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谢李/ABO/雪河番外2】离婚(3)

第三章

 

江南三月风光正好。

J省国安厅谢副厅长办公室,谢云流推开窗户往窗外望去,远远可见台城烟柳十里堤。

北方盛会刚刚结束,连同换届一起,这个国家又有了新的方向、新的征程。

“……结果出来了,李家这次弃车保帅,老八已经退了。老七背后毕竟有韦家,勉强被保住了,折中进了中组部,四少在背后也出了不少力。”身后,刚刚从B市回来的廖成双站在他身后一一汇报。

“四少不足为虑,四少那个小姑和老八过继给老大的那个李三少倒是……啧,”谢云流嗤笑一声,食指轻叩窗框,沉思片刻,“老爷子那里呢?”

“老爷子目前隔岸观虎斗自得其乐。毕竟身在军队系统,总参风平浪静,他在军委和MSS还是有几分话语权的,”廖成双扶了扶眼镜,“对了,老爷子托我带句话,说是务必要原话带到。”

“哦?”谢云流转身看他。

廖成双深吸一口气,立正抬头吼道,“死小子快给老子滚回来!”吼完脸色恢复正常,“完毕。”

谢云流扶着额头笑了起来:“你倒是学得像。将之前准备好的材料都递上去吧,秋天之前我们就回去。”

“是!”廖成双回道。

廖成双抱着文件退出办公室前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对谢云流说道:“李处今年要升了。唔……有消息称他最近和李三少走的有点近。”

说完他又小心觑了觑谢云流的脸色,却见一片冷肃,随即不等谢云流回应,一个机灵脚底抹油溜了。

谢云流其实并没有多想,毕竟他被外放已经六年多了。从地处西北的X省到江南J省,天南海北转一圈,久处地方,B市的事他也很难掌控。

六年前他被李家盯上,对方拉拢他不成便暗下绊子处处为难与他,甚至以他的前途和伴侣做要挟。那日酒会他被刻意灌醉,若非他保有一丝警觉,怕是就要被迫绑上李家的大船。

李重茂倒是够义气,在他差点被设计的时候将他拉了出来直接送回了家,勉强逃过一劫。不过李重茂没落得好,听说回去后还被他姐揍了一顿。

再然后,他为了避开李家的锋芒,再三深思推演后,申请了外调。同时为了让李家不至于迁怒李忘生,他提出了离婚。

只可惜他的师弟足够倔强,那天他的话刚出口,他的师弟一句话不说立马转身离开,后来便再也联系不上他。而很快一纸调令下来,他也不得不离开,离婚这事就这样搁浅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庆幸。

其实他也知道,李忘生之所以被李家放过,第一是因为B市圈子里早已传遍了他们婚变的消息,第二便是这个李家三少李隆基暗中力保——在十多年前那个酒吧里,这个李三少正是李忘生的目标。

“又是六年,不知你……初心仍在否?”

 

夏天刚过,谢云流便被调回B市,一段时间蛰伏之后,直接空降成为MSS第八局常务副局长——兜兜转转六年过去,终究是殊途同归。

虽然是平调,但毕竟在皇城根下,比起地方上的厅级干部,自然机遇更多。

这些年他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一趟B市拜访师父,或许因为巧合,每次他与李忘生都恰好错过。而他们平时除了公事也极少往来,两人形同陌路。

师父倒是懂他的苦心,也没逼着他们非要团圆不可——其实原本他们结婚师父就不是很同意。

“你们根本就是拿婚姻当儿戏。别说是为了风儿,明明还有其他路子可以走,哪怕把风儿记在我这里都没问题。”秋老虎正盛,军区大院香樟树下,吕老爷子一手拿着蒲扇随便扇风,另一只手随意将白棋搁在棋盘上。

谢云流心不在焉,下棋也没什么章法:“是我的错,当年太冲动了。”

“你也知道自己冲动,”吕老爷子完全不顾徒弟的面子,直接用蒲扇敲了谢云流的头,“你师弟是Omega,为师保护了这么多年被你小子用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薅走了,回头还跟我说你后悔了……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怂呢?”

谢云流笑了笑没有反驳。毕竟年纪长了,不再是十几年前做事随性随意的模样。他与李忘生原本谨守兄弟之礼,哪怕后来歪了心思想要发展更深的感情,如果循序渐进或许会有更好的结果,而不像现在这般进退维谷。但是那时候的他实在是太急躁了,也太年轻了,在没有厘清自己的感情前就匆匆的想要将人占为己有……虽说是李忘生先提出的,但是他怎么就那么冲动一口答应了?

直到后来当他知道李忘生其实一直只把他当师兄,实在……是情何以堪。

或许世事正如这局棋,他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退一步才能找到一线生机。

“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孩子,我也不想多管你,”吕老爷子缓缓叹了一口气,“不过也就这些年了,等我哪天退了看谁还能保你。云流,上善若水,这一点你还需要跟你师弟多学学。

“不过忘生那个孩子,也确实太逞强了。”

 

谢云流并没有想到,他们多年后重逢会是这番模样。

烧尾之宴,两人相邻而坐,俱是无言。

周遭同僚喝得兴起,已然抛开了身份互相灌酒。而他的师弟……他的心上人就坐在那里,带着温温吞吞的笑容,虽然不喝酒,却是八面玲珑、周到细致的招呼每一个人,将伴侣的职责做到极致。

谢云流看了他一眼,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故作洒脱道:“承蒙诸位照顾我家师弟多年,这杯酒该我敬诸位。”说完一杯饮下。

谢云流毕竟离开八局多年,当年外放的事上头也是讳莫如深。本来大家对这个空降来的常务副局长内心惴惴,然而谢云流中央地方国内外都混得开,想要打进内部自然如同探囊取物。这一杯酒开了头,结局自然是……今日必须躺着出门了。

送走众人,李忘生回到客厅,看到谢云流倚靠在沙发上,仿佛已经醉去。

这样的场景与六年前几无二致,可他只能僵硬地站在那里,记忆深处迷恋至深的Alpha信息素就如同陈年之酒、罂粟之毒,让他难以抗拒。但是回忆太过惨烈,哪怕他再想靠近,此刻也只能手脚冰冷地站着、目光贪婪地看着,不敢越雷池一步。

只是这样的举动放在谢云流心里自然被解读出另一种意思。

谢云流并没有醉,此刻作出这番模样本就是试探,而试探的结果自然不尽如人意。他微微叹了口气,正打算坐起,却闻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山茶花香,却又不像是记忆中的味道。

谢云流猛然睁开眼看向李忘生,眼中盛满了不可置信。

这分明是……被标记过后的味道。

“原来你……”明明是咬着牙才能开口,却硬是要故作轻松。生平第一次,谢云流感受到了什么叫心如刀割,“有喜欢的人了?”

不明白谢云流为何要这样说,李忘生迷惘地看着他:“什……什么?”

谢云流刚要出口质问,忽然想到什么又沉默下来,许久他才站了起来走到李忘生面前,不动神色地辨认着。

淡雅的山茶花香混着酒香忽然变得甜美馥郁,这让谢云流感到熟悉又陌生。他阻止自己再想下去,只伸手轻轻触了触李忘生的额发,仿若兄长一般地笑了笑,“这些天我先住酒店。”说完转身离开。

“等等……”李忘生回味再三才知道谢云流误会了什么,追到门口想要出声解释,但Alpha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谢云流是带着任务回来的。

MSS上层接到一份由不明ip发来的匿名举报信,中科院编号“212”高级国家研究所的网络忽然出现漏洞,大量资料外泄,其中有一份重要武器参数和相应数据也流落出去,怀疑对象目前锁定为A国和J国。本来国家之间互派间谍似乎成了常态,各国对此心知肚明进而默许,但很少有间谍能做到这步。如此重要的文件泄露出去,如果不能及时止损,对国家战略会有一定的影响。同时更让人担心的是,如今潜藏在国境之内的,究竟有多少即将威胁国家安全的敌对势力?

“根据目前所有资料,完全可以怀疑那名在我国境内潜藏近二十年的J国间谍,不过他行踪不好琢磨……”廖成双皱眉汇报工作,“除了十多年前露馅的那一次,当时怀疑他与李家接触……”

“李家……”谢云流翻看资料,十三年的资料累积如山,其中还有他当年打的报告以及李忘生悄悄录下的录音。

“排除三少那边的可能性,”谢云流皱眉,沉思良久才做出决策,“交代下去,重点放在四少那边吧。”

“是。”廖成双跟随谢云流多年,自然没有怀疑。

谢云流扶着额头又补充一句:“虽说重点放在四少,但是我个人是相信他的人品。只是韦家……找可靠的人,不要打草惊蛇,也不要泄露计划。”若是他没有猜错,这系列事情背后站着的,恐怕是他们都惹不起的人。

但是国之毒瘤,从根治理固然会引起地震,但若是不能根除,这个国家也就没有未来了。


——————————

洛咩:这口锅我终于可以扔了_(:з」∠)_

写了这么多裴洛谢李,吕老爷子这是头一次有台词啊【???】

千万别考据啊!顺便我家水表砸了,快递请放云柜谢谢OWO

下一章完结这个番外,其实已经写完了,就是改的很痛苦……唉不忍直视…………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