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谢李/ABO/雪河番外2】离婚(2)

第二章

 

燥热的夏季,连日高温,哪怕一滴水落在柏油路面上都会瞬间蒸发。虽然已是傍晚时分,焦灼凝滞的空气仍然让人喘不过气来。

李忘生下班回家,拿出钥匙开了门,屋内中央空调带来舒适凉爽的微风让他舒服地眯起了眼。刚准备弯腰换鞋,便有人从厨房探出了头打招呼:“师叔!我刚切的西瓜放茶几上了,您先吃点。已经煮了绿豆百合粥,您前些天腌的萝卜干可以开坛了吗?”

“可以。”李忘生笑着应道,换了鞋就走到厨房,与洛风一道准备起了晚餐。

“对了,师父说今晚有应酬,不回来吃晚饭,”洛风一边切着黄瓜一边跟李忘生汇报,“芳致约我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自驾游,明早要早点出发,等下吃完晚饭他们就会来接我,大概五天后会回来。”

李忘生刚从坛子里夹出几根腌萝卜,听到洛风的话,想到什么似的,“风儿,高考成绩快出了吧?志愿想好了?”

洛风拌黄瓜的动作顿了顿,将手中碗筷搁在料理台上,垂下的眼眸里似有泪光闪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哑声道:“嗯,我打算报军校。”

仿佛早就知晓洛风的选择一般,李忘生伸手揉了揉洛风柔软的头发,“按理说,我身为你的师叔、你的养父应该是要反对的,毕竟PLA对一个Omega来说还是太过辛苦了,你母亲当年也几乎是拿命在拼才撑了下来,想必你师父也不会赞成。”

洛风抬头,目光坚定,刚要开口反驳,却被李忘生截住了话头,“不过我支持你。”

“风儿,你会有更好的未来。”

 

送走了洛风,李忘生便上楼往书房走去,路过谢云流房间的时候,他不由停下了脚步。

六年前他们为了洛风而踏入婚姻的殿堂,他本以为他们能够更加靠近彼此,却没想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愈发遥远。

也许是他多心了。最近国际形势不稳,区域冲突频发,无论国安还是军情都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他今年刚被调入八局任处长,而师兄已经几乎被内定为下一任八局常务副局长,工作繁忙的时候两人很长时间都不能见上一面——师兄并不是在故意躲他。

看着紧闭的房门,李忘生忍了又忍,最后还是伸手打开,有些心虚,却也暗藏兴奋。

这些年来谢云流其实很少回家,工作繁忙加上刻意避嫌,多数时候都是在单位宿舍对付一宿,这间房间因为主人的忽视而有些冷清。

打开灯,白色的灯光照亮整个房间,当中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李忘生走了进去,看着床出神,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扑在床上,将自己深深地埋在枕头里狠狠吸了一口气,鼻腔里顿时充满了Alpha遗留下来的味道,以及微乎其微地信息素。

李忘生顿时觉得十分满足。

他是Omega,出于天性使然,再怎么逞强也无法抵挡Alpha的诱惑,更何况这个Alpha是他放在心底珍重恋慕十几年的师兄。若不是抑制剂的作用,此刻他怕是要忍不住在这间房间里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

他恋恋不舍地坐起身子,抚平床单上的皱褶,抬眼的瞬间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的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他们与师父风儿的合照,还有一张……

李忘生脑海一片空白,定定地看了半晌,狠狠地闭上了眼。

“这就是你对我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吗?”

那张照片上,少年亲昵地拽着谢云流的胳膊,两人笑容灿烂。

李忘生知道,照片上这个少年名叫李重茂,其实比还要他小三岁,却意外地和谢云流投契。或许他的师兄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只是出于责任和义务才会照顾自己这么多年。而风儿即将成年,他们当初的协议也即将到期,很快连义务都没有了——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有时候李忘生也会想,若李重茂也是Omega,当年师兄是不是就会选择他?

想到这里,李忘生有一瞬想要放弃,却还是不甘心。岁月蹉跎近三旬,这几乎是他想要的唯一,也是最不敢触碰的唯一。

刚离开房间关好门,便听到楼下传来开门的声响。李忘生忙快步下楼,只见有人扶着他的心上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那人看到李忘生,连声喊道:“师嫂!师兄他喝多了,我给你扛回来了啊!”

已经成熟的青年面上依稀可见少年神态,此刻艰难地撑着Alpha,笑如春风。李忘生顿时想起刚刚看到的那张照片,一根刺也就这么扎进了心里。

但是他没有多说什么,只上前来搀扶过因为醉酒而站不稳的Alpha,对李重茂淡笑道:“真是麻烦四少了,师兄也真是……进来喝杯茶吧?”

李重茂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笑着摆手:“不啦!我姐还等着在家教训我呢,先走啦!对了师兄醒后告诉他一声,我堂姐那边我负责给他搞定,你们甭担心了!”

李忘生一愣:“发生了什么事?”

李重茂忙捂住自己的嘴,手摆了摆丢下一句“我什么都没说”就逃了。

李忘生内心疑虑,但身边还有个醉鬼,他也腾不出空再去深究。吃力地将谢云流扶到沙发上落座,稍稍喂了点温水后,又忙着去厨房煮醒酒汤。

谢云流其实并没有完全醉死,在李忘生扶过他的那一瞬他便有几分清醒,但是这几分清醒在闻到Omega身上微微散出的山茶花香后便瞬间湮灭。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烈焰骄阳之中,从身到心都是灼热的。

他并非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但他也知道这不可以——他怎么可以对他的师弟产生如此龌蹉的念头?

然而所有自持在Omega温凉的手触碰到他脸庞时消失殆尽。

伸出手来用力的握住Omega的手腕将他拉下抱在怀中,又迅速翻过身将其牢牢的锁在身下。睁开眼,酒意熏蒸之中打量着身下Omega惊慌失措的表情,凌厉的眼神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他内心再也抑制不住狂躁。

欲望如同出笼的野兽,叫嚣着要将身下之人拆吃入腹。Alpha的信息素毫无保留地释放,凶狠地、完完全全压制住了身下的Omega。他不顾Omega瞬间苍白的脸色,用手粗鲁地抚过侧脸,脖颈,一路向下扯开衬衫,将手伸进去贴在Omega的胸口。

Omega的胸膛随着激烈的心跳起伏不定,被谢云流这一番动作惊到的李忘生至今仍未反应过来,只失神地揪紧了Alpha的领带,睁着琥珀色的眼睛望着身上之人。

Alpha低头,以灼热的唇微微触碰Omega的额头,划过那浅浅的美人痣,又抬头,仿佛认真听着Omega用颤抖的嗓音唤他“师兄”。好一会儿,就在李忘生庆幸于逃过一劫的同时,谢云流不耐地再一次低头,用力的攫取住他的唇。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个吻,却不知为了什么。

信息素在唇齿的纠缠中交换发酵,Alpha根本控制不住占有的本能而轻易地留下了临时标记。情欲蒸腾,空调的冷风也无法降低因情欲而沸腾的温度。

李忘生的眼泪在眼眶中氤氲,抑制剂也在渐渐失去作用。

期待了这么多年的,隐忍了这么多年,如今他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师兄,”在缠吻的间隙,李忘生拼着最后一丝清明,带着哭腔唤道,“你看看我是谁?”你心里真正想要的是谁?

这句话刚出,万物霎时静默。

情欲迅速消褪,谢云流抬起身子望着泪流不止的李忘生,眼眸里一片晦暗。许久许久,他咬着牙根将自己从李忘生身上撕下来,猛的后退几步后背直接撞到墙上跌坐在地。

“对不起。”谢云流垂眸,将颤抖不止的手背到身后,随后艰难爬起来转身往门外走去。

关门的那一刹那,李忘生终于失声痛哭。

 

刚刚结束会议,李忘生脚步急匆匆地踏过走廊,不顾廖成双的阻拦,直接闯入了谢云流的办公室。

“师兄!你为何申请外调?!”李忘生完全不顾风度,一手猛然拍上办公桌,急声问道。

坐在办公桌后专注处理文件的谢云流先是顿了顿,随后冷静又慢条斯理地将钢笔盖好放在一边,手肘撑起双手交握置于唇前,锐利的眼神仿佛俯视一般看着面前失态地Omega。而他这个向来温和淡然的师弟,此刻却异常固执地与他对视,眼底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怯弱。

“不为什么,按规定去基层锻炼而已,”谢云流随口说道,“还有事吗?”

李忘生闭了闭眼,嘴唇微动几下,轻声道:“是不是我惹你厌了?”所以你才这么想要离开,“这次是难得的机会,师父有望在下一次换届上位,等何局退了,你就可以……你若是外调X省,就算成功升到副厅级,但毕竟不是中央,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不是你的原因,”谢云流叹气,不动声色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安抚Omega,“忘生,你是我的师弟,这永远不会变。那日……”

“那日是个意外!”李忘生红了眼,虽然这段谢云流避而不见的日子里,他无数次地怀念那日那个吻,但他也知道那个吻只能埋在心底,永不能见天日,“师兄,那日什么都没有发生……您是我的师兄,只是师兄。”

谢云流看着李忘生,目光复杂,最后也只说了一句:“事已成定局,你不用再说了。还有一件事……”

李忘生猛然抬头看去,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风儿已经成年了,抽个空一起去一趟民政局吧。”


——————————————

洛咩:???怪我咯??????

嗯修罗场,误会与狗血齐飞……就喜欢这种你爱我你爱不爱我你爱的到底是谁你不爱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了……的套路【老李:???】

离引子还有很多年不要方咳咳……下章开始转折别拉黑我!【挣扎QUQ】【老谢(扛起刀):呵呵?】

评论 ( 13 )
热度 ( 69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