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ABO】雪河行动(13)

第十三章

 

“你愿意跟我走吗?”慈祥和蔼的伯伯弯腰摸了摸裴元的头,不过七八岁的他却少有孩童的稚嫩。于是他只是短暂地思考了一下,便伸出软白的手握住了对方已渐有皱纹的手。

这是裴元最初的记忆。

他是弃婴,长在孤儿院,生活的辛酸苦辣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方磨刀石。他的师父孙思邈带着他走出狭小的牢笼,去看更宽广更多彩的世界。

他隐隐约约知道师父对他的期许,但是师父给他的爱也是真实的——他渴盼已久的亲情。

没有人知道学校里优秀至极的裴元,其实出身那么普通,甚至于卑微。分化成Alpha是意外之喜,却让偶然得知师父工作的裴元做出了影响他一生的决定。

这么多年的磨砺,他终是成为了国之利刃。

但是这把利刃如今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卷了刀刃痛苦地卧在黑暗的囚室里。

已经多久了?洛风……他还好吗?平安回家了吗?

在核心实验室不小心沾染的病毒已经扩散,而这种病毒只对Alpha起效,短短三个小时便逐渐开始影响信息素分泌,造成生理机能紊乱。从目前的身体状况他只能得知这些,或许等待他的还有更可怕的后果……更何况现在不止是病毒的问题,等到司徒一一及幕后boss他们腾出手,他恐怕在劫难逃。

好在他的任务完成了,而他唯一后悔的,就是标记了洛风。

 

X市某军区医院,手术室外。

出了车祸的那一瞬间楼彦便奋不顾身冲上前去。也幸好弹药并未击中油箱,阿麻吕在紧要关头也没失了冷静,竭力控制了车辆,故而避免了爆炸事故。在武警的配合掩护下,几经努力将罪犯逮捕。楼彦也得以在第一时间将昏迷的洛风和阿麻吕迅速送往最近的医院。

因为行动仍属于国家机密,在各方通融之下,洛风最后被安置到了军区医院。除了裂开的旧伤,还有骨折,以及可能存在的脏器受损,专家会诊及手术都必不可免。

但是此刻楼彦又遇到了难题,让他震惊不已又不知所措。

手术室外长长的走廊尽头,电梯门打开,从中走出几人,为首的那人面容冷肃,却如休眠期将尽的火山,隐含的怒气即将要喷发。

现下守在手术室外的除了医生护士,便只有张钧和萧孟。萧孟捂着脸坐在长椅上,暗暗有啜泣声从指缝间漏出,而张钧焦急地来回踱步,不时抬头看手术室的门楣。听到脚步声,两人齐齐抬头看去,然后就彻底呆滞了。

“师父?!”两人忍不住惊叫,随即又一起捂住了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仿佛并不相信眼前所见。在谢云流刻意温柔下来的目光中,这么多年来的委屈压在心底深处越积越多,此刻便如同点了引线一般陡然爆发,萧孟终于忍不住扑到谢云流怀里嚎啕大哭,而张钧也红了眼眶。

谢云流感慨万千。他对不起他的这几个徒弟。

虽说是为了行动计划,但是徒弟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因为他而深受偏见和委屈,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张钧萧孟身为Beta尚且如此,那么风儿……

或许是年纪也大了,谢云流内心早已没有那么冷硬。而洛风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自然倾注心力最多,也是他最喜欢的孩子。而现在这个孩子如今因为他躺在手术室里生死不知……谢云流只觉眼眶酸涩。

“你们楼师兄呢?”拍了拍萧孟的背,谢云流开口问道。

萧孟红着脸用手帕抹了一把眼泪,抽噎道:“手术需要签字,楼师兄跟着护士走了。”

“嗯,”听此,谢云流愣了一下,转头道,“小钧你留在这里,孟儿带我去找你楼师兄。”

 

楼彦烦躁地翻着手术同意书,得知事情始末的叶芳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闭紧了嘴,转身出门打电话看能不能联系上面向军区申请特事特办。

“那个……先生,病人的亲属还没到吗?”承受着两个Alpha的威压,护士有点想哭。

“那是我师兄!我就不能代他签吗?”楼彦揉着额头沉声道,“他的亲生父母早就过世了,养父还在国外……”

“那……病人的……Alpha……呢?”在楼彦如炬的目光中,护士艰难的把话说完了。

“……”又是这句话,如果不是在医院,如果他在乎的人没有躺在手术室里,楼彦简直能直接拆了这里。

医院刚刚收治洛风时,负责急救的医生就告知他们,洛风身为Omega刚刚被完全标记,又没有任何措施避孕的话,目前已经有很大可能已经受孕。不仅是手术,用药上医院方也掣肘太多,所以必须要亲属签署免责书。

因为洛风受伤而焦急万分的楼彦刚开始并没注意到,经过医生提醒他才仔细辨别了一下,透过浓重的血腥味他能敏感地捕捉到那一丝信息素的味道,馥郁的梅香和清新又强势的松木香相互交杂,足可以证明洛风已被标记。而另一方,是强大到绝不输于自己的Alpha。

“你就那么喜欢他吗?”喜欢到不计后果的被标记、被占有,由凌霜傲雪的寒梅化作指间朱砂,生死只为一人……楼彦目送着洛风被推入手术室,忍不住轻声问道,但他也知道他得不到回答。

而现在……他刚准备起身去打电话联系谢云流,便有人急匆匆推门而入对几个护士道:“快准备一下,院长那边特批了,病人可以手术了。”

楼彦有些惊讶,这时候叶芳致也进来了,拉着呆愣的楼彦就往外走:“我打电话联系了语元姐,想让她问问八局那边可不可以先出个证明,结果她说她刚跟军区这边联系过……嗯……是李局长的意思,回头李局长会亲自过来补签字。”

话音刚落抬头便撞上了谢云流和萧孟,楼彦下意识地看了眼他师父的脸色,却发现对方很是平静,不由悄悄松了一口气。而叶芳致自然是震惊不已。

谢云流看了眼他们,只略向叶芳致点了点头,转头对楼彦说:“事情解决了?”

“嗯……”楼彦下意识地回答。想了想还是把事情交代清楚了,包括洛风被标记的事。

谢云流闭了闭眼,也没多说什么,只问:“与你大师兄一起的那个人呢?还有九局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楼彦苦笑一声:“那个Beta也还在抢救,至于九局……以我们的权限根本查不到那么多,九局那里三缄其口。不过有不确切的消息称他们那边一个副处长遭遇车祸,现在还在昏迷中。那个副处长手底下的线人全部失联,九局因为这事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

谢云流颔首表示清楚了,转头对随行秘书吩咐了两句后,道:“阿彦,这边你看着点,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手术结束后联系我。”

楼彦也不敢多问,只微微躬身应是。

送走谢云流,几人重又坐回手术室门口等待。

叶芳致虽然担心洛风,但自从知道谢云流回来后便莫名放下了心。有这位大佬坐镇,洛风……绝对会平平安安的。

叶芳致长舒一口气,忽然想起问道,“楼队,这就是你的底牌?”

“嗯?”

“看来当年谢副局叛出MSS有内幕啊……回来就好,至少洛风不用那么辛苦了,”叶芳致感慨,随即想到了传说中谢副局的性格,脸色微变,又有点幸灾乐祸,“小白脸要完。”

楼彦脸色一黑,咬牙切齿道:“他先活着再说。”

 

而那边谢云流刚走出医院,廖成双便把车开了过来停在门口。上了车后,廖成双便汇报道:“宗主,已经和对方联系过了,对方坚持今晚请您赴宴。”

谢云流是以考察的名义来X市的。外面盛传他是C市黑帮领头人物,实际上DZ早已洗白彻底,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也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假象。但是名声在外,想要打开C市市场必须过他这一关,故而讨好他的不在少数。

SR就是其中之一。

方乾撒手不管后的SR在方鹤影的折腾下,早已是一枚定时炸弹。好在老方董那早已脱离家族的大儿子颇有出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一见。

想到还躺在手术室里的徒弟,谢云流冷笑一声。

这账就从这里算起吧。

 

B市,MSS八局局长办公室。

李忘生站在窗边,手里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最上一行的联系人,犹豫再三都没按下去。

一晃眼,又过去三年了……

上官博玉敲门进来的时候,敏感地感觉到了师兄的异常,于是放下手里文件,倒了杯水走了过去,将水杯递出:“师兄?”

李忘生回头伸手接过水杯,低声感谢。

知道李忘生是为什么忧心,上官博玉回头看了眼他的恋人、同时也是局长秘书的林语元,只见对方向他点了点头,于是他转头便开口道:“这边事情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师兄如果不放心,就早点去X市吧。风儿吉人自有天相,定然不会有什么事的。”

李忘生抿了一口水后,苦笑道:“我担心风儿,也担心……当年他把风儿交给我,结果我还是辜负了他的期望。”

上官博玉自然知道李忘生说的是谁,只好道:“您也是风儿的养父,看顾他多年,为他铺路扶持他成长,这份情义是无法抹杀的。若是大师兄因此责怪于您,情理上也说不过去……”

“我并不怕他责怪我,”李忘生打断上官博玉的话,“只是风儿如果出事,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若是那人再也不能接受自己,那么风儿便是唯一能牵绊住彼此的存在——他们法理上唯一的……孩子。

 

洛风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早晨。

冬日的曙光总是落得很迟,此时加护病房里只能听到仪器运行的声音,床头小灯还开着,暗淡的光芒并不刺眼,却让洛风有一瞬的恍惚。

神智还不算清楚,只能愣愣地看着匆忙进来的医护人员为他做检查,不多久又再一次沉沉睡去。

得到消息赶来的楼彦听到医生宣布洛风脱离危险,不由神情一松差点瘫软在地。随即连忙拿出手机通知师弟妹和廖叔,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给林语元。

“什么?师叔已经来了?九点十分到XY机场?这……我知道了,我会做好安排的。”楼彦挂了电话,想到早上就要来医院守着洛风的师父,不由长叹一口气。

算了,上一辈的事他们这些小辈还是……围观吧。

——————————

解释一下,因为老谢是Alpha洛咩是Omega,法律上是不能收养了【什么鬼的法律】所以当年老李帮了老谢一把……啊感觉谢李背后是个年度818……好奇想求8【老谢:???】

孙老爷子的年龄我也改了,游戏里的年龄太吓人啦【跪】

大叶子今天又在抖腿吃瓜了【doge脸】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终于……】不过下一章写得各种不顺……唉……

元旦快乐呀OWO

评论 ( 17 )
热度 ( 63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