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ABO】雪河行动(12)

第十二章

 

被裴元送出医院的时候洛风还有点懵。

他原以为裴元会有更详尽的安排,到最后却就这么大剌剌地从医院正门而出,就连门口的保安都对他点头微笑,毫无阻拦之意。

“放心,人都安排好了。”仿佛知道洛风的疑问,裴元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解释。洛风抬头,眼神复杂地看了裴元一眼,也没有多问,任裴元搂着不急不慢地走到街对面,而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仿佛七八百年没洗过的不起眼的轿车,车身上的灰都积了厚厚一层。

裴元站在车旁,取下眼上的墨镜,深深望了洛风一眼,随即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上前一步挂在的洛风脖颈之上。

吊坠的形状很特别,仿佛是什么标志一般。洛风刚要出口问什么,却被裴元按住了唇:“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你一定要保管好。”

他用命换来的东西,交给他最信任的人。

“裴元你……”洛风还想要说什么,直觉告诉他将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他又说不上来。

这时候驾驶座车窗摇下,从里面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笑容洋溢地向裴洛二人打招呼:“嗨师兄师嫂,这里离国安局可有七八十里路呢,这片区属于X市某帮派,那可是与司徒那玩意儿有勾结的啊!还有什么事等任务完成再来卿卿我我啊!”

裴元上前胡按了一下阿麻吕的头,转头对惊讶不已的洛风解释道,“这是我的师弟阿麻吕,他来帮我送你回去。”

“那你呢?”洛风脱口而出,脸上担忧之色更显。

裴元怔了怔,抬手看了看表,随口道:“我还有事情没做,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去找你。”说完便为洛风打开了后车门。

“师嫂放心!我这车看起来旧,实际性能超棒,请的专业人士做了改装,绝对能把你平安送回去!”阿麻吕笑道。

洛风摇头,没有坐进车里,猛的向裴元迈出一步拽下裴元的衣领抬头吻了过去。

“我等你来接我。”留下这一句话,没等裴元回过神,洛风便先一步进了车。

阿麻吕尴尬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师兄我们先走了?”

“走吧,注意安全。”裴元按耐住自己的心情,知道时间不多了,便退后一步让开道。阿麻吕猛的一踩油门,原本看起来不起眼的车一阵呜呜声便蹿没影了。

裴元看着远去的车,感觉自己心里仿佛空了一块,身形也不由一晃。捂着胸口弯腰痛苦地喘气,额上的汗水渗出滴落在地滚了尘埃,然而最后他还是硬撑着离开了原地。

 

因为这家私立医院所处的位置比较偏,甚至还要上一段高速才能到达市区。

洛风刚开始有些不太适应阿麻吕的车技,实在是诡异的不得了,变道漂移怎么爽怎么来,等快要上高速才平稳起来。

“师嫂不用担心,”阿麻吕把着方向盘,姿态悠闲,“师兄心里有数。他这人啊最擅长算术了,总是能做到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精明得不得了,从来没人能在他手底下讨到便宜。”

知道阿麻吕是在安慰自己,但因为初次见面还不是很熟,洛风只能友好地表示感谢。

“师嫂若是不舒服就休息一会儿吧,等会儿上高速,之后就安全多了。”知道洛风被自家师兄折腾得不轻,阿麻吕出声劝道。

“嗯,多谢先生。”洛风实在疲累得不得了,于是顺从地闭上了眼,想要休息一会儿,却怎么都松不了脑子里的那根弦。

他想起前日他缩在裴元怀里,就像浮萍找到了根一样,随着裴元抚拍的节奏,听着裴元的心跳,自己的心也前所未有地宁静。

想到这里,洛风忍不住轻轻敲击座椅,仿佛复制一般将裴元的节奏敲出来,却越敲越觉得不对劲。

“这……”洛风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节奏,再三确认,随即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停车!”洛风猛得扑上前吼道,完全失了风度。幸亏阿麻吕是个老司机,被这么一吼也只是油门一顿,但并不听从洛风的指挥。

“师嫂怎么了?”阿麻吕若无其事问道。

洛风焦急,平生第一次语无伦次,“裴元他……你们……你们……不行我不能把裴元一个人留在那里……我们去接他,对,去接他!”

听清洛风说的话,阿麻吕愣住了,“师嫂你……”

洛风终于冷静了下来,深呼吸一口气,“我大概能猜到你们身份了,裴元给了我提示我才悟到。”若是能早一点想到,我绝不会留你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黑暗——你明明是我的光啊。

“师兄竟然愿意告诉你……”阿麻吕不可思议,心里想着师兄那么骄傲的一个Alpha原来也有怕的事,眼睛不由自主瞟向后视镜想看一看洛风,却突然顿住了。

“阿麻吕师弟,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吧?”洛风眼角泛红,“我请求你……”

“不行了,”阿麻吕冷声打断到,示意了一下后视镜,“有人跟踪我们。”

洛风猛然转头,眯眼看去。车后面尾随着一辆吉普车,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洛风多年经验告诉他,他们碰上麻烦了。

“把车后箱子里的家伙都拿出来,”阿麻吕呵呵一笑,“好好招呼后面的小朋友。”

洛风飞快的打开箱子,除了两把手枪四个弹匣外,还有一把霰弹枪。

觑见洛风精彩的脸色,阿麻吕讪笑:“师嫂放心,绝对合法渠道得来。”

已经得知裴元阿麻吕的真实身份,洛风自然不会怀疑阿麻吕的话,只道:“上高速太危险了,转道。”说完就抢过阿麻吕扔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等了一会儿那边才接通:“您好?”

“阿钧,我是洛风。”

洛风以最快的速度告知了发生的事,又简短地发出几条行动指示,听得张钧一愣一愣的。

“师兄,楼师兄在你之前五分钟给过我电话,他已经出发去接你,方向大致也是你刚刚告诉我的。”张钧向组内成员传达了洛风的指示,回头又跟洛风说了一声。

“我知道了,他带的哪部手机?”

“是……”

“小心!”阿麻吕大吼一声,随即猛打方向盘一个漂移拐弯进了县道。洛风措手不及摔了手机,却再也没有机会捡起。

对方终于按耐不住主动出手了。

枪声不断响起,阿麻吕踩着油门不放,硬是在枪林弹雨中左闪右避死撑着,被逼的受不了了就破口大骂:“妈的他们哪来这么多枪支,艹!难道他们还走私军火?海关都他妈吃shi的?”

洛风面容肃穆,端着枪的手十分沉稳,让阿麻吕开了天窗,时不时探出去反击,“你好好开车,其他都交给我。”

其实洛风心里也没底,他们在这里遭遇尾随袭击,那么裴元那里……洛风已经不敢再想。

但是他必须要活着见到裴元。

 

楼彦先谢云流一步回了X市,来不及回国安局便直接从机场取了车往谢云流告知的地点狂飙。期间打了个电话告知叶芳致和张钧配合工作,而没过几分钟,因为高速堵车而转入省道的楼彦接到了张钧的电话。

听着耳机里张钧焦急的声音,楼彦冷静道:“嗯,我知道了,你把手机定位发给我。公安那边你想办法去通个气,维持治安就维持治安,尽量不要打草惊蛇。”待确定方向后,猛打方向盘变道往目标方向而去。

对方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就敢如此嚣张,真当中国是金三角吗?楼彦冷笑。

如果不是天真愚蠢,就是有恃无恐。

但不管怎样,这次绝对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刚挂了张钧电话又接到了叶芳致的电话,“楼彦,总参那边发电过问了。”

楼彦微微一愣,随即开始幸灾乐祸。能惊动军情,倒也算是那边的本事了。涉及到边境事宜,包括毒品、军火走私,非法Omega实验,甚至还有军事间谍,早已不是国安一家的事了。雪河行动越扯越深,权力斗争风云变幻,大内那里估计已经是腥风血雨了。闹得大了,一个不慎从上到下都得吃挂落。

不过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珍视的人都平平安安,他就觉得足够了。为了这,即便是牺牲自己都无所谓。

从叶芳致那里得知洛风那边已经开火后,楼彦当即踩实了油门。幸好道路偏僻车辆稀少,连监控都没设几个,不然这一路上楼彦光超速就得被交警拦下开罚单。

很快他便赶到了手机定位所在的道路,飞速联系后续赶上的队员指挥他们分散包围。

公安方面已经全道路戒严,同时有不少武警严阵以待,对外口径是公安联合当地军区进行特别演习。

“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隔着听筒,叶芳致担忧道。

“呵?”楼彦冷笑一声,“敢开火就不要怕被逮?这些智障是来搞笑的吧?如果对方boss有脑子,这些猪一样的队友可以放弃了。”

叶芳致也不再多说,专心指挥自己的队员配合营救行动。

 

洛风额头上汗水滴落,面容疲惫,眼睛却依然如同北辰星子一般明亮。

刚刚被完全标记加上肩伤未愈,若非有着强大的意志力,此刻别说举枪了,便是坐都坐不住。

阿麻吕的车确实改装极佳,甚至用了防弹玻璃。经过长时间枪火洗礼,虽然外观已经损毁不少,但依然与对面保持了良好的车距。

洛风已经打空了三个弹匣,虽然对方也有损伤,但明显无法阻拦。

“师嫂你说他们是不是傻?搞出这么大动静完全就是自投罗网,为了逮我们两个是不是有点太兴师动众了?”阿麻吕大叫道,手里极速打着方向盘,避开车流较大的道路,也避开后面的攻击。

洛风抿唇不语。

他想他知道为什么。左手勉强抬起握住胸前,吊坠的棱角几乎可以割伤手心。

即便是牺牲这些人也要拿回的东西,是裴元不顾生命送出来的。

他必然以命相护。

洛风飞快地看了眼地图,思考了片刻,果断道:“前方路口右拐!”

“嗯?”阿麻吕下意识地听从了洛风的指挥。

洛风飞快地解释:“以我师弟的习惯,他肯定会在这几个路口形成包抄,我们把他们引进去!”

阿麻吕了然,也不怀疑,直接按照洛风的指示去做。

如洛风所料,也是凑巧了,他们这个路口正是楼彦镇守的。

有防暴警察在前面设防,看到有车前来确认身份后正准备直接放行,却发现行在前面的车突然被什么击中,整个车突然失控往路边围栏撞去。

而刚刚下车准备接应的楼彦刚好目睹这一刻。

“洛风!!!”

——————————

勤奋的自己【错觉】

继续码字……感觉自己已然升天

今晚应该不会更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爱你们=3=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