?”楼彦挂掉电话,抬头看叶芳致。

叶芳致一顿,“还在整理,不过听说内容虽然并无太多机密,但由于隐藏信息特别多,涉及面太广已经移交给上面了,估计要往大内递条子。”

楼彦惊讶:“这么严重?”

叶芳致摇头:“加上上次那个线人透露出来的消息,如果真让他们得逞,国家又得重蹈覆辙……啧,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这时候楼彦收到了机票信息,算了算时间,道:“我先去C市,这边你看着点,有什么问题电话联系。必要时与公安部门合作,务必找到对方据点。”

叶芳致退开一步让出道,沉声:“这是自然。”

 

裴元推开门的时候,洛风正睁着眼偏头看窗外。

窗外只能看到灰蒙蒙的天空,洛风原本流光溢彩的眼眸被映照得如同秋水一般深沉。

一时间寂静无声,裴元张了张嘴,竟不知从何说起。

忽然一丝微弱的梅香逸出,被裴元捕捉到了,心中一紧上前一步,“洛风?!”

洛风缓缓转头,看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裴元,脸上微微带起笑容。

清醒之后,枪口的疼痛再也掩盖不了诱导剂的作用,发情期依然提前到来。他看着裴元,咫尺距离,却如天堑。

他开口,声音沙哑:“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

下章开车……看来还有两章才能完结【总感觉这是个flag】【撸鼻涕.gif】

评论 ( 15 )
热度 ( 46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