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镜澈

微博ID@玄月镜澈 小号ID@云彩_专注撒糖一百年 互关请私信么么哒(。•ω•。)ノ♡

【裴洛/ABO】岁月长存(雪河番外1)

【不敢称为贺文的春节贺文】

流水账式的日常,没什么具体情节TVT

歌词为《在此刻》,韩磊版和春晚版结合改了下……当时听这首歌时就觉得很适合雪河里的裴洛【】

可能还有2-3个番外,不过目前是真没时间填,发文还是偷偷摸摸发的233【哭晕】

春节快乐,万事如意_(:з」∠)_

——————————————————

岁月长存

「岁月长河

东去的浪漫还是悲歌

谁指引柔情相伴烈火

我相信心中的阳光永不会褪色」

年轻的Alpha捧着书籍坐于病床之上。窗外春日晴好,阳光落在窗台之上,上面摆放的几盆多肉在阳光的映衬下反着碧玉般的光泽。

似是被窗外误入的蝴蝶扰了,Alpha转头望向窗外,微微眯起了眼,脸上尽是柔和的笑意。

岁月静好,爱正当时。

于是他随手从笔记本上扯了一张纸,用钢笔写了这样一段歌词——致挚爱。

 

——题记

 

将近年关,因为雪河行动已近尾声,谢云流的身份已无需特别保密,洛风便与师弟妹们约好了除夕赶去C市一起过年。

洛风刚在阳台上打完电话,握着手机还未开口说些什么,坐在旁边沙发上看书的裴元便抬头问道:“我们一起?”

洛风低头看了裴元一起,随即俯下身去,双手撑在沙发扶手上,眼神清澈,此刻却又有些异样的光彩。他凑在裴元耳边,笑道:“裴先生这是害怕了?”

裴元微微一笑,先是不急不慢地将书搁在茶几之上,随即迅速出手趁洛风不备揽住他的腰,直接将人按到自己怀中紧紧搂着。嘴唇贴在Omega的鬓角,落下若有似无的轻吻,哑声道:“证领了孩子也生了,老丈人这关我该怕吗?”

松木味渐渐散发,食髓知味的洛风在信息素的压制下瞬间软了腰,靠在裴元的怀里轻轻喘气,“你……你作弊!”

不待洛风做出更多的挣扎,裴元低头直接吻上了洛风的唇,梅香与松木香纠缠飘散,一如楼下花园里相依相伴的雪松与朱砂梅。

正当裴元忍不住想要解开洛风的衬衫时,楼上传来婴儿的哭声,不一会儿阿布便踩着拖鞋哒哒跑下来:“师父师父!宝宝哭啦!”

在阿布看到他们之前洛风迅速推开裴元,整了衣服匆忙往楼上而去,走之前还不忘瞪了裴元一眼。

“……”望着洛风的背影,裴元扶着额头叹了一口气,随即站起身,施施然往厨房走去打算冲瓶奶粉。路过阿布的时候,他低头看了眼,随口问道:“阿布,寒假作业写完了吗?要不要跟晓元一起去报个补习班?”

“……师父,这个锅我背还不成吗?”阿布暴风哭泣转身回书房去奋战寒假作业。

“除夕前要写完啊!不然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吃雾霾!”裴元又笑着往书房喊到。

 

除夕前一天,洛风要去八局述职,裴元就留在家里收拾行李。

这天谢晓元的补习班也停课了,与拼死拼活赶完作业的阿布一起帮裴元收拾东西、看管宝宝。两个小学生做起事来有模有样,倒让裴元省了不少心。

中午裴元去给洛风送了午饭,刚出行政大楼便接到了师弟阿麻吕的电话,一叠声地约他去射击场玩儿。

一周前才从X市回来的阿麻吕就跟放风一样,时不时打电话骚扰裴元。然而升职为奶爸的裴元纵然休着病假产假闲的长毛,也一直毫不动摇将不搭理政策贯彻到底,单身狗师弟都快被刺激到爆炸了。

而这一次裴元终于善心大发,想到家里已经做了安排,便给洛风去了短信,油门一踩往城外开去。

 

B市隶属于军区的某部队射击训练场,因着春节将至而少有平时的热闹。

裴元熟练的组装手中的枪支部件,几乎眨眼间便组装完毕,随后拉下保险栓直接抬手对准百米开外的靶心连开十枪。

“9,10,10,10,9,10……可以啊师兄,宝刀未老啊!”身边陪着他的Beta从一开始大剌剌坐在一边的不以为然,到见到成绩时震惊地坐直了身子连墨镜都掉了。

裴元放下配枪摘下耳罩,回头看了阿麻吕一眼,平淡道:“还不够。”

阿麻吕抓了桌上零食盘里的花生剥了一粒塞嘴里:“你都一年没碰枪了,还想枪枪十环也太贪心了。话说,上头要停你工作?”

裴元坐到阿麻吕对面,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茶水,“嗯,是有这个意思。毕竟我的资料在行动过程中曝光大半,暂时不适合继续从事国安工作,等风头过后再重新安排。”

阿麻吕“啧啧”两声,可惜道:“带薪休假真爽。以后看来没啥机会和师兄搭档了……你自己有什么计划?”

裴元食指敲了敲桌面,沉思片刻回道:“师父已经给我开了证明,年后去中科院下属实验室实习,至于MSS这边的工作……你觉得八局怎么样?”

正在喝水的阿麻吕“噗”的把水喷了出来,呛咳起来:“师兄……咳咳……你……咳……你这真不是是假公济私?!”

裴元呵呵一笑,好心地递了纸巾过去,意味深长道,“人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安全点。”

想到几个月前师嫂带着身子执行任务、得知事情后的师兄差点吓个半死阿麻吕就无法反驳。于是他接过纸巾擦了擦嘴,“算了,你自己决定吧。这年你打算在哪过?”

裴元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去C市,初二回来再去给师父拜年。”

“去C市?师兄你药丸,没经过家长同意就火速领了证生了娃……谢副局这不得扒了你的皮?”阿麻吕幸灾乐祸。

裴元揉了揉额头,无奈一笑

阿麻吕叹了口气,拍了拍裴元的肩膀:“师兄你加油,”说完往裴元的口袋里塞了一个红包,“给我小侄子的压岁钱,阿布那份我回头给他。替我向师嫂拜个年啊!”

裴元也不推辞,收下后抬手与阿麻吕默契地对了对拳头,“多谢。”

 

与阿麻吕道别后,裴元便开车离开训练场回MSS行政大楼去接洛风。

将车停在了MSS行政大楼外的停车坪,裴元看了看时间。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裴元也没想打扰洛风,只闭上眼小憩养养精神,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而此刻正在办公大楼里向李忘生汇报工作的洛风仿佛感应到什么似的突然一顿,瞬间忘了下面要说些什么。

感觉到洛风的失态,李忘生停下翻阅资料的手抬起头来:“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洛风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一笑:“没事,多谢师叔关心。”

李忘生颔首,想起什么似的放下手中钢笔,从右手边抽屉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洛风:“宝宝的压岁钱。”

“诶?师叔您……不跟我们一起去C市吗?”洛风愣愣接过红包,疑惑道。

李忘生重又拿起钢笔,只淡淡一笑,道:“不去了,你们好好过个年。”

洛风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要说着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只好微微弯腰,道:“您多保重……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

 

离开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薄暮。今年春节天公作美,就连雾霾都散了不少。如今夕阳西下,余晖脉脉透过窗户洒在走廊里,洛风不由眯眼往远方看去。

他忽然想起去年春日里的某一天,那时裴元已经转入普通病房多日,被医生允许每日小坐一会儿看看书。那日他从家里带了早餐过来,刚推开门便看到裴元拿着笔在写着什么,仿若对他的到来毫无感知一般。

窗台上阳光常新,不时有蝴蝶翩跹而过,麻雀在窗外叽叽喳喳上下扑腾,探入的爬山虎上嫩芽含苞——春日之景生机勃勃。

而再美的风景也及不上眼前人。

他拎着饭盒靠在门口凝眸望着,直到裴元写完最后一笔将钢笔搁置,这才走进去。

“写的什么呢?”他笑着问道。

而裴元并不回答,只向他伸出手,示意他坐到床边,随后便将人揽在怀中。

因为身体虚弱,他并没有什么力气,只一手虚虚搂着洛风的腰,将下颌搁在洛风的肩上,一手划着墨迹未干的字迹,仿若低声吟唱:“……谁指引柔情相伴烈火,我相信心中的阳光永不会褪色。”

永恒的情在时空穿梭,越是风雨,越是心手紧握。我们的爱如同这窗台上的阳光,岁月常新,永不褪色。

裴元捉住洛风微颤的手,置于唇下落下一吻,道:“虽然场合不太好,我还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愿意与我定下以结合为基础、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法律关系吗?”见洛风还未反应过来,他侧头又吻了吻洛风泛红的耳垂,声音低沉,扣人心弦,“换言之,我们结婚吧。”

洛风浑身一颤,眼眶瞬间就红了。

他拉着裴元的手,十指相扣,抬起泪光闪闪的眼眸,笑道:“裴元,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

洛风不说话,只小心翼翼将两人相扣的手挪到自己的小腹之上,脸上绯红一片。

注意到洛风的动作,又看到洛风似有躲闪的目光,裴元恍然明白了其中的意义。虽然他对于迎接下一代并没有什么执念,但这是洛风的孩子,是他们的孩子……既然来了那便是上天的馈赠,属于他们的、独一无二的珍宝。

裴元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甚至有些手足无措,连声问道:“是那个时候的吗?三个月了?还好吗?有做过检查吗?你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很辛苦……”

“裴元!”见到裴元难得的失态,洛风笑着打断他的话,抬手抚摸裴元的脸以示安抚,“放心吧我们都好。等你完全康复可要好好补偿他……当个好父亲。”

而回应他的,是紧握的双手、激烈的心跳和……绵长的吻。

 

想起那日的情景洛风至今还会脸红,收回目光的时候扫过楼下停车坪,便看到了熟悉的车辆。

洛风无奈,将资料送回办公室后直接下楼去寻人,边走边拿出手机拨打裴元的号码,刚接通便笑问,“怎么到了不告诉我一声?”

对面裴元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朦胧:“没事,我也刚到没多久,结束了?”

“嗯。”这时洛风已经走到车旁,直接坐上了副驾驶座。

裴元倾身过来帮洛风系好安全带,顺便短暂地交换了一个吻,“晚上想吃什么?”

洛风眯眼笑:“随便吃点吧,明天家里都没人了不要浪费。机票我都订好了,明天下午两点的航班。”

“很好,”裴元舔了舔舌头,“早上你可以好好睡一觉。”

“……”听懂含义的洛风撇过脸不看裴元,绯红的耳朵却出卖了洛风的心意。

裴元笑了两声也不再逗面皮薄的爱人,发动车子踩下油门便飞快地往家驰去。

 

除夕那日午后,首都机场人流量较之几日前虽然回落,却仍然人潮拥挤。

阿布和谢晓元手拉手在前面跑着,洛风推着婴儿车在后面慢慢走着,车内宝宝睡得正沉,而裴元拖着行李箱在旁边护着。

等到洛风安然坐下,裴元才松了口气。他不顾周围人弯腰吻了吻洛风的额头:“我去托运换登机牌,你休息一会儿。”

“嗯,快去吧,”洛风笑道,“你还担心我?”

裴元伸手碰了碰宝宝白嫩的面颊,拖着行李喊上阿布就离开了。

谢晓元没跟过去,先是安静地坐在洛风一边,睁大眼睛看着宝宝。等了好久都不见两人回来,他伸长脖子左顾右盼,最后实在忍不住跳下椅子想要去看看,只是刚迈开步子便撞到了人。

“哎哟,小朋友啊你慢点啊!”少女声音清脆,扶着谢晓元无奈的喊了一句。

“对……对不起。”谢晓元站直身子低头道歉。

洛风也忙站起来,“怎么了?都没事吧?”

少女笑着摇头,点了点谢晓元的额头:“下次别乱跑了啊。”抬头看到婴儿车里的宝宝,向来喜欢小孩子的少女忍不住凑上前,“叔叔,你家宝宝好可爱啊!”

“谢谢。”洛风颔首。

少女刚要再说什么,不远处一个身着考究的妇人唤道:“之岚,不要玩了!快来过安检了!”

“好的妈妈!”少女又用手小心地碰了碰宝宝的帽子,“宝宝我走了啊,叔叔再见!”说完转身便跑了。

这时裴元带着阿布换好登机牌回来,看到少女远去的背影,疑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洛风摇头。

“那走吧。”裴元笑着捏了捏洛风的手,接过婴儿车,喊上阿布和谢晓元一起往安检口走去,落在他们身后的,是一地的阳光。

 

—END—

评论 ( 8 )
热度 ( 60 )

© 玄月镜澈 | Powered by LOFTER