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53)

第五十三章


病房里十分安静,哨兵躺在病床上,似是陷入无知无觉的沉睡中。

走近一看,哨兵的四肢俱被捆上了电子锁链,银色的金属在阳光中反射着刺眼的光芒,洛风也忍不住眯起眼,掩饰湿润的眼眸。

他坐到床边,将谢云流的手捧起,微微用力握在掌中。

就是这双手,曾经牵着他,踏遍华山诸峰银河万里,也曾手把手教他剑法,赠他落星……前世今生,一手抚养,一手锤炼。

如今他在这里,成为联邦新生之希望,但恩师养育教导之恩,竟无从报答。

许是在做什么噩梦,哨兵头上渐渐渗出冷汗,张钧便极有眼色地端来了热水,绞了手巾递给洛风。

洛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用手巾轻轻擦拭谢云流额头上的汗水,内心却难得平静。

李忘生的苏醒无疑给了他们一剂强心剂,仿佛预示着什么,他们将这当成黎明到来的前奏。

阳光温暖,让他们产生了一丝错觉,甚至忘记了病床上的这位还是处于狂躁中的哨兵。

张钧是最先发现异样的,却已经来不及发出警示。

病床上的哨兵猛然睁开双眼,刹那间反握住洛风的手一个猛拽,就要将人反压在床上。

洛风惊骇,凭着战斗的本能出手,几息时间两人便贴身肉搏过了好几招。

“师父!”张钧惊叫着,捏着精神触手却不知所措。他与谢云流之间等级差巨大,也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况,想要协助师兄却无从下手。

警报声拉响,负责警戒的勤务兵以最快速度赶到,刚要上去帮助洛风,却被洛风吼住。

谢云流的情况很不对劲,这不是一个狂躁症中的哨兵应该有的表现,明明同是S级哨兵,却不同于之前那次——他第一次感觉捉襟见肘。

连他都无法应对了,这些人来又有何用。

谢云流神色冷肃,眼中之色赤红,看着毫无神采,却对洛风的战斗习惯了如指掌。幸而锁链限制了他的动作,不然洛风是一招都撑不下来。洛风试图将谢云流压回床上,好方便医务人员重新注射镇定剂,但谢云流的力气巨大,根本压不住。

“师父你醒醒!师叔他没事!”洛风急道,心中的委屈之意涌上,眼眶都红了。

而谢云流恍若未闻,直接一招将洛风锁在床上,狠狠掐住洛风的脖颈。

这样的对峙惊心动魄,洛风虽拼尽全力,却还是落了下风。

空气渐渐稀薄,洛风眼前出现了幻觉,他仿佛看到他的师父正在他眼前笑着看他,满头华发在风中微扬。

“洛风!”隐隐约约传来呼唤,随即身上压力一松,洛风翻身坐在地上倚靠床边,捂着脖子呛咳不止。不多一会儿便被人拥在怀中,甘醇而熟悉的精神力探过来,轻轻抚慰他的伤痕。

“咳咳……阿元?你怎么来了?”洛风靠在裴元怀里,断断续续地问话。

裴元却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神情严肃地看着坐在床边的谢云流,竖起的眼瞳里金光隐隐。

洛风缓过神才察觉不对,顺着裴元的视线看去,顿时惊讶地拽紧了裴元的手。

床边立着一只丹顶鹤,正低头用额头轻轻蹭着谢云流的脸颊,而谢云流缓缓伸手,轻轻抚摸对方洁白的羽翼。

这是……

“静流?”洛风诧异,“它怎么会……”说完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正全力控制精神力的裴元,手中渗出冷汗。

又过了好一会儿,谢云流仿佛恢复意识似的闭了闭眼,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了,你不用再骗我了。”

“师父……”洛风忍不住唤道。

裴元松了一口气,收回了精神触手,而静流的身影也渐渐消隐在空气里,化作红色的雀鸟落在洛风的肩头。

“抱歉谢司令,我只能出此下策。”模仿向导的精神力作为理论上的狂躁症治疗方法虽然被写进了治疗手册里,但一直没有推广。正常向导的精神力存在幅度和频率的限制,强制改变如有意外,不仅会刺激哨兵,对向导自己而言也是后患无穷。

但裴元做到了。

神级向导的精神力之所以强大,不仅因为其容量可观几乎用之不竭,更因为理论上存在的广谱性。虽然相容度限制了择偶匹配,但短时间内改变精神力幅度频率不是问题。军演之前李忘生曾指点过他,对李忘生的精神力裴元还算熟悉,此时模仿来甚至可以伪造精神系。

谢云流就是靠着这一点近似舒缓剂的精神力而获得短暂的清明。此时医务人员也被勤务兵护送着进来,为谢云流和洛风检查身体,处理伤势。

洛风的伤由裴元亲自处理。虽然哨兵的恢复能力很强,但看着洛风脖子上留下的淤青,裴元也止不住心疼和后悔:“我不是给你发了信息让你等一下我的吗?早知道我该直接用精神通道的……疼不疼?我轻点。”说完便放轻了动作将药水涂在淤青上,又用治疗仪照射片刻。

洛风抬手看了眼个人终端,明晃晃的几个未接通讯和未读信息让他有点心虚,只摸了摸裴元的脸小声道歉了两句。而阿布也清脆地叫了两声,刚要用喙触碰洛风的脸颊就被裴元拎开,丢到腻在脚边的晓元身上。

“别理他,这小崽子自从能变成朱雀后就再也不肯变回人形了。”裴元语带嫌弃。

听了裴元刻意活跃气氛的玩笑,洛风也只勉强笑了一下,转头看向谢云流,“师父,您……”

谢云流摆了摆手,又疲惫地按了按额头,“你师叔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怎么……”顿了顿又继续把话说完,“感应不到链接了?”

裴元感到掌中洛风的手猛然一颤,惊得他再次握紧。

洛风还在斟酌措辞,但裴元已经果断地开口回答:“李政委已经苏醒,但他失去了精神力了,换言之,再也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向导了。

“你们之间的精神链接可能无法重接。如今唯一治疗方法便是您能自愿再找一名合适的向导进行标记,否则身为哨兵的您将……”

“我拒绝,”谢云流毫不客气地打断裴元的话,“现在带我去看他。”

“不行!”裴元也断然拒绝,“您的狂躁症还没好,可能会伤害到他……”

“我便是死也绝不会伤他!”谢云流猛然拍裂了床头柜,尖利的木刺深深扎进他的手掌,鲜血淋漓。

洛风惊得直接伸手将谢云流的手腕牢牢握住,防止他再做出伤己之举,裴元也紧跟着过来帮忙治疗,而谢云流只坐在那里闭目不语。

打完最后一个结,裴元抬头看向沉默着的谢云流:“抱歉谢司令,我刚刚有些着急,您现在感觉如何?”

谢云流微微颔首又摇了摇头。

“介意我看一下您的意识海吗?”

“阿元?”洛风惊讶,又被裴元安抚下去。虽然不明白裴元到底要做什么,但洛风相信他。

谢云流没有拒绝。

裴元闭上眼,眼皮下的瞳孔泛着金光,指引他看清高维空间里的情景。他小心翼翼地伸出精神触丝,触碰了一下面前浑浊不堪地意识海,正待他狠心想要进入地时候,一道蓝光从灰色雾霾笼罩的意识海中破出,直接阻拦了他的进入。

裴元心跳猛然一顿,随即睁开眼,目光炯然地看向谢云流。

“谢司令!”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谢云流闭了闭眼,“我会努力的。”为了他我也会拼了命。

听两人的对话,洛风不明白两人打的什么哑谜,便觉疑惑不安。

裴元捏了捏洛风的手,小声说:“回头跟你解释。”又抬头继续对谢云流道,“等李政委身体好一点,科学院那边会安排他过来一趟。谢司令,晚辈会尽己所能地协助您,还请您不要拒绝。”

谢云流默了默,最后也只沉下声:“嗯,拜托了。”

而此时,许是之前医务人员注射的镇定再次起效,谢云流也无力再做交流,只握了握洛风的手便又再次陷入沉睡。

洛风将他的师父扶到床上盖好被子,又坐在床边看了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

裴元拍了拍洛风的肩膀,有所示意,随后便带着收拾好的药箱先离开了病房。


中央军区医院的位置并非在威斯特城内,而在城郊。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比起威斯特城更清新一些,适宜疗养。

洛风顺着楼梯来到楼顶平台,站在裴元身边等他打完通讯,便开口问他:“师父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看你们好像有些把握?”

裴元眼带笑意,伸手拉了一把洛风将人抱在怀里,“不是我有把握,只不过谢司令意志坚定,自己走出了一条新路。

“先破后立,不愧是剑魔谢云流,也不愧是你的师父。”

洛风怔然,等消化完这句话,便紧紧抓着裴元的领口急问:“我这次与他交手时察觉的异样不是错觉?”

“不是,”裴元温柔地看着洛风,轻轻拍着他的背,“来之前我才跟师父交流过,因为李政委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够理想,我们只好去做最坏的打算……你知道我们科学院一直在秘密研究神级哨向,对其基因表现非常了解。”

“你的意思是,师父有神级哨兵的基因表现?”

裴元摇了摇头,道:“神级哨向的基因是天生注定的,虽然会隐藏表现,但以科学院的基因检查技术是可以筛查出来的。我们曾对所有登记在册的S级哨向都做过筛查,并未有第二个神级基因出现。”

“那?”洛风有些紧张。

“其实我给谢司令下过精神暗示……你还记得当时在星舰上发生的事吗?我在他的意识海里看到的另一个他?”见洛风点头,裴元便又接着解释,“在神级哨兵之外,传说中还有一类哨兵,按照评级虽在神级之下,但其有一特点,便是不需要向导协助,也无依赖,他们是最接近理想进化的哨兵。”

“你说的是……黑暗哨兵?”洛风震惊,“可是这不是传说吗?”

“不是传说,”裴元微微叹气,握了握洛风的手,“你师父快做到了——二次觉醒之苦,非常人意志可以承受,你的师父……值得你们尊敬。”

洛风猛然闭上了眼,眼泪顺着眼角落下,被裴元温柔地吻去。


————————————————————

运气好的话下章完结正文

简直了_(:зゝ∠)_


评论 ( 12 )
热度 ( 47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