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52)

第五十二章

 

刚刚到达首都星,就在裴元握着洛风的手走下轻舰的时候,他的个人终端便接到了通讯申请,是阿麻吕。

“师兄,Ⅲ号试剂试验成功,李政委快要苏醒了。”对面向导的语气难掩激动,这是他第一次参与重大项目,自然收获颇丰。

裴元顿了顿,道:“我们刚下了轻舰……嗯,我看到科学院的车了……我和洛上校预计半小时后到。”

洛风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听到裴元的话便回头看他,神情疑惑。

裴元挂掉通讯,抬头看向洛风,深邃的眼眸里陡然迸发出笑意。

他顺着相牵的手将洛风拽回抱在怀里,笑道:“你师叔醒了。”

“什么?”洛风不自觉地睁大了双眼,又惊又喜。听到这个好消息,若非裴元有先见之明地将他搂住,此刻怕是要软了腿坐在地上,“什么时候的事?”

裴元低头亲了亲洛风的头顶:“昨天你睡着的时候,我和师父在通讯里交换过意见,大致了解一些进程。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李政委伤的毕竟是神经,反向试剂只能最大程度的中和破坏剂,已经造成的神经伤害只能通过辅助的办法刺激向导,让其自身慢慢修复。但这个时间究竟有多长我们谁都无法估计。”

洛风闭了闭眼,道:“醒来就好……醒来就有希望。”

他已经不再去想未来,能够把脚下的路走稳走实,已是十分不易。

随即两人搭乘专车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科学院。

 

李忘生被移送出实验室,安放在科学院的高级休息室里。

他醒来的时间很短,断断续续地陷入昏睡之中。幸好仪器上显示的生命特征十分平稳,距离他完全清醒也不过时间长短而已。

洛风一行人赶到科学院的时候,李忘生恰巧醒来。

窗外蓝天白云,风清日朗。阳光落在窗台上,那里插着一捧勿忘我,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他被护工搀扶着坐起,倚在靠枕之上,就这样怔怔地看着窗外,带着困倦,反应也有些迟钝。

洛风站在门外看着他,心情沉重。

裴元在他身后,向负责照料李忘生的师妹仔细询问情况。

“政委时睡时醒,虽然仪器测到的生命体征都很正常,一切都在好转,但精神力还无波动,存在完全缺陷的可能。”

裴元沉思片刻,又问:“有没有请高级向导来尝试刺激修复神经?”

“请是请了,”师妹苦着脸,“但政委毕竟是S级向导,即便没有精神力,精神壁垒也仍然存在,别说修复了,连进去探查都不行。”

听此,裴元陡然想到什么,便转身对洛风说:“你陪陪你师叔,我去找一下师父,有点事我需要确认一下。”说完又俯身吻了下洛风的额头,“相信我,总有办法的。”

洛风有些意外,下意识地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裴元又笑着用拇指揉了下洛风的下唇,便先离开了。

洛风看着他的向导消失在走廊尽头,微微叹了口气,这时候在旁边的裴元师妹还笑着打趣了一句:“师兄和洛上校的感情真好。”

洛风脸微微一红,只颔首道谢,随即回身轻轻推开了房门。

 

首都星晴朗的一天,红尘俗世的温柔在此刻凝聚成诗。

洛风站在门口,看着床上人坐在那里,正微微笑着看他,他心中感慨万千。

前世师父离开纯阳之后,他便一人撑起静虚。幸而他的师叔顾念旧情,一直在私底下帮衬他、教导他、爱护他,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难以割舍的亲人。绵延此世,他们之间的情谊也愈发深厚。

洛风忍不住上前,坐在了床边,轻轻握住李忘生的手,眼眶微红。

李忘生带着纵容的微笑,拍了拍洛风的手,道:“傻孩子,辛苦你了。”

梦里经历如水中月镜中花,隔着雾气朦朦胧胧,但深埋在内心的情感此时终于满溢出来,李忘生虽不知所措,却也甘之如饴。

洛风眼中情绪激荡,不由深呼吸几口气,这才开口:“一切都会变好的……”

“风儿,”李忘生打断了洛风的话,轻声问,“你师父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谢云流的情况……岂止是不好。

洛风不知如何回答,只沉默地握紧李忘生的手。

见洛风的反应如此,李忘生心沉了沉,随即挣扎着想要起来:“我就知道……”

洛风慌忙将李忘生扶住。沉睡多日的向导并未康复,身体机能未完全苏醒,十分虚弱,洛风几乎没有费力便又将李忘生按了回去。

“师叔您别着急,只要您能康复,师父那里也不会有问题的!”洛风连声安慰,即便这样的话他自己都不能相信。

李忘生即便失去了精神力,也清楚地知道洛风所言不过安慰之词。但他只能忍痛闭眼,握着洛风的手也使了点力。

谢云流的情况,洛风不说他也能猜到大概。

军区医院顶层,被警卫层层防护,他的哨兵大概就在那里某一间病房里——像每一位陷入狂躁症的哨兵一样,无论此前如何荣光,此时都失去了自我意识被束缚在那,如同随时便能爆炸的炸弹一样,直到死亡。

这都是他的错。

紧闭的眼角滚出第一滴泪,随后接二连三涌出眼眶,顺着脸颊往下坠落,没入枕中。

洛风也慌了神,却哽咽得再也说不出安慰的话。

他想起前世师父刚走之时,他因为想念师父失眠便干脆起床去剑气厅。

那夜难得雪停,皓月当空,月下雪景若仙境。

他裹着斗篷远远看到厅中烛火摇曳,心中一喜以为是师父归来,走近一看却发现那是他的师叔。他的师叔就坐在灯下,手里握着布巾慢慢擦拭长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连他在门外都未发觉。

过了这么久他还记得这样的场景,和师叔落于剑上的那滴泪。

同是思念,俱刻入骨髓。

许久许久,李忘生似是控制住了情绪,对着洛风虚弱一笑,“代我去看看你师父吧,如果可以就告诉他,我很快就去找他。”无论生死,不过又是一条追寻之路。

梦里梦外,都是宿命。

洛风应下,又见他的师叔面露疲惫便起身告辞离开,关门前最后一刻他心有所感地回望了一下李忘生,却只得对方似是安抚的微笑。

洛风忍着心酸和担忧离开了休息室,却不知就在他走后不久,李忘生便再一次吐血昏迷,推入了实验室再次抢救。

 

洛风刚走出科学院大楼,便接到了张钧的通讯。原是师弟妹们不放心,硬是派了相对清闲的张钧过来探望情况,接通通讯的时候,对方显然很激动。

“师兄我都听说了,您从帝国那里拿回了资料,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师父师叔还好吗?”

听了张钧焦急的问话,洛风这才想起他还未来得及通知苏东军区这里的情况,虽然估计卓师叔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但是传到里约星应该没有这么快。

于是洛风耐心地回答张钧:“师叔刚刚苏醒,不过还需好好休养。师父那里……我还不太清楚情况,我等下就去医院探望。”

“那好,我刚刚下了轻舰,就往军区医院去,我们在那里会合?”

洛风应了下来。挂掉张钧的通讯后,他又给裴元发了一条信息向他说明情况,这时中央军区派来的车也到了,便先上了车离开科学院。

 

悬浮车一路疾驰,很快便到达了医院。洛风刚刚走进医院大楼便碰到了先到一步的张钧。

向导一身整洁的军装,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疲惫。洛风拍了拍张钧的肩膀,安慰道:“师叔那里问题不大,你们放心。我们先去看看师父。”

“嗯,”张钧叹了一口气,随即感觉到什么,好奇问道,“师兄,我好像感觉你精神力有点……难不成你和裴中尉?”

在张钧看不到的角度,洛风的脸可疑地一红,随即若无其事道:“出了点意外,不过殊途同归。等师父他们平安无事后,你们合计一下随份子吧。”

“!!!”张钧被惊吓到了。

此时他们已经通过权限,进入了直通顶层的电梯。电梯里气氛压抑,在监控之下,张钧也忍住了好奇心,原本凝重的情绪再一次袭上心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而洛风只平静地看着电梯标识的数字一个一个往上跳,让人难以揣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长长的走廊上十分安静。这里的构筑十分精细,却也十分坚实。狂躁中哨兵的力量难以估测,这里便借用军事监狱的质量标准来建设,也给此地增添了冷硬和肃穆。

洛风和张钧跟着医务人员和勤务兵一起往走廊尽头走去。近乡情怯,洛风虽然面上沉静,内心却如同煮开的油锅,煎熬难当。

“谢司令前不久醒来过一次,很遗憾没能抑制住他的狂躁症。现在只能每天定时注射镇静,看司令能不能熬过这一次了,”医务人员一边走一边向他们介绍情况,“科学院和军区医院的专家们还在努力中,您也不要太灰心。”

“嗯,我知道。”洛风回着医务人员的话,只一门心思地想着他的师父,自然没有注意到裴元的回信。

勤务兵和医务人员共同确认权限后,厚重的大门在眼前打开。

不同于门外的冷硬,病房里的设施倒是十分温暖——前提是忽视墙上安装的黑铁镣铐,和墙角巨大的铁笼里将嘶吼含在嘴里的雪狼。

洛风放出晓元,想让它去接近玉生。两只精神系感情要好,玉生于晓元亦有师生情谊,洛风便想让晓元去试着安抚玉生。刚迈出几步,晓元又转头看了眼洛风,琥珀色的眼里懵懂不安,但还是听从主人意愿往铁笼走去。

可惜玉生并未认出晓元,一双眼紧盯着向他走来的小白虎,前爪慢慢划着地面,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去。

晓元小声叫了两声,撒娇似的,试图用精神系之间的沟通方式去唤醒玉生,而玉生不为所动。不过也没再狂躁,只是转了个身趴下,背对着他们不再理睬。晓元只好趴在笼子外,“嗷呜嗷呜”地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力。

洛风与张钧对视一眼,继续往病房内走去。


————————————————

天热的我要化了,只想瘫着……我高估了自己TVT

评论 ( 15 )
热度 ( 53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