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51)

第五十一章

 

到达雁门星的时候,第一波结合热刚好过去。

裴元将沉睡中的洛风安放在驾驶座上,又从落星自带的冷柜里取出抑制剂给自己打了一针,随后坐到副驾驶座上启动了第二操作系统,驾驶落星安全地落在了星港之上。

雁门星是一颗远离恒星的行星,气候恶寒,但位置极为险要。外面雪花飘扬,这里的将士们也都习以为常,接驳时负责联络的通讯兵操着一口土味方言叨叨叨地嘱咐裴元他们多穿点,免得冻出毛病来。

裴元笑着表示感谢,却忽然想到那个华山之上高寒的纯阳宫,如今回味起来,当真觉得纯阳的雪都是暖的——只因那位在宫门口持伞伫立守候他的白衣道子。

他挂断通讯,将洛风拥在怀里为他穿上衣物,手指拂过其上青青紫紫的斑痕,即便知道以哨兵的体质这些代表情欲的痕迹很快便会消失,心中还是有几分懊恼方才手下没个轻重。

但期盼了这么久才吃到心上人,自然怎么都吃不够。

 

洛风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踏上了归程。

裴元事先联系了叶芳致,请他帮忙开通了回首都星的绿色通道,而利刃还需留在雁门星,配合当地部队对尾随来的帝国军团进行反击。

轻舰的休息室里灯光晦暗,他的向导就坐在他身边,鼻梁上架着眼镜,专注地看着光脑上的文献数据。

似是感觉到了他的醒来,裴元低头看向他,眼中闪过笑意,又俯身吻了吻他的唇,问道:“饿了吧?我去拿晚餐,你再躺会儿?”

刚刚醒来的哨兵有些迷糊,却又很快地恢复清明,“不了,我去洗个澡。”

“好。”裴元握了握洛风的手,将光脑放在床头就出去了。

洛风拿过个人终端看了看时间,按首都时计算,此时距离他们离开帝国基地已经过去快一天了。他微微叹了口气,起身往休息室配套的卫生间走去。

浴缸里放好了水,洛风走进去躺下。温热的水抚过全身,洛风舒服得长叹一声。身后那处虽有不适,但许是之前昏睡时裴元已经帮他清理治疗过,此时也只有些肌肉酸涩,尚在忍受范围内。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洛风忍不住脸红了起来,偏头看向对面的镜子,极佳的视力自然能看清身上留存的痕迹。

那也算是他们深爱彼此的证明。

倦意再次袭上心头,洛风就这样靠着浴缸昏昏欲睡。

 

裴元端着食物回来的时候,左等右等不见洛风出来,随即意料到了什么,无奈起身去敲卫生间的门。

以哨兵敏锐的五感,此时洛风能毫无顾忌地陷入沉睡可见他是真的疲倦。但裴元一敲门洛风便被惊醒,慌忙回应道:“稍等,我就出来。”

洛风挣扎着想要爬起时,卫生间的门已被裴元打开。只见向导靠在门边蹙眉看他,而他顿感窘迫,心虚着又往水中沉下身子。

见此,裴元挑高了眉,从架子上取下浴巾在身前展开,示意洛风起身。洛风从善如流,起身跨出浴缸,几乎是扑进了裴元的怀里,被对方用浴巾包裹住。

浴室里热气蒸腾,刚刚缔结最终标记的俩人隔着热气对望,裴元分明能看清洛风眼里的笑意,清澈而温暖,还有深深的眷恋。

这是他的爱人啊。

于是裴元情不自禁,右手将洛风湿漉漉的额发一起拨到脑后,倾身在对方光洁的额头上烙下一吻。灯光之下,裴元能够看清洛风微微颤动的睫毛,一下一下,仿佛在心房之上轻轻扫动……一股暖流涌上心田,裴元矮身将洛风横抱起,大步走出卫生间。

轻舰在银河之中穿梭,窗外星光璀璨诠释着永恒之美,但都不比眼前人。

唯有更加亲密的接触,才能慰藉彼此相思之情。

 

首都星,科学院。

已经是深夜,这座高楼上灯火却是彻夜不熄。这里的科学家和研究员们似乎忘记了疲倦,为了项目课题的早日突破而奔走忙碌。

新成立的负责研究反向试剂的第八项目组,代号为“Rebirth”,在基因组首席科学家孙思邈的领导下正紧张地推进课题进度。在收到军部传来的第一手资料时,众人都长舒一口气,随即便投入更为紧张的数据比对工作中去。

被研究员们簇拥着走进实验室的孙思邈一边看着手中光脑上的资料,一边听研究员汇报研究进度,从其一直深锁的眉头也可以看出并不理想。

虽然得到了帝国的研究资料,也分析出了向导神经破坏剂的主要成分,但当比照联邦原有的试剂研制反向试剂时,实际情况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他甚至不敢保证在最佳时间里去救治现在就躺在他面前的挚友。

此时李忘生沉睡在实验室的营养舱里,淡蓝色的营养液包裹全身,他的头上身体上接满了电极,实验室里各种仪器都在一刻不停地监控着他的身体状况。而不出所料,标志着精神力的仪器始终没有响应。

“老师,Ⅱ号试剂使用第24小时43分钟,并无明显反应。”坐在实验室主光脑前的阿麻吕见到孙思邈走到身边,忙起身汇报。

孙思邈眼眸中自然闪过失望之色,叹着气拍了拍阿麻吕的肩膀。阿麻吕心中也有些难过,却还是安慰道:“资料还没完全分析完,老师,我们还有希望。”

孙思邈偏头看了看营养舱,叹道:“只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啊……准备Ⅲ号试剂实验。”

 

李忘生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又处在怎样危急的时刻。实际上对他而言,一切记忆都定格在了那日星舰之上——他甚至都没能见到他的哨兵最后一面。

精神世界随着神经的破坏、精神力的湮灭而破碎,但他还是做了一个漫长无涯的噩梦。

然而只有清醒过来这才叫作梦。对于沉睡不醒的李忘生而言,他所经历的便是属于他的真实的世界。

铺天盖地的风雪之下,他的师兄手握长剑,竭力厮杀,试图突破重重包围。

而他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隔着风雪也能看清他长剑之上沾满鲜血。他试图上前,嗫嚅着喊着“师兄”,这声音却被淹没在一片喊杀声中。

忽然,他的师兄回过头来看向他,那眼眸里浸满血光,逼得他又不由退后了两步。

他看见师兄狠狠抹去脸颊上溅上的鲜血,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往绵绵不尽的黑暗走去。

他茫然地站在鲜血横流的雪地之中,不知所措。

等他转过身来,又身在一方小岛之上。灼热的空气使得这个梦境愈发逼仄,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他看到他的师兄拔剑对着他,嘴唇开开合合似在说着什么,眼眸里全是厌恶痛恨之色。

可他又做错了什么?

李忘生心有不解,刚想开口问“为什么”,眼前又是一片血色,随后便看到风儿浑身是血躺在面前。

眼睛猛然睁大,几乎瞬间眼里就盛满了泪水,悲伤也溢满心头。他自然不敢置信,刚要上前去确认,眼前之景又发生了变化。

天街之上风雪一如往昔。

他的师兄满面风霜却依然傲立在他面前,眼眸里没有熟悉的爱意,唯余冰冷傲慢。

他听到他说“华山的雪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颜色了”。

那你记忆中的华山雪,究竟是什么颜色?

我们明明是师兄弟,从小到大相伴至今,是融在骨血里割舍不掉的至亲,可为什么……你不信我?

他望着对方,眼中含泪,伸出手去试图拽住对方的衣袖,又被对方狠狠推开。

落雪积满整个世界,耳边唯有雪打竹叶之声,簌簌清清,又冷到彻骨。

李忘生孤独无助地坐在无边无际地黑暗之中,不知年岁几何,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噩梦。最后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似要睡去,又是逃避。

到底哪里才是真实的属于他的世界?还是他所经历的所有的爱恨情仇……都是虚妄?

李忘生终于放弃了挣扎……倦了累了,就这样吧,没有师兄的世界,他宁愿从未存在过。

就在他完完全全闭上双眼之时,有人一把牵住他的手将他拉起,他慌忙睁开眼,跌跌撞撞跟上对方的脚步。

风雪之中,一位少年牵着他的手,一起在长长的山道之中奔走。

那位少年一边跑一边大声喊他:“师弟快点!要来不及了!”

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时刻,李忘生就这样身不由己地被对方牵着,一路从山脚奔向峰顶。

远处天空渐渐亮起,借着微弱的晨光,李忘生终于能看清面前少年的面容。

那是他唯一的师兄,也是他唯一的爱人。

少年放开他的手,三下两下翻上面前的巨石,又俯身向他伸出手来,畅快笑道:“师弟,抓住我的手,我带你看日出。”

日出啊……

李忘生怔怔地将手递给少年,借着对方的力气上了巨石,却又因用力过猛而身形不稳,被少年一把搂住腰扶住。

而就在此时,红日从少年身后喷薄而出,整个山间布满万丈霞光。

他的师兄就站在霞光之中笑着看他,仿若将要羽化而去,最后却只倾身吻过他额间红痣。

“忘生,回去罢。”

满腔的情感难以倾诉,李忘生不由笑了起来,眼中含泪,一把搂住少年的脖颈,吻上了对方的唇。

我知道眼前所见都是假的,但是你在,一切又都是真的。

你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

 

“报告!Ⅲ号试剂使用第3小时12分捕捉到脑电波信号波动异常!”

“心率正常!”

“精神力监控呢?什么情况?”

“还是0。”

“先撤了营养舱吧,我看到他手指在动了。”

……

隔着营养液他听不分明,他只恍惚知道自己终于回来了。

漫长的梦境褪去,他如愿以偿。


——————————————

其实昨晚就写好了,但没来得及改,就迟了一点发了_(:з」∠)_

解释一下,梦境里的这个老李是没有前世记忆的,所以算是被师兄宠大的他面对他未知的往事其实是茫然而委屈的……毕竟由奢入俭难嘛_(:з」∠)_

评论 ( 19 )
热度 ( 50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