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谢李/ABO/雪河番外2】离婚(完)

第四章

 

资料室里暗无天日。

李忘生从架上取下一本资料,被封皮上的灰尘弄得打了个喷嚏。

“师叔,您怎么来这里了?”楼彦站在身后,尴尬笑道。

李忘生不说话,先是看了看手中资料标注的时间,又回头看着桌椅上楼彦摊放开来的几大本资料,笔电屏幕上荧光刺眼。李忘生随口问道:“你师父布置的任务?”

“……是。”

李忘生眯眼,温和的眼神陡然凌厉。原本出于劣势的Omega此刻在一名成年Alpha面前丝毫不落下风——属于上位者的气势逼得楼彦不自觉地垂首。

“是212案吗?”

“您怎么知道?”楼彦惊讶抬头。“212案”便是212所资料泄密案。

李忘生淡然一笑,并没有回答楼彦,摆摆手便转身离开。于是楼彦也没有看到,李忘生转身那一刹那,脸色陡然变得阴沉。

他的师兄瞒他瞒的彻底,若不是李隆基无意间漏了口风,他差点就放任他师兄入瓮。

这个案子不是普通的案子,虽然是MSS负责的,但实际上背后错综复杂,甚至有人猜测与上层某位大佬有脱不开的关系。而这个案件,明面上是极密武器参数泄露,然而牵扯开来还涉及走私、骗税,以及可能存在的、棘手无比的毒品交易。

这事如何到谢云流手里的他不知道,但这本就是烫手山芋,谁碰谁死。

李隆基是否是有意让他察觉的他无从得知,但这份匿名信极有可能就是他的手笔。种种苗头都指向李家和韦家,目的是借MSS之刀来完成他的计划扫平他的上位之路,甚至不惜拉无辜之人下水——心思深沉得简直可怕。

而他想要做的,就是竭力保住他的师兄,哪怕牺牲自己。

 

李忘生想到的这些,谢云流自然心如明镜。尽管没有猜到其中还有李三少掺一脚,但仅凭直觉与经验他都知道此案复杂。当初他未曾深思只图省事便接过橄榄枝顺势而为回到权力中心,却没想到这是一招请君入瓮之计。即便他与李家确实有诸多矛盾,他也不想现在就与他们对上——李家如同庞然大物、百足之虫,现在并非合适的时机拉他们下马,更何况他还有个无辜好友夹在其中。

但现况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他必须尽快想出万全之策。

而当楼彦告知他,他的师弟已经得知此事的时候,他更觉迫在眉睫。以他师弟那个性子,为了分担他的压力,难免要插手此事。

李忘生不过是MSS八局一个普通副局,背后除了远在总参的吕老爷子便无靠山。若是妄图挑衅李家,在权势斗争这个绞肉机中,根本就是赶着去送死的。

他一个人迫不得已踏入局中便罢,但是他的师弟——他心尖尖上的人,他怎么舍得?

于是他来不及完善计划,下了狠心直接去军区大院找吕老爷子密谈一日,又转身去拜访现任八局局长何潮音。

“这个计划很冒险。”听完谢云流的阐述,这位年长的女性Alpha中肯评价道。

谢云流坐在下首,道:“确实,但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把水搅浑,将能拖的人全部拖下水,转移目标,尽量避开李家。同时淡化处理212案,重点工作放在J国间谍案上。而其他相关联的工作,如贩毒走私,全部移交公安部门,减轻MSS压力。这样一来既能引诱出J国这名所谓的“间谍之王”,又可以连根挖出背后一系列产业链。在维护国家安全同时,避开政治斗争的漩涡,名正言顺地将韦家这颗毒瘤除去。

“这份计划我会签字,明日我去找梁副部商量一下,后日部里办公会你再提。毕竟MSS也不想担全责,通过的可能性不小,”何潮音涂着蔻丹的指尖敲了敲桌面,“韦家也太不像话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都要掺和,李家迟早要被他们拖垮。”

“韦家在国内的根基不浅,再加上背靠李家,恐怕……”谢云流皱眉。

何潮音倒是笑了,“不如这样吧,我们玩把大的。我知道你有门路接近韦家,敢不敢赌一把?”

等听完何潮音的补充计划,谢云流沉默片刻,站起了身,云淡风轻道:“那就赌吧。”

“行动代号叫什么好呢?‘雪河’如何?”

千里雪封之河,一旦破冰,不知会是如何壮观的景象?

 

深秋之景,草木摇落。

谢云流站在天台之上俯瞰,视野被层层叠叠的摩天大楼割裂,灰蒙蒙的天空上有白鸽盘旋、鸿雁南飞。

廖成双匆匆找过来,推开楼梯间的门便看到谢云流的背影,那无疑是一副很有冲击力的画面——高天之下,遗世独立。

廖成双跟随谢云流多年,从中央到地方,再回到中央,两人之间的默契在众多长官下属之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谢局?您找我来……”廖成双犹豫片刻,还是开口询问。

谢云流没有回头,只道:“成双,你跟着我多久了?”

“十年了吧。”

谢云流笑了笑:“挺久了。”

廖成双顿时有不好的预感,却沉默着等谢云流的后话。

“计划被批准了,但是作为交换,我需要‘背叛’MSS前往J国卧底,”谢云流顿了顿,随即玩笑道,“MSS一个常务副局长的背叛,这风暴得多大啊。”

廖成双瞬间明白谢云流的意思。他没再犹豫,直接道,“我跟您一起。”

谢云流回过头看他,面色沉寂。廖成双坚定的看着他,没有一丝怯弱。

谢云流蓦然笑了,走到廖成双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

廖成双也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怀慨叹。

他知道这一句既出,未来等着他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再无平静。但他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为了面前人和……这个国家。

“李局那里……您这一走,他该如何自处?毕竟是婚姻关系……”廖成双忽然想到。

听此,换做谢云流沉默了,许久才道:“补充计划实施还有一段时间,在我离开前先瞒着他吧。你……帮我去找一个可靠的律师。”

“是。”

“对了,替我跟十局那里打个招呼,下个月让阿彦到他们那里去,”谢云流补充道,“A国那里需要增派人过去。”

廖成双一一记下谢云流的要求,随即先行离开了。

谢云流目送廖成双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后,他拿出手机。看着桌面背景上少年Omega沉睡的侧脸,他闭了闭眼,随后拨出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两人许久没有独处,李忘生几乎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谢云流端起李忘生刚煮的咖啡抿了一口,又抬头望着面前不知所措的Omega,恍惚间他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两人初见,将将十岁的少年还未分化,却对他依赖至深,眼眸里所有的光彩都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师弟,上次忘了问你,那个人……”谢云流顿了顿,继续道,“你与那个人还好吗?”

听了谢云流的问话,李忘生猛然抬头,眸光温润仿若含泪,“师兄,没有别人……你误会了。”

谢云流一愣,随即闻到了熟悉的信息素味——隆冬盛放的山茶花,象征着谦逊、谨慎和……理想的爱。

一如其人。

“上次是抑制剂……”李忘生抿唇低头,虽有些难堪,却还是给了解释。

听到李忘生的话,谢云流先是一懵,随即内心一颤,喜悦之情涌上,只是刚要表露欣喜便被强按了下去——他还记得今天来此的目的,于是面上不动声色地颔首表示知晓,又道:“过几天我的律师会来找你。”

李忘生抬头,茫然地看着他。

“这么多年了,是我耽误了你,我们……还是离婚吧。”

迟来了六年多,这把铡刀还是落下了。

李忘生瞬间苍白了脸色,下意识起身去拽谢云流的衣角,却被谢云流拂了开来。

“没有余地了吗?”李忘生内心绝望。

看着李忘生的脸色,谢云流狠狠闭上了眼,微微摇头。

李忘生从来都不是软弱的Omega,虽在谢云流羽翼之下,却是凭着自己的能力爬到如今的地位——在他还是个未被标记的Omega的前提下。

但是在谢云流面前,他总是隐忍的。

小心翼翼地,直到开在心底的那朵由爱而生的山茶花,缓缓凋谢。

 

两个月后,谢云流二徒弟楼彦被派至A国配合雪河行动。

又一年,洛风由PLA转业进八局。

再后来谢云流叛出MSS,带着大量机密潜逃J国,何潮音身为八局局长引咎辞职。因为谢李二人早已被法院判决离婚,故而李忘生并未受到太多波及,在例行审查之后接任为新局长。

五年时光匆匆而过……直到尘埃落定。

 

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方才凌晨三点。李忘生摸了床头柜上手机看了看时间,泄气一般地又扔了回去。

他又梦到了五年前。

胳膊搭在眼睛之上,想睡却再也睡不着。

卧室角落的夜灯还亮着。这盏灯,照亮了他无数个孤独的夜晚。

过了年,年岁又长。四十而不惑,可他却愈加迷惑。他这四十年究竟是……如何走到现在的?

他仍然记得谢云流乘机前往X市参加会议的那一天,何局为了安排下一步计划将真相告知于他,他这才知晓他师兄的苦心。震惊慌乱之下他风度尽失,转身便急奔出去,拦了出租直接前往机场追谢云流,带着那份他始终拒绝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然而或许就是命,他只来得及看到飞机缓缓在跑道上起步,从此一别……又是三年。

自两人相识起,三十年如白驹过隙,他恍惚不知今夕何夕。一年前再相见,欣喜雀跃之余,他竟然发现自己累了。

飞鸿踏雪,历历在目。即使爱还在,期待还在,但或许真的开始老了,再也提不起勇气和力气去追、去争……也许将它永埋在心底才是最好的终局吧。

从B市到C市,千里之遥,再无归途。

 

尾声

 

大年初三,年味正浓。

李忘生在玄关换好鞋,正准备出门去军区大院探望师父,门铃便被人按响。

打开门一看,却是意料之外的人。

“李局新年好,”来人带着谦恭的笑容微微躬身,“这里有份文件请您签收。”

李忘生看着廖成双,心中疑惑,接过递来的文件袋便打开,取出薄薄几张纸,上面熟悉的标题刺得他几乎想要落泪。

这正是他年前寄去C市的、他终于狠心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宗主托我给您带句话,”廖成双又捧过来一个锦盒,直接在他面前打开,“宗主说他的名字他已经忘了怎么签了,‘是生是死,惟君一念尔。’”

扁长的锦盒中放着一枚玉环和一枚玉珏。

李忘生愣了好久,手里紧紧捏着协议书,情绪激荡之中红了眼睛。

他好不容易做了决断,没了期待,也没有怨恨,只想就这么一辈子,就这么一辈子……

他没有接锦盒,直接推开廖成双奔了出去。

此时,停在路边很久的一辆卡宴缓缓降下车窗,里面之人转头望向寒风之中正向他奔来的心上人,眸光如同冰雪消融后的春水,脉脉柔情,至死方休。

 

—End—

 

——————————————

中间跳过了一整个雪河仿佛略快23333结合雪河正文和番外1谢李部分来看吧_(:з」∠)_顺便当年老李不肯签协议,老谢走的诉讼离的婚,那份没签字的协议书就一直在老李手里,后来老李放弃了就签了字寄给老谢了。至于能不能复婚就看老谢的表现了【老谢:我有句脏话我现在就要讲!】

关于上章提到的某个问题……

裴元26岁成功过上性生活,27岁抱的娃

以及,裴洛抱娃的时候,谢李才过上性生活

二纸说:这就是攻没有中二病的好处

二迁说:所以说老谢你还是怪自己吧

笑劈叉

情商碾压众人的裴元抱着老婆孩子蜜汁微笑

老谢本来想在裴洛春节来探亲的时候怒削一顿裴元,结果猝不及防收到老婆的绝交信,急得跳脚年都不过了回去追老婆,裴元成功逃过一劫

老李深藏功与名

裴元,第一欧皇,没毛病【裴元: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非酋老谢: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朕的40米大刀呢???

评论 ( 17 )
热度 ( 98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