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向哨】空寂(16)

第十六章

 

监控室内一片安静,十数人正各自坚守在岗位上,接受着来自前方侦察兵传回的各种消息及数据并进行整合。

连续十日这么高强度地工作,就连洛风都有些受不住。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着,注目于监控蓝屏,等着前方传回重要信息。

“团长,霍队有消息传回。”坐在洛风前方的一个侦察兵取下耳麦,将刚刚从前方传回的信息打印出来交给洛风。

洛风一目十行的扫过,看到“改装军用星舰”几个字,瞳孔微缩,留下一句“通知聂冲去接应霍方撤离”后便带着资料匆匆离开监控室。

自上次离开苏格兰至今已经近两个月了,这段时间内,一团与306师互相配合,由306师派出兵力伪装商舰,吸引出了贪婪的星盗。这次他们都没放松警惕,待成功搭上星盗的轻舰后,便由侦察兵出身也是洛风二弟子的霍方带队,通过伪装潜入了布莱特星系。就算没办法混入内部,却也得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甚至还拿到了布莱特星系外层防御图。

洛风将厚厚一叠资料交给了卡卢比后,便完成了任务。

“改装的军用星舰?”卡卢比沉吟。

洛风点头:“我接到报告后便派人去查了,联邦最近几年退役的星舰都登记在册,核查后也确认并非是我们的星舰。”这艘星舰到底是哪里来的自然不言而喻。思及仍在首都星扯皮的双方,洛风都觉得牙疼。

卡卢比自然也想到了,不过这并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如果确认与彼斯帝国有关,这对现在僵持不下的谈判也有一定的好处——毕竟是一个送上门来的把柄。

 

回到星舰上的办公室里刚刚坐定,洛风便习惯性地打开个人终端看了眼时间。刚准备拨号,终端却在这时响了起来。看着熟悉的ID,洛风眼眸里浸满了笑意。

于是飞速地接通,刚打开视频,便见对面向导似乎是刚刚洗完澡出来,此刻正在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头发上的水珠顺着额发滑落,滴在半裸的胸膛上,洛风甚至能听到自己咽唾沫的声音。

向导低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洛风内心的小人忍不住掩面, “洛风?”

“嗯。”一时间洛风倒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专注地看着爱人。他们已经十多天没有联系了,洛风感知情绪向来比一般哨兵要敏感,此刻从裴元的声音中听出那么一点不一样的味道,似乎越来越像前世的他。

尽管这是洛风的期盼之一,但是近乡情怯,竟也不敢多问一句。

对面裴元也在专注地看着他,问:“事情都解决了?”

洛风这才回神,点点头,“后续工作都交给苏西军区处理了。等聂冲他们归队我们便会返回里约星。”

裴元这才笑了起来:“不打算来看看你的向导吗,洛上校?”

洛风无奈摇头,“看安排吧。首都星那里谈判出问题,边塞星最近都提高了警戒级别,我可能抽不出空……我尽量。”

裴元颔首表示理解。

“对了,你到底答应我师父什么条件了?”洛风忽然开口问。

“嗯?”裴元微微惊讶,随即笑道,“你知道了?”

洛风无奈,“你的课程安排忽然被改成这样,我怎么会不知道。之前就想问,但是师父那边都不肯透口风……”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答应了谢司令尽快提高体能素质,”裴元温柔了眉目,“谢司令也没为难我,这确实是我应该做到的。毕竟你的身后需要我、也只有我能够护着,这也是我的夙愿。”

听此洛风不由恍惚了一下,忽的便想到前世,那时候他们初相遇,裴元邀他一道同游江湖之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从此以后你执剑乾坤,我持笔相护。你背后有我,我身前有你,纵横江湖,岂不快哉?”

往事历历在目,历久弥新。不论时光如何百转千回,殊途总会同归。更何况如今已然夙愿得偿,不论是对裴元还是对洛风而言,总归是好的开端。

尽管再无万花晴昼纯阳暮雪之约,如今这万里星河璀璨浩瀚,也能证明他们的感情:从始至终,矢志不渝。

“看到你的课程已经基本与其他向导分开上了,还习惯吗?”洛风转开话题。

裴元笑着摇头。实际上他身为高级向导,混在哨兵堆里还是有些不适的。若不是已与洛风建立了精神标记,并且洛风又是S级哨兵,别说上课了,光是抵抗哨兵信息素的影响就够他呛的。这种事即便裴元不说,洛风也是懂得。

裴元回问一句:“这么久没给你做精神疏导,最近感觉如何?”

裴元不说洛风还没注意,裴元话音一落,洛风就感觉脑子里仿佛要爆炸了一般。连日来的工作积累了大量的信息,大脑已经有些不堪负荷,疲惫也接踵而来。明明以前都还能忍受,但是自从有了裴元,他似乎就开始染上了依赖症,上瘾一般地、再也离不开裴元了。

见到洛风的表情裴元便懂得了。于是笑着取出鸿雁:“若不是前些天教研室请来了苏雨鸾教授给我们上课,我还不知道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给哨兵做精神疏导。阿布说这支笛子叫鸿雁,意思是原生于母星上一种鸟,可惜已经灭绝了。”

洛风微怔,随即苦笑,目露怀念之色。

我当然知道这是鸿雁。当年你悬壶济世无有不救,一双回春妙手与鬼神争命,手持鸿雁江湖来去,直到后来为了编纂医术不断天下医者的生路而选择“活人不医”——你与鸿雁一起成为了传说。

洛风异样被裴元看得分明,他欲言又止。尽管进不了洛风的意识海,但是他能感觉到洛风有很多事瞒着他。有时候他看他的眼神很遥远,就像是……看着另一个人一般。

还有阿布,明明是早已灭绝的鸟,他都不知道,阿布又怎么会知道。这支鸿雁尽管源自于他的意识海,他却从未发觉。拿在手里之时便有种熟悉的感觉从骨子里透了出来,仿佛早已与他融为一体。尤其是想到第一次奏响鸿雁之时他所见到的景象,似曾相识、魂牵梦萦。

洛风从怀念中回神,看着裴元专注地表情,他忽然福至心灵一般地脱口问道:“裴元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问完后才反应过来,却没有掩饰,只屏住了呼吸,认真地看着屏幕那头。

“你觉得我会想起什么?”果然他忘记过什么。裴元内心喟叹,面上还是温文而笑。

洛风哑然失笑,暗嘲自己想太多了,便不再纠结,继续道:“你不是要给我做精神疏导的吗?”

见洛风刻意回避,裴元也舍不得逼他。于是暂时放下心事,等洛风在休息室的床上躺好后,他抬手将鸿雁抵在唇下,将精神力注入其中。笛声悠然响起,带着浑厚的精神力透过个人终端传来,尽管效果打了折扣,却仍然能够细致地除去洛风意识海表层的杂质,将芜杂的信息一一剥离。

洛风闭上眼便进入了自己的意识海,沿着冰封的石阶而上,他仿佛能闻到空气中夹着些微檀香味。飞雪如碎玉一般簌簌而下,站在太极广场上,抬头便见飞鹤盘旋,而恢复成巨虎模样的晓元就跟在他的身边。

有人在身后唤他的名字,他转身看去,便见一身墨衣的医者就站在那里,执笛含笑望他。他上前几步想要去触碰他,却仿佛被一堵无形的墙隔着一样,触摸不得。

“洛风。”面前人又唤了一声,将手掌贴在墙上。洛风也怔怔地伸出手,覆在裴元手上,两人就这样隔墙相望。不同于以往,意识海里的一切直接牵动两人的心魂,这一眼便是千万年光阴湮灭,仿若回到最初一切遗憾都还没发生的时候。

“这就是……你们瞒着我的事吗?”

 

——————————————

嗯哼,裴元终于开始怀疑了ヽ(•ω•ゞ)

下章预告:他……也叫裴元?

评论 ( 17 )
热度 ( 34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