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谢李/ABO/雪河番外2】离婚(1)

感觉上一次写文还是上辈子的事……

预警:狗血·套路·穷折腾·年度818!作者已被谢宗主砍死街头不接受谈人生!

感觉应该算是雪河前传2333众多人物酱油,写前完全忘记雪河情节,众多BUG我也不想管了先写了爽!反正就是个短篇番外,能吃就吃,不能吃就当没看过这个吧_(:з」∠)_

写完只想把老李抱回家【老谢:朕的40米大刀呢!!!】

——————————————

引子

苍色的天空,雾霾渐起。

快到下班时分,B市的道路上车水马龙,站在高楼之上透过雾霾俯视下去,宽阔的道路犹如流光溢彩的金色河流,汇聚又分散。

李忘生坐在办公桌后面,认真地听着面前人说话,又仿佛什么都没听清。他手持钢笔,用力又克制地握着,许久许久,方才松开。

“这是谢先生托我送来的协议书,都放在这里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条件需要补充可以联系我。谢先生也交代了,只要您签字,什么条件都可以。”

什么条件都可以吗?

那,我能求你留下吗?

李忘生蓦然笑了,在灯光的映衬下,琥珀色的眼眸里泪光闪动。窗外灰白色的混凝土建筑物此起彼伏漫至天际,压的他喘不过气。

终究……认命罢。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喧闹的酒吧,沸腾的舞池,觥筹交错,声嘶力竭。

这是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劣币驱逐良币之下,再多的新鲜事也化为了腐朽。

年轻的Omega一脚踏进此间的时候,便被铺面而来浓烈而刺鼻的信息素硬生生的逼退一步。

酒吧内痴迷于酒精、热舞、靡靡之音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门口这个手足无措的Omega,而Omega慌乱的眼神、整洁的衣着、淡雅如山茶的信息素无一不在昭示着他与此地的格格不入。

最后他只是抿着唇,紧了紧眉头便走了进去。

Omega小心地走着,避开疯狂的人群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回首望去,脸上的神色竟是由慌乱变得些许悲悯。

这个年代崇尚自我与解放,然而过犹不及,大多数人都迷失在了时代的洪流之中——醉生梦死。

这无疑是危险的。

李忘生微微叹气,随即收敛心神放眼望去,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待目光落及一处、看到了想要找的人时,眼神中顿生雀跃的光芒。

他连忙举步往目标所在而去,只是刚走两步便被人拦住了。

浓烈的酒味和Alpha的信息素让他皱紧了眉头,也幸好来之前他注射了整整一管的抑制剂,即便面对此种窘况,他也丝毫不受刺激。

“未标记的Omega?”已然喝高的Alpha直接伸手过来想要扯住李忘生,通红的脸上带着垂涎的神色,惊得李忘生往后退了两步,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端着托盘路过的服务生。

红色的酒液打翻,沾染在白色的衬衫之上,葡萄酒的醇香带着Omega身上的山茶花香一起蔓延,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李忘生尴尬又窘迫,下意识地望向远处坐在吧台旁的Alpha。而那位Alpha一边照顾身边少年一边与酒保谈天说地,对这边发生的事情毫无知觉,更不会来帮他解围,他只得失望地闭了闭眼。

一个新鲜可口的Omega独身闯到这里,可不就是羊入虎口吗?

“抱歉……啊?”服务生道歉到一半就被眼前景象惊住了,李忘生被面前的Alpha一把拽住了手腕便要往怀里拉,李忘生只象征性挣扎了两下,辅之以惊呼,便得到了他人或善意或别有用心的帮助。

“我可以请你喝杯酒吗?”刚刚帮李忘生解围的另一个Alpha绅士地引着李忘生落座。

李忘生尴尬一笑:“抱歉,我只是来找人的。”

“哦?”Alpha挑高了眉头,上下打量李忘生,道,“来抓人?”

李忘生眸子黯了黯,抚了抚衬衫袖口上的袖扣,轻声道:“不算是……是我多心了。”

Alpha内心可惜名草有主,却还是朗笑两声,英俊的面容仿若春日生辉:“有这么可爱的Omega在身边,哪个Alpha舍得挪眼?”

“他就舍得。”李忘生低声笑了笑。

或许是面前人长得太好,即便说着如此轻浮的话,李忘生也不觉得冒犯,于是便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柠檬水和Alpha愉快的交谈起来。只是自负的Alpha并没有发现,暗藏在李忘生袖扣下那微微闪烁的绿光。

夜深了,正当Alpha想要提出进一步邀约时,李忘生瞥到了吧台那边的景象,于是他失态地站起了身,向面前Alpha连声道歉后,便连忙朝着吧台走去。

“师兄,你还好吧?是不是喝多了?”吧台边,不过二十来岁的Alpha站起不稳的身子,被身边少年扶了一把。

于是他胡撸了一把少年的头,大笑道:“小崽子,爷我可是千杯不醉!”

少年一把打开Alpha的手,摸着自己的被揉乱的头发强辩道:“我都十八了!”

“哦对对对,今天你小子成年啦,来来来再喝一杯!”Alpha刚准备抬手再叫一杯,却被从后面伸来的手握住了手腕制止住了。

带着醉意的Alpha依然能捕捉到熟悉的山茶花香,于是他暗暗一笑,挣脱束缚反手一拽,在一片惊呼中将来人拽入怀中紧紧抱着,微薄的唇也由额头飞快地划过眼眸鼻梁落在Omega的侧脸。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Alpha在李忘生的耳边轻笑道。

李忘生内心委屈面上冷静,也不接话,只固执地推开Alpha,定定地看了他片刻,随后看都不看旁边少年,转身便往酒吧外面走去,脚步越走越快。

Alpha抹了把脸,斜眼看少年,随便丢了句“你自己回家”便向Omega追去。

 

深夜,B市的街道依然不减热闹。李忘生匆匆往停车的地方走去,路过拐角的时候被追上来的Alpha一把拉住,推靠在街旁银杏树上。

远处路灯幽幽,浅浅地落在Omega苍白的脸上,眼力甚好的Alpha甚至能看到他眉心那颗清浅到无痕的美人痣。

“师兄?”仿佛承受不住沉默气氛一般,Omega首先开了口唤了一声。

“唔……”谢云流随口应声,右手顺着李忘生的胳膊往下,解开了袖扣拎到李忘生眼前,挑眉:“谁给你的任务?”

李忘生瞥了袖扣一眼,看着闪烁的绿光闭口不言。

“好啊你,”知道自己等不到答案,谢云流气极反笑,“我这就去告诉师父,你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只身闯龙潭虎穴?谁教你的?”

“师兄……”李忘生脸色一变,随即忍不住开口哀求。

“喊我也没用!”谢云流拉下脸,“你接近李家的人干什么?”

李忘生惊讶,“你怎么知道?”

谢云流松开李忘生,弹了弹他的额头:“你一进酒吧我就看到你了,还没来得及教训你,便看你成功搭上线……啧真不愧是我谢云流的师弟。”

李忘生摇头,“这个李家人口风太严了,我没能挖出什么……”

“上头换届呢,都夹着尾巴做人,谁敢当出头椽子。不过也多亏了师弟你及时出现,不然我可要露馅了,”谢云流打了个哈欠,转头就往李忘生停靠在路边的车挪去,“我喝醉了啊,师弟你可要对我负责。”

李忘生无奈一笑,抬手闻了闻袖口上沾染上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如同陈年佳酿一般让他沉迷。

 

刚坐上驾驶座,便见声称自己“喝醉”的Alpha坐在副驾驶座上抱着笔记本电脑开始了工作,鼻梁上架着一副不知从哪掏出的平光眼镜,原本凌厉俊美如雕刻般的面容被修饰地温柔了几分。

谢云流面容严肃,将自己今晚收集到的音频资料存进电脑,随即噼里啪啦写起了报告书。李忘生坐进来的时候他头也不转地说道,“从一线侦查员做起可能会面临很多危险,我会向上面打报告让你以后跟着我。”

“知道了。”李忘生开口应道,随即发动了车缓缓驶向宽阔的大街。

谢云流不耐寂寞,一边打字一边说道:“这次上头收集到一些信息,有个来自J国的间谍会在固定时间来这家酒吧,据称与李家有所接触。不过也怕是对方一出离间计……算了,这也轮不到我们考虑,证据收了往上递就行。比起这个我更担心X省那边,最近边境不太安稳,总参那边动作不断。”

李忘生含糊应道,随即想到什么,问道:“叶少校也去X省了?”

谢云流“嗯”了一声,“风儿一直放在我们家也不像回事。军情那边工作强度太大,她已经打了申请,这次任务出完就转业到五局去,到时候就可以兼顾风儿了。”

“洛团呢?”

“他?”谢云流耸肩,“X省那边司令员挺看中他的,估计没个七八年回不来。你出来的时候风儿睡了吗?”

“已经睡下了,”李忘生淡笑,“风儿一直都很乖。”

谢云流也笑,“明年就要小升初了,啧,眨眼间都这么大了。”

话音刚落,谢云流的手机便响了。屏幕上闪烁着一串陌生的号码,谢云流下意识地看了李忘生一眼,两人心中同时升起不好的预感。

谢云流按下通话键:“我是谢云流……是……什么?!”

 

洛风父母因公牺牲,以烈士身份葬在公墓之中。

巍巍青山,蔼蔼松柏,葬之以烈士英魂。

年仅十二的洛风自始至终跟在谢云流的身边,紧紧握着师父的手,眼眶通红,悲伤不能自已。

从墓园出来,谢云流感觉到握在手里的洛风微微颤着的小手,而少年却倔强地一句话都不说。他叹了口气,矮下身子凑过去,用额头碰了碰洛风的额头,惊道:“发烧了?”

走在旁边的李忘生闻声凑过来,摸了摸洛风的额头又仔细端详洛风的脸色,随即也锁紧的眉头,“不像是正常发烧,莫非……分化?”

这个假设仿佛惊雷一般在耳边炸响,李忘生没有多犹豫,直接将洛风背起,回头看了谢云流一眼,欲言又止,最终也没多说一句话,急匆匆地带着洛风开车先走了。

原因无他,无非是谢云流是个Alpha。

 

夜深人静,烦躁地在书房绕圈的谢云流终于接到了李忘生的电话。电话里李忘生声音疲惫,不等谢云流开口问便先道:“是Omega。”

谢云流握紧了手机,沉默片刻,艰难开口:“我原本想要收养风儿……”

洛家已无近亲,若无人收养,洛风只会被送到福利院,哪怕他是烈士遗属。而洛风是Omega,无论谢云流还是李忘生,都不能单独收养他。

李忘生顿了顿,“我知道……”

谢云流故作轻松地开了个玩笑,“或许我该去走走后门?你知道该走哪条路子……”

“不用,”李忘生打断了谢云流的话。此刻他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抬头望向对面窗外,那里圆月高悬,清晖遍洒,而他那琥珀色的眼眸里却只一片沉郁,“还有一个办法,我们……以合法伴侣身份共同领养。”

权宜之计,六年为期,成全彼此。

评论 ( 9 )
热度 ( 6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