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54)

第五十四章

 

回到科学院后,裴元便第一时间去孙教授的办公室汇报情况,不多久便直接召开研究组会议。

洛风作为病人家属陪坐会议,听着自己并不理解的专业名词,抬头看向旁边的监控蓝屏,那里一副是属于他师叔的脑域监控,复杂的神经构成的大脑,微微闪着金光;另一副上则是从军区医院传回来的数据,是他师父。

坐在他身边的裴元此时已经结束发言,回头看见洛风正在发呆,便捏了捏洛风的手,小声道:“等会儿会议结束我们就去探望政委,别担心了,嗯?”

洛风微微一笑,反手轻轻勾住裴元的小指。

因为这次是联邦建国以来第一例哨兵二次觉醒,军部上下得知此事的人都紧紧盯着科学院。苏东军区也第一时间派出专家组过来,以确保他们的首长安然无恙。这些天科学院上下凡是涉及哨向研究的项目组都忙成一团,甚至腾出一间专门的实验室来准备。

裴元身为洛风的准伴侣,作为核心研究员参与进新的项目组,代表科学院与军区医院进行交接,十分繁忙。

但他还是抽了个空去探望李忘生。

这段时间洛风甚少与苏东军区联系,也幸好他早早交接了工作,卓凤鸣便直接给他批了个假期。滞留首都星期间也甚少回他那个在首都星的公寓,多是留在科学院跟裴元挤一个休息室。白天的时候会去看看他的师父师叔,也会陪着裴元一起工作。

奔波忙碌之后,这段时间竟是他最闲暇的时候。

裴元推开李忘生所在休息室的门,看到他的哨兵正坐在床头,一边削着加纳果,一边和李忘生说着话。

那日抢救之后没多久,李忘生便已醒来。精神力还是没有起色,但整个人气色却是渐渐好起来了,第八项目组确认反向试剂研究告一段落后,这才有空开始腾手推进新的项目。

见到裴元进来,李忘生颔首示意,洛风也跟着转头,笑道:“你来啦?不忙了?”

“抽个空过来看一下,”裴元将手上的光脑搁置在书桌上,又走到床边探身去查看检测仪器上李忘生的身体数据记录,“还行。不好意思现在才有空来探望您,您现在感觉如何?”

李忘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是风儿的伴侣,不必对我如此客气。好孩子,过来坐。”

裴元从善如流,让机器人管家又搬来了一个凳子,坐在洛风身边。

“风儿大致跟我说了云流现在的情况,你能再详细说一下吗?”

裴元叹了口气,将洛风削好的加纳果接过,切成块送到李忘生面前,这才开口:“目前而言,无论是联邦还是帝国,因为案例样本太少,对黑暗哨兵的研究都很少。没有人能确切地知晓其诞生的条件,是天生存在相应的隐形基因?还是失去向导的自我救赎。之前刚从那艘帝国星舰上与你们汇合的时候,谢司令便陷入狂躁,当时我……”裴元看了眼李忘生的脸色,只见他带着鼓励地微笑便接着说,“一时情急进入了谢司令的意识海。”

“风儿与我说了,你看到了什么?”

“应该与您所见差别不大,只不过,”裴元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您有见过……另一个谢司令吗?”

那不是谢司令,是剑魔谢云流。

李忘生愣了愣,茫然摇头。

裴元与洛风对视一眼,便略过不提,“当时谢司令的意识海十分混乱,我只来得及在被弹出来之前下了精神暗示来抵抗上一个精神暗示,所以在再次接近谢司令的意识海前我便能察觉其异样,

“虽然没有精神壁垒,但他的精神力绝对不再是S级,而要更高。尽管不能进入,我也能感知到其在混乱中趋向稳定……除了二次觉醒,没有其他原因能够解释。”

李忘生瞬间理解了,“没有精神壁垒,能够自由控制意识海,便在理论上不再需要向导?”

“是这样的。”

李忘生沉默下来,忽然笑了笑:“说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刚刚还看到那个研究员小姑娘收到花儿了。你们啊也自己去玩儿吧,不必陪着我了。”

两个忙忘了时间的人面面相觑,裴元立即翻了日程表,登时挑了挑眉,笑着将表送到洛风面前。

情人节。

洛风顿时红了脸。

“你们也该打结合申请了。现在情况复杂,你们早些做准备,等你师父醒来说不准还能参加你们的婚礼。”

洛风小心地握了握李忘生的手,道:“风儿还等着师父和师叔为我们主持婚礼呢……”

一边裴元也点了点头:“那是一定。”说完与洛风相视一笑。

见到后辈如此,李忘生微微恍神。他似是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与他师兄的那个婚礼……直到今天。

他知他已相思入骨,但他不想为难裴洛二人,便只笑着看他们。

裴元却是知其所想,便开口抚慰:“这两天谢司令便会过来了,您也要保重身体啊。”

“这两天?”李忘生定定地看着裴元。

“刚刚与您说了,谢司令这是罕见的二次觉醒,科学院这边觉得还是在这里更安全些。”裴元解释道,言外之意李忘生自然也懂。

“那便麻烦你们了。”

说到这里,洛风便起身,协助李忘生躺下,随后便与裴元一道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休息室。

 

回到裴元的办公室,洛风便被裴元拽着紧紧抱在怀中,细密的吻落在洛风鬓角,语带不甘:“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洛风笑着稍微推开裴元:“以后还会有无数个,你呀也别耿耿于怀。”

虽然是好日子,但他们都没办法闲下来去好好过个节,只能趁此来之不易的闲暇温存片刻。

“阿元,那个……”洛风的声音细不可闻,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嗯?”裴元疑惑。

洛风放弃似地叹了口气,抬手从个人终端给裴元传了一份文件:“你看看吧,没意见就签了发给我。”说完便红着脸快步离开裴元办公室。

被恋人这番操作搞得明显还在发愣中的裴元下意识地看了眼洛风发来的文件,随即睁大了双眼,眼中满是喜色:

《银河军哨兵向导结合申请书》。

 

谢云流转来科学院后,裴元明显忙碌起来。

他是唯一一个神级向导,除了仪器外,也只有他能够接近谢云流的意识海。

裴元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而且并无前例。放在前世,他熟知人体经脉,阿布小时不成器的时候他也是从旁协助打通其经脉。而意识海却是比经脉更复杂的存在,一个不慎便会出事。所以在二次觉醒一事上,多半还是要靠谢云流自身。他所能做的也只是用精神触丝小心翼翼地在意识海外围引导梳理。

只愿这个过程不会漫长。

 

实验室在李忘生所住那层休息室往上两层。自从被批准可以下床行走后,他便时常坐着轮椅往楼上去探望他的哨兵。

李忘生每天过来的时间基本是固定的,故而每到此时留在实验室的研究员很少,大家都很体贴地为他们留出空间。

今天,他带了一本古地球诗集,很难得的纸质书,一如往常般地上楼来探望他的哨兵。

中间巨大的营养舱里,淡蓝色的液体包裹着哨兵。即便沉睡多时,他的肌肉仍紧密结实,仿佛随时便会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坐在营养舱前,李忘生对谢云流说:“我今天读了一首诗,觉得很好,我也想读给你听。想一想上一次你听我读书还是我们小时候,那时候……”说到这里,向导摇了摇头,“算啦,估计你也不记得啦。”

于是将书摊开,开始读了起来: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寞与群星。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尾音渐渐消失,向导将脸轻轻贴在营养舱上,喃喃问道,“什么时候你才会醒来呢?”

说完向导也没注意,只怔怔地看着哨兵沉睡的侧脸,错过了其细微的变化。

然而不多久,实验室的警报突然响了起来,候在门外休息室里的研究员们一个激灵赶紧冲了进来。李忘生难得惊慌了一下,手中的书也被打翻在地。

负责照顾李忘生的研究员赶紧过来帮他拾起书,急得满头汗:“政委,这里有些乱,我们知道您心急,但是……”

李忘生拽着研究员的手,急急问道:“他没事吧?他会没事吧?”

研究员苦恼,却只得小声劝慰。此时裴元也紧急赶来了,看了眼检测仪器,转头对李忘生说,语气坚定:“政委,这里有我,您放心。”

又对研究员道:“先带政委出去。”

李忘生只能先被推了出去,回到他自己的休息室等待结果。他打发了所有人,只自己一人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星辰西流,从漫漫长夜等到破晓日出。

等再次有人推开他的门的时候,他缓慢地转过头,看到是洛风,脸色便微微一松。

洛风走到他面前蹲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里是欢悦的色彩,“师叔,师父他成功了。”

李忘生似是难以置信,随即如同卸去重担一般瘫坐在轮椅上,哑着声音道:

“快带我去看看他。”

 

谢云流的休息室离李忘生不远,见到他进来,原本便不剩几个的研究员向他问好后就一一离开了。

裴元在离开前对李忘生留下一句:“您好好陪着他,我们估计今天内谢司令便会醒来,您也保重身体。”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李忘生抑制不住哽咽,只道:“好,好……”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裴元叹了一口气,走出休息室,轻轻帮他们关上门。

有些感情,愈磨砺愈坚深。虽然并不公平,但只要能等到曙光降临,也算是对过去最好的交代。

 

谢云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他睁开眼,看到的世界已经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有一样,从前世到今生从未改变。

看到他的向导就在他面前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他也努力牵扯出笑容,又挣扎着想要坐起:“忘生……”

李忘生这才恍悟这并非梦境,便要站起身去扶他,却因为脚步虚浮而栽倒在谢云流身上。

“嘶……”

李忘生紧张地坐起,忙问:“你感觉怎么样?”

谢云流摇了摇头,抬手将李忘生重新抱到怀中:“终于又可以拥抱你了。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

“不,云流,”李忘生抬起身,笑着打断了谢云流的话,“在唯一的过去和无数个未来里,你是我永恒的荣耀。”

下一秒他便扶住谢云流的肩膀,轻轻吻在对方苍白的唇上。

夕阳之下,黑暗将至。

是终结,是新生。

————————————

还有个尾声,没来得及修改完,等我去医院拆完线回来发

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 14 )
热度 ( 47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