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36)

终于……文荒断网A学习是第一生产力

修罗场预警……因为空寂的设定在《四海流云》之前,所以官方于我如浮云啦啦啦~

————————————————————

第三十六章

 

“你说的那个人莫不是……废帝李重茂?”

此刻裴洛两人已经来到了舰桥。一般来说驾驶星舰至少需要三名哨兵同时协作,但是洛风经过训练,关闭了大部分并非必须的功能后便稳稳驾驶起了星舰。

“不错,”洛风轻叹一口气,“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个人……总是师父的劫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裴元坐到洛风旁边的驾驶座上,一边配合洛风驾驶星舰,一边尝试控制精神结合后异常活跃的精神力,“在我看来他们这一世似乎并没有重蹈覆辙。”

洛风摇了摇头,利用星舰依然完好的通讯设备联络指挥部请求进入联邦的权限,“这也要感谢这个世界有哨兵向导这种超越常理的存在。前世师父性情过于偏激,即便是师祖和师叔也无法完全信任。这一世幸而他与师叔结合的早,很多事情虽然都是他在拿主意,但是师叔的判断他从未质疑,哨兵向导之间绝对的信任也使得两人性情互补,确是好事。只不过命中这一劫怎么都逃不过。”

裴元点点头,“八年前的话我只记得那时军部与议会斗的厉害,因为姐夫特殊身份的关系我纵然年岁颇小却也有所耳闻。如果和李重茂相关,莫不是李家叛国一案?”

“对,”洛风无奈,“与前世相似的剧情再次上演。若不是师叔身为S级向导于精神刺探上十分擅长,硬是从前来游说的李重茂身上察觉异常挖出内幕,或许师父就要被李重茂连累得彻底,但他同时也成了李家的眼中钉。

“师父原本能够摘出自己,在议会的强压之下好不容易找到一线生机,却没想到会被李重茂在背后捅了一刀。不顾当初情义留下伪证,被议会抓了把柄,而之后……”

洛风忽然沉默了下来。

裴元眉头微微一动,“之后?”

“我再见到师父师叔是在中央军区医院。一个因为狂躁被锁在床上,一个因为精神力使用过度几近崩溃。师叔孤身潜入帝国军团寻找能证明师父清白的证据,又带回了大量的机密资料,回返的路上与李重茂狭路相逢。不过师叔还是脱身了,而身为未结合哨兵的李重茂,意识海完全崩溃,现在大概是残废了吧。

“说不清到底谁是谁非,但这确实是血海深仇了。以李家睚眦必报的性子必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此前谈判师父才坚持要求帝国交出李家。”

说到这里,洛风已然说不下去了。感知到了洛风的情绪,裴元伸出手握住了洛风的手,十指相扣,又用精神触手安抚洛风:“没事的,总会结束的。”

想不出更多安慰的话,但此时的陪伴已是最好的安慰。

洛风偏头微微一笑,如同松上雪一般皎然,惹得裴元几乎意乱情迷,低头吻上洛风的唇角,又轻轻蹭了蹭。

“师兄!咳咳咳咳……”通讯屏突然亮起,张钧尴尬地出声提醒。

洛风猛然推开裴元,随手想要理理自己的领口,却被裴元接手。白净修长的手优雅地帮洛风重新系好领带,而洛风只能掩饰尴尬故作严肃地偏头望向通讯,在张钧开口前便问道:“师父那边怎么说?追上了吗?”

“已经追到边境线了,但对方有跃迁的企图。情况不太好,师叔在对方星舰上,师父也不敢轻易动武。”张钧忧心忡忡。

洛风深思:“即便是截住了,师叔的人身安全也很难保证。”毕竟积怨太久,李重茂想要同归于尽也并非不可能。

这是死局。

 

谢云流何尝不知道这是死局,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放弃。

“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所以他将后事一一安排,已是存了死志,但当接到对方的回音时,谢云流惊恐地瞳孔一缩,随即目眦欲裂,硬生生地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只是一段录像,年长的向导被束缚在实验床上,安静地睡着,头上贴着电极,周边仪器运行声音不断。不多久,一个白色身影闯入镜头,手中拿着注射器,在与同事确认后直接注入了向导手臂上的静脉中。

谢云流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剂,但他也知道绝非葡萄糖水这种小玩意儿。担忧焦急的情绪涌上,激发了更为负面的情绪,即将引爆原本就动荡不安的意识海,几近狂躁。

他的师弟,他的战友,他的爱人,他小心翼翼捧在手上这么多年、生怕伤着的人,却因他的疏忽遭受如此……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他的向导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感觉如何啊学长?”笑声从通讯中传来,“这只是个小礼物而已。”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谢云流狠狠闭了闭眼,哑声道:“重茂……”

对面传来愉悦的笑声,谢云流的眉头越皱越紧,随手挥了挥示意猎鹰们顺着信号来源去追踪,试图侵入对方的操作系统。

谢云流再次开口,斟酌措辞,试图拖延时间,“我曾视你如亲兄弟,重茂,但凡当年你及时收手,我都有办法将你保下,你又为何……”

“为何陷害你?”李重茂打断了谢云流的话,声音陡然沉下去,带着讥讽,“你真的会保住我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是急着要弄死我?为了你这个师弟,你真是什么都能做啊。”

“我俩之间的事,与他何干?李重茂,在你背叛联邦、构陷于我之时起,我们便已恩断义绝。”谢云流握紧了拳头,茶杯碎渣在手心割出淋漓鲜血,提醒着他冷静下来。

“恩断义绝?好,”李重茂抚掌大笑,“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生在李家,我也不该参与进家族的计划中,更不该为了利益出卖联邦。但那又怎样?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审判我?

“谢云流,你既为联邦的走狗,能利用你扰乱联邦内部也算物有所值。既然你当初拒绝帮我,那我又何必手下留情。听说军事监狱很适合你啊。”

谢云流脸色阴沉。

李家有叛国计划已久。因为议会上的失势而被其他家族打压,于是便与帝国勾搭上,为了权势不择手段。那时他们还是挚友,李重茂却想从他那里窃取军部的资料。幸好他的师弟及时提醒他与李家保持距离,却没想到引起了李重茂的怨恨。

“你抛弃我,我背叛你,这也算是两清了。但是李忘生与我这债,便不是你该插手的,”李重茂手指敲着桌上一个箱子,又偏头看向被束缚在床上面沉如水的李忘生,“李政委,失去精神力的滋味你也来尝一尝,如何?”

“李重茂!你敢动他?!”谢云流怒不可遏,一掌拍裂了案桌。

“啧,我为何不敢?”

“云流,我没事,”李忘生终于开口打断他们的对话,仿佛感知到了哨兵的不安,他强撑着淡然笑道,试图安抚哨兵的情绪,又随意瞥了李重茂一眼,“当初我确有取你性命之心,我也几乎做到了,这一遭也算是因果,再重来一次我仍会如此。

“你是哨兵,当初若能放下权势远离政坛留在军部,有军部护着你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如今你依附帝国而活,又是否达成了你的夙愿?你的意识海已经完全破碎了吧?”

“闭嘴!”李重茂狠狠道,伸手扯住李忘生的头发,极近地瞪了李忘生片刻,忽然大笑出声,那笑声里带着疯狂和孤注一掷,松手将人甩回床上,从桌上的箱子里取出一根注满蓝色药液的注射器,“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死前能拉你们一起入地狱,我也觉得很值。李忘生,你大概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话音未落,舰身便猛烈震颤了一下,李重茂手一个不稳将注射器摔落在地。他稳住身形,刚要唤人,他的手下灰头土脸地扑进来喊到:“主上!右舷遭受攻击!操作系统也正被不明病毒攻击,正在紧急修复漏洞!”

李重茂已经顾不得其他,狠狠瞪了李忘生一眼,回头对着通讯器冷笑道:“原来如此,不过你的软肋已在我手,学长,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谢云流冷哼一声,接过队长端来的茶杯搁在一边,“你该知道我最不怕威胁。”

“希望你不会后悔。”说完李重茂便随着手下赶往舰桥,尚未完全关闭的通讯器还在工作。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谢云流微微叹气。家族之中曾被忽视被欺凌的少年,在他的帮助下成长为优秀的哨兵,却在权势诱惑和连番变故下变得如此疯狂,再也不复当年初见时的美好。

“师兄,这不是你的错,”李忘生躺在床上,失神的望着天花板,“这是他的选择、他的人生,从来不需要你来负责。”

“你怎么样?”听到李忘生的话,谢云流这才反应过来通讯器还没关,顿时不复之前的冷静,急声问道,“他有没有伤着你?”

李忘生苦笑:“我的精神力已经无法使用了,虽然是暂时抑制,但是我隐约听到他们研制出了向导神经破坏剂……”

谢云流再一次失手打翻了水杯。

“师兄,”李忘生哽咽,“对不起,我……”

“没关系!”谢云流忙打断,他再次合目,额头上青筋崩现,隐忍又痛苦,却坚定的回答他的向导,“没关系的,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回来,不管怎样……忘生,我爱你。”

我从未后悔与你结合,哪怕你不是向导,但只要是你,我都会爱上你。

所以纵然已进绝地,但是,生,我来接你,死,我去寻你。

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与张钧短暂交流情报后,联邦派来接应的队伍便到了。

萧孟是被临时调派来的,其轻舰刚与PE-37对接上,她便收到了前方传来的消息,随即慌了手脚,急匆匆地赶往舰桥去汇报给洛风。

“前面已经开战了,对方以师叔为人质试图逃离,师父在犹豫。”英姿飒爽的女哨兵垂着头,揪着板正的军装衣角,窜出的银狐围着脚边转圈,不安地“吱吱”叫唤。

听到消息,洛风也锁紧了眉头:“我理解师父……他现在倾向于如何选择?”

“绑定哨向一旦被分开实在是致命,师父师叔他们已经……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说到这里萧孟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对方根本没打算给师叔留活路。”

洛风沉默,眼眸中也已满是悲伤。回想到上一世种种,他顿生无力。

或许天命,真的是难以违抗……

冰冷的手忽然被纳入温暖的掌中,洛风回眸看向身后向导,而年轻的向导此刻却微微含笑向他点头。心意相通至此,裴元自然是懂得洛风所想。

他伸出精神触手,在肉眼看不见的高维空间里,仿佛将洛风拥在怀里。

“洛风,我们从未被命运束缚。”

————————————————

老谢【摔桌】: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我【沉默】:你渣……

老谢【扛刀】:好气哦反正我不会保持微笑了

吓得我赶紧抱紧洛咩么么哒【裴元:嗯?】

评论 ( 26 )
热度 ( 40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